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水滸傳  元(明) ‧ 施耐庵輯

第七十回 沒羽箭飛石打英雄 宋公明棄糧擒壯士

話說宋江打了東平府,收軍回到安山鎮,正待要回山寨,只見白勝前來報說:「盧俊義去打東昌府,連輸了兩陣。城中有個猛將,姓張,名清,原是彰德府人,虎騎出身;善會飛石打人,百發百中,人呼為『沒羽箭。』手下兩員副將:一個喚做『花項虎』龔旺,渾身上刺著虎斑,脖項上吞著虎頭,馬上會使飛槍;一個喚做『中箭虎』丁得孫,面頰連項都有疤痕,馬上會使飛叉。盧員外提兵臨境,一連十日,不出廝殺。前日張清出城交鋒,郝思文出馬迎敵。戰無數合,張清便走。郝思文趕去,被他額角上打中一石子,跌下馬來;卻得燕青一弩箭,射中張清戰馬;因此救得郝思文性命,輸了一陣。次日,『混世魔王』樊瑞引項充、李袞舞牌去迎,不期被丁得孫從肋窩裏飛出標叉,正中項充,因此又輸了一陣。二人見在船中養病,軍師特令小弟來請哥哥,早去救應。」宋江見說了,歎曰:「盧俊義直如此無緣!特地教吳學究、公孫勝幫他,只想要他見陣成功,山陣中也好眉目,誰想又逢敵手!既然如此,我等眾兄弟引兵都去救應。」當時傳令,便起三軍。諸將上馬,跟隨宋江,直到東昌境界。盧俊義等接著,具說前事,權且下寨。

正商議間,小軍來報沒羽箭張清搦戰。宋江領眾便起,向平川曠野,擺開陣勢;大小頭領,一齊上馬,隨到門旗下。宋江在馬上看對陣時,陣排一字,旗分五色。三通鼓罷,沒羽箭張清出馬。怎生打扮,有一篇水調歌贊張清的英勇:

頭巾掩映茜紅纓,狼腰猿臂體彪形。錦衣繡襖,袍中微露透深青。雕鞍側坐,青驄玉勒馬輕迎。葵花寶鐙,振響熟銅鈴。倒拖雉尾,飛走四蹄輕。金環搖動,飄飄玉蟒撒朱纓。錦袋石子,輕輕飛動似流星。不用強弓硬弩,何須打彈飛鈴,但著處命須傾。東昌馬騎將,沒羽箭張清。

宋江在門旗下見了喝采,張清在馬上蕩起征塵,往來馳走。門旗影裏,左邊閃出那個花項虎龔旺,右邊閃出這個中箭虎丁得孫。三騎馬來到陣前,張清手指宋江罵道:「水窪草賊,願決一陣!」宋江問道:「誰可去戰張清?」旁邊惱犯這個英雄,忿怒躍馬,手舞鉤鐮槍,出到陣前。宋江看時,乃是金槍手徐寧。宋江暗喜,便道:「此人正是對手。」徐寧飛馬,直取張清。兩馬相交,雙槍並舉。鬥不到五合,張清便走。徐寧去趕,張清把左手虛提長,右手便向錦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覷得徐寧面門較近,只一石子,可憐悍勇英雄,石子眉心早中,翻身落馬。龔旺、丁得孫便來捉人。宋江陣上人多,早有呂方、郭盛,兩騎馬,兩枝戟,救回本陣。

宋江等大驚,盡皆失色,再問:「哪個頭領接著槍廝殺?」宋江言未盡,馬後一將飛出,看時,卻是錦毛虎燕順。宋江卻待阻當,那騎馬已自去了。燕順接住張清,鬥無數合,遮攔不住,撥回馬便走。張清望後趕來,手取石子,看燕順後心一擲,打在鏜甲護鏡上,錚然有聲,伏鞍而走。宋江陣上一人大叫:「匹夫,何足懼哉!」拍馬提搠,飛出陣去。宋江看時,乃是百勝將韓滔。不打話,便戰張清。兩馬方交,喊聲大舉,韓滔要在宋江面前顯能,抖擻精神,大戰張清。不到十合,張清便走。韓滔疑他飛石打來,不去追趕。張清回頭,不見趕來,翻身勒馬便轉。韓滔卻待挺搠來迎,被張清暗藏石子,手起望韓滔鼻凹裏打中,只見鮮血迸流,逃回本陣。彭玘見了大怒,不等宋公明將令,手舞三尖兩刃刀,飛馬直取張清。兩個未曾交馬,被張清暗藏石子在手,手起,正中彭玘面頰,丟了三尖兩刃刀,奔馬回陣。

宋江見輸了數將,心內驚惶,便要將軍馬收轉。只見盧俊義背後一人大叫:「今日將威風折了,來日怎地廝殺!且看石子打得我麼?」宋江看時,乃是醜郡馬宣贊,拍馬舞刀,直奔張清。張清便道:「一個來,一個走;兩個來,兩個逃。你知我飛石手段麼?」宣讚道:「你打得別人,怎近得我!」說言未了,張清手起,一石子正中宣贊嘴邊,翻身落馬。龔旺、丁得孫卻待來捉,怎當宋江陣上人多,眾將救了回陣。宋江見了,怒氣衝天,掣劍在手,割袍為誓:「我若不拿得此人,誓不回軍!」呼延灼見宋江設誓,便道:「兄長此言,要我們弟兄何用!」就拍踢雪烏騅,直臨陣前,大罵張清:「小兒得寵,一力一勇,認得大將呼延灼麼?」張清便道:「辱國敗將,也遭吾毒手!」言未絕,一石子飛來。呼延灼見石子飛來,急把鞭來隔時,卻中在手腕上,早著一下,便使不動鋼鞭,回歸本陣。

宋江道:「馬軍頭領都被損傷,步軍頭領誰敢捉得這張清?」只見部下劉唐,手捻朴刀,挺身出戰。張清見了大笑,罵道:「你那敗將,馬軍尚且輸了,何況步卒!」劉唐大怒,逕奔張清。張清不戰,跑馬歸陣。劉唐趕去,人馬相迎。劉唐手疾,一朴刀砍去,卻砍著張清戰馬。那馬後蹄直踢起來,劉唐面門上掃著馬尾,雙眼生花,早被張清只一石子,打倒在地。急待掙扎,陣中走出軍來,橫拖倒拽,拿入陣中去了。宋江大叫:「哪個去救劉唐?」只見青面獸楊志便拍馬舞刀,直取張清。張清虛把槍來迎,楊志一刀砍去,張清鐙裏藏身,楊志卻砍了個空。張清手拿石子,喝聲道:「著!」石子從肋窩裏飛將過去。張清又一石子,錚的打在盔上,諕得楊志膽喪心寒,伏鞍歸陣。宋江看了,輾轉尋思:「若是今番輸了銳氣,怎生回梁山泊?誰與我出得這口氣?」

朱仝聽得,目視雷橫,說道:「一個不濟事,我兩個同去夾攻。」朱仝居左,雷橫居右,兩條朴刀,殺出陣前。張清笑道:「一個不濟,又添一個!由你十個,更待如何!」全無懼色,在馬上藏兩個石子在手。雷橫先到,張清手起,勢如「招寶七郎」,石子來時,面門上怎生躲避,急待抬頭看時,額上早中一石子,撲然倒地。朱仝急來快救,脖項上又一石子打著。關勝在陣上看見中傷,大挺神威,輪起青龍刀,縱開赤兔馬,來救朱仝、雷橫。剛搶得兩個奔走還陣,張清又一石子打來,關勝急把刀一隔,正中著刀口,迸出火光。關勝無心戀戰,勒馬便回。

雙槍將董平見了,心中暗忖:「我今新降宋江,若不顯我些武藝,上山去必無光彩。」手提雙槍,飛馬出陣。張清看見,大罵董平:「我和你鄰近州府,唇齒之邦,共同滅賊,正當其理!你今緣何反背朝廷?豈不自羞!」董平大怒,直取張清,兩馬相交,軍器並舉。兩條槍陣上交加,四雙臂環中撩亂。約鬥五七合,張清撥馬便走,董平道:「別人中你石子,怎近得我!」張清帶住槍桿,去錦袋中摸出一個石子。手起處真似流星掣電,石子來嚇得鬼哭神驚。董平眼明手快,撥過了石子。張清見打不著,再取第二個石子,又打將去,董平又閃過了。兩個石子打不著,張清卻早心慌。那馬尾相銜,張清走到陣門左側,董平望後心刺一槍來。張清一閃,鐙裏藏身,董平卻搠了空。那條槍卻搠將過來,董平的馬和張清的馬兩廝並著。張清便撇了槍,雙手把董平和槍連臂膊只一拖,卻拖不動,兩個攪做一塊。

宋江陣上索超望見,輪動大斧,便來解救。對陣龔旺、丁得孫兩騎馬齊出,截住索超廝殺。張清、董平又分拆不開,索超、龔旺、丁得孫,三匹馬攪做一團。林沖、花榮、呂方、郭盛四將一齊盡出,兩條槍,兩枝戟,來助董平、索超。張清見不是頭,棄了董平,跑馬入陣。董平不捨,直撞入去,卻忘了提備石子。張清見董平追來,暗藏石子在手,待他馬近,喝聲道:「著!」董平急躲,那石子抹耳根上擦過去了。董平便回。索超撇了龔旺、丁得孫,也趕入陣來。張清停住槍,輕取石子,望索超打來,索超急躲不迭,打在臉上,鮮血迸流,提斧回陣。

卻說林沖、花榮把龔旺截住在一邊;呂方、郭盛把丁得孫也截住在一邊。龔旺心慌,便把飛槍摽將來,卻摽不著花榮、林沖。龔旺先沒了軍器,被林沖、花榮活捉歸陣。這邊丁得孫舞動飛叉,死命抵敵呂方、郭盛,不提防浪子燕青在陣門裏看見,暗忖道:「我這裏被他片時連打了一十五員大將,若拿他一個偏將不得,有何面目!」放下桿棒,身邊取出弩弓,搭上弦,放一箭去,一聲響,正中了丁得孫馬蹄,那馬便倒,卻被呂方,郭盛捉過陣來。張清要來救時,寡不敵眾,只得拿了劉唐,且回東昌府去。太守在城上看見張清前後打了梁山泊一十五員大將,雖然折了龔旺、丁得孫,也拿得這個劉唐。回到州衙,先把劉唐長枷送獄,卻再商議。

且說宋江收軍回來,把龔旺、丁得孫先送上梁山泊。宋江再與盧俊義,吳用道:「我聞五代時,大梁王彥章,日不移影,連打唐將三十六員。今日張清無一時,連打我一十五員大將,雖是不在此人之下,也當是個猛將。」眾人無語。宋江又道:「我看此人,全仗龔旺、丁得孫為羽翼。如今手足羽翼被擒,可用良策,捉獲此人。」吳用道:「兄長放心,小生見了此將出沒,已自安排定了。雖然如此,且把中傷頭領,送回山寨,卻教魯智深、武松、孫立、黃信、李立,盡數引領水軍,安排車仗船隻,水陸並進,船隻相迎,賺出張清,便成大事。」吳用分撥已定。

再說張清在城內與太守商議道:「雖是贏得,賊勢根本未除,暗使人去探聽虛實,卻作道理。」只見探事人來回報:「寨後西北上,不知哪裏將許多糧米,有百十輛車子,河內又有糧草船,大小有五百餘隻。水陸並進,船馬同來,沿路有幾個頭領監管。」太守道:「這賊們莫非有計?恐遭他毒手。再差人去打聽,端的果是糧草也不是?」次日,小軍回報說:「車上都是糧,尚且撒下米來。水中船隻雖是遮蓋著,盡有米布袋露將出來。」張清道:「今晚出城,先截岸上車子,後去取他水中船隻。太守助戰,一鼓而得。」太守道:「此計甚妙,只可善覷方便。」叫軍漢飽餐酒食,盡行披掛,梢馱錦袋。張清手執長槍,引一千軍兵,悄悄地出城。

是夜月色微明,星光滿天。行不到十里,望見一簇車子,旗上明寫「水滸寨忠義糧。」張清看了,見魯智深擔著禪杖,阜直裰拽紮起,當頭先走。張清道:「這禿驢腦袋上著我一下石子。」魯智深擔著禪杖,此時自望見了,只做不知,大踏步只顧走,卻忘了提防他石子。正走之間,張清在馬上喝聲:「著!」一石子正飛在魯智深頭上,打得鮮血迸流,望後便倒。張清軍馬,一齊吶喊,都搶將來。武松急挺兩口戒刀,死去救回魯智深,撇了糧車便走。張清奪得糧車,見果是糧米,心中歡喜,不來追趕魯智深,且押送糧車,推入城來。太守見了大喜,自行收管。張清道:「再搶河中米船。」太守道:「將軍善覷方便。」

張清上馬,轉過南門。此時望見河港內糧船,不計其數。張清便叫開城門,一齊吶喊,搶到河邊都是陰雲佈滿,黑霧遮天,馬步軍兵回頭看時,你我對面不見。此是公孫勝行持道法。張清看見,心慌眼暗,卻待要回,進退無路,四下裏喊聲亂起,正不知軍兵從那裏來。林沖引鐵騎軍兵,將張清連人和馬,都趕下水去了。河內卻是李俊、張橫、張順、三阮、兩童,八個水軍頭領,一字兒擺在那裏。張清便有三頭六臂,也怎生掙扎得脫,被阮氏三雄捉住,繩纏索綁,送入寨中。水軍頭領飛報宋江,吳用便催大小頭領連夜打城。太守獨自一個,怎生支吾得住,聽得城外四面炮響,城門開了,嚇得太守無路可逃。宋江軍馬殺入城中,先救了劉唐;次後便開倉庫,就將錢糧一分發送梁山泊,一分給散居民。太守平日清廉,饒了不殺。

宋江等都在州衙裏,聚集眾人會面,只見水軍頭領早把張清解來。眾多兄弟都被他打傷,咬牙切齒,盡要來殺張清。宋江見解將來,親自直下堂階迎接,便陪話道:「誤犯虎威,請勿掛意。」邀上廳來。說言未了,只見階下魯智深使手帕包著頭,拿著鐵禪杖,逕奔來要打張清。宋江隔住,連聲喝退:「怎肯教你下手。」張清見宋江如此義氣,叩頭下拜受降。宋江取酒奠地,折箭為誓:「眾弟兄若要如此報讎,皇天不佑,死於刀劍之下。」眾人聽了,誰敢再言。也是天罡星合當會聚,自然義氣相投。宋江設誓已罷,道:「眾弟兄勿得傷情。」眾人大笑,盡皆歡喜。收拾軍馬,都要回山。

只見張清在宋公明面前,舉薦東昌府一個獸醫,複姓皇甫,名端。「此人善能相馬,知得頭口寒暑病症,下藥用針,無不痊可,真有伯樂之材!原是幽州人氏。為他碧眼黃鬚,貌若番人,以此人稱為『紫髯伯』。梁山泊亦有用他處,可喚此人帶引妻小,一同上山。宋江聞言大喜:「若是皇甫端肯去相聚,大稱心懷。」張清見宋江相愛甚厚,隨即便去喚到醫獸皇甫端,來拜見宋江,並眾頭領。有篇七言古風,單道皇甫端醫術:

傳家藝術無人敵,安驥年來有神力。回生起死妙難言,拯憊扶危更多益。
鄂公烏騅人盡誇,郭公騄駬來渥窪。吐蕃棗騮號神駁,北地又羨拳毛騧。
騰驤騋騉皆經見,銜橛背鞍亦多變。天閒十二舊馳名,手到病除難應驗。
古人已往名不刊,只今又見皇甫端。解治四百零八病,雙瞳炯炯珠走盤。
天集忠良真有意,張清鶚薦誠良計。梁山泊內添一人,號名紫髯伯樂裔。

宋江看了皇甫端一表非俗,碧眼重瞳,虯髯過腹,誇獎不已。皇甫端見了宋江如此義氣,心中甚喜,願從大義。宋江大喜,撫慰已了,傳下號令,諸多頭領,收拾車仗、糧食、金銀,一齊進發。把這兩府錢糧,運回山寨。前後諸將都起。於路無話,早回到梁山泊忠義堂上。宋江叫放出龔旺、丁得孫來,亦用好言撫慰,二人叩首拜降。又添了皇甫端在山寨,專工醫獸。董平、張清亦為山寨頭領。宋江歡喜,忙叫排宴慶賀,都在忠義堂上,各依次席而坐。

宋江看了眾多頭領,卻好一百單八員。宋江開言說道:「我等兄弟,自從上山相聚,但到處並無疏失,皆是上天護佑,非人之能。今來扶我為尊,皆託眾弟兄英勇。一者合當聚義,二乃我再有句言語,煩你眾兄弟共聽。」吳用便道:「願請兄長約束。」

宋江對著眾頭領,開口說這個主意下來。正是有分教,三十六天罡臨化地,七十二地煞鬧中原。畢竟宋公明說出甚麼主意,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