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三十二回 訴肺腑心迷活寶玉 含恥辱情烈死金釧

話說寶玉見那麒麟,心中甚是歡喜,便伸手來拿,笑道:「虧你揀著了。你是怎麼拾著的?」湘雲笑道:「幸而是這個。明日倘或把印也丟了,難道也就罷了不成?」寶玉笑道:「倒是丟了印平常,若丟了這個,我就該死了。」襲人倒了茶來與湘雲吃,一面笑道:「大姑娘,我前日聽見你大喜呀。」湘雲紅了臉,扭過頭去吃茶,一聲也不答應。襲人笑道:「這會子又害臊了?你還記得那幾年,咱們在西邊暖閣上住著,晚上你和我說的話?那會子不害臊,這會子怎麼又臊了?」湘雲的臉越發紅了,勉強笑道:「你還說呢,那會子咱們那麼好,後來我們太太沒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麼就把你配給了他。我來了,你就不那麼待我了。」襲人也紅了臉,笑道:「罷喲,先頭裏,姐姐長,姐姐短,哄著我替你梳頭洗臉,做這個弄那個,如今拿出小姐款兒來了。你既拿款,我敢親近嗎?」湘雲道:「阿彌陀佛,冤枉冤哉!我要這麼著,就立刻死了。你瞧瞧,這麼大熱天,我來了必定先瞧瞧你。你不信問縷兒,我在家時時刻刻,哪一回不想念你幾句?」

襲人和寶玉聽了,都笑勸道:「說玩話兒,你又認真了。還是這麼性兒急。」湘雲道:「你不說你的話咽人,倒說人性急。」一面說,一面打開絹子,將戒指遞與襲人。襲人感謝不盡,因笑道:「你前日送你姐姐們的,我已經得了。今日你親自又送來,可見是沒忘了我。就為這個試出你來了。戒指兒能值多少,可見你的心真。」史湘雲道:「是誰給你的?」襲人道:「是寶姑娘給我的。」湘雲啐道:「我只當林姐姐送你的,原來是寶姐姐給了你。我天天在家裏想著,這些姐姐們,再沒一個比寶姐姐好的。可惜我們不是一個娘養的。我但凡有這麼個親姐姐,就是沒了父母,也沒妨礙的!」說道,眼圈兒就紅了。

寶玉道:「罷罷罷,不用提起這這個話了。」史湘雲道:「提這個便怎麼?我知道你的心病:恐怕你的林妹妹聽見,又嗔我讚了寶姐姐了。可是為這個不是?」襲人在旁嗤的一笑,說道:「雲姑娘,你如今大了,越發心直嘴快了。」寶玉笑道:「我說你們這幾個人難說話,果然不錯。」史湘雲道:「好哥哥,你不必說話叫我噁心。只會在我跟前說話,見了你林妹妹,又不知怎麼好了。」

襲人道:「且別說玩話,正有一件事要求你呢。」史湘雲便問:「什麼事?」襲人道:「有一雙鞋,摳了墊心子,我這兩日身上不好,不得做,你可有工夫替我做做?」史湘雲道:「這又奇了。你家放著這些巧人不算,還有什麼針線上的、裁剪上的,怎麼叫我做起來?你的活計叫人做,誰好意思不做呢?」襲人笑道:「你又糊塗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們這屋裏的針線,是不要那些針線上的人做的。」史湘雲聽了,便知是寶玉的鞋,因笑道:「既這麼說,我就替你做做罷。只是一件,你的我才做,別人的我可不能。」襲人笑道:「又來了。我是個什麼兒,就敢煩你做鞋了!實告訴你,可不是我的。你別管是誰的,橫豎我領情就是了。」史湘雲道:「論理,你的東西也不知煩我做了多少。今日我倒不做的原故,你必定也知道。」襲人道:「我倒也不知道。」

史湘雲冷笑道:「前日我聽見把我做的扇套兒拿著和人家比,賭氣又鉸了。我早就聽見了,你還瞞我?這會子又叫我做,我成了你們奴才了。」寶玉忙笑道:「前日的那個本不知是你做的。」襲人也笑道:「他本不知是你做的,是我哄他的話,說是新近外頭有個會做活的,扎的絕出奇的好花兒,叫他們拿了一個扇套兒試試看好不好,他就信了,拿出去給這個瞧那個看的。不知怎麼又惹惱了那一位,鉸了兩段,回來他還叫趕著做去,我才說了是你做的,他後悔的什麼似的!」史湘雲道:「這越發奇了。林姑娘也犯不上生氣,他既會剪,就叫他做。」襲人道:「他可不做呢。饒這麼著老太太還怕他勞碌著了,大夫又說好生靜養才好,誰還肯煩他做呢?舊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個香袋兒,今年半年還沒見拿針線呢。」

正說著,有人來回說:「興隆街的大爺來了,老爺叫二爺出去會。」寶玉聽了,便知賈雨村來了,心中好不自在。襲人忙去拿衣服。寶玉一面登著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爺和他坐著就罷了,回回定要見我!」史湘雲一邊搖著扇子,笑道:「自然你能迎賓接客,老爺才叫你出去呢。」寶玉道:「哪裏是老爺?都是他自己要請我見的。」湘雲笑道:「主雅客來勤,自然你有些警動他的好處,他才要會你。」寶玉道:「罷,罷,我也不過俗中又俗的一個俗人罷了,並不願和這些人來往。」湘雲笑道:「還是這個性兒,改不了!如今大了,你就不願意去考舉人進士的,也該常會會這些為官作宦的,談論談論那些仕途經濟,也好將來應酬事務,日後也有個正經朋友。讓你成年家只在我們隊裏,攪得出些什麼來?」

寶玉聽了,大覺逆耳,便道:「姑娘請別的屋裏坐坐罷,我這裏仔細髒了你這樣知經濟的人!」襲人連忙解說道:「姑娘快別說他。上回也是寶姑娘說過一回,他也不管人臉上過不去,啐了一聲,拿起腳來就走了。寶姑娘的話也沒說完,見他走了,登時羞的臉通紅,說不是,不說又不是。幸而是寶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鬧的怎麼樣、哭的怎麼樣呢!提起這些話來,寶姑娘叫人敬重。自己過了一會子去了,我倒過不去,只當他惱了,誰知過後還是照舊一樣,真真是有涵養、心地寬大的。誰知這一位反倒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見他賭氣不理,他後來不知賠多少不是呢。」寶玉道:「林姑娘從來說過這些混帳話嗎?要是他也說過這些混帳話,我早和他生分了。」襲人和湘雲都點頭笑道:「這原是混帳話麼?」

原來黛玉知道史湘雲在這裏,寶玉一定又趕來,說麒麟的原故。因心下忖度著,近日寶玉弄來的外傳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鴛鴦,或有鳳凰,或玉環金佩,或鮫帕鸞絛,皆由小物而遂終身之願。今忽見寶玉也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湘雲也做出那些風流佳事來。因而悄悄走來,見機行事,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剛走進來,正聽見湘雲說經濟一事,寶玉又說:「林妹妹不說這些混帳話,要說這話,我也和他生分了」。黛玉聽了這話,不覺又喜又驚,又悲又嘆。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錯,素日認他是個知己,果然是個知己;所驚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稱揚於我,其親熱厚密,竟不避嫌疑,本所嘆者。你既為我的知己,自然我亦可為你的知己,既你我為知己,又何必有金玉之論呢?既有金玉之論,也該你我有之,又何必來一寶釵呢?所悲者,父母早逝,雖有銘心刻骨之言,無人為我主張;況近日每覺神思恍惚,病已漸成,醫者更云:「氣弱血虧,恐致勞怯之症。」我雖為你的知己,但恐不能久待;爾縱為我的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間,不覺淚又下來。待要進去相見,自覺無味,便一面拭淚,一面抽身回去了。

這裏寶玉忙忙的穿了衣裳出來,忽見黛玉在前面慢慢走著,似乎有拭淚之狀,便忙趕上來笑道:「妹妹往哪裏去?怎麼又哭了?又是誰得罪了你了?」黛玉回頭見是寶玉,便勉強笑道:「好好的,我何曾哭來。」寶玉笑道:「你瞧瞧,眼睛上的淚珠兒沒乾,還撒謊呢!」一面說,一面禁不住抬起手來,替他拭淚。黛玉忙向後退了幾步,說道:「你又要死了!又這麼動手動腳的。」寶玉笑道:「說話忘了情,不覺動了手,也就顧不得死活。」黛玉道:「死了倒不值什麼,只是丟下了什麼金,又是什麼麒麟,可怎麼好呢!」一句話,又把寶玉說急了,趕上來問道:「你還說這些話,到底是咒我還是氣我呢!」黛玉見問,方想起前日的事來,遂自悔這話又說造次了。忙笑道:「你別著急,我原說錯了,這有什麼要緊,筋都疊暴起來,急得一臉汗。」一面說,一面也近前伸手替他拭面上的汗。

寶玉瞅了半天,方說道:「你放心。」黛玉聽了,怔了半天,說道﹕「我有什麼不放心的?我不明白你這個話。你倒說說,怎麼放心不放心?」寶玉嘆了一口氣,問道:「你果不明白這話?難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錯了?連你的意思若體貼不著,就難怪你天天為我生氣了!」黛玉道:「我真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話。」寶玉點頭嘆道:「好妹妹,你別哄我。你真不明白這話,不但我素日白用了心,且連你素日待我的心也都辜負了。你皆因都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的病了。但凡寬慰些,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了!」黛玉聽了這話,如轟雷掣電,細細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來的還覺懇切,竟有萬句言語,滿心要說,只是半個字也不能吐出,只管怔怔的瞅著他。此時寶玉心中也有萬句言詞,不知一時從哪一句說起,卻也怔怔的瞅著黛玉。兩個人怔了半天,黛玉只咳了一聲,眼中淚直流下來,回身便走。寶玉忙上前拉住道:「好妹妹,且略站住,我說一句話再走。」黛玉一面拭淚,一面將手推開,說道:「有什麼可說的?你的話我都知道了。」口裏說著,卻頭也不回竟去了。

寶玉望著,只管發起呆來,原來方才出來忙了,不曾帶得扇子,襲人怕他熱,忙拿了扇子趕來送給他,猛抬頭看見黛玉和他站著,一時黛玉走了,他還站著不動,因而趕上來說道:「你也不帶了扇子去,虧了我看見,趕著送來。」寶玉正出了神,見襲人和他說話,並未看出是誰,只管呆著臉說道:「好妹妹,我的這個心,從來不敢說,今日膽大說出來,就是死了也是甘心的!我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又不敢告訴人,只好捱著。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裏夢裏也忘不了你!」襲人聽了,驚疑不止,又是怕,又是急,又是臊,連忙推他道:「這是哪裏的話?你是怎麼著了?還不快去嗎?」寶玉一時醒過來,方知是襲人。雖然羞的滿面紫漲,卻仍是呆呆的,接了扇子,一句話也沒有,竟自走去。

這裏襲人見他去後,想他方才之言必是因黛玉而起,如此看來,倒怕將來難免不才之事,令人可驚可畏。卻是如何處治,方能免此醜禍?想到此間,也不覺呆呆的發起怔來。誰知寶釵恰從那邊走來,笑道:「大毒日頭底下,出什麼神呢?」襲人見問,忙笑道:「我才見兩個雀兒打架,倒很有個玩意兒,就看住了。」寶釵道:「寶兄弟才穿了衣服,忙忙的哪裏去了?我要叫住問他呢,只是他慌慌張張的走過去,竟像沒理會我的,所以沒問。」襲人道:「老爺叫他出去的。」寶釵聽了,忙說道:「噯喲,這麼大熱的天,叫他做什麼?別是想起什麼來生了氣,叫他出去教訓一場罷?」襲人笑道:「不是這個,想必有客要會。」寶釵笑道:「這個客也沒意思,這麼熱天不在家裏涼快,跑什麼!」襲人笑道:「你可說麼!」寶釵因問:「雲丫頭在你們家做什麼呢?」襲人笑道:「才說了會子閑話兒,又瞧了會子我前日粘的鞋幫子,明日還求他做去呢。」

寶釵聽見這話,便兩邊回頭,看無人來往,笑道:「你這麼個明白人,怎麼一時半刻的就不會體諒人?我近來看著雲姑娘的神情兒,風裏言風裏語的聽起來,在家裏一點兒做不得主。他們家嫌費用大,竟不用那些針線上的人,差不多兒的東西都是他們娘兒們動手。為什麼這幾次他來了,他和我說話兒,見沒人在跟前,他就說家裏累得慌?我再問他兩句家常過日子的話,他就連眼圈兒都紅了,嘴裏含含糊糊待說不說的。看他的形景兒,自然從小兒了沒了父母是苦的,我看見他也不覺的傷起心來。」襲人見說這話,將手一拍道:「是了。怪道上月我求他打十根蝴蝶兒結子,過了那些日子才打發人送來,還說:『這是粗打的,且在別處將就使罷;要勻淨的,等明日來住著再好生打。』如今聽姑娘這話,想來我們求他,他不好推辭,不知他在家裏怎麼三更半夜的做呢!可是我也糊塗了,早知道是這麼著,我也不該求他。」寶釵道:「上次他告訴我,說在家裏做活做到三更天,要是替別人做一點半點兒,那些奶奶太太們還不受用呢。」襲人道:「偏我們那個牛心的小爺,憑著小的大的活計,一概不要家裏這些活計上的人做,我又弄不開這些。」寶釵笑道:「你不必忙,我替你做些就是了。」襲人笑道:「當真的?這可就是我的造化了!晚上我親自過來。」

一句話未了,忽見一個老婆子忙忙走來,說道:「這是哪裏說起,金釧兒姑娘好好兒的投井死了。」襲人聽得,唬了一跳,忙問:「哪個金釧兒?」那老婆子道:「哪裏還有兩個金釧兒呢?就是太太屋裏的。前日不知為什麼攆出去,在家裏哭天抹淚的,也都不理會他,誰知找不著他,才有打水的人說那東南角上井裏打水,見一個尸首,趕著叫人打撈起來,誰知是他!他們還只管亂著要救,哪裏中用了呢?」寶釵道:「這也奇了!」襲人聽說,點頭讚嘆,想素日同愾之情,不覺流下淚來。寶釵聽見這話,忙向王夫人處來安慰。這裏襲人自回去了。

寶釵來至王夫人房裏,只見鴉雀無聞,獨有王夫人在裏間房內坐著垂淚。寶釵便不好提這事,只得一旁坐下。王夫人便問:「你打哪裏來?」寶釵道:「打園裏來。」王夫人道:「你打園裏來,可曾見你寶兄弟?」寶釵道:「才倒看見他了,穿著衣裳出去了,不知哪裏去?」王夫人點頭嘆道:「你可知道一件奇事?金釧兒忽然投井死了!」寶釵見說,道:「怎麼好好兒的投井?這也奇了。」王夫人道:「原是前日他把我一件東西弄壞了,我一時生氣,打了他兩下子,攆了下去。我只說氣他幾天,還叫他上來,誰知他這麼氣性大,就投井死了,豈不是我的罪過!」

寶釵笑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是這麼想。據我看來,他並不是賭氣投井,多半他下去住著,或是在井旁邊兒玩,失了腳掉下去的。他在上頭拘束慣了,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處去玩玩逛逛兒,豈有這樣大氣的理?縱然有這樣大氣,也不過是個糊塗人,也不為可惜。」王夫人點頭嘆道:「雖然如此,到底我心裏不安!」寶釵笑道:「姨娘也不勞關心。十分過不去,不過多賞他幾兩銀子發送他,也就盡了主僕之情了。」王夫人道:「才剛我賞了五十兩銀子給他媽,原要還把你姐妹們的新衣裳給他兩件裝裹,誰知可巧都沒有什麼新做的衣裳,只有你林妹妹做生日的兩套。我想你林妹妹那孩子,素日是個有心的,況且他也三災八難的,既說了給他做生日,這會子又給人去裝裹,豈不忌諱?因這麼著,我才現叫裁縫趕著做一套給他。要是別的丫頭,賞他幾兩銀子,也就完了。金釧兒雖然是個丫頭,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孩兒差不多兒!」口裏說著,不覺流下淚來。寶釵忙道:「姨娘這會子何用叫裁縫趕去。我前日倒做了兩套,拿來給他,豈不省事?況且他活的時候兒也穿過我的舊衣裳,身量也相對。」王夫人道:「雖然這樣,難道你不忌諱?」寶釵笑道:「姨娘放心,我從來不計較這些。」一面說,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兩個人跟寶釵去。

一時寶釵取了衣服回來,只見寶玉在王夫人旁邊坐著垂淚。王夫人正才說他,因見寶釵來了,就掩住口不說了。寶釵見此景況,察言觀色,早知覺了七八分。於是將衣服交明王夫人,王夫人便將金釧兒的母親叫來,拿了去了。

後事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