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水滸傳  元(明) ‧ 施耐庵輯

引首

詞曰:
試看書林隱處,幾多俊逸儒流。虛名薄利不關愁,裁冰及剪雪,談笑看吳鉤。
評議前王並後帝,分真偽佔據中州,七雄擾擾亂春秋。興亡如脆柳,身世類虛舟。
見成名無數,圖形無數,更有那逃名無數。霎時新月下長川,江湖變桑田古路。
訝求魚緣木,擬窮猿擇木,恐傷弓遠之曲木。不如且覆掌中杯,再聽取新聲曲度。

詩曰:
紛紛五代亂離間,一旦雲開復見天。草木百年新雨露,車書萬里舊江山。
尋常巷陌陳羅綺,幾處樓臺奏管絃。人樂太平無事日,鶯花無限日高眠。

話說這八句詩,乃是故宋神宗天子朝中一個名儒,姓邵諱堯夫,道號康節先生所作。為歎五代殘唐,天下干戈不息。那時朝屬梁,暮屬晉,正謂是:「朱、李、石、劉、郭,梁、唐、晉、漢、周,都來十五帝,播亂五十秋。」後來感得天道循環,向甲馬營中生下太祖武德皇帝來。這朝聖人出世,紅光滿天,異香經宿不散。乃是上界霹靂大仙下降。英雄勇猛,智量寬洪。自古帝王,都不及這朝天子,一條桿棒等身齊,打四百座軍州都姓趙。那天子掃清寰宇,蕩靜中原,國號大宋,建都汴梁。九朝八帝班頭,四百年開基帝主。因此上,邵堯夫先生贊道:「一旦雲開復見天。」正如教百姓再見天日之面。

不則這個先生吟贊,那時西嶽華山有個陳摶處士,是個道高有德之人,能辨風雲氣色。一日騎驢下山,向那華陰道中正行之間,聽得路上客人傳說,如今東京柴世宗讓位與趙檢點登基。那陳摶先生聽得,心中歡喜,以手加額,在驢背上大笑,攧下驢來。人問其故。那先生道:「天下從此定矣!」正應上合天心,下合地理,中合人和。

自庚申年間,受禪開基即位,在位一十七年,天下太平,自此定矣。傳位與御弟太宗即位。太宗皇帝在位二十二年,傳位與太子即位。這朝皇帝乃是上界赤腳大仙,降生之時,晝夜啼哭不止,朝廷出給黃榜,召人醫治。感動天庭,差遣太白金星下界,化作一老叟,前來揭了黃榜,能治太子啼哭。看榜官員引至殿下,朝見真宗天子。聖旨教進內苑看視太子。那老叟直至宮中,抱著太子,耳邊低低說了八個字,太子便不啼哭。那老叟不言姓名,只見化一陣清風而去。耳邊道八個甚字?道是:「文有文曲,武有武曲。」端的是玉帝差遣紫微宮中兩座星辰下來輔佐這朝天子。文曲星乃是南衙開封府主龍圖閣大學士包拯,武曲星乃是征西夏國大元帥狄青。這兩個賢臣出來輔佐這朝皇帝,廟號仁宗天子,在位四十二年,改了九個年號。自天聖元年癸亥登基,至天聖九年。那時天下太平,五穀豐登,萬民樂業,路不拾遺,戶不夜閉。這九年謂之一登。自明道元年至皇祐三年,這九年亦是豐富,謂之二登。自皇祐四年至嘉祐二年,這九年,田禾大熟,謂之三登。一連三九二十七年,號為三登之世。那時百姓受了些快樂。誰想到樂極悲生。嘉祐三年上春間,天下瘟疫盛行。自江南直至兩京,無一處人民不染此症。天下各州各府,雪片也似申奏將來。

且說東京城裏城外,軍民無其大半。開封府主包待制,親將惠民和濟局方,自出俸資,合藥救治萬民。哪裏醫治得住!瘟疫越盛。文武百官商議,都向待漏院中聚會,伺候早朝,奏聞天子。專要祈禱,禳謝瘟疫。不因此事,如何教三十六員天罡,下臨凡世,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間。鬨動宋國乾坤,鬧遍趙家社稷。有詩為證:

詩曰:
萬姓熙熙化育中,三登之世樂無窮。豈知禮樂笙鏞治,變作兵戈劍戟叢。
水滸寨中屯節俠,梁山泊內聚英雄。細推治亂興亡數,盡屬陰陽造化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