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八十七回 感秋聲撫琴悲往事 坐禪寂走火入邪魔

卻說黛玉叫進寶釵家的女人來,問了好,呈上書子。黛玉叫他去喝茶,便將寶釵來書打開看時,只見上面寫著:「妹妹生辰不偶,家運多艱,姐妹伶仃,萱親衰邁。兼之虎聲狺語,旦暮無休;更遭慘禍飛災,不啻驚風密雨。夜深輾側,愁緒何堪!屬在同心,能不為之憫惻乎?回憶海棠結社,序屬清秋,對菊持螯,同盟歡洽。猶記『孤標傲世偕誰隱,一樣花開為底遲』之句,未嘗不歎冷節餘芳,如吾兩人也!感懷觸緒,聊賦四章。匪為無故呻吟,亦長歌當哭之意耳。

悲時序之遞嬗兮,又屬清秋。感遭家之不造兮,獨處離愁。
北堂有萱兮,何以忘憂?無以解憂兮,我心咻咻!

雲憑憑兮秋風酸,步中庭兮霜葉乾。
何去何從兮失我故歡!靜言思之兮惻肺肝!

惟鮪有潭兮,惟鶴有梁。鱗甲潛伏兮,羽毛何長!
搔首問兮茫茫,高天厚地兮,誰知余之永傷?

銀河耿耿兮寒氣侵,月色橫兮玉漏沉。
憂心炳炳兮發我哀吟。吟復吟兮寄我知音。」

黛玉看了,不勝傷感。又想:「寶姐姐不寄與別人,單寄與我,也是惺惺惜惺惺的意思。」正在沉吟,只聽見外面有人說道:「林姐姐在家裏呢麼?」黛玉一面把寶釵的書收起,口內便答應道:「是誰?」正問著,早見幾個人進來,卻是探春、湘雲、李紋、李綺。彼此問了好,雪雁倒上茶來,大家喝了,說些閒話。因想起前年的「菊花詩」來,黛玉便道:「寶姐姐自從挪出去,來了兩遭,如今索性有事也不來了,真真奇怪!我看他終久還來我門這裏不來!」探春微笑道:「怎麼不來,橫豎要來的。如今是他們尊嫂有些脾氣,姨媽上了年紀的人,又兼有薛大哥的事,自然得寶姐姐照料一切。哪裏還比得先前有工夫呢?」

正說著,忽聽得呼喇喇一片風聲,吹了好些落葉打在窗紙上。停了一回兒,又透過一陣清香來。眾人聞著,都說道:「這是何處來的香風?這像什麼香。」黛玉道:「好像木樨香。」探春笑道:「林姐姐終不脫南邊人的話。這大九月裏,哪裏還有什麼桂花呢?」黛玉笑道:「原是啊!不然,怎麼不竟說是桂花香,只說似乎像呢?」湘雲道:「三姐姐,你也別說。你可記得十里荷花,三秋桂子?在南邊正是晚桂開的時候了,你只沒有見過罷了。等你明日到南邊去的時候,自然也就知道了。」探春笑道:「我有什麼事到南邊去?況且這個也是我早知道的,不用你們說嘴。」李紋、李綺只抿著嘴兒笑。

黛玉道:「妹妹,這可說不齊。俗語說:『人是地行仙。』今日在這裏,明日就不知道在哪裏。譬如我原是南邊人,怎麼到了這裏呢?」湘雲拍著手笑道:「今兒三姐姐可叫林姐姐問住了!不但林姐姐是南邊人到這裏,就是我們這幾個人就不同:也有本來是北邊的;也有根子是南邊,生長在北邊的;也有生長在南邊,到這北邊的。今兒大家都湊在一處,可見人總也有一個定數。大凡地和人,總是各自有緣分的。」眾人聽了都點頭,探春也只是笑。又說了一會子閒話,大家散出。黛玉送至門口,大家都說:「你身上才好些,別出來了,看著了風。」於是黛玉一面說著話兒,一面站在門口,又與四人慇勤了幾句,便看著他們出院去了。

進來坐著,看看已是林鳥歸山,夕陽西墜。因史湘雲說起南邊的話,便想著:「父母若在,南邊的景緻,春花秋月,水秀山明,二十四橋,六朝遺跡。不少下人伏侍,諸事可以任意,言語亦可不避。香車畫舫,紅杏青簾,惟我獨尊。今日寄人籬下,縱有許多照應,自己無處不要留心。不知前生作了什麼罪孽,今生這樣孤悽!真是李後主說的『此間日中只以眼淚洗面』矣!」一面思想,不知不覺神往那裏去了。

紫鵑走來,看見這樣光景,想著必是因剛才說起南邊北邊的話來,一時觸著心事了,便道:「姑娘們來說了半天話,想姑娘又勞了神了。剛才我叫雪雁告訴廚房裏,給姑娘做了一碗火肉白菜湯,加了一點蝦米兒,配了點青筍紫菜,姑娘想著好媽?」黛玉道:「也罷了。」紫鵑道:「還熬了一碗紅米粥。」黛玉點點頭,又說道:「那粥得你們兩個自己熬了,不用他們廚房裏熬才是。」紫鵑道:「我也怕廚房裏弄得不乾淨,我們自己熬呢。就是那湯,我也告訴雪雁和柳嫂兒說了,要弄乾淨著。柳嫂兒說了:他打點妥當,拿到他屋裏,叫他們五兒瞅著燉呢。」黛玉道:「我倒不是嫌人家腌臢,只是病了好些日子,不周不備,都是人家,這會子又是湯兒粥兒的調度,未免惹人厭煩。」說著,眼圈又紅了。

紫鵑道:「姑娘這話也是多想。姑娘是老太太的外孫女兒,又是老太太心坎兒上的。別人求其在姑娘眼前討好兒還不能呢,哪裏有抱怨的?」黛玉點點頭,因又問道:「你才說的五兒,不是那日和寶二爺那邊的芳官在一處的那個女孩兒?」紫鵑道:「就是他。」黛玉道:「不聽見說要進來麼?」紫鵑道:「可不是!因為病了一場。後來好了,才要進來,正是晴雯他門鬧出事來的時候,也就耽擱住了。」黛玉道:「我看那丫頭倒也頭臉兒乾淨。」說著,外頭婆子送了湯來。雪雁出來接時,那婆子說道:「柳嫂兒叫回姑娘:這是他們五兒做的,沒敢在大廚房裏做,怕姑娘嫌髒。」雪雁答應著,接了進來。黛玉在屋裏已聽見了,吩咐雪雁:「告訴那婆子回去說,叫他費心。」雪雁出來說了,老婆子自去。

這裏雪雁將黛玉的碗箸安放在小几兒上,因問黛玉道:「還有咱們南邊來的五香大頭菜,拌些麻油、醋,可好麼?」黛玉道:「也使得,只不必累贅了。」一面盛上粥來。黛玉吃了半碗,用羹匙舀了兩口湯喝,就擱下了。兩個丫鬟撤了下來,拭淨了小几,端下去又換上一張常用的小几。黛玉漱了口,盥了手,便道:「紫鵑,添了香了沒有?」紫鵑道:「就添去。」黛玉道:「你們就把那湯和粥吃了罷,味兒還好,且是乾淨。待我自己添香罷。」兩個人答應了,在外間自吃去了。

這裏黛玉添了香,自己坐著,才要拿本書看,只聽得園內的風自西邊直透到東邊,穿過樹枝,都在那裏唏溜嘩喇不住的響。一會兒,簷下的鐵馬也只管叮叮噹噹的亂敲起來。一時,雪雁先吃完了,進來伺候。黛玉便問道:「天氣冷了,我前日叫你們把那些小毛兒衣裳晾晾,可曾晾過沒有?」雪雁道:「都晾過了。」黛玉道:「你拿一件來我披披。」雪雁走去,將一包小毛衣裳抱來,打開毯包,給黛玉自揀。只見內中夾著個絹包兒。黛玉伸手拿起,打開看時,卻是寶玉病時送來的絹子,自己題的詩,上面淚痕猶在。裏頭卻包著那剪破了的香曩、扇袋並寶玉通靈玉上的穗子。原來晾衣服時從箱中撿出,紫鵑恐怕遺失了,遂夾在這毯包裏的。這黛玉不看則已,看了時,也不說穿哪一件衣裳,手裏只拿著那兩方手帕,呆呆的看那舊詩,看了一回,不覺漱漱淚下。紫鵑剛從外間進來,只見雪雁正捧著一毯包衣裳,在旁邊呆立。小几上卻擱著剪破了的香曩和兩三截兒扇袋並那鉸拆了的穗子。黛玉手中卻拿著兩方舊帕子,上邊寫著字跡,在那裏對著滴淚呢。正是:失意人逢失意事,新啼痕間舊啼痕。

紫鵑見了這樣,知是他觸物傷情,感懷舊事,料道勸也無益,只得笑著道:「姑娘還看那些東西做什麼?那都是那幾年寶二爺和姑娘小時,一時好了,一時惱了,鬧出來的笑話兒。要像如今這樣廝抬廝敬的,哪能把這些東西白糟塌了呢?」紫鵑這話原給黛玉開心,不料這幾句話更提起黛玉初來時和寶玉的舊事來,一時珠淚連綿起來。紫鵑又勸道:「雪雁這裏等著呢,姑娘披上一件罷。」那黛玉才把手帕撂下,紫鵑連忙拾起,將香袋等物包起拿開。黛玉方披了一件皮衣,自己悶悶的走到外間來坐下。回頭看見案上寶釵的詩啟尚未收好,又拿出來瞧了兩遍,歎道:「境遇不同,傷心則一。不免也賦四章,翻入琴譜,可彈可歌,明日寫出來寄去,以當和作。」便叫雪雁將外邊桌上筆硯拿來,濡墨揮毫,賦成四疊。又將琴譜翻出,借它「猗蘭」「思賢」兩操,合成音韻。與自己作的配齊了,然後寫出,以備送與寶釵。又叫雪雁向箱中將自己帶來的短琴拿出,調上絃,又操演了指法。黛玉本是個絕頂聰明人,又在南邊學過幾時,雖是生手,到底一理就熟。撫了一番,夜已深了,便叫紫鵑收拾睡覺,不題。

卻說寶玉這日起來,梳洗了,帶著焙茗正往書房中來,只見墨雨笑嘻嘻的跑來,迎頭說道:「二爺,今日便宜了!大爺不在書房裏,都放了學了。」寶玉道:「當真的麼?」墨雨道:「二爺不信,那不是三爺和蘭哥來了?」寶玉看時,只見賈環、賈蘭跟著小廝們,兩個笑嘻嘻的,嘴裏咭咭呱呱不知說些什麼,迎頭來了。見了寶玉,都垂手站住。寶玉問道:「你們兩個怎麼就回來了?」賈環道:「今日太爺有事,說是放一天學,明日再去呢。」寶玉聽了,方回到賈母、賈政處稟明了,然後回到怡紅院中。襲人問道:「怎麼又回來了?」寶玉告訴了他,只坐了一坐,便往外走。襲人道:「往哪裏去,這樣忙法?就放了學,依我說也該養神兒了。」寶玉站住腳,低了頭,說道:「你的話也是,但是好容易放一天學,還不散散去?你也該可憐我些兒了。」襲人見說得可憐,笑道:「由爺去罷。」正說著,端了飯來。寶玉也沒法兒,只得吃飯。三口兩口忙忙的吃完,漱了口,一溜煙往黛玉房中去了。

走到門口,只見雪雁在院中晾絹子。寶玉便問:「姑娘吃了飯麼?」雪雁道:「早起喝了半碗粥,懶怠吃飯,這時候打盹兒呢。二爺且到別處走走,回來再來罷。」寶玉只得回來。無處可去,忽然想起惜春有好幾天沒見,便信步走到蓼風軒來。剛到窗下,只見靜悄悄一無人聲,寶玉打量他也睡午覺,不便進去。才要走時,只聽屋裏微微一響,不知何聲?寶玉站住再聽,半日,又「拍」的一響。寶玉還未聽出,只聽一個人道:「你在這裏下了一個子兒,那裏你不應麼?」寶玉方知下棋。但只急切聽不出這個人的聲音是誰。底下方聽見惜春道:「怕什麼?你這麼一吃,我這麼一應,你又這麼吃,我又這麼應:還緩著一著兒呢,終久連的上。」那一個又道:「我要這麼一吃呢?」惜春道:「啊呦!還有一著反撲在裏頭呢,我倒沒妨備。」

寶玉聽了聽,那一個聲音很熟,卻不是他們姐妹。料著惜春屋裏也沒外人,輕輕的掀簾進去,看時,不是別人,卻是櫳翠庵的檻外人妙玉。這寶玉見是妙玉,不敢驚動。妙玉和惜春正在擬思之際,也沒理會。寶玉卻站在旁邊,看他們兩個的手段。只見妙玉低著頭,問惜春道:「你這個畸角兒不要了麼?」惜春道:「怎麼不要?你那裏頭都是死子兒,我怕什麼?」妙玉道:「且別說滿話,試試看。」惜春道:「我便打了起來,看你怎麼著。」妙玉卻微微笑著,把邊上子一接,卻搭轉一吃,把惜春的一個角兒都打起來了,笑道:「這叫做『倒脫靴勢』。」

惜春尚未答言,寶玉在旁,情不自禁哈哈大笑,把兩個人都唬了一大跳。惜春道:「你這是怎麼說?進來也不言語,這麼使促狹唬人!你多早晚進來的?」寶玉道:「我頭裏就進來了,看著你們兩個爭這個畸角兒。」說著,一面與妙玉施禮,又笑道:「妙公輕易不出禪關,今日何緣下凡一走?」妙玉聽了,忽然把臉一紅,也不答言,低了頭自看那棋。寶玉自覺造次,連忙陪笑道:「倒是出家人比不得我們在家的俗人。頭一件,心是靜的。靜則靈,靈則慧。」寶玉尚未說完,只見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寶玉一眼,復又低下頭去,那臉上的顏色漸漸紅暈起來。寶玉見他不理,只得訕訕的旁邊坐了。惜春還要下子,妙玉說道:「再下罷。」便起身理理衣裳,重新坐下,癡癡的問著寶玉道:「你從何處來?」寶玉巴不得這一聲,好解釋前頭的話,忽又想道:「或是妙玉的機鋒?」轉紅了臉,答應不出來。妙玉微微一笑,自和惜春說話。惜春也笑道:「二哥哥,這什麼難答的?你沒有聽見人家常說的,『從來處來』麼?這也值得把臉紅了,見了生人似的!」妙玉聽了這話,想起自己,心上一動,臉上一熱,必然也是紅的,倒覺不好意思起來。因說道:「我來得久了,要回庵裏去了。」惜春知妙玉為人,也不深留,送至門口。妙玉笑道:「久已不來,這裏彎彎曲曲的,回去的路頭都要迷住了。」寶玉道:「這倒要我來指引指引,何如?」妙玉道:「不敢,二爺前請。」

於是二人別了惜春,離了蓼風軒,彎彎曲曲,走近瀟湘館,忽聽得叮咚之聲。妙玉道:「哪裏的琴聲?」寶玉道:「想必是林妹妹撫琴。」妙玉道:「原來他也會這個嗎?怎麼素日不聽見提起?」寶玉悉把黛玉的事說了一遍,因說:「咱們去看他。」妙玉道:「從古只有聽琴,再沒有看琴的。」寶玉笑道:「我原說我是個俗人。」說著,二人走至瀟湘館外,在山子石上坐著靜聽,甚覺音調清切。只聽得低吟道:

風蕭蕭兮秋氣深,美人千里兮獨沉吟。望故鄉兮何處?倚欄杆兮涕沾襟。

歇了一回,又聽得吟道:

山迢迢兮水長,照軒窗兮明月光。耿耿不寐兮銀河渺茫,羅衫怯怯兮風露涼。

又歇了一歇,妙玉道:「剛才『侵』字韻是第一疊,如今『揚』字韻是第二疊了。咱們再聽。」裏邊又吟道:

子之遭兮不自由,予之遇兮多煩憂。之子與我兮心焉相投,思古人兮俾無尤。

妙玉道:「這又是一拍。何憂思之深也!」寶玉道:「我雖不懂,但聽它聲音,也覺得過悲了。」裏頭又調了一回弦。妙玉道:「君弦太高了,與無射律只怕不配呢。」裏邊又吟道:

人生斯世兮如輕塵,天上人間兮感夙因。感夙因兮不可惙,素心如何天上月!

妙玉聽了,呀然失色道:「如何忽作變徵之聲,音韻可裂金石矣!只是太過。」寶玉道:「太過便怎麼?」妙玉道:「恐不能持久。」正議論時,聽得君弦「蹦」的一聲斷了。妙玉站起來,連忙就走。寶玉道:「怎麼樣?」妙玉道:「日後自知,你也不必多說。」竟自走了。弄得寶玉滿肚疑團,沒精打彩的,歸至怡紅院中,不表。

且說妙玉歸去,早有道婆接著,掩了庵門,坐了一回,把《禪門日誦》唸了一遍。吃了晚飯,點上香,拜了菩薩,命道婆自去歇著,自己的禪床靠背俱已整齊,屏息垂簾,跏跌坐下,斷除妄想,趨向真如。坐到三更以後,聽得房上骨碌碌一片響聲,妙玉恐有賊來,下了禪床,出到前軒,但見雲影橫空,月華如水。那時天氣尚不很涼,獨自一個,憑欄站了一回,忽聽房上兩個貓兒一遞一聲廝叫。那妙玉忽想起日間寶玉之言,不覺一陣心跳耳熱,自己連忙收攝心神,走進禪房,仍到禪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時如萬馬奔馳,覺得禪床便恍蕩起來,身子已不在庵中。便有許多王孫公子,要來娶他;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他上車,自己不肯去。一會兒,又有盜賊劫他,持刀執棍的逼勒,只得哭喊求救。

早驚醒了庵中女尼道婆等眾,都拿火來照看,只見妙玉兩手撒開,口中流沫。急叫醒時,只見眼睛直豎,兩顴鮮紅,罵道:「我是有菩薩保佑,你們這些強徒敢要怎麼樣?」眾人都唬得沒主意,都說道:「我們在這裏呢,快醒轉來罷!」妙玉道:「我要回家去!你們有什麼好人,送我回去罷!」道婆道:「這裏就是你住的房子。」說著,又叫別的女尼忙向觀音前禱告。求了籤,翻開籤書看時,是觸犯了西南角上的陰人。就有一個說:「是了!大觀園中西南角上本來沒有人住,陰氣是有的。」一面弄湯弄水的在那裏忙亂。那女尼原是自南邊帶來的,服侍妙玉自然比別人盡心,圍著妙玉坐在禪床上。妙玉回頭道:「你是誰?」女尼道:「是我。」妙玉仔細瞧了一瞧道:「原來是你!」便抱住那女尼,嗚嗚咽咽的哭起來,道:「你是我的媽,你不救我,我不得活了!」那女尼一面喚醒他,一面給他揉著。道婆倒上茶來喝了,直到天明才睡了。

女尼便打發人去請大夫來看脈。也有說是思慮傷脾的,也有說是熱入血室的,也有說邪祟觸犯的,也有說是內外感冒的:終無定論。後請得一個大夫來看了,問:「曾打坐過沒有?」道婆說道:「向來打坐的。」大夫道:「這病可是昨夜忽然來的麼?」道婆道:「是。」大夫道:「這是走火入魔的緣故。」眾人問:「有礙沒有?」大夫道:「幸虧打坐不久,魔還入得淺,可以有救。」寫了降伏心火的藥,吃了一劑,稍稍平復些。外面那些游頭浪子聽見了,便造作許多謠言,說:「這麼年紀,哪裏忍得住?況且又是很風流的人品,很乖覺的性靈!以後不知飛在誰手裏,便宜誰去呢!」過了幾日,妙玉病雖略好了些,神思未復,終有些恍惚。

一日,惜春正坐著,彩屏忽然進來,道:「姑娘知道妙玉師父的事嗎?」惜春道:「他有什麼事?」彩屏道:「我昨日聽見邢姑娘和大奶奶在那裏說呢:他自從那日和姑娘下棋回去,夜間忽然中了邪,嘴裏亂嚷,說強盜來搶他了。到如今還沒好呢。姑娘,你說這不是奇事嗎?」惜春聽了,默默無語。因想:「妙玉雖然潔淨,畢竟塵緣未斷。可惜我生在這種人家,不便出家,我若出了家時,哪有邪魔纏擾?一念不生,萬緣俱寂。」想到這裏,驀與神會,若有所得,便口占一偈云:

大造本無方,云何是應住?既從空中來,應向空中去。

占畢,即命丫頭焚香。自己靜坐了一回,又翻開那棋譜來,把孔融、王積薪等所著看了幾篇。內中「茂葉包蟹勢」、「黃鶯博兔勢」,都不出奇;「三十六局殺角勢」,一時也難會難記;獨看到「十龍走馬」,覺得甚有意思。正在那裏作想,只聽見外面一個人走進院來,連叫:「彩屏!」

未知是誰,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