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五十二回 俏平兒情掩蝦鬚鐲 勇晴雯病補雀金裘

話說賈母道:「正是這個了。上次我要說這話,我見你們的大事多,如今又添出這些事來,你們固然不敢抱怨,未免想著我只顧疼這些小孫子孫女兒們,就不體貼你們這當家人了。你既這麼說出來,更好了。」因此時薛姨媽、李嬸娘都在座,邢夫人及尤氏婆媳也都過來請安,還未過去,賈母向王夫人等說道:「今兒我才說這話,素日我不說:一則怕逞了鳳丫頭的臉,二則眾人不服。今日你們都在這裏,都是經過妯娌姑嫂的,還有他這樣想的到的沒有?」薛姨媽、李嬸娘、尤氏等齊笑說:「真個少有!別人不過是禮上的面情兒,實在他是真疼小叔子小姑子。就是老太太跟前,也是真孝順。」賈母點頭嘆道:「我雖疼他,我又怕他太伶俐了,也不是好事。」鳳姐兒忙笑道:「這話老祖宗說差了。世人都說:『太伶俐聰明怕活不長。』世人都說,世人都信,獨老祖宗不當說,不當信。老祖宗只有伶俐聰明過我十倍的,怎麼如今這樣福壽雙全的?只怕我明兒還勝老祖宗一倍呢。我活一千歲後,等老祖宗歸了西,我才死呢。」賈母笑道:「眾人都死了,單剩咱們兩個老妖精,有什麼意思!」說的眾人都笑了。

寶玉因惦記著晴雯等事,便先回園裏來。到了屋內,藥香滿室,一人不見,只見晴雯獨臥於炕上,臉面燒的飛紅。又摸了一摸,只覺燙手;忙又向爐上將手烘暖,伸進被去摸了一摸身上,也是火熱。因說道:「別人去了也罷,麝月、秋紋也這麼無情,各自去了?」晴雯道:「秋紋是我攆他去吃飯了,麝月是方才平兒來找他出去了。兩人鬼鬼祟祟的,不知說什麼。必是說我病了不出去。」寶玉道:「平兒不是那樣人。況且他並不知你病特來瞧你,想來一定是找麝月來說話,偶然見你病了,隨口說特瞧你病,這也是有人情乖覺取和的常事。便不出去,又與他何干?你們素日又好,斷不肯為這無干的事傷和氣。」晴雯道:「這話也是,只是疑他為什麼忽然又瞞起我來?」寶玉笑道:「讓我從後門出去,到那窗戶根下聽聽說些什麼,來告訴你。」說著,果然從後門出去,至窗下潛聽。

麝月悄悄問道:「你怎麼就得了的?」平兒道:「那日洗手時不見了,二奶奶就不許吵嚷;出了園子,即刻就傳給園裏各處的媽媽們,小心訪查。我們只疑惑邢姑娘的丫頭,本來又窮,只怕小孩子家沒見過,拿了起來有的,再不料定是你們這裏的。幸而二奶奶沒有在屋裏,你們這裏的宋媽去了,拿著這支鐲子,說是小丫頭墜兒偷起來的,被他看見,來回二奶奶的。我趕忙接了鐲子。想了一想:寶玉是偏在你們身上留心用意、爭勝要強的,那一年有一個喜兒偷玉,剛冷了這一二年,閒時還有人提起來趁願;這會子又跑出一個偷金子的來了,而且更偷到街坊家去了!偏是他這樣著,偏是他的人打嘴。所以我倒忙叮嚀宋媽千萬別告訴寶玉,只當沒有這事,總別和一個人提起。第二件,老太太、太太聽了也生氣。三則襲人和你們也不好看。所以我回二奶奶,只說:『我往大奶奶那裏去,誰知鐲子褪了口,丟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沒看見。今兒雪化盡了,黃澄澄的映著日頭,還在那裏呢!我就揀了起來。』二奶奶也就信了,所以我來告訴你們。你們以後防著他些,別使喚他到別處去。等襲人回來,你們商議著,變個法子打發出去就完了。」麝月道:「這小蹄子也見過些東西,怎麼這麼眼皮子淺?」平兒道:「究竟這鐲子能多重!原是二奶奶的,說這叫做『蝦鬚鐲』;倒是這顆珠子重了。晴雯那蹄子是塊爆炭,要告訴了他時,他是忍不住的,一時氣上來,或打或罵,依舊嚷出來不好,所以單告訴你留心就是了。」說著,便作辭而去。

寶玉聽了,又是喜,又氣,又嘆:喜的是平兒竟能體貼自己的心;氣的是墜兒小竊;嘆的是墜兒那樣伶俐,做出這醜事來。因而回至房中,把平兒之話一長一短告訴了晴雯,又說:「他說你是個要強的,如今病著,聽了這話,越發要添病的,等好了再告訴你。」晴雯聽了,果然氣的娥眉倒蹙,鳳眼圓睜,即時就叫墜兒。寶玉忙勸道:「你這一喊出來,豈不辜負了平兒待你我的心呢?不如領他這個情,過後打發他出去,就完了。」晴雯道:「雖如此說,只是這氣如何忍得?」寶玉道:「這有什麼氣的?你只養病就是了。」晴雯服了藥,至晚間又服二合,夜間雖有些汗,不大見效,仍是發燒頭疼,鼻塞聲重。

次日,王太醫又來診視,另加減湯劑。雖然稍減了燒,仍是頭疼。寶玉便命麝月:「取鼻煙來,給他嗅些,痛打幾個嚏噴,就通快了。」麝月果真去取了一個金廂雙金星玻璃的小扁盒兒來,遞給寶玉。寶玉便揭開盒蓋,裏面有西洋琺瑯的黃髮赤身女子,兩肋又有肉趐,裏面盛些真正上等的洋煙。晴雯只顧看畫兒,寶玉道:「嗅些,走了氣就不好了。」晴雯聽說,忙用指甲挑了些,嗅入鼻中,不見怎樣。便又多挑了些嗅入,忽覺鼻中一股酸辣,透入腦門,接連打了五六個嚏噴,眼淚鼻涕,登時齊流。晴雯忙收了盒子,笑道:「了不得,好辣!快拿紙來!」早有小丫頭子遞過一搭子細紙,晴雯便一張一張的拿來擤鼻子。

寶玉笑問:「何如?」晴雯道:「果覺通快些。只是太陽還疼。」寶玉笑道:「越發盡用西洋藥治一治,只怕就好了。」說著,便命麝月:「往二奶奶要去,就說我說了:姐姐那裏常有那西洋貼頭疼的膏子藥,叫作『依弗哪』,我尋一點兒。」麝月答應去了,半日,果然拿了半節來。便去找了一塊紅緞子角兒,鉸了兩塊指頂大的圓式,將那藥烤和了,用簪挺攤上。晴雯自拿著一面靶鏡貼在兩太陽上。麝月笑道:「病的蓬頭鬼一樣,如今貼上這個,倒俏皮了!二奶奶貼慣了,倒不大顯。」說畢,又向寶玉道:「二奶奶說了:明兒是舅老爺的生日,太太說了叫你去呢。明日穿什麼衣裳?今兒晚上好打點齊備了,省得明兒早起費手。」寶玉道:「什麼順手就是什麼罷了。一年鬧生日也鬧不清!」說著,便起身出房,往惜春屋裏去看畫。

剛到了院門外邊,忽見寶琴的小丫鬟名小螺的從那邊過去,寶玉忙趕上問:「哪裏去?」小螺笑道:「我們二位姑娘都在林姑娘屋裏呢,我如今也往那裏去。」寶玉聽了,轉步也便和他往潚湘館來。不但寶釵姊妹在此,且連邢岫煙也在那裏。四人圍坐在薰籠上敘家常。紫鵑倒坐在暖閣裏,臨窗做針活。一見他來,都笑道說:「又來了一個!沒了你的坐處了。」寶玉笑道:「好一副『冬閨集豔圖』!可惜我來遲了!橫豎這屋子比各屋子暖,這椅子上坐著並不冷。」說著,便坐在黛玉常坐的地方,上搭著灰鼠椅搭一張椅上。

因見暖閣之中有一玉石條盆,裏面攢三聚五栽著一盆單瓣水仙,寶玉便極口讚道:「好花!這屋子越暖,這花香的越清。昨兒沒見?」黛玉笑說道:「這是你家大總管賴大嬸子送薛二姑娘的兩盆水仙、兩盆臘梅:他送了我一盆水仙,送了雲丫頭一盆臘梅。我原不要的,又恐辜負了他的心。你若要,我轉送你如何?」寶玉道:「我屋裏卻有兩盆,只是不及這個。琴妹妹送你的,如何又轉送人,這個斷斷使不得。」黛玉道:「我一日藥吊子不離火,我竟是藥培著呢,哪裏還擱的住花香來燻?越發弱了,況且這屋子裏一股藥氣,反把這花香攪壞了。不如你抬了去,這花兒倒清淨了,沒有什麼雜味來攪它。」寶玉笑道:「我屋裏今兒也有個病人吃藥呢。你怎麼知道的?」黛玉笑道:「這話奇了。我原是無心的話,誰知你屋裏的事?你不早聽說古記兒,這會子來了,自驚自怪的。」

寶玉笑道:「咱們明兒下一社又有了題目了:就詠水仙、臘梅。」黛玉聽了,笑道:「罷,罷!我再不敢作詩了。作一回,罰一回,沒的怪羞的!」說著,便兩手握起臉來。寶玉笑道:「何苦來,又打趣我作什麼?我還不怕臊呢,你倒握起臉了。」寶釵因笑道:「下次我邀一社,四個詩題,四個詞題。每人四首詩,四闋詞。頭一個詩題『詠太極圖』,限『一先』的韻,五言排律;要把『一先』的韻都用盡了,一個不許剩。」寶琴笑道:「這一說,可知是姐姐不是真心起社了,這分明是難人。若論起來,也強扭的出來,不過顛來倒去,弄些《易經》上的話生填,究竟有何趣味!我八歲的時節,跟我父親到西海沿子上買洋貨,誰知有個真真國的女孩子,才十五歲,那臉面就和西洋畫上的美人一樣,也披著黃頭髮,打著聯垂,滿頭帶著都是珊瑚、貓兒眼、祖母綠這些寶石,身上穿著金絲織的鎖子甲,洋錦襖袖;帶著倭刀,也是鑲金嵌寶的。實在畫兒上的也沒他好看。有人說他通中國的詩書,會講『五經』,能作詩填詞,因此父親央煩了一位通事官,煩他寫了一張字,就寫他作的詩。」眾人都稱奇道異。

寶玉忙笑道:「好妹妹,你拿出來我瞧瞧。」寶琴笑道:「在南京收著呢,此時哪裏去取?」寶玉聽了,大失所望,便說:「沒福得見這世面!」黛玉笑拉寶琴道:「你別哄我們。我知道你這一來,你的這些東西,未必放在家裏,自然都是要帶了來的。這會子又扯謊,說沒帶來。他們雖信,我是不信的。」寶琴便紅了臉,低頭微笑不答。寶釵笑道:「偏這個顰兒慣說這些話,你就伶俐太過了。」黛玉笑道:「帶了來,就給我們見識見識也罷了。」寶釵笑道:「箱子籠子一大堆,還沒理清呢,知道在哪個裏頭?等過日收拾清了找出來,大家再看罷了。」又向寶琴道:「你要記得,何不唸唸我們聽聽?」寶琴答道:「記得他五言律一首,要論外國的女子,也就難為他了。」寶釵道:「你且別唸,等把雲兒叫了來,也叫他聽聽。」說著,便叫小螺來,吩咐道:「你到我那裏去,就說我們這裏有一個外國的美人來了,作的好詩,請你這詩瘋子來瞧瞧,再把我們詩獃子也帶來。」小螺笑著去了。

半日,只聽湘雲笑問:「哪一個外國的美人來了?」一頭說著,果和香菱來了。眾人笑道:「人未見形,先已聞聲。」寶琴等忙讓坐,遂按方才的話重訴了一遍。湘雲笑道:「快唸來聽聽。」寶琴自唸道:

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叢林。
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漢南春歷歷,焉得不關心。

眾人聽了,都道:「難為他!竟比我們中國人還強。」一語未了,只見麝月走來,說:「太太打發人來告訴二爺,明兒一早往舅舅那裏去,就說太太身上不大好,不得親自來。」寶玉忙站起來答應道:「是。」因問寶釵、寶琴:「可去?」寶釵道:「我們不去。昨兒單送了禮去了。」大家說了一會方散。

寶玉因讓諸姊妹先行,自己落後,黛玉便又叫住他,問道:「襲人到底多早晚回來?」寶玉道:「自然等送了殯才來呢。」黛玉還有話說,又不能出口,出了一回神,便說道:「你去罷。」寶玉心裏也覺有許多話,只是口裏不知要說什麼,想了一想,也笑道:「明日再說罷。」一面下了臺階,低頭正欲邁步,復又忙回身道:「如今夜越發長了,你一夜咳嗽幾遍?醒幾次?」黛玉道:「昨兒夜裏好了,只咳嗽兩遍;卻只睡了四更一個更次,就再不能睡了。」寶玉又笑道:「正是有句要緊的話,這會子才想起來。」一面說,一面便挨進身來,悄悄道:「我想寶姐姐送你的燕窩。」一語未了,只見趙姨娘走進來瞧黛玉,問:「姑娘這幾天可好了?」黛玉便知他從探春處來,從門前過,順路的人情,忙陪笑讓坐,說:「難得姨娘想著,怪冷的,親自走來。」又忙命倒茶,一面又使眼色給寶玉。寶玉會意,便走了出來。

正值吃晚飯時,見了王夫人,王夫人又囑咐他早去。寶玉回來,看晴雯吃了藥。此夕寶玉便不命晴雯挪出暖閣來,自己便在晴雯外邊。又命將薰籠抬至暖閣前,麝月便在薰籠上。一宿無話。

至次日,天未明時,晴雯便叫醒麝月道:「你也該醒了,只是睡不夠。你出去叫人給他預備茶水,我叫醒他就是了。」麝月忙披衣起來道:「咱們叫起他來,穿好衣裳,抬過這火箱去,再叫他們進來:老嬤嬤們已經說過,不叫他在這屋裏,怕過了病氣;如今他們見咱們擠在一處,又該嘮叨了。」晴雯道:「我也是這麼說。」二人才叫時,寶玉已醒了,忙起身披衣。麝月先叫進小丫頭來收拾妥了,才命秋紋等進來,一同服侍。寶玉梳洗畢,麝月道:「天又陰陰的,只怕下雪,穿那一套氈子的罷。」寶玉點頭,即時換了衣裳。小丫頭便用小茶盤捧了一蓋碗建蓮紅棗湯來,寶玉喝了兩口,麝月又捧過一碟法製紫薑來,寶玉噙了一塊;又囑咐了晴雯一回,便忙往賈母處來。

賈母猶未起來,知道要寶玉出門,便開了屋門,命寶玉進去。寶玉見賈母身後寶琴面向裏睡著未醒。賈母見寶玉上穿著荔枝色哆囉呢的天馬箭袖,大紅猩猩氈盤金彩繡石青粧緞沿邊的排穗褂子。賈母道:「下雪呢嗎?」寶玉道:「天陰著,還沒有下呢!」賈母便命鴛鴦來:「把昨兒那一件孔雀毛的氅衣給他罷。」鴛鴦答應走去,果取了一件來。寶玉看時,金翠輝煌,碧彩閃灼又不似寶琴所披之鳧靨裘。只聽賈母笑道:「這叫做『雀金泥』,這是俄羅斯國拿孔雀毛拈了線織的。前兒那件野鴨子的,給了你小妹妹,這件給你罷。」寶玉磕了一個頭,便披在身上。賈母笑道:「你先給你娘瞧瞧去再去。」寶玉答應了,便出來,只見鴛鴦站在地下揉眼睛。

因那日鴛鴦發誓絕婚之後,他總不和寶玉說話,寶玉正自日夜不安,此時見他又迴避,寶玉便上來笑道:「好姐姐,你瞧瞧,我穿著這個好不好?」鴛鴦一摔手,便進賈母屋裏來了。寶玉只得到了王夫人屋裏,給王夫人看了,然後又回至園中,給晴雯、麝月看過,來回覆賈母說:「太太看了,只說可惜了的,叫我仔細穿,別糟塌了。」賈母道:「就剩了這一件,你糟塌了也再沒了。這會子特給你做這個,也是沒有的事。」說著,又囑咐他:「不許多吃酒,早些回來。」寶玉應了幾個「是」。

老嬤嬤跟至廳上,只見寶玉的奶兄李貴和王榮、張若錦、趙亦華、錢昇、周瑞六個人,帶著焙茗、伴鶴、鋤藥、掃紅四個小廝,背著衣包,抱著坐褥,籠著一匹雕鞍彩轡的白馬,早已伺候多時了。老嬤嬤又吩咐他們些話,六個人忙答應了幾個「是」,忙捧鞍墜鐙,寶玉慢慢的上了馬,李貴和王榮籠著嚼環,錢昇周瑞在前引導,張若錦、趙亦華在兩邊,緊貼寶玉後身。寶玉在馬上笑道:「周哥,錢哥,咱們打這角門走罷,省得到了老爺的書房門口,又下來。」周瑞側身笑道:「老爺不在家,書房天天鎖著,爺可以不用下來罷了。」寶玉笑道:「雖鎖著,也要下來的。」錢昇、李貴都笑道:「爺說的是。便托懶不下來,倘或遇見賴大爺、林二爺,雖不好說二爺,也勸兩句。有的不是,都派在我們身上,又說我們不教給爺禮了。」周瑞、錢昇便一直出角門來。

正說話時,頂頭見賴大進來,寶玉忙籠住馬,意欲下來。賴太忙上來抱住腿。寶玉便在鐙上站起來,笑著,攜手說了幾句話。接著又見了一個小廝帶著二三十個人,拿著掃帚簸箕進來,見了寶玉,都順墻垂手立住,獨為首的小廝打了個千兒,請安。寶玉不識名姓,只微笑點點頭兒。馬已過去,那人方帶人去了。於是出了角門。外有李貴等六人的小廝並幾個馬夫,早預備下十來匹馬專候,一出角門,李貴等各上馬前引旁圍的,一陣煙去了,不在話下。

這裏晴雯吃了藥,仍不見病退,急的亂罵大夫,說:「只會騙人的錢,一劑好藥也不給人吃。」麝月笑勸道:「你太性急了,俗語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又不是老君的仙丹,哪有這麼靈藥?你只靜養幾天,自然就好了。你越急越著手。」晴雯又罵小丫頭們:「哪裏攢沙去了!瞅著我病了,都大膽子走了。明兒我好了,一個個的才揭你們的皮呢!」唬的小丫頭子定兒忙進來問:「姑娘做什麼?」晴雯道:「別人都死絕了,就剩了你不成?」說著,只見墜兒也跑了進來。

晴雯道:「你瞧瞧這小蹄子!不問他還不來呢!這裏又放月錢了,又散果子了,你該跑在頭裏了。你往前些!我是老虎,吃了你?」墜兒只得前湊了幾步,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將他的手抓住,向枕邊取了一個針,向他手上亂戳,口內罵道:「要這爪子做什麼?拈不得針,拿不動線,只會偷嘴吃!眼皮子又淺,打嘴現世的,不如戳爛了!」墜兒疼的亂哭亂喊。麝月忙拉開墜兒,按著晴雯躺下,笑道:「你才出了汗,又作死!等你好了,要打多少打不得?這會子鬧什麼!」

晴雯便命人叫宋嬤嬤進來,說道:「寶二爺才告訴了我,叫我告訴你們,墜兒很懶,寶二爺當面使他,他撥嘴兒不動,連襲人使他,他也背地裏罵。今兒務必打發他出去,明兒寶二爺親自回太太就是了。」宋嬤嬤聽了,心下便知鐲子事發,因笑道:「雖如此說,也等花姑娘回來,知道了,再打發他。」晴雯道:「寶二爺今兒千叮嚀萬囑咐的,什麼『花姑娘』『草姑娘』,我們自然有道理!你只依我的話,快叫他家的人來領他出去。」麝月道:「這也罷了。早也是去,晚也是去,帶了去,早清淨一日。」宋嬤嬤聽了,只得出去,喚了他母親來,打點了他的東西。又見了晴雯等,說道:「姑娘們怎麼了?你侄女兒不好,你們教導他,怎麼攆出去?也到底給我們留個臉兒。」晴雯道:「你這話只等寶二爺來問他,與我們無干。」那媳婦冷笑道:「我有膽子問他去?他哪一件事不是聽姑娘們的調停?他縱依了,姑娘們不依,也未必中用!比如方才說話,雖是背地裏,姑娘就直叫他的名字;在姑娘們就使得,在我們就成了野人了!」

晴雯聽說,亦發急紅了臉,說道:「我叫了他的名字了,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說我撒野,也攆出我去!」麝月道:「嫂子,你只管帶了人出去,有話再說。這個地方豈有你叫喊講理的?你見誰和我們講過理?別說嫂子你,就賴大奶奶、林大娘也得擔待我們三分。就是叫名字,從小兒直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過的,你們也知道的:恐怕難養活,巴巴的寫了他的小名兒各處貼著,叫萬人叫去,為的是好養活,連挑水挑糞花子都叫得,何況我們!連昨兒林大娘叫了一聲『爺』,老太太還說呢。此是一件。二則我們這些人,常回老太太、太太的話去,可不叫著名回話,難道也稱『爺』?哪日不把『寶玉』兩字叫二百遍,偏嫂子又來挑這個了!過一日嫂子閒了,在老太太、太太跟前聽聽,我們當著面兒叫他,就知道了。嫂子原來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當些體統差使,成年家只在三門外頭混,怪不得不知道我們裏頭的規矩。這裏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會,不用我們說話,就有人來問你了。有什麼分證的話,且帶了他去,你回了林大娘,叫他來找二爺說話。家裏上千的人,你也跑來,我也跑來,我們認人問姓還認不清呢?」說著,便叫小丫頭子:「拿了擦地的布來擦地!」那媳婦聽了,無言可對,亦不敢久立,賭氣帶了墜兒就走。宋嬤嬤忙道:「怪道你這嫂子不知規矩:你女兒在屋裏一場,臨去時也給姑娘們磕個頭。沒有別的謝禮,他們也不稀罕,不過磕個頭盡個心罷,怎麼說走就走?」墜兒聽說,只得翻身進來,給他兩個磕了兩個頭,又找秋紋等。他們也並不睬他。那媳婦嗐聲嘆氣,口不敢言,抱恨而去。

晴雯方才又閃了風,著了氣,反覺更不好了。翻騰至掌燈,剛安靜了些,只見寶玉回來,進門就嗐聲頓腳。麝月忙問原故,寶玉道:「今兒老太太喜喜歡歡的給了這個褂子,誰知不防,後襟子上燒了一塊,幸而天晚了,老太太、太太都不理論。」一面說,一面脫下來,麝月瞧時,果然有指頂大的燒眼,說道:「這必是手爐裏的火迸上了。這不值什麼,趕著叫人悄悄拿出去叫個能幹織補匠人織上就是了。」說著,便用包袱包了,叫了一個嬤嬤送出去,說:「趕天亮就有才好,千萬別給老太太、太太知道!」婆子去了半日,仍舊拿回來,說:「不但織補匠,那能幹裁縫、繡匠並做女工的,問了,都不認得這是什麼,都不敢攬。」麝月道:「這怎麼好呢?明兒不穿也罷了。」寶玉道:「明兒是正日子,老太太、太太說了,還叫穿過這件去呢!偏頭一日就燒了,豈不掃興!」晴雯聽了半日,忍不住,翻身說道:「拿來我瞧瞧!沒那福氣穿就罷了!這會子又著急。」寶玉笑道:「這話倒說的是。」說著,便遞給晴雯,又移過燈來,細瞧了一瞧。晴雯道:「這是孔雀金線織的。如今咱們也拿孔雀金線,就像界線似的界密了,只怕還可混的過去。」麝月道:「孔雀線現成的,但這裏除了你,還有誰會界線?」晴雯道:「說不的我掙命罷了!」寶玉忙道:「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的活!」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說,一面坐起來,挽了一挽頭髮,披了衣裳,只覺頭重身輕,滿眼金星亂迸,實掌不住。待不做,又怕寶玉著急,少不得狠命咬牙捱著。便命麝月只幫著拈線。

晴雯拿了一根比一比,笑道:「這雖不很像,要補上也不很顯。」寶玉道:「這就很好,哪裏又找俄羅斯的裁縫去?」晴雯先將裏子拆開,用茶杯口大小一個竹弓釘繃在背面,再將破口四邊用金刀刮的散鬆鬆的,然後用針納了兩條,分出經緯,亦如界線之法,先界出地子,後依本紋來回織補。補兩針,又看看;織補不上三五針,便伏在枕上歇一會。寶玉在旁,一時又問:「吃些滾水不吃?」一時又命:「歇一歇。」一時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時又命拿個拐枕給他靠著;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罷,明兒把眼睛摳樓了,怎麼處?」寶玉見他著急,只得胡亂睡下;仍睡不著。一時只聽自鳴鐘已敲了四下,也剛剛補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絨毛來。麝月道:「這就很好,要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寶玉忙要了瞧瞧,笑說:「真真一樣了。」晴雯已嗽了幾陣,好容易補完了,說了一聲:「補雖補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噯喲」了一聲,便身不由主倒下了。

要知端的,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