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一百一十一回 鴛鴦女殉主登太虛 狗彘奴欺天招夥盜

話說鳳姐聽了小丫頭的話,又氣又急又傷心,不覺吐了一口血,便昏暈過去,坐在地下。平兒急來扶住,忙叫了人來攙扶著,慢慢的送到自己房中,將鳳姐輕輕的安放在炕上,立刻叫小紅斟上一杯開水送到鳳姐唇邊。鳳姐呷了一口,昏迷仍睡。秋桐過來略瞧了一瞧,便走開了,平兒也不叫他。只見丰兒在旁站著,平兒便說:「快去回明二位太太。」於是丰兒將鳳姐吐血不能照應的話回了邢、王二夫人。邢夫人打量鳳姐推病藏躲,因這時女親都在內裏,也不好說別的,心裏卻不全信,只說:「叫他歇著去罷。」眾人也並無言語。

自然這晚親友來往不絕,幸得幾個內親照應。家下人等見鳳姐不在,也有偷閑歇力的亂亂吵吵,已鬧的七顛八倒,不成事體了。到二更多天,遠客去後,便預備辭靈,孝幕內的女眷,大家都哭了一陣。只見鴛鴦已哭的昏暈過去了,大家扶住,捶鬧了一陣,才醒過來。便說老太太疼了一場,要跟了去的話。眾人都打量人到悲哭,俱有這些言語,也不理會。及至辭靈的時候,上上下下有百十餘人,只不見鴛鴦,眾人因為忙亂,卻也不曾檢點。到琥珀等一干人哭奠之時,才要找鴛鴦,又恐是他哭乏了,暫在別處歇著,也不言語。

辭靈以後,外頭賈政叫了賈璉問明送殯的事,便商量著派人看家。賈璉回說:「上人裏頭,派了芸兒在家照應,不必送殯;下人裏頭,派了林之孝的一家子照應拆棚等事。但不知裏頭派誰看家?」賈政道:「聽見你母親說是你媳婦病了,不能去,就叫他在家的;你珍大嫂子又說你媳婦病的利害,還叫四丫頭陪著,帶領了幾個丫頭婆子,照看上屋裏才好。」賈璉聽了,心想:「珍大嫂子與四丫頭兩個不合,所以攛掇著不叫他去。若是上頭就是他照應,也是不中用的。我們那一個又病著,也難照應。」想了一回,回賈政道:「老爺且歇歇兒,等進去商量定了再回。」賈政點了點頭,賈璉便進去了。

誰知此時鴛鴦哭了一場,想到「自己跟著老太太一輩子,身子也沒有著落。如今大老爺雖不在家,大太太的這樣行為,我也瞧不上。老爺是不管事的人,以後便亂世為王起來了。我們這些人不是要叫他們掇弄了麼?誰收在屋子裏,誰配小子,我是受不得這樣折磨的,倒不如死了乾淨!但是一時怎麼樣的個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到老太太的套間屋內。剛跨進門,只見燈光慘淡,隱隱有個女人拿著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樣子。鴛鴦也不驚怕,心裏想道:「這一個是誰?和我的心事一樣,倒比我走在頭裏了。」便問道:「你是誰?咱們兩個人是一樣的心,要死一塊兒死。」那個人也不答言。鴛鴦走到跟前一看,並不是這屋子的丫頭。仔細一看,覺得冷氣侵人,一時就不見了。

鴛鴦呆了一呆,退出在炕沿上坐下,細細一想,道:「哦!是了。」這是東府裏小蓉大奶奶啊!他早死了的了,怎麼到這裏來?必是來叫我來了。他怎麼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給我死的法兒。」鴛鴦這麼一想,邪侵入骨,便站起來,一面哭,一面開了粧匣,取出那年絞的一綹頭髮,揣在懷裏,就在身上解下一條汗巾,按著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自己又哭了一回,聽見外頭人客散去,恐有人進來,急忙關上屋門,然後端了一個腳凳,自己站上,把汗巾拴上扣兒,套在咽喉,便把腳凳蹬開。可憐咽喉氣絕,香魂出竅!正無投奔,只見秦氏隱隱在前,鴛鴦的魂魄疾忙趕上,說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那個人道:「我並不是什麼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鴛鴦道:「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麼說不是呢?」那人道:「這也有個緣故,待我告訴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宮中,原是個種情的首座,管的是風情月債。降臨塵世,自當為第一情人,引這些痴情怨女,早早歸入情司,所以我該懸樑自盡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歸入情天,所以太虛幻境『痴情』一司,竟無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經將你補入,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前來引你前去的。」

鴛鴦的魂道:「我是個最無情的,怎麼算我是個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還不知道呢。世人都把那淫慾之事當作情字,所以作出傷風敗化的事來,還自謂風月多情,無關緊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樂未發之時,便是個性;喜怒哀樂己發,便是情了。至於你我這個情,正是未發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樣,若待發洩出來,這個情就不為真情了。」鴛鴦的魂聽了,點頭會意,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

這裏琥珀辭了靈,聽見邢、王二夫人分派看家的人,想著去問鴛鴦明日怎樣坐車,便在賈母的那間屋裏找了一遍,不見,又找到套間裏頭。剛到門口,見門兒掩著,從門縫裏望裏看時,只見燈光半明半滅的,影影綽綽,心裏害怕,又不聽見屋裏有什麼動靜,便走回來說道:「這蹄子跑到哪裏去了?」劈頭見了珍珠,說:「你見鴛鴦姐姐來著沒有?」珍珠道:「我也找他,太太們等他說話呢,必在套間裏睡著了罷!」琥珀道:「我瞧了,屋裏沒有。那燈也沒人來夾蠟花兒,漆黑怪怕的的,我沒進去。如今咱們一塊兒進去,瞧看有沒有。」琥珀等進去正夾蠟花,珍珠說:「誰把腳凳撂在這裏,幾乎絆我一跤。」說著,往上一瞧,唬的「哎喲」一聲,身子往後一仰,咕咚的栽在琥珀身上。琥珀也看見了,便大嚷起來,只是兩隻腳挪不動。外頭的人也都聽見了,跑進來一瞧,大家嚷著,報與邢、王二夫人知道。

王夫人寶釵等聽了,都哭著去瞧。邢夫人道:「我不料鴛鴦倒有這樣志氣!快叫人去告訴老爺。」只有寶玉聽見此信,便唬的雙眼直豎。襲人等慌忙扶著說道:「你要哭就哭,別憋著氣。」寶玉死命的才哭出來了,心想:「鴛鴦這樣一個人,偏又這樣死法。」又想:「實在天地間的靈氣,獨鍾在這些女子身上了!他算得了死所。我們究竟是一件濁物,還是老太太的兒孫,誰能趕上他?」復又喜歡起來。那時,寶釵聽見寶玉大哭了出來,及到跟前,見他又笑。襲人等忙說:「不好了!又要瘋了!」寶釵道:「不妨事,他有他的意思。」寶玉聽了,更喜歡寶釵的話,「到底他還知道我的心,別人哪裏知道!」

正在胡思亂想,賈政等進來,著實的嗟嘆說道:「好孩子!不枉老太太疼他一場。」即命賈璉:「出去吩咐人連夜買棺盛殮,明日便跟著老太太的殯送出,也停在老太太棺後,全了他的心志。」賈璉答應出去,這裏命人將鴛鴦放下,停放裏間屋內。平兒也知道了,過來同襲人、鶯兒等一干人都哭的哀哀欲絕。內中紫鵑也想起自己終身一無著落,恨不跟了林姑娘去,又全了主僕的恩義,又得了死所。如今空懸在寶玉屋內,雖說寶玉仍是柔情蜜意,究竟算不得什麼,於是更哭得哀切。

王夫人即傳了鴛鴦的嫂子進來,叫他看著入殮,遂與邢夫人商量了,在老太太項內賞了他嫂子一百兩銀子,還說等閑了將鴛鴦所有的東西俱賞他們。他嫂子磕了頭出去,反喜歡說:「真真的我們姑娘是個有志氣的,有造化的!又得了好名聲,又得了好發送。」旁邊一個老婆子說道:「罷呀!嫂子!這會子你把一個活姑娘賣了一百銀子就喜歡了;那時候兒給了大老爺,你還不知得多少銀錢呢?你該更得意了。」一句話戳了他嫂子的心,便紅了臉走開了。剛走到二門上,見林之孝帶人抬進棺材來了,他只得也跟進去,幫著盛殮,假意哭嚎了幾聲。

賈政因他為賈母而死,要了香來,上了三炷,作了個揖,說:「他是殉葬的人,不可做丫頭論,你們少一輩的都該行個禮兒。」寶玉聽了,喜不自勝,走來恭恭敬敬磕了幾個頭。賈璉想他素日的好處,也要上來行禮,被邢夫人道:「有一個爺們就是了,別折得他不得超生。」賈璉就不便過來了。寶釵聽了這話,好不自在,便道:「我原不該與他行禮,但只老太太去世,咱們都有未了之事,不敢胡為。他肯替咱們盡孝,咱們也該託託他,好好的替咱們服侍老太太西去,也少盡一點子心!」說著,扶了鶯兒走到靈前,一面奠酒,那眼淚早撲漱漱流下來了。奠畢,拜了幾拜,狠狠的哭了一場。眾人也有說寶玉的兩口子都是傻子,也有說他兩個心腸兒好,也有說他知禮的,賈政反到合了意。一面商量定了看家的,仍是鳳姐、惜春,餘者都遣去伴靈。一夜誰敢安眠?一到五更,聽見外面齊人。到了辰初發引,賈政居長,衰麻哭泣,極盡孝子之禮。靈柩出了門,便有各家的路祭,一路的風光,不必細述。走了半日,來至鐵檻寺安靈,所有孝男等俱應在廟伴宿,不題。

且說家中林之孝帶領拆了棚,將門窗上好,打掃淨了院子,派了巡更的人,到晚打更上夜。只是榮府規例:「交二更,三門掩上,男人就進不去了,裏頭只有女人們查夜。鳳姐雖隔了一夜,漸漸的神氣清爽了些,只是哪裏動得?只有平兒同著惜春各處走了一走,吩咐了上夜的人,也便各自歸房。

卻說周瑞的乾兒子何三,去年賈珍管事之時,因他和鮑二打架,被賈珍打了一頓,攆在外頭,終日在賭場過日。近知賈母死了,必有些事情領辦,豈知探了幾天的信,一些也沒有想頭,便咳聲嘆氣的回到賭場中,悶悶的坐下。那些人便說道:「老三,你怎不下來撈本兒了麼?」何三道:「倒想要撈一撈呢,就只沒有錢麼。」那些人道:「你到你們周大太爺那裏去了幾日,府裏的錢,你也不知弄了多少來,又和我們裝窮了。」何三道:「你們還說呢,他們的金銀不知有幾百萬,只藏著不用。明兒留著,不是火燒了,就是賊偷了,他們才死心呢!」那些人道:「你又撒謊。他家抄了家,還有多少金銀?」何三道:「你們還不知道呢,抄的是撂不了的。如今老太太死後,還留了好些金銀,他們一個也不使,都在老太太屋裏擱著,等送了殯回來才分呢。」內中有一個人聽在心裏,擲了幾骰,便說:「我輸了幾個錢也不翻本兒了,睡去了。」說著,便走出來,拉了何三道:「老三,我和你說句話。」何三跟他出來。那人道:「你這麼個伶俐人,這麼窮,我替你不服這口氣。」何三道:「我命裏窮,可有什麼法兒呢?」那人道:「你才說榮府的銀子這麼多,為什麼不去拿些使喚使喚?」何三道:「我的哥哥!他家的金銀雖多,你我去白要一二錢,他們給麼?」那人道:「他不給咱們,咱們就不會拿麼?」

何三聽了這話裏有話,忙問道:「依你說,怎麼樣拿呢?」那人道:「我說你沒有本事,若是我,早拿了來了。」何三道:「你有什麼本事?」那人便輕輕說道:「你若要發財,你就引個頭兒。我有好些朋友,都是通天的本事。別說他們送殯去了,家裏只剩下幾個女人,就讓有多少男人也不怕!只怕你沒這麼大膽子罷了!」何三道:「什麼敢不敢!你打量我怕那個乾老子麼?我是瞧著乾媽的情兒上頭,才認他做乾老子罷咧!他又算了人了?你剛才的話,就只怕弄不來,倒招了飢荒。他們哪個衙門不熟?別說拿不來,倘或拿了來,也要鬧出來的。」那人道:「這麼說,你的運氣來了,我的朋友還有海邊上的呢,現今都在這裏。看風頭,等個門路,若到了手,你我在這裏也無益,不如大家下海去受用,不好麼?你若撂不下你乾媽,咱們索性把你乾媽也帶了去,大家夥兒樂一樂,好不好?」何三道:「老大,你別是醉了罷?這些話混說的是什麼!」說者,拉了那人走到個僻靜地方,兩個人商量了一回,各人分頭而去。暫且不題。

且說包勇自被賈政吆喝,派去看園,賈母的事出來,也忙了,不曾派他差使。他也不理會,總是自做自吃,悶來睡一覺,醒時便在園裏耍刀弄棍,倒也無拘無束。那日賈母一早出殯,他雖知道,因沒有派他差使,他任意閒遊,只見一個女尼帶了一個道婆來到園內腰門那裏扣門。包勇走來,說道:「女師父哪裏去?」道婆道:「今日聽得老太太的事完了,不見四姑娘送殯,想必是在家看家。恐他寂寞,我們師父來瞧瞧他。」包勇道:「主子都不在家,園門是我看著的,請你們回去罷。要來,等主子們回來了再來。」婆子道:「你是哪裏來的個黑炭頭?也要管起我們來。」包勇道:「我嫌你們這些人,我不叫你們來,有什麼法兒?」婆子生了氣,嚷道:「這都是反了天的事!連老太太在日還不攔我們走動呢,你是哪裏的這麼個橫強盜,這樣沒法沒天的?我偏要打這裏走。」說著,便把手在門環上狠狠的打了幾下。妙玉已氣的不言語,正要回身便走。

不料裏頭看二門的婆子聽見有人拌嘴,連忙開門一看,見是妙玉,已經回身走去,明知必是包勇得罪了。近日婆子們都知道上頭太太們、四姑娘都和他親近,恐他日後說出們上不放進他來,那時如何耽得住,便趕忙走來,說:「不知師父來,我們開門遲了。我們四姑娘在家裏,正想師父呢。快請回來。看園的小子是新來的,他不知咱們的事。回來回了太太,打他一頓,攆出去就完了。」妙玉雖是聽見,總不理他。哪禁得婆子再四央求,後來才說出怕自己擔不是,幾乎急的跪下。妙玉無奈,只得隨著那婆子過來。包勇見這般光景,自然不好再攔,氣得瞪眼嘆氣而回。

這裏妙玉帶了道婆走到惜春那裏,道了惱,敘些閑話。惜春說起:「在家看家,只好熬個幾夜,但是二奶病著,一個人又悶又害怕。能有一個人在這裏我就放心,如今裏頭一個男人也沒有。今兒你既光降,肯伴我一宵,咱們下棋說話兒,可使得麼?」妙玉本來不肯,見惜春可憐,又提起下棋,一時高興應了。打發道婆回去取了他的茶具衣褥,命侍兒送了過來,大家坐談一夜。惜春欣幸異常,便命彩屏去開上年蠲的雨水,預備好茶。那妙玉自有茶具。道婆去了不多一時,又來了一個侍者,送下妙玉日用之物。惜春親自烹茶。兩人言語投機,說了半天。那時天有初更時候,彩屏放下棋枰,兩人對奕。惜春連輸兩盤,妙玉又讓了四個子兒,惜春方嬴了半子。不覺已到四更,正是天空地闊,萬籟無聲。妙玉道:「我到五更須得打坐,我自有人服待,你自去歇息。」惜春猶是不捨,見妙玉要自己養神,不便拗他。

剛要歇去,猛聽得東邊上屋內上夜的人一片聲喊起。惜春那裏的老婆子們也接聲嚷道:「了不得!有了人了!」唬得惜春、彩屏等心膽俱裂,聽見外頭上夜的男人便聲喊起來。妙玉道:「不好了!必是這裏有了賊了!」說著趕忙的關上屋門,掩了燈光,在窗戶眼內往外一瞧,只見幾個男人站在院內,唬得不敢做聲,回身擺著手,輕輕的爬下來,說:「了不得!外頭有幾個大漢站著。」說猶未了,又聽得房上響聲不絕,便有外頭上夜的人進來吆喝拿賊。一個人說道:「上屋裏的東西都丟了,並不見人。東邊有人去了,咱們到西邊去。」惜春的老婆子聽見有自己的人,便在外間屋裏說道:「這裏有好些人上了房了。」上夜的都道:「你瞧!這可不是麼?」大家一齊嚷起來。只聽房上飛下好些瓦來,眾人都不敢上前。

正在沒法,只聽園裏腰門一聲大響,打進門來。見一個稍長大漢,手執木棍,眾人唬得藏躲不及。聽得那人喊道:「不要跑了他們一個!你們都跟我來!」這些家人聽了這話,越發唬得骨軟筋酥,連跑也跑不動了。只見這人站在當地,只管亂喊。家人中有一個眼尖的看出來了,你道是誰?正是甄家荐來的包勇。這些家人不覺膽壯起來,便顫巍巍的道:「有一個走了,有的在房上呢!」包勇便向地下一撲,聳身上房,追趕那賊。

這些賊人明知賈家無人,先在院內愉看惜春房內,見有個絕色尼姑,便頓起淫心,又欺上屋俱是女人,且又畏懼,正要踹進門去,因聽外面有人進來追趕,所以賊眾上房。見人不多還想抵擋,猛見一人上房趕來,那些賊見是一人,越發不理論,便用短兵抵住,哪經得包勇用力一棍打去,將賊打下房來。那些賊飛奔而逃,從園墻過去,包勇也在房上追捕。豈知園內早藏下了幾個在那裏接贓,已經接過好些。見賊夥跑回,大家舉械保護。見追的只有一人,明欺寡不敵眾,反倒迎上來。包勇一見生氣,道:「這些毛賊,敢來和我鬥鬥!」那伙賊說:「我們有一個伙計被他打倒了,不知死活,咱們索性搶了他出來。」

這裏包勇聞聲即打。那夥賊輪起器械,四五個人圍住包勇亂打起來。外頭上夜的人也都仗著膽子趕來。眾賊見鬥他不過,只得跑了。包勇還要趕時,被一個箱子一絆,立定看時,心想東西未丟,眾賊遠逃,也不追趕,便叫眾人將燈照看。地下只有幾個空箱,叫人收拾,他便欲跑回上房。因路徑不熟,走到鳳姐那邊,見裏面燈燭輝煌,便問:「這裏有賊沒有?」裏頭平兒戰兢兢的說道:「這裏也沒開門,只聽上屋叫喊,說有賊呢,你到那裏去罷。」包勇正摸不著路頭,遙見上夜的人過來,才跟著一齊尋到上屋,見是門開戶啟,那些上夜的在那裏啼哭。

一時賈芸、林之孝都進來了,見是失盜,大家著急。進內查點,老太太的房門大開,將燈一照,鎖頭擰折。進內一瞧,箱櫃俱開,便罵那些上夜女人道:「你們都是死人麼?賊人進來,你們都不知道麼?」那些上夜的哭道:「我們幾個人輪更上夜,是管二三更的,我們都沒有住腳前後走的。他們是四更五更。我們才下班兒,只聽見他們喊起來,並不見一個人。趕著照看,不知什麼時候把東西早已丟了。求爺們問管四更五更的。」林之孝道:「你們個個要死!回來再說,咱們先到各處看去。」上夜的男人領著到尤氏那邊,門兒關緊。有幾個接音說:「唬死我們了!」林之孝問道:「這裏沒有丟東西呀?」裏頭的人方開了門,道:「這裏沒丟東西。」林之孝帶著人走到惜春院內,只聽得裏面說道:「了不得!唬死了姑娘了。醒醒兒罷!」林之孝便叫人開門,問是怎麼了。婆子道:「賊在這裏打仗,把姑娘都唬壞了,虧得妙師父和彩屏才將姑娘救醒。東西是沒失。」林之孝道:「賊人怎麼打仗?」上夜的男人說:「幸虧包大爺上了房把賊打跑了,還聽見打倒了一個呢。」包勇道:「在園門那裏呢,你們快瞧去罷。」

賈芸等走到那邊,果然看見一個人躺在地下,死了,細細的一瞧,好像是周瑞的乾兒子。眾人見了託異,派了一個人看守著,又派了兩個人照看前後門。走到門前看時,那門俱仍舊關鎖著。林之孝便叫人開了門,報了營官。立刻到來查勘賊蹤,是從後夾道子上了房的,到了西院房上,見那瓦片破碎不堪,一直過了後園去了。上夜的齊聲說道:「這不是賊,是強盜。」營官著急道:「並無明火執杖,怎麼便算強盜呢?」上夜的道:「我們趕賊,他在房上撇瓦,我們不能到他跟前,幸虧我們家姓包的上房打退。趕到園裏,還有好幾個賊竟和姓包的打起仗來,打不過,才跑了。」營官道:「可又來,若是強盜,難道倒打不過你們的人麼?不用說了,你們快查清了東西,遞了失單,我們報就是了。」

賈芸等又到上屋裏,鳳姐已扶病過來,惜春也來了。賈芸請了安,大家查看失物。因鴛鴦已死,琥珀等又送靈去了,那些東西都是老太太的,並沒有見過數兒,只用封鎖,如今打從哪裏查起?眾人都說:「箱櫃東西不少,如今一空。偷的時候兒自然不小了,那些上夜的人管做什麼的?況且打死的賊是周瑞的乾兒子,必是他們通同一氣的。」鳳姐聽了,氣的眼睛直蹬蹬的,便說:「把那些上夜的女人都拴起來,交與營裏去審問。」眾人叫苦連天,跪地哀求。

不知怎生發放,並失去物件有無著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