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水滸傳  元(明) ‧ 施耐庵輯

第六十回 公孫勝芒碭山降魔 晁天王曾頭市中箭

話說公孫勝對宋江、吳用獻出那個陣圖:「便是漢末三分,諸葛孔明擺石為陣的法:四面八方,分八八六十四隊,中間大將居之。其象四頭八尾,左旋右轉,按天地風雲之機,龍虎鳥蛇之狀。待他下山衝入陣來,兩軍齊開,如若伺候他入陣,只看七星號帶起處,把陣變為長蛇之勢。貧道作起道法,教這三人在陣中前後無路,左右無門。卻於坎地上掘一陷坎,直逼此三人到於那裏。兩邊埋伏下撓鉤手,準備捉將。」宋江聽了大喜,便傳將令,叫大小將校依令而行。再用八員猛將守陣,那八員:呼延灼、朱仝、花榮、徐寧、穆弘、孫立、史進、黃信。卻叫柴進、呂方、郭盛權攝中軍;宋江、吳用、公孫勝帶領陳達磨旗。叫朱武指引五個軍士,在近山高坡上看對陣報事。

是日巳牌時分,眾軍近山擺開陣勢,搖旗擂鼓搦戰。只見芒碭山上有三二十面鑼聲震地價響,三個頭領一齊來到山下,便將三千餘人擺開。左右兩邊,項充、李袞。中間馬上,擁出那個為頭的好漢,姓樊,名瑞,祖貫濮州人氏,幼年作全真先生,江湖上學得一身好武藝。馬上慣使一個流星錘,神出鬼沒,斬將搴旗,人不敢近,綽號混世魔王。怎見得樊瑞英雄?有西江月為證:

頭散青絲細髮,身穿絨繡皂袍,連環鐵甲晃寒霄,慣使銅錘神妙。
好似北方真武,世間伏怪除妖,雲遊江海把名標,混世魔王綽號。

那個混世魔王樊瑞騎一匹黑馬,立於陣前。上首是項充,下首是李袞。那樊瑞雖會使神術妖法,卻不識陣勢。看了宋江軍馬,四面八方,擺成陣勢,心中暗喜道:「你若擺陣,中我計了!」分付項充、李袞道:「若見風起,你兩個便引五百滾刀手殺入陣去。」項充、李袞得令,各執定蠻牌,挺著標槍飛劍,只等樊瑞作用。只看樊瑞立於馬上,左手挽定流星銅錘,右手仗著混世魔王寶劍,口中唸唸有詞,喝聲道:「疾!」只見狂風四起,飛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項充、李袞吶聲喊,帶了五百滾刀手殺將過去。宋江軍馬見殺將過去,便分開做兩下。項充、李袞一攪入陣兩下裏強弓硬弩,射住來人,只帶得四五十人入去,其餘的都回本陣去了。

宋江在高坡上望見項充、李袞已入陣裏了,便叫陳達把七星號旗只一招,那座陣勢,紛紛滾滾,變作長蛇之陣。項充、李袞正在陣裏東趕西走,左盤右轉,尋路不見。高坡上朱武把小旗在那裏指引。他兩個投東,朱武便望東指;若是投西,便望西指。原來公孫勝在高埠處看了,已先拔出那松文古定劍來,口中唸動咒語,喝聲道:「疾!」將那風盡隨著項充、李袞腳跟邊亂捲。兩個在陣中,只見天昏地暗,日色無光,四邊並不見一個軍馬,一望都是黑氣。後面跟的都不見了。項充、李袞心慌起來,只要奪路回陣,百般地沒尋歸路處。正走之間,忽然地雷大振一聲,兩個在陣叫苦不迭,一齊躂了雙腳,翻觔斗顛下陷馬坑裏去。兩邊都是撓鉤手,早把兩個搭將起來,便把麻繩綁縛了,解上山坡請功。宋江把鞭梢一指,三軍一齊掩殺過去,樊瑞引人馬奔走上山,走不迭的,折其大半。

宋江收軍,眾頭領都在帳前坐下,軍健早解項充、李袞到於麾下。宋江見了,忙叫解了繩索,親自把盞,說道:「二位壯士,其實休怪,臨敵之際,不如此不得。小可宋江,久聞三位壯士大名,欲來禮請上山,同聚大義。蓋因不得其便,因此錯過。倘若不棄,同歸山寨,不勝萬幸。」兩個聽了,拜伏在地道:「已聞『及時雨』大名,只是小弟等無緣,不曾拜識。原來兄長果有大義!我等兩個不識好人,要與天地相拗。今日既被擒獲,萬死尚輕,反以禮待。若蒙不殺,誓當效死,報答大恩!樊瑞那人,無我兩個,如何行得?義士頭領若肯放我們一個回去,就說樊瑞來投拜,不知頭領尊意如何?」宋江便道:「壯士,不必留一人在此為當,便請二位同回貴寨。宋江來日專候佳音。」兩個拜謝道:「真乃大丈夫!若是樊瑞不從投降,我等擒來,奉獻頭領麾下。」宋江聽說大喜,請入中軍,待了酒食,換了兩套新衣,取兩匹好馬,呼小嘍囉拿了槍牌,送二人下山回寨。

兩個於路,在馬上感恩不盡。來到芒碭山下,小嘍囉見了大驚,接上山寨。樊瑞問兩個來意如何。項充、李袞道:「我等逆天之人,合該萬死!」樊瑞道:「兄弟如何說這話?」兩個便把宋江如此義氣,說了一遍。樊瑞道:「既然宋公明如此大賢,義氣最重,我等不可逆天,來早都下山投拜。」兩個道:「我們也為如此而來。」當夜把寨內收拾已了,次日天曉,三個一齊下山,直到宋江寨前,拜伏在地。宋江扶起三人,請入帳中坐定。三個見了宋江,沒半點相疑之意,彼此傾心吐膽,訴說平生之事。三人拜請眾頭領都到芒碭山寨中,殺牛宰馬,管待宋公明等眾多頭領,一面賞勞三軍。飲宴已罷,樊瑞就拜公孫勝為師。宋江立主教公孫勝傳授五雷天心正法與樊瑞,樊瑞大喜。數日之間,牽牛拽馬,捲了山寨錢糧,馱了行李,收聚人馬,燒燬了寨柵,跟宋江等班師回梁山泊,於路無話。

宋江同眾好漢軍馬已到梁山泊邊,卻欲過渡,只見蘆葦岸邊大路上一個大漢望著宋江便拜。宋江慌忙下馬扶住,問道:「足下姓甚名誰?何處人氏?」那漢答道:「小人姓段,雙名景住,人見小弟赤髮黃鬚,都呼小人為金毛犬。祖貫是涿州人氏。平生只靠去北邊地面盜馬。今春去到槍竿嶺北邊,盜得一匹好馬,雪練也似價白,渾身並無一根雜毛,頭至尾,長一丈,蹄至脊,高八尺。那馬又高又大,一日能行千里,北方有名,喚做『照夜玉獅子馬』,乃是大金王子騎坐的,放在槍竿嶺下,被小人盜得來。江湖上只聞『及時雨』大名,無路可見,欲將此馬前來進獻與頭領,權表我進身之意。不期來到凌州西南上曾頭市過,被那曾家五虎奪了去。小人稱說是梁山泊宋公明的,不想那廝多有污穢的言語,小人不敢盡說。逃走得脫,特來告知。」宋江看這人時,雖是骨瘦形粗,卻甚生得奇怪。怎見得?有詩為證:

焦黃頭髮髭鬚捲,捷足不辭千里遠。但能盜馬不看家,如何喚做金毛犬?

宋江見了段景住一表非俗,心中暗喜,便道:「既然如此,且同到山寨裏商議。」帶了段景住,一同都下船,到金沙灘上岸。晁天王並眾頭領接到聚義廳上,宋江教樊瑞、項充、李袞和眾頭領相見。段景住一同都參拜了。打起聒廳鼓來,且做慶賀筵席。宋江見山寨連添了許多人馬,四方豪傑,望風而來,因此叫李雲、陶宗旺監工,添造房屋並四邊寨柵。段景住又說起那匹馬的好處,宋江叫「神行太保」戴宗去曾頭市探聽那匹馬的下落。

戴宗去了四五日,回來對眾頭領說道:「這個曾頭市上共有三千餘家,內有一家,喚做曾家府。這老子原是大金國人,名為曾長者。生下五個孩兒,號為曾家五虎:大的兒子喚做曾塗,第二個喚做曾密,第三個喚做曾索,第四個喚做曾魁,第五個喚做曾升。又有一個教師史文恭,一個副教師蘇定。去那曾頭市上,聚集著五七千人馬,札下寨柵,造下五十餘輛陷車,發願說,他與我們勢不兩立,定要捉盡俺山寨中頭領,做個對頭。那匹千里玉獅子馬現今與教師史文恭騎坐。更有一般堪恨那廝之處,杜撰幾句言語,教市上小兒們都唱道:『搖動鐵鐶鈴,神鬼盡皆驚。鐵車並鐵鎖,上下有尖釘。掃蕩梁山清水泊,剿除晁蓋上東京!生擒及時雨,活捉智多星!曾家生五虎,天下盡聞名!』」晁蓋聽罷,心中大怒道:「這畜生怎敢如此無禮!我須親自走一遭,不捉的此輩,誓不回山!」宋江道:「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輕動,小弟願往。」晁蓋道:「不是我要奪你的功勞。你下山多遍了,廝殺勞困,我今替你走一遭。下次有事,卻是賢弟去。」宋江苦諫不聽。晁蓋忿怒,便點起五千人馬,請啟二十個頭領相助下山。其餘都和宋公明保守山寨。

晁蓋點那二十個頭領:林沖、呼延灼、徐寧、穆弘、劉唐、張橫、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楊雄、石秀、孫立、黃信、杜遷、宋萬、燕順、鄧飛、歐鵬、楊林、白勝,共是二十個頭領,部領三軍人馬下山,征進曾頭市。宋江與吳用、公孫勝眾頭領,就山下金沙灘餞行。飲酒之間,忽起一陣狂風,正把晁蓋新制的認軍旗半腰吹折。眾人見了,盡皆失色。吳學究諫道:「此乃不祥之兆,兄長改日出軍。」宋江勸道:「哥哥方才出軍,風吹折認旗,於軍不利。不若停待幾時,卻去和那廝理會。」晁蓋道:「天地風雲,何足為怪?趁此春暖之時,不去拿他,直待養成那廝氣勢,卻去進兵,那時遲了。你且休阻我,遮莫怎地要去走一遭!」宋江哪裏彆拗得住。晁蓋引兵渡水去了。宋江悒怏不已;回到山寨,再叫戴宗下山,去探聽消息。

且說晁蓋領著五千人馬,二十個頭領,來到曾頭市相近,對面下了寨柵。次日,先引眾頭領上馬去看曾頭市。眾多好漢立馬看時,果然這曾頭市是個險隘去處。但見:

周回一遭野水,四圍三面高岡,塹邊河港似蛇盤,濠下柳林如雨密。憑高遠望,綠陰濃不見人家;附近潛窺,青影亂深藏寨柵。村中壯漢,出來的勇似金剛;田野小兒,生下地便如鬼子。果然是鐵壁銅牆,端的盡人強馬壯。

晁蓋與眾頭領正看之間,只見柳林中飛出一彪人馬來,約有七八百人。當先一個好漢,戴熟銅盔,披連環甲,使一條點鋼槍,騎著匹衝陣馬,乃是曾家第四子曾魁,高聲喝道:「你等是梁山泊反國草寇,我正要來拿你解官請賞,原來天賜其便!還不下馬受縛,更待何時!」晁蓋大怒,回頭一觀,早有一將出馬,去戰曾魁。那人是梁山初結義的好漢豹子頭林沖。兩個交馬,鬥了二十餘合,不分勝敗。曾魁鬥到二十合之後,料道鬥林沖不過,掣槍回馬,便往柳林中走,林沖勒住馬不趕。晁蓋領轉軍馬回寨,商議打曾頭市之策。林沖道:「來日直去市口搦戰,就看虛實如何,再作商議。」

次日平明,引領五千人馬,向曾頭市口平川曠野之地列成陣勢,擂鼓吶喊。曾頭市上炮聲響處,大隊人馬出來,一字兒擺著七個好漢:中間便是都教師史文恭,上首副教師蘇定,下首便是曾家長子曾塗,左邊曾密、曾魁,右邊曾升、曾索,都是全身披掛。教師史文恭彎弓插箭,坐下那匹卻是千里玉獅子馬,手裏使一枝方天畫戟。三通鼓罷,只見曾家陣裏推出數輛陷車,放在陣前,曾塗指著對陣罵道:「反國草賊,見俺陷車麼?我曾家府裏殺你死的,不算好漢!我一個個直要捉你活的,裝載陷車裏,解上東京,碎屍萬段。你們趁早納降,再有商議。」晁蓋聽了大怒,挺槍出馬,直奔曾塗。眾將怕晁蓋有失,一發掩殺過去,兩軍混戰。曾家軍馬,一步步退入村裏。林沖、呼延灼緊護定晁蓋,東西趕殺。林沖見路途不好,急退回來收兵。看得兩邊各皆折了些人馬。晁蓋回到寨中。心中甚憂。眾將勸道:「哥哥且寬心,休得愁悶,有傷貴體。往常宋公明哥哥出軍,亦曾失利,好歹得勝回寨,今日混戰,各折了些軍馬,又不曾輸了與他,何須憂悶?」晁蓋只是鬱鬱不樂。在寨內一連三日,每日搦戰,曾頭市上並不曾見一個。

第四日,忽有兩個和尚直到晁蓋寨裏來投拜。軍人引到中軍帳前,兩個和尚跪下告道:「小僧是曾頭市上東邊法華寺裏監寺僧人,今被曾家五虎不時常來本寺作踐囉唣,索要金銀財帛,無所不為。小僧已知他的備細出沒去處,特地前來拜請頭領入去劫寨,剿除了他時,當坊有幸。」晁蓋見說大喜,便請兩個和尚坐了,置酒相待。林沖諫道:「哥哥休得聽信,其中莫非有詐?」和尚道:「小僧是個出家人,怎敢妄語?久聞梁山泊行仁義之道,所過之處,並不擾民,因此特來拜投,如何故來掇賺將軍?況兼曾家未必贏得頭領大軍,何故相疑?」晁蓋道:「兄弟休生疑心,誤了大事。今晚我自去走一遭。」林沖道:「哥哥休去,我等分一半人馬去劫寨,哥哥在外面接應。」晁蓋道:「我不自去,誰肯向前?你可留一半軍馬在外接應。」林沖道:「哥哥帶誰入去?」晁蓋道:「點十個頭領,分二千五百人馬入去。」十個頭領是:劉唐、阮小二、呼延灼、阮小五、歐鵬、阮小七、燕順、杜遷、宋萬、白勝。

當晚造飯吃了,馬摘鸞鈴,軍士銜枚,黑夜疾走,悄悄地跟了兩個和尚,直奔法華寺內,看時,是一個古寺。晁蓋下馬,入到寺內,見沒僧眾,問那兩個和尚道:「怎地這個大寺院,沒一個僧眾?」和尚道:「便是曾家畜生薅惱,不得已各自歸俗去了。只有長老並幾個侍者,自在塔院裏居住。頭領暫且屯住了人馬,等更深些,小僧直引到那廝寨裏。」晁蓋道:「他的寨在哪裏?」和尚道:「他有四個寨柵,只是北寨裏,便是曾家弟兄屯軍之處。若只打得那個寨子時,別的都不打緊。這三個寨便罷了。」晁蓋道:「哪個時分可去?」和尚道:「如今只是二更天氣,且待三更時分,他無準備。」

初時聽得曾頭市上整整齊齊打更鼓響;又聽了半個更次,絕不聞更點之聲。和尚道:「軍人想是已睡了,如今可去。」和尚當先引路。晁蓋帶同諸將上馬,領兵離了法華寺,跟著和尚。行不到五里多路,黑影處不見了兩個僧人,前軍不敢行動。看四邊路雜難行,又不見有人家。軍士卻慌起來,報與晁蓋知道。呼延灼便叫急回舊路。走不到百十步,只見四下裏金鼓齊鳴,喊聲震地,一望都是火把。晁蓋眾將引軍奪路而走,才轉得兩個彎,撞出一彪軍馬,當頭亂箭射將來,不期一箭,正中晁蓋臉上,倒撞下馬來。卻得呼延灼、燕順兩騎馬死並將去,背後劉唐、白勝救得晁蓋上馬,殺出村中來。村口林沖等引軍接應,剛才敵得住。兩軍混戰,直殺到天明,各自歸寨。林沖回來點軍時,三阮、宋萬、杜遷水裏逃得性命,帶入去二千五百人馬,止剩得一千二三百人;跟著歐鵬,都回到帳中。眾頭領且來看晁蓋時,那枝箭正射在面頰上。急拔得箭出,血暈倒了。看那箭時,上有史文恭字。林沖叫取金槍藥敷貼上,原來卻是一枝藥箭。晁蓋中了箭毒,已自言語不得。林沖叫扶上車子,便差三阮、杜遷、宋萬先送回山寨。其餘十五個頭領,在寨中商議:「今番晁天王哥哥下山來,不想遭這一場,正應了風折認旗之兆。我等只可收兵回去,這曾頭市急切不能取得。」呼延灼道:「須等宋公明哥哥將令來,方可回軍。」當日眾頭領悶悶不已,眾軍亦無戀戰之心,人人都有還山之意。

當晚二更時分,天色微明,十五個頭領都在寨中納悶,正是蛇無頭而不行,鳥無翅而不飛,嗟咨歎惜,進退無措。忽聽的伏路小校慌急來報:「前面四五路軍馬殺來,火把不計其數。」林沖聽了,一齊上馬。三面山上火把齊明,照見如同白日,四下裏吶喊到寨前。林沖領了眾頭領不去抵敵,拔寨都起,回馬便走。曾家軍馬,背後捲殺將來,兩軍且戰且走。走過了五六十里,方才得脫。計點人兵,又折了五七百人。大敗虧輸,急取舊路,望梁山泊回來。退到半路,正迎著戴宗傳下軍令,教眾頭領引軍且回山寨,別作良策。眾將得令,引軍回到水滸寨,上山都來看視晁頭領時,已自水米不能入口,飲食不進,渾身虛腫。

宋江等守定在床前啼哭,親手敷貼藥餌,灌下湯散。眾頭領都守在帳前看視。當日夜至三更,晁蓋身體沉重,轉頭看著宋江囑付道:「賢弟保重。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言罷,便瞑目而死。宋江見晁蓋死了,比似喪考妣一般,哭得發昏。眾頭領扶策宋江出來主事。吳用、公孫勝勸道:「哥哥且省煩惱,生死人之分定,何故痛傷?且請理會大事。」宋江哭罷,便教把香湯沐浴了屍首,裝殮衣服巾幘,停在聚義廳上。眾頭領都來舉哀祭祀。一面合造內棺外槨,選了吉時,盛放在正廳上,建起靈幃,中間設個神主,上寫道:「梁山泊主天王晁公神主」。山寨中頭領,自宋公明以下,都帶重孝。小頭目並眾小嘍囉亦帶孝頭巾。把那枝誓箭就供養在靈前。寨內揚起長幡,請附近寺院僧眾上山做功德,追薦晁天王。

宋江每日領眾舉哀,無心管理山寨事務。林沖與公孫勝、吳用並眾頭領商議,立宋公明為梁山泊主,諸人拱聽號令。次日清晨,香花燈燭,林沖為首,與眾等請出宋公明在聚義廳上坐定。吳用、林沖開話道:「哥哥聽稟:『國一日不可無君,家一日不可無主。』晁頭領是歸天去了,山寨中事業豈可無主?四海之內,皆聞哥哥大名,來日吉日良辰,請哥哥為山寨之主,諸人拱聽號令。」宋江道:「晁天王臨死時囑付:『如有人捉得史文恭者,便立為梁山泊主。』此話眾頭領皆知。今骨肉未寒,豈可忘了?又不曾報得讎,雪得恨,如何便居得此位?」吳學究又勸道:「晁天王雖是如此說,今日又未曾捉得那人,山寨中豈可一日無主?若哥哥不坐時,誰人敢當此位?寨中人馬如何管領?然雖遺言如此,哥哥權且尊臨此位,坐一坐,待日後別有計較。」宋江道:「軍師言之極當。今日小可權當此位,待日後報仇雪恨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人,須當此位。」「黑旋風」李逵在側邊叫道:「哥哥休說做梁山泊主,便做了大宋皇帝,卻不好!」宋江喝道:「這黑廝又來胡說!再休如此亂言,先割了你這廝舌頭!」李逵道:「我又不教哥哥做社長,請哥哥做皇帝,倒要割了我舌頭!」吳學究道:「這廝不識尊卑的人,兄長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且請哥哥主張大事。」

宋江焚香已罷,權居主位,坐了第一把椅子。上首軍師吳用,下首公孫勝,左一帶林沖為頭,右一帶呼延灼居長。眾人參拜了,兩邊坐下。宋江乃言道:「小可今日權居此位,全賴眾兄弟扶助,同心合意,共為股肱,一同替天行道。如今山寨,人馬數多,非比往日,可請眾兄弟分做六寨駐札。聚義廳今改為忠義堂。前後左右立四個旱寨,後山兩個小寨,前山三座關隘,山下一個水寨,兩灘兩個小寨,今日各請弟兄分投去管。忠義堂上,是我權居尊位,第二位軍師吳學究,第三位法師公孫勝,第四位花榮,第五位秦明,第六位呂方,第七位郭盛;左軍寨內,第一位林沖,第二位劉唐,第三位史進,第四位楊雄,第五位石秀,第六位杜遷,第七位宋萬;右軍寨內,第一位呼延灼,第二位朱仝,第三位戴宗,第四位穆弘,第五位李逵,第六位歐鵬,第七位穆春;前軍寨內,第一位李應,第二位徐寧,第三位魯智深,第四位武松,第五位楊志,第六位馬麟,第七位施恩;後軍寨內,第一位柴進,第二位孫立,第三位黃信,第四位韓滔,第五位彭玘,第六位鄧飛,第七位薛永;水軍寨內,第一位李俊,第二位阮小二,第三位阮小五,第四位阮小七,第五位張橫,第六位張順,第七位童威,第八位童猛。六寨計四十三員頭領。山前第一關,令雷橫、樊瑞守把;第二關,令解珍、解寶守把;第三關,令項充、李袞守把。金沙灘小寨內,令燕順、鄭天壽、孔明、孔亮四個守把;鴨嘴灘小寨內,令李忠、周通、鄒淵、鄒潤四個守把。山後兩個小寨:左一個旱寨內,令王矮虎、一丈青、曹正;右一個旱寨內,令朱武、陳達、楊春六人守把。忠義堂內:左一帶房中,掌文卷,蕭讓;掌賞罰,裴宣;掌印信,金大堅;掌算錢糧,蔣敬;右一帶房中,管炮,凌振;管造船,孟康;管造衣甲,侯健;管築城垣,陶宗旺。忠義堂後兩廂房中管事人員:監造房屋,李雲;鐵匠總管,湯隆;監造酒醋,朱富;監備筵宴,宋清;掌管什物,杜興、白勝。山下四路作眼酒店,原撥定朱貴、樂和、時遷、李立、孫新、顧大嫂、張青、孫二娘,已自定數。管北地收買馬匹,楊林、石勇、段景住。分撥已定,各自遵守,毋得違犯。」梁山泊水滸寨內,大小頭領,自從宋公明為寨主,盡皆歡喜,拱聽約束。

一日,宋江聚眾商議,欲要與晁蓋報仇,興兵去打曾頭市。軍師吳用諫道:「哥哥,庶民居喪,尚且不可輕動,哥哥興師,且待百日之後,方可舉兵。」宋江依吳學究之言,守住山寨,每日修設好事,只做功果,追薦晁蓋。

一日,請到一僧,法名大圓,乃是北京大名府在城龍華寺僧人,只為遊方來到濟寧,經過梁山泊,就請在寨內做道場。因吃齋之次,閒話間,宋江問起北京風土人物,那大圓和尚說道:「頭領如何不聞河北『玉麒麟』之名?」宋江、吳用聽了,猛然省起,說道:「你看我們未老,卻恁地忘事!北京城裏是有個盧大員外,雙名俊義,綽號『玉麒麟』,是河北三絕;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藝,棍棒天下無對。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時,何怕官軍緝捕,豈愁兵馬來臨?」吳用笑道:「哥哥何故自喪志氣?若要此人上山,有何難哉!」宋江答道:「他是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長者,如何能夠得他來落草?」吳學究道:「吳用也在心多時了,不想一向忘卻。小生略施小計,便教本人上山。」宋江便道:「人稱足下為『智多星』,端的名不虛傳!敢問軍師用甚計策,賺得本人上山?」

吳用不慌不忙,疊兩個指頭,說出這段計來。有分教,盧俊義撇卻錦簇珠圍,來試龍潭虎穴。正是只為一人歸水滸,致令百姓受兵戈。畢竟吳學究怎地賺盧俊義上山,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