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一百零九回 候芳魂五兒承錯愛 還孽債迎女返真元

話說寶釵叫襲人問出原故,恐寶玉悲傷成疾,便將黛玉臨死的話與襲人假做閒談,說是:「人在世上有意有情,到了死後,各自幹各自的去了,並不是生前那樣的人死後還是那樣。活人雖有痴心,死的竟不知道。況且林姑娘既說仙去,他看凡人是個不堪的濁物,哪裏還肯混在世上?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出些邪魔外祟來纏擾。」寶釵雖是與襲人說話,原說給寶玉聽的。襲人會意,也是說:「沒有的事。若說林姑娘的魂靈兒還在園裏,我們也算相好,怎麼沒有夢見過一次?」寶玉在外面聽著,細細的想道:「果然也奇!我知道林妹妹死了,哪一日不想幾遍?怎麼從沒夢見?想必他到天上去了,瞧我這凡夫俗子不能交通神明,所以夢都沒有一個兒。我如今就在外間睡,或者我從園裏回來,他知道我的心,肯與我夢裏一見。我必要問他實在哪裏去了,我也時常祭奠。若是果然不理我這濁物,竟無一夢,我也不想他了。」主意已定,便說:「我今夜就在外間睡,你們也不用管我。」

寶釵也不強他,只說:「你不用胡思亂想。你沒瞧見太太因你園裏去了,急的話都說不出來?你這回子還不保養身子,倘或老太太知道了,又說我們不用心。」寶玉道:「白這麼說罷咧,我坐一會子就進來。你也乏了,先睡罷。」寶釵料他必進來的,假意說道:「我睡了,叫襲姑娘伺候你罷。」寶玉聽了,正合機宜。等寶釵睡下,他便叫襲人、麝月另舖設下一副被褥,常叫人進來瞧二奶奶睡著了沒有。寶釵故意裝睡,也是一夜不寧。

那寶玉只當寶釵睡著,便與襲人道:「你們各自睡罷,我又不傷感。你若不信,你就服侍我睡了再進去,只要不驚動我就是了。」襲人果然服侍他睡下,預備下茶水,關好了門,進裏間去照應了一回,各自假寐,等著寶玉若有動靜,再出來。寶玉見襲人進去了,便將坐更的兩個婆子支到外頭。他輕輕的坐起來,暗暗的祝讚了幾句,方才睡下。起初再睡不著,以後把心一靜,誰知竟睡著了,卻倒一夜安眠。直到天亮,方才醒來,拭了拭眼,坐著想了一回,並沒有夢。便嘆口氣道:「正是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寶釵反是一夜沒有睡著,聽見寶玉唸這兩句,便接口道:「這話你說莽撞了。若林妹妹在時,又該生氣了。」寶玉聽了,自覺不好意思,只得起來,搭訕著進裏間來,說:「我原要進來,不知怎麼一個盹兒就打著了。」寶釵道:「你進不進來,與我什麼相干?」

襲人也本沒有睡,聽見他們兩個說話,既忙上來倒茶。只見老太太那邊打發小丫頭來問:「寶二爺昨夜睡的安頓麼?若安頓,早早的同二奶奶梳洗了就過去。」襲人道:「你回去回老太太,說寶玉昨夜很安頓,回來就過來。」小丫頭去了。寶釵連忙梳洗,鶯兒、襲人等跟著,先到賈母那裏行了禮,便到王夫人那邊起,至鳳姐,都讓過了,仍到賈母處,見他母親也過來了。大家問起:「寶玉好麼?」寶釵道:「昨夜回去就睡了,沒有什麼。」眾人放心,又說些閒話。

只見小丫頭進來,說:「二姑奶奶要回去了。聽見說,孫姑爺那邊人來,到太太那裏說了些話,大太太叫人到四姑娘那邊說,不必留了,讓他去罷。如今二姑奶奶在大太太那邊哭呢,大約就過來辭老太太。」賈母眾人聽了,心中好不自在,都說:「二姑娘這麼一個人,為什麼命裏遭著這樣的人!一輩子不能出頭,這可怎麼好呢?」說著,迎春進來,淚痕滿面,因是寶釵的好日子,只得含著淚,辭了眾人要回去。賈母知道他的苦處,也不便強留,便道:「你回去也罷了,但不用傷心。碰著這樣人,也是沒法兒的。過幾天我再打發人接你去罷。」迎春道:「老太太始終疼我,如今也疼不來了。可憐我沒有再來的時候兒了!」說著,眼淚直流。眾人都勸道:「這有什麼不能回來的呢?比不得你三妹妹隔得遠,要見面就難了。」賈母等想起探春,不覺也大家落淚。為是寶釵的生日,只得轉悲作喜說:「這也不難。只要海疆平靜,那邊親家調進京來,就見的著了。」說著,迎春只得含悲而別。大家送了出來,仍回賈母那裏,從早至暮,又鬧了一天。眾人見賈母勞乏,各自散了。

獨有薛姨媽辭了賈母,到寶釵那裏,說道:「你哥哥是今年過了,直要等到皇恩大赦的時候,減了等,才好贖罪。這幾年叫我孤苦伶仃,怎麼處?我想要給你二哥哥完婚,你想好不好?」寶釵道:「媽媽是因為大哥娶了親,唬怕了的,所以把二哥哥的事也疑惑起來。據我說,很該辦。邢姑娘是媽媽知道的,如今在這裏也很苦。娶了去,雖說咱們窮,究竟比他傍人門戶好多著呢。」薛姨媽道:「你得便的時候,就去回明老太太,說我家沒人,就要擇日子了。」寶釵道:「媽媽只管和二哥哥商量,挑個好日子,過來和老太太、大太太說了,娶過去,就完了一宗事。這裏大太太也巴不得娶了去才好。」薛姨媽道:「今日聽見史姑娘也就回去了,老太太心裏要留你妹妹在這裏住幾天,所以他住下了。我想他也是不定多早晚就走的人,你們姐妹們也多敘幾天話兒。」寶釵道:「正是呢。」於是薛姨媽又坐了一坐,出來辭了眾人,回去了。

卻說寶玉晚間歸房,因想昨夜黛玉竟不入夢,或者他已經成仙,所以不肯來見我這種濁人,也是有的;不然,就是我的性兒太急了,也未可知。便想了個主意,向寶釵說道:「我昨夜偶然在外頭睡著,似乎比在屋裏睡的安穩些,今日起來,心裏也覺清靜。我的意思,還要在外頭睡兩夜,只怕你們又來攔我。」寶釵聽了,明知他早晨嘴裏唸詩自然是為黛玉的事了,想來他那個獃性是不能勸的,等他睡兩夜,索性自己死了心也罷了,況兼昨夜聽他睡的倒也安靜,便道:「好沒來由。你只管睡去,我們攔你做什麼?但只別胡思亂想的招出些邪魔外祟來。」寶玉笑道:「誰想什麼?」襲人道:「依我勸,二爺還是屋裏睡罷。外邊一時照應不到,著了涼,倒不好。」寶玉未及答言,寶釵卻向襲人使了個眼色兒。襲人會意,道:「也罷,叫個人跟著你罷,夜裏好倒茶倒水的。」寶玉便笑道:「這麼說,你就跟了我來。」襲人聽了,倒沒意思起來,登時飛紅了臉,一聲也不言語。寶釵素知襲人穩重,便說:「他是跟慣了我的,還叫他跟著我罷。叫麝月、五兒照料著也罷了。況且今日他跟著我鬧了一天,也乏了,該叫他歇歇了。」寶玉只得笑著出來。

寶釵因命麝月、五兒給寶玉仍在外間鋪設了,又囑咐兩個人:「醒睡些,要茶要水,多留點神兒。」兩個答應著。出來看見寶玉端然坐在床上,閉目合掌,居然像個和尚一般,兩個也不敢言語,只管瞅著他笑。寶釵又命襲人出來照應。襲人看見這般,卻也好笑,便輕輕的叫道:「該睡了。怎麼又打起坐來了?」寶玉睜開眼看見襲人,便道:「你們只管睡罷,我坐一坐就睡。」襲人道:「因為你昨日那個光景,鬧的二奶奶一夜沒睡。你再這麼著,成什麼事?」寶玉料著自己不睡,都不肯睡,便收拾睡下。襲人又囑咐了麝月幾句,才進去關門睡了。

這裏麝月、五兒兩個人也收拾了被褥,伺候寶玉睡著,各自歇下。哪知寶玉要睡越睡不著,見他兩個人在那裏打舖,忽然想起那年襲人不在家時,晴雯、麝月兩個服侍,夜間麝月出去,晴雯要唬他,因為沒穿衣服著了涼,後來還是從這個病上死的。想到這裏,一心移到晴雯身上去了。忽又想起鳳姐說五兒給晴雯脫了個影兒,因將想晴雯的心又移在五兒身上。自己假裝睡著,偷偷兒的看那五兒,越瞧越像晴雯,不覺獃性復發。聽了聽裏間已無聲息,知是睡了;但不知麝月睡了沒有,便故意叫了兩聲,卻不答應。五兒聽見了寶玉叫人,便問道:「二爺要什麼?」寶玉道:「我要漱漱口。」五兒見麝月已睡,只得起來,重新剪了蠟花,倒了一鐘茶來,一手托著漱盂。卻因趕忙起來的,身上只穿著一件桃紅綾子小襖兒,鬆鬆的挽著一個簪兒。寶玉看時,居然晴雯復生。忽又想起晴雯說的:「早知耽了虛名,也就打個正經主意了。」不覺獃獃的呆看,也不接茶。

那五兒自從芳官去後,也無心進來了。後來聽說鳳姐叫他進來服侍寶玉,竟比寶玉盼他進來的心還急。不想進來以後,見寶釵、襲人一般尊貴穩重,看著心裏實在敬慕,又見寶玉瘋瘋傻傻,不似先前的丰致;又聽見王夫人為女孩子們和寶玉玩笑都攆了,所以把那女兒的柔情和素日的痴心,一概擱起。怎奈這位獃爺今晚把他當作晴雯,只管愛惜起來。那五兒早已羞的兩頰紅潮,又不敢大聲說話,只得輕輕的說道:「二爺,漱口啊。」寶玉笑著,接了茶在手中,也不知道漱了沒有,便笑嘻嘻的問道:「你和晴雯姐姐好不是啊?」

五兒聽了,摸不著頭腦,便道:「都是姐妹,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寶玉又悄悄的問道:「晴雯病重了,我看他去,不是你也去了麼?」五兒微笑著點頭兒。寶玉道:「你聽見他說什麼了沒有?」五兒搖著頭兒道:「沒有。」寶玉已經忘神,便把五兒的手一拉。五兒急的紅了臉,心裏亂跳,便悄悄說道:「二爺,有什麼話只管說,別拉拉扯扯的。」寶玉才撒了手,說道:「他和我說來:『早知擔了個虛名,也就打正經主意了!』你怎麼沒聽見麼?」五兒聽了,這話明明是撩撥的意思,又不敢怎麼樣,便道:「那是他自己沒臉。這也是女孩兒家說得的嗎?」寶玉著急道:「你怎麼也是這麼個道學先生!我看你長的和他一模一樣,我才肯和你說這個話,你怎麼倒拿這些話糟塌他?」

此時五兒心中也不知寶玉是怎麼個意思,便說道:「夜深了,二爺睡罷,別緊著坐著,看涼著了。剛才奶奶和襲人姐姐怎麼囑付來?」寶玉道:「我不涼。」說到這裏,忽然想起五兒沒有穿著大衣裳,就怕他也像晴雯著了涼,便問道:「你為什麼不穿上衣裳就過來?」五兒道:「爺叫的緊,哪裏有儘著穿衣裳的空兒?要知道說這半天話兒時,我也穿上了。」寶玉聽了,連忙把自己蓋的一件月白綾子棉襖兒揭起來遞給五兒,叫他披上。五兒只不肯接,說:「二爺蓋著罷,我不涼。我涼,我有我的衣裳。」說著,回到自己舖邊,拉了一件長襖披上。又聽了聽,麝月睡的正濃,才慢慢過來說:「二爺今晚不是要養神麼?」

寶玉笑道:「實告訴你罷:什麼是養神!我倒要遇仙的意思。」五兒聽了,越發疑心,便問道:「遇什麼仙?」寶玉道:「你要知道,這話長著呢。你挨著我來坐下,我告訴你。」五兒紅了臉,笑道:「你在那裏躺著,我怎麼坐呢?」寶玉道:「這個何妨?那一年冷天,就是你晴雯姐姐和麝月姐姐玩,我怕凍著他,還把他攬在一個被窩裏呢。這有什麼?大凡一個人,總別酸文假醋的才好。」五兒聽了,句句都是調戲之意,哪知這位獃爺卻是實心實意的話。五兒此時走開不好,站著不好,坐下不好,倒沒了主意。因拿眼一溜,抿著嘴兒笑道:「你別混說了。看人家聽見,什麼意思?怨不得人家說你專在女孩兒身上用工夫!你自己放著二奶奶和襲人姐姐,都是仙人兒似的,只愛和別人混攪。明兒再說這些話,我回了二奶奶,看你什麼臉見人!」正說著,只聽外面「咕咚」一聲,把兩個人唬了一跳。裏間寶釵咳嗽了一聲,寶玉聽見連忙努嘴兒,五兒也就忙忙的熄了燈,悄悄的躺下了。

原來寶釵、襲人因昨夜不曾睡,又兼日間勞乏了一天,所以睡去,都不曾聽見他們說話,此時院中一響,猛然驚醒,聽了聽,也無動靜。寶玉此時躺在床上,心裏疑惑:「莫非林妹妹來了,聽見我和五兒說話,故意唬我們的?」翻來覆去,胡思亂想,五更以後,才朦朧睡去。

卻說五兒被寶玉鬼混了半夜,又兼寶釵咳嗽,自己懷著鬼胎,生怕寶釵聽見了,也是思前想後,一夜無眠。次日一早起來,見寶玉尚自昏昏睡著,便輕輕兒的收拾了屋子。那時麝月已醒,便道:「你怎麼這麼早起來了?你難道一夜沒睡麼?」五兒聽這話又似麝月知道了的光景,便只是訕笑,也不答言。一時寶釵、襲人也都起來,開了門,見寶玉尚睡,卻也納悶:怎麼在外頭兩夜睡的倒這麼安穩呢?及寶玉醒來,見眾人都起來了,自己連忙爬起,揉著眼睛,細想昨夜又不曾夢見,可是仙凡路隔。慢慢的下了床,又想昨夜五兒說的,寶釵、襲人都是天仙一般,這說卻也不錯,便怔怔的瞅著寶釵。

寶釵見他發怔,雖知他為黛玉之事,卻也定不得夢不夢,只是瞅的自己倒不好意思,便道:「你昨夜可遇見仙了麼?」寶玉聽了,只道昨晚的話寶釵聽見了,勉強笑道:「這是哪裏的話?」那五兒聽了這一句,越發心虛起來,又不好說的,只得且看寶釵的光景。只見寶釵又笑著問五兒道:「你聽見二爺睡夢裏和人說話來著麼?」寶玉聽了,自己坐不住,搭訕著走開了。五兒把臉飛紅,只得含糊道:「前半夜倒說了幾句,我也沒聽真。什麼擔了虛名,又什麼沒打正經主意,我也不懂,勸著二爺睡了。後來我也睡了,不知二爺還說來著沒有。」寶釵低頭一想:「這話明是為黛玉了。但儘著叫他在外頭,恐怕心邪了,招出些花妖柳怪來。況兼他的舊病,原在姐妹上情重。只好設法將他的心意挪移過來,然後能免無事。」想到這裏,不免面紅耳熱起來,也就訕訕的進房梳洗去了。

且說賈母兩日高興,略吃多了些,這晚有些不受用,第二天,便覺著胸口飽悶。鴛鴦等要回賈政,賈母不叫言語,說:「我這兩日嘴饞些,吃多了點子。我餓一頓就好了,你們快別吵嚷。」於是鴛鴦等並沒有告訴人。

這日晚間,寶玉回到自己屋裏,見寶釵自賈母、王夫人處才請了晚安回來。寶玉想著早起之事,未免赦顏抱慚。寶釵看他這樣,也曉得是沒意思的光景。因想他是痴情人,要治他的這個病,少不得仍以痴情治之。想了想,便問寶玉道:「你今夜還在外頭睡去罷了?」寶玉自覺沒趣,便道:「裏頭外頭都是一樣的。」寶釵意欲再說,反覺礙難出口。襲人道:「罷呀,這倒是什麼道理呢?我不信睡的那麼安頓!」五兒聽見這話,連忙接口道:「二爺在外頭睡,別的倒沒有什麼,只愛說夢話,叫人摸不著頭腦兒,又不敢駁他的回兒。」襲人便道:「我今日挪出床來睡睡,看說夢話不說。你們只管把二爺的鋪蓋鋪在裏間就是了。」寶釵聽了,也不做聲。

寶玉自己慚愧,哪裏還有強嘴的分兒,便依著搬進來。一則寶玉抱歉,欲安寶釵之心;二則寶釵恐寶玉思鬱成疾,不如稍示柔情,使得親近,以為移花接木之計。於是當晚襲人果然挪出去。這寶玉固然是有意負荊,那寶釵自然也無心拒客,從過門至今日,方才是雨膩雲香,氤氳調暢。從此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此是後話不題。

且說次日寶玉、寶釵同起,寶玉梳洗了,先過賈母這邊來。這裏賈母因疼寶玉,又想寶釵孝順,忽然想起一件東西來,便叫鴛鴦開了箱子,取出祖上所遺的一個漢玉玦,雖不及寶玉他那塊玉石,掛在身上卻也希罕。鴛鴦找出來遞與賈母,便說道:「這件東西,我好像從沒見的。老太太這些年還記得這樣清楚,說是那一箱什麼匣子裏裝著。我按著老太太的話一拿就拿出來了。老太太這會子叫拿出來做什麼?」賈母道:「你哪裏知道?這塊玉還是祖爺爺給我們老太爺,老太爺疼我,臨出嫁的時候叫了我去,親手遞給我的。還說:『這玉是漢朝所佩的東西,很貴重,你拿著就像見了我的一樣。』我那時還小,拿了來也不當什麼,便撩在箱子裏。到了這裏,我見咱們家的東西也多,這算得什麼!從沒帶過,一撩便撩了六十多年。今日見寶玉這樣孝順,他又丟了一塊玉,故此想著拿出來給他,也像是祖上給我的意思。」

一時寶玉請了安。賈母便喜歡道:「你過來,我給你一件東西瞧瞧。」寶玉走到床前,賈母便把那塊漢玉遞給寶玉。寶玉接來一瞧,那玉有三寸方圓,形似甜瓜,色有紅暈,甚是精緻。寶玉口口稱讚。賈母道:「你愛麼?這是我祖爺爺給我的,我傳了你罷。」寶玉笑著,請了安謝了,又拿了要送給他母親瞧。賈母道:「你太太瞧了,告訴你老子又說疼兒子不如疼孫子了。他們從沒見過。」寶玉笑著去了。寶釵等又說了幾句話,也辭了出來。

自此,賈母兩日不進飲食,胸口仍是膨悶,覺得頭暈目眩,咳嗽。邢、王二夫人、鳳姐等請安,見賈母精神尚好,不過叫人告訴賈政,立刻來請了安。賈政出來,即請大夫看脈,不多一時,大夫來診了脈,說是有年紀的人,停了些飲食,感冒些風寒,略消導發散些就好了。開了方子,賈政看了,知是尋常藥品,命人煎好進服。以後賈政早晚進來請安。

一連三日,不見稍減。賈政又命賈璉打聽好大夫:「快去請來瞧老太太的病。咱們常請的幾個大夫,我瞧著不怎麼好,所以叫你去。」賈璉想了一想,說道:「記得那年寶兄弟病的時候,倒是請了一個不行醫的來瞧好了的,如今不如找他。」賈政道:「醫道卻是極難的,越是不興時的大夫倒有本領。你就打發人去找來罷。」賈璉答應了出去,回來說道:「這劉大夫新近出城教書去了,過十來天進城一次。這時等不得,又請了一位,也就來了。」賈政聽了,只得等著,不題。

且說賈母病時,合宅女眷無日不來請安。一日,眾人都在那裏,只見看園內腰門的老婆子進來回說:「園裏的櫳翠菴的妙師父知道老太太病了,特來請安。」眾人道:「他不常過來,今兒特來,你們快請進來。」鳳姐走到床前回了賈母。岫煙是妙玉的舊相識,先走出去接他。只見妙玉頭帶妙常冠;身上穿一件月白素紬襖兒,外罩一件水田青緞鑲邊長背心,拴著秋香色的絲絛,腰下繫一條淡墨畫的白綾裙;手執塵尾念珠。跟著一個侍兒,飄飄拽拽的走來。岫煙見了問好,說是:「在園內住的時候兒,可以常來瞧瞧你;近來因為園內人少,一個人輕易難出來,況且咱們這裏的腰門常關著,所以這些日子不得見你。今兒幸會!」妙玉道:「頭裏你們是熱鬧場中,你們雖在外園裏住,我也不便常來親近;如今知道這裏的事情也不大好,又聽說是老太太病著,又惦記著你,還要瞧瞧寶姑娘。我哪管你們關不關?我要來就來;我不來,你們要我來也不能啊。」岫煙笑道:「你還是這種脾氣。」

一面說著,已到賈母房中。眾人見了,都問了好。妙玉走到賈母床前問候,說了幾句套話。賈母便道:「你是個女菩薩,你瞧瞧我的病可好的了好不了?」妙玉道:「老太太這樣慈善的人,壽數正有呢。一時感冒,吃幾帖藥,想來也就好了。有年紀的人,只要寬心些。」賈母道:「我倒不為這些。我是極愛尋快樂的。如今這病也不覺怎麼著,只是胸膈飽悶。剛才大夫說是氣惱所致。你是知道的,誰敢給我氣受?這不是那大夫脈理平常麼?我和璉兒說了,還是頭一個大夫說感冒傷食的是,明兒還請他來。」說著,叫鴛鴦:「吩咐廚房裏辦一桌淨素菜來,請妙師父這裏便飯。」妙玉道:「我吃過午飯了,我是不吃東西的。」王夫人道:「不吃也罷,咱們多坐一會,說些閑話兒罷。」妙玉道:「我久已不見你們,今日來瞧瞧。」又說了一回話,便要走。回頭見惜春站著,便問道:「四姑娘為什麼這樣瘦?不要只管愛畫勞了心。」惜春道:「我久不畫了。如今住的房屋不比園裏的顯亮,所以沒興頭畫。」妙玉道:「你如今住在哪一所?」惜春道:「就是你才來的那個門東邊的屋子,你要來很近。」妙玉道:「我高興的時候來瞧你。」惜春等說著送了出去。回身過來,聽見丫頭們回說大夫在賈母那邊呢,眾人暫且散去。

哪知賈母這病日重一日,延醫調治不效,以後又添腹瀉。賈政著急,知病難醫,即命人到衙門告訴,日夜同王夫人親侍湯藥。一日,見賈母略進些飲食,心裏稍寬。只見老婆子在門外探頭,王夫人叫彩雲看去,問問是誰。彩雲看了是陪迎春到孫家去的人,便道:「你來做什麼?」婆子道:「我來了半日,這裏找不著一個姐姐們,我又不敢冒撞,我心裏又急。」彩雲道:「你急什麼?又是姑爺作賤姑娘不成麼?」婆子道:「姑娘不好了!前兒鬧了一場,姑娘哭了一夜,昨日痰堵住了。他們又不請大夫,今日更利害了!」彩雲道:「老太太病著呢,別大驚小怪的。」王夫人在內已聽見了,恐老太太聽見不受用,忙叫彩雲帶他外頭說去。豈知賈母病中心靜,偏偏聽見,便道:「迎丫頭要死了麼?」王夫人便道:「沒有。婆子們不知輕重,說是這兩日有些病,恐不能就好,到這裏問大夫。」賈母道:「瞧我的大夫就好,快請了去。」王夫人便叫彩雲:「叫這婆子去回大太太去。」那婆子去了。

這裏賈母便悲傷起來,說是:「我三個孫女兒:一個享盡了福死了;三丫頭遠嫁,不得見面;迎丫頭雖苦,或者熬出來,不打量他年輕輕兒的就要死了!留著我這麼大年紀的人活著做什麼!」王夫人、鴛鴦等解勸了好半天。那時寶釵、李氏等不在房中,鳳姐近來有病。王夫人恐賈母生悲添病,便叫人叫了他們來陪著。自己回到房中,叫彩雲來埋怨:「這婆子不懂事!以後我在老太太那裏,你們有事,不用來回。」丫頭們依命不言。

豈知那婆子剛到邢夫人那裏,外頭的人已傳進來,說:「二姑奶奶死了。」邢夫人聽了,也便哭了一場。現今他父親不在家中,只得叫賈璉快去瞧看。知賈母病著,眾人都不敢回。可憐一位如花似月之女,結褵年餘,不料被孫家揉搓,以至身亡。又值賈母病篤,眾人不便離開,竟容孫家草草完結。

賈母病勢日增,只想這些孫女兒。一時想起湘雲,便打發人去瞧他。回來的人悄悄的找鴛鴦。因鴛鴦在老太太身旁,王夫人等都在那裏,不便上去,到了後頭,找了琥珀,告訴他道:「老太太想史姑娘,叫我們去打聽。哪裏知道史姑娘哭的了不得,說是姑爺得了暴病,大夫都瞧了,說這病只怕不能好,若是變了癆病,還可捱個四五年,所以史姑娘心裏著急。又知道老太太病,只是不能過來請安。還叫我別在老太太跟前提起來,倘或老太太問起,務必託你們變個法兒回老太太才好。」琥珀聽了,「咳」了一聲,也就不言語了,半日說道:「你去罷。」琥珀也不便回,心裏打算告訴鴛鴦叫他撒謊去,所以來到賈母床前。見賈母神色大變,地下站著一屋子的人,嘁嘁喳喳的說:「瞧著是不好。」也不敢言語了。

這裏賈政悄悄的叫賈璉到身旁,向耳邊說了幾句話。賈璉輕輕的答應,出去了,便傳齊了現在家裏的一干人,說:「老太太的事,待好出來了,你們快快分頭派人辦去。頭一件,先請出板來瞧瞧,好掛裏子。快到各處將各人的衣服量了尺寸,都開明了,便叫裁縫去做孝衣。那棚杠執事都講定了。廚房裏還該多派幾個人。」賴大等回道:「二爺,這些事不用爺費心,我們早打算好了,只是這項銀子在哪裏領呢?」賈璉道:「這種銀子不用外頭去,老太太自己早留下了。剛才老爺的主意,只要辦的好,我想外面也要好看。」賴大等答應,派人分頭辦去。

賈璉復回到自己房中,便問平兒道:「你奶奶今兒怎麼樣?」平兒把嘴往裏一努,說:「你瞧去。」賈璉進內,見鳳姐正要穿衣,一時動不得,暫且靠在炕桌兒上。賈璉道:「你只怕養不住了,老太太的事,今兒明兒就要出來了,你還脫得過麼?快叫人將屋裏收拾收拾,就該扎掙上去了。若有了事,你我還能回來麼?」鳳姐道:「咱們這裏還有什麼收拾的?不過就是這點子東西,還怕什麼?你先去罷,看老爺叫你。我換件衣裳就來。」

賈璉先回到賈母房裏,向賈政悄悄的回道:「諸事已交派明白了。」賈政點頭。外面又報:「太醫來了。」賈璉接入,診了脈出來,悄悄的告訴賈璉:「老太太的脈氣不好,防著些。」賈璉會意,與王夫人等說知。王夫人即忙使眼色叫鴛鴦過來,叫他把老太太的裝裏衣服預備出來。鴛鴦自去料理。賈母睜眼要茶喝,邢夫人便進了一杯參湯。賈母剛用嘴接著喝,便道:「不要這個,倒一鐘茶來我喝。」眾人不敢違拗,即忙送上來。喝了一口,還要,又喝一口,便說:「我要坐起來。」賈政等道:「老太太要什麼,只管說,可以不必坐起來才好。」賈母道:「我喝了口水,心裏好些兒,略靠著和你們說說話兒。」珍珠等用手輕輕的扶起,看見賈母這會子精神好了些。

未知生死,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