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八十六回 受私賄老官翻舊牘 寄閒情淑女解琴書

話說薛姨媽聽了薛蝌的來書,因叫進小廝,問道:「聽見你大爺說,到底是怎麼就把人打死了呢?」小廝道:「小的也沒聽真切。那一日,大爺告訴二爺說──」說著回頭看了一看,見無人,才說道:「大爺說:自從家裏鬧的特利害,大爺也沒心腸了,所以要到南邊置貨去。這日想著約一個人同行,這人在咱們這城南兩百多地住。大爺找他去了,遇見在先和大爺好的那個蔣玉涵,帶著些小戲子進城,大爺同他在個舖子裏吃飯喝酒。因為這當槽兒的儘著拿眼瞟蔣玉函,大爺就有了氣了,後來蔣玉函走了。第二天,大爺就請找的那個人喝酒。酒後想起頭一天的事來,叫那當槽兒的換酒,那當槽兒的來遲了,大爺就罵起來了。那個人不依,大爺就拿起酒碗照他打去,誰知那個人也是個潑皮,便把頭伸過來叫大爺打。大爺拿碗就砸他的腦袋,一下子就冒了血了,躺在地下。頭裏還罵,後頭就不言語了。」薛姨媽道:「怎麼也沒人勸勸嗎?」那小廝道:「這個沒聽見大爺說,小的不敢妄言。」薛姨媽道:「你先去歇歇罷。」小廝答應出來。

這裏薛姨媽自來見王夫人,託王夫人轉求賈政。賈政問了前後,也只好含糊答應了,只說等薛蝌遞了呈子,看他本縣怎麼批了,再做道理。

這裏薛姨媽又在當鋪裏兌換了銀子,叫小廝趕著去了。三日後果有回信,薛姨媽接著了,即叫小丫頭告訴寶釵,連忙過來看了。只見書上寫道:『帶去銀兩做了衙門上下使費。哥哥在監,也不大吃苦,請太太放心。獨是這裏的人很刁,屍親見證都不依,連哥哥請的那個朋友也幫著他們。我與李祥兩個俱生地生人,幸找著一個好先生,許他銀子,才討著生意,說是須得拉扯著同哥哥喝酒的吳良,弄人保出他來,許他銀兩,叫他撕擄。他若不依,便說張三是他打死,明推在異鄉人身上。他吃不住,就好辦了。我依著他,果然吳良出來。現在賣囑屍親見證,又作了一張呈子,前日遞的,今日批來,請看呈底便知。』

因又唸呈底道:『具呈人某,呈為兄遭飛禍、代伸冤獄事:竊生胞兄薛蟠,本籍南京,寄寓西京,於某年月日,備本往南貿易。去未數日,家奴送信回家,說遭人命,生即奔縣治,知兄誤傷張姓。及至囹圄,據兄泣告,實與張姓素不相認,並無仇隙。偶因換酒角口,生兄將酒潑地,恰值張三低頭拾物,一時失手,酒碗誤碰囪門身死。蒙恩拘訊,兄懼受刑,承認鬥歐致死。仰蒙憲天仁慈,知有冤抑,尚未定案。生兄在禁,具呈訴辯,有干例禁;生念手足,冒死代呈。伏乞憲慈恩准提証質訊,開恩莫大,生等舉家仰戴鴻仁,永永無既矣!激切上呈。』

批的是:『屍場檢驗,證據確鑿。且並未用刑,爾兄自認鬥殺,招供在案。今爾遠來,並非目睹,何得捏詞妄控?理應治罪,姑念為兄情切,且恕,不准。」

薛姨媽聽到這裏,說道:「這不是救不過來了麼?這怎麼好呢?」寶釵道:「二哥的書還沒看完,後面還有呢。」因又唸道:「有要緊的,問來使便知。」薛姨媽便問來人。因說道:「縣裏早知我們家當充足,須得在京裏謀幹得大情,再送一份大禮,還可以覆審,從輕定案。太太此時必得快辦,再遲了就怕大爺要受苦了。」薛姨媽聽了,叫小廝自去,即刻又到賈府與王夫人說明原委,懇求賈政。賈政只肯託人與知縣說情,不肯提及銀物。薛姨媽恐不中用,求鳳姐與賈璉說了,花上幾千銀子,才把知縣買通。

薛蝌那裏也便弄通了,然後知縣掛牌坐堂,傳齊了一干鄰保、證見、屍親人等,監裏提出薛蟠,刑房書吏俱一一點名。知縣便叫地保對明初供,又叫屍親張王氏並屍叔張二問話。張王氏哭稟:「小的男人是張大,南鄉裏住,十八年頭裏死了。大兒子、二兒子也都死了。光留下這個死的兒子,叫張三,今年二十三歲,還沒娶女人呢。為小人家窮,沒得養活,在李家店裏做當槽兒的。那一天晌午,李家店裏打發人來叫我,說:『你兒子叫人打死了。』我的青天老爺!小的就唬死了!跑到那裏,看見我的兒子頭破血出的躺在地下喘氣兒,問他話也說不出來,不多一會兒,就死了。小人就要揪住這個小雜種拼命!」眾衙役吆喝一聲,張王氏便磕頭道:「求青天老爺伸冤!小人就只這一個兒子了!」知縣便叫:「下去。」

又叫李家店的人問道:「那張三是在你店內傭工的嗎?」那李二回道:「不是傭工,是做當槽兒的。」知縣道:「那日屍場上,你說張三是薛蟠將碗砸死的,你親眼見的麼?」李二說道:「小的在櫃上,聽見說客房裏要酒,不多一回,便聽見說:『不好了,打傷了!』小的跑進去,只見張三躺在地下,也不能言語。小的就喊稟地保,一面報他母親去了。他們到底怎樣打的,實在不知道,求大爺問那喝酒的便知道了。」知縣喝道:「初審口供你是親見的,怎麼如今說沒有見!」李二道:「小的前日唬昏了亂說。」衙役又吆喝了一聲。

知縣便叫吳良問道:「你是同一處喝酒的嗎?薛蟠怎麼打的?據實供來!」吳良說:「小的那日在家,這個薛大爺叫我喝酒。他嫌酒不好,要換,張三不肯。薛大爺生氣,把酒向他臉上潑去,不曉得怎麼樣,就碰在那腦袋上了,這是親眼見的。」知縣道:「胡說!前日屍場上,薛蟠自己認拿碗砸死的,你說你親眼見的,怎麼今日的供不對?掌嘴!」衙役答應著要打。吳良求著說:「薛蟠實沒有和張三打架,酒碗失手碰在腦袋上的。求老爺問薛蟠,便是恩典了!」

知縣叫上薛蟠,問道:「你與張三到底有什麼仇隙?畢竟是如何死的?實供上來!」薛蟠道:「求太老爺開恩!小的實沒有打他,為他不肯換酒,故拿酒潑地。不想一時失手,酒碗誤碰在他的腦袋上。小的即忙掩他的血,哪裏知道再掩不住,血淌多了,過一回就死了。前日屍場上,怕太老爺要打,所以說是拿碗砸他的。只求太老爺開恩!」知縣便喝道:「好個糊塗東西!本縣問你怎麼砸他的,你便供說惱他不換酒,才砸的,今日又供說是失手砸的!」知縣假作聲勢,要打要夾。薛蟠一口咬定。

知縣叫仵作:「將前日屍場填寫傷痕,據實報來。」仵作報稟說:「前日驗得張三屍身無傷,唯腦門有瓷器傷,長一寸七分,深五分,皮開,腦門骨脆,裂破三分。實係磕碰傷。」知縣查對屍格相符,早知書吏改輕,也不駁詰,胡亂便叫畫供。

張王氏哭喊道:「青天老爺!前日聽見還有多少傷,怎麼今日都沒有了?」知縣道:「這婦人胡說!現有屍格,你不知道麼?」叫屍叔張二,便問道:「你侄兒身死,你知道有幾處傷?」張二忙供道:「腦袋上一傷。」知縣道:「可又來!」叫書吏將屍格給張王氏瞧去,並叫地保、屍叔指明與他瞧。現有屍場親押、證見,俱供並未打架,不為鬥歐,只依誤傷吩咐畫供,將薛蟠監禁候詳,餘令原保領出,退堂。張王氏哭著亂嚷,知縣叫眾衙役攆他出去。張二也勸張王氏道:「實在誤傷,怎麼賴人?現在太老爺斷明,別再胡鬧了。」

薛蝌在外打聽明白,心內喜歡,便差人回家送信,等批詳回來,便好打點贖罪,且住著等信。只聽路上三三兩兩傳說:「有個貴妃薨了,皇上輟朝三日。」這裏離陵寢不遠,知縣辦差墊道,一時料著不得閒,住在這裏無益,不如到監,告訴哥哥:「安心等著,我回家去,過幾日再來。」薛蟠也怕母親痛苦,帶信說:「我無事,必須衙門再使費幾次,便可回家了,只是別心疼銀子錢。」薛蝌留下李祥在此照料,一徑回家,見了薛姨媽,陳說知縣怎樣徇情,怎樣審斷,終定了誤傷:「將來屍親那裏再花些銀子,一准贖罪,便沒事了。」

薛姨媽聽說,暫且放心,說:「正盼你來家中照應。賈府裏本該謝去,況且周貴妃薨了,他們天天進去,家裏空空落落的。我想著要去姨太太那邊照應照應,做伴兒,只是咱們家又沒人,你這來的正好。」薛蝌道:「我在外頭,原聽見說是賈妃薨了,這麼才趕回來的。我們娘娘好好兒的,怎麼就死了?」薛姨媽道:「上年原病過一次,也就好了。這回又沒聽見娘娘有什麼病,只聞那府裏頭幾天老太太不大受用,合上眼便看見元妃娘娘,眾人都不放心。直至打聽起來,又沒有什麼事。到了大前兒晚上,老太太親口說是『怎麼元妃獨自一個人到我這裏?』眾人只道是病中講的話,總不信。老太太又說:『你們不信,元妃還和我說是:「繁華易盡,須要退步抽身。」』眾人都說:『誰想不到?這是有年紀的人思前思後的心事。』所以也不當件事。恰好第二天早起,裏頭吵嚷出來,說是娘娘病重,宣各誥命進去請安。他們就驚疑的了不得,趕著進去。他們還沒有出來,我們家裏已經聽見周貴妃薨逝了。你想外頭的訛言,家裏的疑心,恰碰在一處,可奇不奇?」

寶釵道:「不但是外頭的訛言舛錯,便在家裏的,一聽見『娘娘』兩個字,也就都忙了,過後才明白。這兩天那府裏這些丫頭婆子來說,他們早知道不是咱們家娘娘。我說:『你們哪裏拿得定呢?』他說道:『前幾年正月,外省荐了一個算命的,說是很準的。老太太叫人將元妃八字夾在丫頭們八字裏頭,送出去叫他推算,他獨說:「這正月初一生日的那位姑娘,只怕時辰錯了;不然,這真是個貴人,也不能在這府中。」老爺和眾人說:「不管它錯不錯,照八字算去。」那先生便說:「甲申年,正月丙寅,這四個字內,有『傷官』『敗財』。惟『申』字內有『正官』『祿馬』,這就是家裏養不住的,也不見什麼好。這日子是乙卯,初春木旺,雖是『比肩』,哪裏知道越『比』越好,就像那個好木材,越經斲削,才成大器。」獨喜的時上什麼辛金為貴,什麼巳中「正官」「祿馬」獨旺:這叫做「飛天祿馬格」。又說什麼「日逢『專祿』,貴重得很。『天月二德』坐本命,貴受椒房之寵。這位姑娘,若是時辰準了,定是一位主子娘娘。」這不是準了麼?我們還記得說:「可惜榮華不久,只怕遇著寅年卯月,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瓏剔透,木質就不堅了。」他們把這些話都忘記了,只管瞎忙。我才想起來,告訴我們大奶奶,今年哪裏是寅年卯月呢?』」寶釵尚未述完這些話,薛蝌急道:「且別管人家的事!既有這個神仙算命的,我想哥哥今年什麼惡星照命,遭什麼橫禍?快開八字兒,我給他算去,看看妨礙麼。」寶釵道:「他是外省來的,不知今年在京不在了。」說著,便打點薛姨媽往賈府去。

到了那裏,只有李紈、探春等在家,便問道:「大爺的事怎麼樣了?」薛姨媽道:「等詳了上司才定,看來也到不了死罪。」這才大家放心。探春便道:「昨晚太太想著說:『上回家裏有事全仗姨太太照應;如今自己有事,也難提了。』心裏只是不放心。」薛姨媽道:「我在家裏,也是難過。只是你大哥遭了這事,你二兄弟又辦事去了,家裏你姐姐一個人,中什麼用?況且我們媳婦兒又是一個不大曉事的,所以不能脫身過來。目今那裏知縣也正為預備周貴妃的差使,不得了結案件,所以你二兄弟回來了,我才得過來看看。」李紈便道:「請姨太太這裏住幾天更好。」薛姨媽點頭道:「我也要在這邊給你們姐妹們做做伴兒,就只你寶妹妹冷靜些。」惜春道:「姨媽要惦著,為什麼不把寶姐姐也請過來?」薛姨媽笑著說:「使不得。」惜春道:「怎麼使不得?他先怎麼住著來呢?」李紈道:「你不懂的,人家家裏如今有事,怎麼來呢?」惜春也信以為實,不便再問。

正說著,賈母等回來,見了薛姨媽,也顧不得問好,便問薛蟠的事,薛姨媽細訴了一遍。寶玉在旁聽見什麼蔣玉函一段,當著人不問,心裏打量:「他既回了京,怎麼不來瞧我?」又見寶釵也不過來,不知是怎麼個緣故,心裏正自呆呆的想。恰好黛玉也來請安,寶玉稍覺心裏喜歡,便把想寶釵來的念頭打斷,同著姐妹們在老太太那裏吃了晚飯。大家散了,薛姨媽將就住在老太太的套間屋裏。

寶玉回到自己房中,換了衣裳,忽然想起蔣玉函給的汗巾,便叫襲人道:「你那一年沒有繫的那條紅汗巾子,還有沒有?」襲人道:「我擱著呢,問它做什麼?」寶玉道:「我白問問。」襲人道:「你沒有聽見薛大爺相與這些混賬人,所以鬧到人命關天!你還提那些做什麼?有這樣白操心?倒不如靜靜兒的唸書,把這些沒緊要的事撂開了也好。」寶玉道:「我並不鬧些什麼,偶然想起,有也罷,沒也罷。我白問一聲,你們就有這些話。」襲人笑道:「並是我多話。一個人知書達禮,就該往上巴結才是。就是心愛的人來了,也叫他瞧著喜歡尊敬啊。」

寶玉被襲人一提,便說:「了不得!方才我在老太太那邊,看見人多,沒有和林妹妹說話,他也不曾理我。散的時候,他先走了。此時必在屋裏,我去就來。」說著就走,襲人道:「快些回來罷。這都是我提頭兒,倒招起你的高興來了。」寶玉也不答言,低著頭,一逕走到瀟湘館來。只見黛玉靠在桌上看書。寶玉走到跟前,笑說道:「妹妹早回來了?」黛玉也笑道:「你不理我,我還在那裏做什麼?」寶玉一面笑說:「他們人多說話,我插不下嘴去,所以沒有和你說話。」一面瞧著黛玉看的那本書,書上的字一個也不認得。有的像「芍」字;有的像「茫」字;也有一個「大」字旁邊「九」字加上一勾,中間又添「五」字;也有上頭「五」字「六」字又添了一個「木」字,底下又是一個「五」字。看著又奇怪,又納悶,便說:「妹妹近日越發精了,看起天書來了!」

黛玉嗤的一聲笑道:「好個唸書的人!連個琴譜都沒有見過?」寶玉道:「琴譜怎麼不知道?為什麼上頭的字一個也不認得?妹妹,你認得麼?」黛玉道:「不認得瞧它做什麼?」寶玉道:「我不信,從沒聽見你會撫琴。我們書房裏掛著好幾張,前年來了一個清客先生,叫做什麼嵇好古,老爺煩他撫了一曲。他取下琴來,說都使不得,還說:『老先生若高興,改日攜琴來請教。』想是我們老爺也不懂,他便不來了。怎麼你有本事藏著?」

黛玉道:「我何嘗真會呢?前日身上略覺舒服,在大書架上翻書,看有一套琴譜,甚有雅趣,上頭講的琴理甚通,手法說的也明白,真是古人靜心養性的工夫。我在揚州,也聽得講究過,也曾學過,只是不弄了,就沒有了。這果真是『三日不彈,手生荊棘』。前日看這幾篇,沒有曲文,只有操名,我又到別處找了一本有曲文的來看著,才有意思。究竟怎麼彈得好,實在也難。書上說的:師曠教琴,能來風雷龍鳳。孔聖人尚學琴於師襄,一操便知其為文王。高山流水,得遇知音。」說到這裏,眼皮兒微微一動,慢慢的低下頭去。

寶玉聽的高興,便道:「好妹妹,你才說的實在有趣!只是我才見上頭的字,都不認得,你教我幾個呢。」黛玉道:「不用教的,一說便可以知道的。」寶玉道:「我是個糊塗人,得教我那個『大』字加一勾,中間一個『五』字的。」黛玉笑道:「這『大』字『九』字是用左手大拇指按琴上的『九徽』,這一勾加『五』字是右手鉤『五弦』,並無是一個字,乃是一聲:是極容易的。還有吟、揉、綽、注、撞、走、飛、推等法,是講究手法的。」寶玉樂得手舞足蹈的說:「好妹妹,你既明琴理,我們何不學起來?」

黛玉道:「琴者,禁也。古人制下,原以治身,涵養性情,抑其淫蕩,去其奢侈。若要撫琴,必擇靜室高齋,或在層樓的上頭,在林石的裏面,或是山巔上,或是水涯上。再遇著那天地清和的時候,風清月朗,焚香靜坐,必不外想,氣血和平,才能與神合靈,與道合妙。所以古人說知音難遇。若無知音,寧可獨對著那清風明月蒼松怪石野猿老鶴撫弄一番,以寄興趣,方為不負了這琴。還有一層,又要指法好,取音好。若必要撫琴,先須衣冠整齊,或鶴氅,或深衣,要知古人的象表,那才能稱聖人之器。然後盥了手,焚上香,方才將身就在榻邊,把琴放在案上,坐在第五徽的地方,對著自己的當心,兩手方從容抬起:這才心身俱正。還要知道輕重徐疾、捲舒自若、體態尊重方好。」寶玉道:「我們學著玩,若這麼講究起來,那就難了。」

兩人正說著,只見紫鵑進來,看見寶玉,笑說道:「寶二爺今日這樣高興!」寶玉笑道:「聽見妹妹講究的,叫人頓開茅塞,所以越聽越愛聽。」紫鵑道:「不是這個高興,說的是二爺到我們這邊來的話。」寶玉道:「先時妹妹身上不舒服,我怕鬧得他煩,再者,我又上學,因此顯著就疏遠了似的。」紫鵑不等說完,便道:「姑娘也是才好。二爺既這麼說,坐坐也該讓姑娘歇歇兒了,別叫姑娘只是講究勞神了。」寶玉笑道:「可是我只顧愛聽,也就忘了妹妹勞神了。」黛玉笑道:「這些倒也開心,也沒有什麼勞神的。只是怕我只管說,你只管不懂呢。」寶玉道:「橫豎慢慢的自然明白了。」說著,便站起來,道:「當真的妹妹歇歇兒罷。明日我告訴三妹妹、四妹妹去,叫他們都學起來,讓我聽。」黛玉笑道:「你也太受用了。即如大家學會了撫起來,你不懂,可不是對──」黛玉說到這裏,想起心上的事,便縮住口,不肯往下說了。寶玉便笑著道:「只要你們能彈,我便愛聽,也不管什麼牛不牛的了。」黛玉紅了臉一笑,紫鵑雪雁也都笑了。於是走出門來。

只見秋紋帶著小丫頭,捧著一小盆蘭花來,說:「老太太那邊有人送了四盆蘭花來,因為裏頭有事,沒有空兒玩,叫給二爺一盆,林姑娘一盆。」黛玉看時,卻有幾枝雙朵兒的,心中忽然一動,也不知是喜是悲,便呆呆的獃看。那寶玉此時卻一心只在琴上,便說:「妹妹有了蘭花,就可以做『猗蘭操』了。」黛玉聽了,心裏反不舒服。

回到房中,看著花,想到「草木當春,花鮮葉茂,想我年紀尚小,便像三秋蒲柳。若是果能隨願,或者漸漸的好來;不然,只恐似那花柳殘春,怎禁得風催雨送!」想到那裏,不禁又滴下淚來。紫鵑在旁看見這般光景,卻想不出緣故來:「方才寶玉在這裏,那麼高興;如今好好的看花,怎麼又傷起心來?」正愁著沒法兒勸解,只見寶釵那邊打發人來。

未知何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