Menu
水滸傳  元(明) ‧ 施耐庵輯

第七十一回 忠義堂石碣受天文 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話說宋公明一打東平,兩打東昌,回歸山寨,計點大小頭領,共有一百八員,心中大喜,遂對眾兄弟道:「宋江自從鬧了江州上山之後,皆賴託眾弟兄英雄扶助,立我為頭。今者共聚得一百八員頭領,心中甚喜,自從晁蓋哥哥歸天之後,但引兵馬上山,公然保全。此是上天護佑,非人之能!縱有被擄之人,陷於縲紲,或是中傷回來,且都無事。今者一百八人皆在面前聚會,端的古往今來,實為罕有。從前兵刃到處,殺害生靈,無可禳謝。我心中欲建一羅天大醮,報答天地神明眷佑之恩:一則祈保眾弟兄身心安樂;二則惟願朝廷早降恩光,赦免逆天大罪,眾當竭力捐軀,盡忠報國,死而後已;三則上薦晁天王早生天界,世世生生,再得相見,就行超度橫亡、惡死、火燒、水溺,一應無辜被害之人,俱得善道。我欲行此一事,未知眾弟兄意下如何?」眾頭領都稱道:「此是善果好事,哥哥主見不差。」吳用便道:「先請公孫勝一清主行醮事,然後令人下山,四遠邀請得道高士,就帶醮器赴寨,仍使人收買一應香燭、紙馬、花果、祭儀、素饌、淨食,併合用一應物件。」商議選定四月十五日為始,七晝夜好事,山寨廣施錢財,督並幹辦。

日期已近,向那忠義堂前掛起長幡四首,堂上扎縛三層高台,堂內鋪設七寶三清聖象,萬班設二十八宿,十二宮辰,一切主醮星官真宰,堂外仍設監壇崔、盧、鄧、竇神將。擺列已定,設放醮器齊備,請到道眾,連公孫勝共是四十九員。

是日晴明的好,天和氣朗,月白風清。宋江、盧俊義為首,吳用與眾頭領為次拈香。公孫勝作高功,主行齋事,關發一應文書符命,不在話下。當日醮筵,但見:

香騰瑞靄,花簇錦屏,一千條畫燭流光,數百盞銀燈散彩。對對高張羽蓋,重重密佈幢幡。風清三界步虛聲,月冷九天垂擺瀣。金鐘撞處,高功表進奏虛皇;玉珮鳴時,都講登壇朝玉帝。絳綃衣星辰燦爛,芙蓉冠金碧袞加。監壇神將猙獰,直日功曹勇猛。道士齊宣寶懺,上瑤台酌水獻花;真人密誦靈章,按法劍踏罡布鬥。青龍隱隱來黃道,白鶴翩翩下紫宸。

當日公孫勝與那四十八員道眾,都在忠義堂上做醮,每日三朝,至第七日滿散。宋江要求上天報應,特教公孫勝專拜青詞,奏聞天帝,每日三朝。卻好至第七日三更時分,公孫勝在虛皇壇第一層,眾道士在第二層,宋江等眾頭領在第三層,眾小頭目並將校都在壇下。眾皆懇求上蒼,務要拜求報應。是夜三更時候,只聽得天上一聲響,如裂帛相似,正是西北干方天門上。眾人看時,直豎金盤,兩頭尖,中間闊,又喚做「天門開」,又喚做「天眼開」。裏面毫光射人眼目,霞彩繚繞,從中間捲出一塊火來,如栲栳之形,直滾下虛皇壇來。那團火繞壇滾了一遭,竟鑽入正南地下去了。此時天眼已合,眾道士下壇來。宋江隨即叫人將鐵鍬鋤頭掘開泥土,根尋火塊。那地下掘不到三尺深淺,只見一個石碣,正面兩側,各有天書文字。有詩為證:

忠義英雄迥結台,感通上帝亦奇哉!人間善惡皆招報,天眼何時不大開!

當下宋江且教化紙滿散。平明,齋眾道士,各贈與金帛之物,以充襯資。方才取過石碣,看時,上面乃是龍章鳳篆蝌蚪之書,人皆不識。眾道士內有一人姓何,法諱玄通,對宋江說道:「小道家間祖上留下一冊文書,專能辨驗天書,那上面自古都是蝌蚪文字,以此貧道善能辨認,譯將出來,便知端的。」宋江聽了大喜,連忙捧過石碣,教何道士看了,良久說道:「此石都是義士大名鐫在上面。側首一邊是『替天行道』四字,一邊是『忠義雙全』四字;頂上皆有星辰南北一斗;下面卻是尊號。若不見責,當以從頭一一敷宣。」宋江道:「幸得高士指迷,緣分不淺,教蒙見教,實感大德。唯恐上天見責之言,請勿藏匿,萬至盡情剖露,休遺片言。」宋江喚過聖手書生蕭讓,用黃紙謄寫。何道士乃言前面有天書三十六行,皆是天罡星;背後也有天書七十二行,皆是地煞星,下面注著眾義士的姓名。觀看良久,教蕭讓從頭至後,盡數抄謄。

石碣前面,書梁山泊天罡星三十六員:
天魁星「呼保義」宋江 天罡星「玉麒麟」盧俊義
天機星「智多星」吳用 天閒星「入雲龍」公孫勝
天勇星「大刀」關勝 天雄星「豹子頭」林沖
天猛星「霹靂火」秦明 天威星「雙鞭」呼延灼
天英星「小李廣」花榮 天貴星「小旋風」柴進
天富星「撲天雕」李應 天滿星「美髯公」朱仝
天孤星「花和尚」魯智深 天傷星「行者」武松
天立星「雙槍將」董平 天捷星「沒羽箭」張清
天暗星「青面獸」楊志 天祐星「金槍手」徐寧
天空星「急先鋒」索超 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
天異星「赤髮鬼」劉唐 天殺星「黑旋風」李逵
天微星「九紋龍」史進 天究星「沒遮攔」穆弘
天退星「插翅虎」雷橫 天壽星「混江龍」李俊
天劍星「立地太歲」阮小二 天平星「船火兒」張橫
天罪星「短命二郎」阮小五 天損星「浪裏白條」張順
天敗星「活閻羅」阮小七 天牢星「病關索」楊雄
天慧星「拚命三郎」石秀 天暴星「兩頭蛇」解珍
天哭星「雙尾蠍」解寶 天巧星「浪子」燕青

石碣背面,書地煞星七十二員:
地魁星「神機軍師」朱武 地煞星「鎮三山」黃信
地勇星「病尉遲」孫立 地傑星「醜郡馬」宣贊
地雄星「井木犴」郝思文 地威星「百勝將」韓滔
地英星「天目將」彭玘 地奇星「聖水將」單廷珪
地猛星「神火將」魏定國 地文星「聖手書生」蕭讓
地正星「鐵面孔目」裴宣 地闊星「摩雲金翅」歐鵬
地斗星「火眼狻猊」鄧飛 地強星「錦毛虎」燕順
地暗星「錦豹子」楊林 地軸星「轟天雷」凌振
地會星「神算子」蔣敬 地佐星「小溫侯」呂方
地佑星「賽仁貴」郭盛 地靈星「神醫」安道全
地獸星「紫髯伯」皇甫端 地微星「矮腳虎」王英
地急星「一丈青」扈三娘 地暴星「喪門神」鮑旭
地然星「混世魔王」樊瑞 地好星「毛頭星」孔明
地狂星「獨火星」孔亮 地飛星「八臂那吒」項充
地走星「飛天大聖」李袞 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堅
地明星「鐵笛仙」馬麟 地進星「出洞蛟」童威
地退星「翻江蜃」童猛 地滿星「玉幡竿」孟康
地遂星「通臂猿」侯健 地周星「跳澗虎」陳達
地隱星「白花蛇」楊春 地異星「白面郎君」鄭天壽
地理星「九尾龜」陶宗旺 地俊星「鐵扇子」宋清
地樂星「鐵叫子」樂和 地捷星「花項虎」龔旺
地速星「中箭虎」丁得孫 地鎮星「小遮攔」穆春
地稽星「操刀鬼」曹正 地魔星「雲裏金剛」宋萬
地妖星「摸著天」杜遷 地幽星「病大蟲」薛永
地伏星「金眼彪」施恩 地空星「小霸王」周通
地僻星「打虎將」李忠 地全星「鬼臉兒」杜興
地孤星「金錢豹子」湯隆 地角星「獨角龍」鄒潤
地短星「出林龍」鄒淵 地藏星「笑面虎」朱富
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貴 地平星「鐵臂膊」蔡福
地損星「一枝花」蔡慶 地奴星「催命判官」李立
地察星「青眼虎」李雲 地惡星「沒面目」焦挺
地丑星「石將軍」石勇 地數星「小尉遲」孫新
地陰星「母大蟲」顧大嫂 地刑星「菜園子」張青
地壯星「母夜叉」孫二娘 地劣星「活閃婆」王定六
地健星「險道神」郁保四 地耗星「白日鼠」白勝
地賊星「鼓上蚤」時遷 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

當時何道士辯驗天書,教蕭讓寫錄出來。讀罷,眾人看了,俱驚訝不已。宋江與眾頭領道:「鄙猥小吏,原來上應星魁,眾多弟兄也原來都是一會之人。上天顯應,合當聚義。今已數足,上蒼分定位數為大小一等天罡地煞星辰,都已分定次序,眾頭領各守其位,各休爭執,不可逆了天言。」眾人皆道:「天地之意,物理數定,誰敢違拗?」宋江遂取黃金五十兩,酬謝何道士。其餘道眾收得經資,收拾醮器,四散下山去了。有詩為證:

月明風冷醮壇深,鸞鶴空中送好音。地煞天罡排姓字,激昂忠義一生心。

且不說眾道士回家去了,只說宋江與軍師吳學究、朱武等計議,堂上要立一面牌額,大書「忠義堂」三字,斷金亭也換個大牌扁。前面冊立三關,忠義堂後建築雁台一座,頂上正面大廳一所,東西各設兩房。正廳供養晁天王靈位。東邊房內,宋江、吳用、呂方、郭盛;西邊房內,盧俊義、公孫勝、孔明、孔亮。第二坡左一帶房內,朱武、黃信、孫立、蕭讓、裴宣;右一帶房內,戴宗、燕青、張清、安道全、皇甫端。忠義堂左邊,掌管錢糧倉廒收放,柴進、李應、蔣敬、凌振;右邊花榮、樊瑞、項充、李袞。山前南路第一關,解珍、解寶守把;第二關,魯智深、武松守把;第三關,朱仝、雷橫守把。東山一關,史進、劉唐守把;西山一關,楊雄、石秀守把;北山一關,穆弘、李逵守把。六關之外,置立八寨:有四旱寨,四水寨。正南旱寨,秦明、索超、歐鵬、鄧飛;正東旱寨,關勝、徐寧、宣贊、郝思文;正西旱寨,林沖、董平、單廷珪、魏定國;正北旱寨,呼延灼、楊志、韓滔、彭玘。東南水寨,李俊、阮小二;西南水寨,張橫、張順;東北水寨,阮小五、童威;西北水寨,阮小七、童猛。其餘各有執事。

從新置立旌旗等項,山頂上立一面杏黃旗,上書「替天行道」四字。忠義堂前繡字紅旗二面:一書「山東呼保義」,一書「河北玉麒麟」。外設飛龍飛虎旗、飛熊飛豹旗、青龍白虎旗、朱雀玄武旗、黃鉞白旄、青幡皂蓋、緋纓黑纛;中軍器械外,又有四斗五方旗、三才九曜旗、二十八宿旗、六十四卦旗、周天九宮八卦旗、一百二十四面鎮天旗。儘是侯健製造。金大堅鑄造兵符印信。一切完備,選定吉日良時,殺牛宰馬,祭獻天地神明,掛上忠義堂、斷金亭牌額,立起「替天行道」杏黃旗。

宋江當日大設筵宴,親捧兵符印信,頒布號令:「諸多大小兄弟,各各管領,悉宜遵守,毋得違誤,有傷義氣。如有故違不遵者,定依軍法治之,決不輕恕。計開:梁山泊總兵都頭領二員:
「呼保義」宋江 「玉麒麟」盧俊義

掌管機密軍師二員:
「智多星」吳用 「入雲龍」公孫勝

同參贊軍務頭領一員:
「神機軍師」朱武

掌管錢糧頭領二員:
「小旋風」柴進 「撲天雕」李應

馬軍五虎將五員:
「大刀」關勝 「豹子頭」林沖
「霹靂火」秦明 「雙鞭」呼延灼
「雙槍將」董平

馬軍八虎騎兼先鋒使八員:
「小李廣」花榮 「金槍手」徐寧
「青面獸」楊志 「急先鋒」索超
「沒羽箭」張清 「美髯公」朱仝
「九紋龍」史進 「沒遮攔」穆弘

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一十六員:
「鎮三山」黃信 「病尉遲」孫立
「醜郡馬」宣贊 「井木犴」郝思文
「百勝將」韓滔 「天目將」彭玘
「聖水將」單廷珪 「神火將」魏定國
「摩雲金翅」歐鵬 「火眼狻猊」鄧飛
「錦毛虎」燕順 「鐵笛仙」馬麟
「跳澗虎」陳達 「白花蛇」楊春
「錦豹子」楊林 「小霸王」周通

步軍頭領一十員:
「花和尚」魯智深 「行者」武松
「赤髮鬼」劉唐 「插翅虎」雷橫
「黑旋風」李逵 「浪子」燕青
「病關索」楊雄 「拚命三郎」石秀
「兩頭蛇」解珍 「雙尾蠍」解寶

步軍將校一十七員:
「混世魔王」樊瑞 「喪門神」鮑旭
「八臂那吒」項充 「飛天大聖」李袞
「病大蟲」薛永 「金眼彪」施恩
「小遮攔」穆春 「打虎將」李忠
「白面郎君」鄭天壽 「雲裏金剛」宋萬
「摸著天」杜遷 「出林龍」鄒淵
「獨角龍」鄒潤 「花項虎」龔旺
「中箭虎」丁得孫 「沒面目」焦挺
「石將軍」石勇

四寨水軍頭領八員:
「混江龍」李俊 「船火兒」張橫
「浪裏白條」張順 「立地太歲」阮小二
「短命二郎」阮小五 「活閻羅」阮小七
「出洞蛟」童威 「翻江蜃」童猛

四店打聽聲息,邀接來賓頭領八員:

東山酒店
「小尉遲」孫新 「母大蟲」顧大嫂

西山酒店
「菜園子」張青 「母夜叉」孫二娘

南山酒店
「旱地忽律」朱貴 「鬼臉兒」杜興

北山酒店
「催命判官」李立 「活閃婆」王定六

總探聲息頭領一員:
「神行太保」戴宗

軍中走報機密步軍頭領四員:
「鐵叫子」樂和 「鼓上蚤」時遷
「金毛犬」段景住 「白日鼠」白勝

守護中軍馬軍驍將二員:
「小溫侯」呂方 「賽仁貴」郭盛

守護中軍步軍驍將二員:
「毛頭星」孔明 「獨火星」孔亮

專管行刑劊子二員:
「鐵臂膊」蔡福 「一枝花」蔡慶

專掌三軍內采事馬軍頭領二員:
「矮腳虎」王英 「一丈青」扈三娘

掌管監造諸事頭領一十六員:
行文走檄調兵遣將一員 「聖手書生」蕭讓
定功賞罰軍政司一員 「鐵面孔目」裴宣
考算錢糧支出納入一員 「神算子」蔣敬
監造大小戰船一員 「玉幡竿」孟康
專造一應兵符印信一員 「玉臂匠」金大堅
專造一應旌旗袍襖一員 「通臂猿」侯健
專攻醫獸一應馬匹一員 「紫髯伯」皇甫端
專治諸疾內外科醫士一員 「神醫」安道全
監督打造一應軍器鐵甲一員 「金錢豹子」湯隆
專造一應大小號炮一員 「轟天雷」凌振
起造修緝房舍一員 「青眼虎」李雲
屠宰牛馬豬羊牲口一員 「操刀鬼」曹正
排設筵宴一員 「鐵扇子」宋清
監造供應一切酒醋一員 「笑面虎」朱富
監築梁山泊一應城垣一員 「九尾龜」陶宗旺
專一把捧帥字旗一員 「險道神」郁保四

宣和二年四月初一日,梁山泊大聚會,分調人員告示。」

當日梁山泊宋公明傳令已了,分調眾頭領已定,各各領了兵符印信。筵宴已畢,人皆大醉,眾頭領各歸所撥寨分。中間有未定執事者,都於雁台前後駐紮聽調。有篇言語,單道梁山泊的好處,怎見得:

八方共域,異姓一家。天地顯罡煞之精,人境合傑靈之美。千里面朝夕相見,一寸心死生可同。相貌語言,南北東西雖各別;心情肝膽,忠誠信義並無差。其人則有帝子神孫,富豪將吏,並三教九流,乃至獵戶漁人,屠兒劊子,都一般兒哥弟稱呼,不分貴賤;且又有同胞手足,捉對夫妻,與叔侄郎舅,以及跟隨主僕,爭鬥冤讎,皆一樣的酒筵歡樂,無問親疏。或精靈,或粗鹵,或村樸,或風流,何嘗相礙,果然認性同居;或筆舌,或刀槍,或奔馳,或偷騙,各有偏長,真是隨才器使。可恨的是假文墨,沒奈何著一個聖手書生,聊存風雅;最惱的是大頭巾,幸喜得先殺卻白衣秀士,洗盡酸慳。地方四五百里,英雄一百八人。昔時常說江湖上聞名,似古樓鐘聲聲傳播;今日始知星辰中列姓,如念珠子個個連牽。在晁蓋恐托膽稱王,歸天及早,惟宋江肯呼群保義,把寨為頭。休言嘯聚山林,早願瞻依廊廟。

梁山泊忠義堂上號令已定,各各遵守。宋江揀了吉日良時,焚一爐香,鳴鼓聚眾,都到堂上。宋江對眾道:「今非昔比,我有片言。今日既是天罡地曜相會,必須對天盟誓,各無異心,死生相托,患難相扶,一同保國安民。」眾皆大喜。各人拈香已罷,一齊跪在堂上,宋江為首誓曰:「宋江鄙猥小吏,無學無能,荷天地之蓋載,感日月之照臨,聚弟兄於梁山,結英雄於水泊,共一百八人,上符天數,下合人心。自今已後,若是各人存心不仁,削絕大義,萬望天地行誅,神人共戮,萬世不得人身,億載永沉末劫。但願共存忠義於心,同著功勳於國。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神天鑒察,報應昭彰。」誓畢,眾皆同聲共願,但願生生相會,世世相逢,永無斷阻。當日歃血誓盟,盡醉方散。看官聽說,這裏方才是梁山泊大聚義處。有詩為證:

光耀飛離土窟間,天罡地煞降塵寰。說時豪氣侵肌冷,講處英雄透膽寒。
仗義疏財歸水泊,報讎雪恨上梁山。堂前一卷天文字,休與諸公仔細看。

起頭分撥已定,話不重言。原來泊子裏好漢,但閒便下山,或帶人馬,或只是數個頭領各自取路去。途次中若是客商車輛人馬,任從經過;若是上任官員,箱裏搜出金銀來時,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納庫公用,其餘些小,就便分了折莫。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錢糧廣積害民的大戶,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誰敢阻當。但打聽得有那欺壓良善暴富小人,積攢得些傢俬,不論遠近,令人便去盡數收拾上山。如此之為,大小何止千百餘處。為是無人可以當抵,又不怕你叫起撞天屈來,因此不曾顯露,所以無有話說。

再說宋江自盟誓之後,一向不曾下山,不覺炎威已過,又早秋涼,重陽節近。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會眾兄弟同賞菊花,喚做「菊花之會」。但有下山的兄弟們,不論遠近,都要招回寨來赴筵。至日,肉山酒海,先行給散馬步水三軍一應小頭目人等,各令自去打團兒吃酒。

且說忠義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次坐,分頭把盞。堂前兩邊篩鑼擊鼓,大吹大擂,語笑喧嘩,觥籌交錯,眾頭領開懷痛飲。馬麟品簫,樂和唱曲,燕青彈箏,各取其樂。不覺日暮,宋江大醉,叫取紙筆來,一時乘著酒興,作滿江紅一詞。寫畢,令樂和單唱這首詞,道是:

喜遇重陽,更佳釀今朝新熟。見碧水丹山,黃蘆苦竹。頭上儘教添白髮,鬢邊不可無黃菊。願樽前長敘,弟兄情如金玉。統豺虎,御邊幅。號令明,軍威肅。中心願平虜,保民安國。日月常懸忠烈膽,風塵障卻奸邪目。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

樂和唱這個詞,正唱到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只見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們的心!」黑旋風便睜圓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鳥安!」只一腳,把桌子踢起,攧做粉碎。宋江大喝道:「這黑廝怎敢如此無禮?左右與我推去,斬訖報來!」眾人都跪下告道:「這人酒後發狂,哥哥寬恕。」宋江答道:「眾賢弟請起,且把這廝監下。」眾人皆喜。有幾個當刑小校,向前來請李逵。李逵道:「你怕我敢掙扎。哥哥殺我也不怨,剮我也不恨,除了他,天也不怕。」說了,便隨著小校去監房裏睡。

宋江聽了他說,不覺酒醒,忽然發悲。吳用勸道:「兄長既設此會,人皆歡樂飲酒,他是個粗鹵的人,一時醉後衝撞,何必掛懷,且陪眾兄弟盡此一樂。」宋江道:「我在江州醉後,誤吟了反詩,得他氣力來,今日又作滿江紅詞,險些兒壞了他性命!早是得眾兄弟諫救了。他與我身上情分最重,因此潸然淚下。」便叫武松:「兄弟,你也是個曉事的人,我主張招安,要改邪歸正,為國家臣子,如何便冷了眾人的心?」魯智深便道:「只今滿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聖聰,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殺怎得乾淨?招安不濟事,便拜辭了,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宋江道:「眾弟兄聽說,今皇上至聖至明,只被奸臣閉塞,暫時昏昧,有日雲開見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擾良民,赦罪招安,同心報國,青史留名,有何不美!因此只願早早招安,別無他意。」眾皆稱謝不已。當日飲酒,終不暢懷。席散各回本寨。

次日清晨,眾人來看李逵時,尚兀自未醒。眾頭領睡裏喚起來說道:「你昨日大醉,罵了哥哥,今日要殺你。」李逵道:「我夢裏也不敢罵他,他要殺我時,便由他殺了罷。」眾弟兄引著李逵,去堂上見宋江請罪。宋江喝道:「我手下許多人馬,都似你這般無禮,不亂了法度?且看眾兄弟之面,寄下你項上一刀,再犯必不輕恕。」李逵喏喏連聲而退,眾人皆散。

一向無事,漸近歲終。那一日久雪初晴,只見山下有人來報,離寨七八里,拿得萊州解燈上東京去的一行人,在關外聽候將令。宋江道:「休要執縛,好生叫上關來。」沒多時,解到堂前:兩個公人,八九個燈匠,五輛車子。為頭的這一個告道:「小人是萊州承差公人,這幾個都是燈匠。年例:東京著落本州,要燈三架,今年又添兩架,乃是玉棚玲瓏九華燈。」宋江隨即賞與酒食,叫取出燈來看。那做燈匠人將那玉棚燈掛起,安上四邊結帶,上下通計九九八十一盞,從忠義堂上掛起,直垂到地。宋江道:「我本待都留了你的,惟恐教你吃苦,不當穩便。只留下這碗九華燈在此,其餘的你們自解官去。酬煩之資,白銀二十兩。」眾人再拜,懇謝不已,下山去了。

宋江教把這碗燈點在晁天王孝堂內。次日,對眾頭領說道:「我生長在山東,不曾到京師,聞知今上大張燈火,與民同樂,慶賞元宵,自冬至後,便造起燈,至今才完。我如今要和幾個兄弟私去看燈一遭便回。」吳用諫道:「不可,如今東京做公的最多,倘有疏失,如之奈何!」宋江道:「我日間只在客店裏藏身,夜晚入城看燈,有何慮焉?」眾人苦諫不住,宋江堅執要行。

正是猛虎直臨丹鳳闕,殺星夜犯臥牛城。畢竟宋江怎地去東京看燈,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