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

話說寶玉正自發怔,不想黛玉將手帕子扔了來,正碰在眼睛上,倒唬了一跳,問:「這是誰?」黛玉搖著頭兒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為寶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給他看,不想失了手。」寶玉揉著眼睛,待要說什麼,又不好說的。

一時鳳姐兒來了。因說起初一日在清虛觀打醮的事來,約著寶釵、寶玉、黛玉等看戲去。寶釵笑道:「罷,罷,怪熱的,什麼沒看過的戲!我不去。」鳳姐道:「他們那裏涼快,兩邊又有樓。咱們要去,我頭幾天先打發人去,把那些道士都趕出去,把樓上打掃了,掛起簾子來,一個閑人不許放進廟去,才是好呢。我已經回了太太了,你們不去,我自家去。這些日子也悶的很了,家裏唱動戲,我又不得舒舒服服的看。」賈母聽說,就笑道:「既這麼著,我和你去。」鳳姐聽說,笑道:「老祖宗也去?敢情好了!就只是我不得受用了。」賈母道:「到明兒,我在正面樓上,你在旁邊樓上,你也不用到我這邊來立規矩,可好不好?」鳳姐笑道:「這就是老祖宗疼我了。」賈母因向寶釵道:「你也去,連你母親也去,長天老日的,在家裏也是睡覺。」寶釵只得答應著。

賈母又打發人去請了薛姨媽,順路告訴王夫人,要帶了他們姐妹去。王夫人因一則身上不好,二則預備元春有人出來,早已回了不去的,聽賈母如此說,笑道:「還是這麼高興。打發人去到園裏告訴,有要逛去的,只管初一跟老太太逛去。」這個話一傳開了,別人還可以,只是那些丫頭們天天不得出門檻兒,聽了這話,誰不愛去。便是各人的主子懶怠去,他也百般的攛掇了去,因此李宮裁等都說去。賈母越發心中歡喜,早已吩咐人去打掃安置,都不必細說。

單表到了初一這一日,榮國府門前車輛紛紛,人馬簇簇,那底下執事人等,聽見是貴妃做好事,賈母親去拈香,況是端陽佳節,因此凡動用的物件,一色都是齊全的,不同往日。少時賈母等出來,賈母坐一乘八人大轎,李氏、鳳姐、薛姨媽每人一乘四人轎,寶釵、黛玉二人共坐一輛翠蓋珠纓八寶車,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輛朱輪華蓋車。然後賈母的丫頭鴛鴦、鸚鵡、琥珀、珍珠,黛玉的丫頭紫鵑、雪雁、鸚哥,寶釵的丫頭鶯兒、文杏,迎春的丫頭司棋、繡橘,探春的丫頭侍書、翠墨,惜春的丫頭入畫、彩屏,薛姨媽的丫頭同喜、同貴,外帶香菱,香菱的丫頭臻兒,李氏的丫頭素雲、碧月,鳳姐兒的丫頭平兒、丰兒、小紅,並王夫人的兩個丫頭金釧、彩雲,也跟了鳳姐兒來。奶子抱著大姐兒,另在一輛車上。還有幾個粗使的丫頭,連上各房的老嬤嬤奶媽子,並跟著出門的媳婦子們,黑壓壓的站了一街的車。那街上的人見是賈府去燒香,都站在兩邊觀看。那些小門小戶的婦女,也都開了門在門口站著,七言八語,指手畫腳,就像看那過會的一般。只見前頭的全副執事擺開,一位青年公子騎著銀鞍白馬,彩轡朱纓,在那八人轎前領著,那些車轎人馬,浩浩蕩蕩,一片錦繡香煙,遮天壓地而來,卻是鴉雀無聞,只有車輪馬蹄之聲。

不多時,已到了清虛觀門口。只聽鐘鳴鼓響,早有張法官執香披衣,帶領眾道土在路旁迎接。寶玉下了馬,賈母的轎剛至山門以內,見了本境城隍土地各位泥塑聖像,便命住轎。賈珍帶領各子弟上來迎接。鳳姐兒的轎子卻趕在頭裏先到了,帶著鴛鴦等迎接上來,見賈母下了轎,忙要攙扶。可巧有個十二三歲的小道士兒,拿著個剪筒照管各處剪蠟花兒,正欲得便且藏出去,不想一頭撞在鳳姐兒懷裏。鳳姐便一揚手照臉打了個嘴巴,把那小孩子打了一個筋斗,罵道:「小野雜種往哪裏跑?」那小道士也不顧拾燭剪,爬起來往外還要跑。正值寶釵等下車,眾婆娘媳婦正圍隨的風雨不透,但見一個小道士滾了出來,都喝聲叫:「拿,拿!打,打!」賈母聽了,忙問:「是怎麼了?」賈珍忙過來問。鳳姐上去攙住賈母,就回說:「一個小道士兒剪蠟花的,沒躲出去,這會子混鑽呢。」賈母聽說,忙道:「快帶了那孩子來,別唬著他。小門小戶的孩子,都是嬌生慣養慣了的,哪裏見過這個勢派?倘成唬著他,倒怪可憐見兒的,他老子娘豈不疼呢!」說著,便叫賈珍去好生帶了來。賈珍只得去拉了,那孩子一手拿著蠟剪,跪在地下亂顫。賈母命賈珍拉起來,叫他不用怕,問他幾歲了。那孩子通說不出話來。賈母還說:「可憐見兒的!」又向賈珍道:「珍哥帶他去罷。給他幾個錢買果子吃,別叫人難為了他。」賈珍答應,領出去了。

這裏賈母帶著眾人,一層一層的瞻拜觀玩。外面小廝們見賈母等進入二層山門,忽見賈珍領了個小道士出來,叫人:「來帶了去,給他幾百錢、別難為了他。」家人聽說,忙上來領去。賈珍站在台階上,因問:「管家在哪裏?」底下站的小廝們見問,都一齊喝聲說:「叫管家!」登時林之孝,一手整理著帽子,跑進來,到了賈珍跟前。賈珍道:「雖然這裏地方兒大,今兒咱們的人多,你使的人,你就帶了在這院裏罷,使不著的,打發到那院裏去。把小么兒們多挑幾個在這二層門上和兩邊的角門上,伺候著要東西傳話。你可知道不知道?今兒姑娘奶奶們都出來,一個閑人也不許到這裏來。」林之孝忙答應「知道」,又說了幾個「是」。賈珍道:「去罷。」

又問:「怎麼不見蓉兒?」一聲未了,只見賈蓉從鐘樓裏跑出來了。賈珍道:「你瞧瞧,我這裏沒熱,他倒涼快去了!」喝命家人啐他。那小廝們都知道賈珍素日的性子,違拗不得,就有個小廝上來向賈蓉臉上啐了一口。賈珍還瞪著他,那小廝便問賈蓉:「爺還不怕熱,哥兒怎麼先涼快去了?」賈蓉垂著手,一聲不敢言語。那賈芸、賈萍、賈芹等聽見了,不但他們慌了,並賈璉、賈瓊等也都忙了,一個一個都從牆根兒底下慢慢的溜下來了。賈珍又向賈蓉道:「你站著做什麼?還不騎了馬跑到家裏告訴你娘母子去!老太太和姑娘們都來了,叫他們快來伺候!」賈蓉聽說,忙跑了出來,一疊連聲的要馬。一面抱怨道:「早都不知做什麼的,這會子尋趁我。」一面又罵小子:「捆著手呢?馬也拉不來!」要打發小廝去,又恐怕後來對出來,說不得親自走一趟,騎馬去了。

且說賈珍方要抽身進來,只見張道士站在旁邊,陪笑說道:「論理,我不比別人,應該裏頭伺候。只因天氣炎熱,眾位千金都出來了,法官不敢擅入,請爺的示下。恐老太太問,或要隨喜哪裏,我只在這裏伺候罷了。」賈珍知道,這張道士雖然是當日榮國公的替身,曾經先皇御口親呼為〈大幻仙人〉,如今現掌道錄司印,又是當今封為〈終了真人〉,現今王公藩鎮都稱為神仙,所以不敢輕慢。二則他又常往兩個府裏去,太太姑娘們都是見的。今見他如此說,便笑道:「咱們自己,你又說起這話來。再多說,我把你這鬍子還揪了你的呢!還不跟我進來呢。」那張道士呵呵的笑著,跟了賈珍進來。

賈珍到賈母跟前,控身陪笑,說道:「張爺爺進來請安。」賈母聽了,忙道:「請他來。」賈珍忙去攙過來。那張道士先呵呵笑道:「無量壽佛!老祖宗一向福壽康寧,眾位奶奶姑娘納福!一向沒到府裏請安,老太太氣色越發好了。」賈母笑道:「老神仙你好?」張道士笑道:「托老太太的萬福,小道也還康健。別的倒罷了,只記掛著哥兒,一向身上好?前日四月二十六,我這裏做遮天大五的聖誕,人也來的少,東西也很乾淨,我說請哥兒來逛逛,怎麼說不在家?」賈母說道:「果真不在家。」一面回頭叫寶玉。

誰知寶玉解手兒去了,才來,忙上前問:「張爺爺好!」張道士忙抱住問了好,又向賈母笑道:「哥兒越發福了。」賈母道:「他外頭好,裏頭弱。又搭著他老子逼著他唸書,生生兒的把個孩子逼出病來了。」張道士道:「前日我在好幾處看見哥兒寫的字,作的詩,都好的了不得。怎麼老爺還抱怨哥兒不大喜歡唸書呢?依小道看來,也就罷了。」又嘆道:「我看見哥兒的這個形容身段,言談舉動,怎麼就和當日國公爺一個稿子!」說著兩眼酸酸的。賈母聽了,也由不得有些戚慘,說道:「正是呢。我養了這些兒子孫子,也沒一個像他爺爺的,就只這玉兒還像他爺爺。」那道士又向賈珍道:「當日國公爺的模樣兒,爺們一輩兒的不用說了,自然沒趕上;大約連大老爺、二老爺也記不清楚了罷!」說畢,又呵呵大笑道:「前日在一個人家兒,看見位小姐,今年十五歲了,長的倒也好個模樣兒。我想著哥兒也該提親了。要論這小姐的模樣兒,聰明智慧,根基家當,倒也配得過。但不知老太太怎麼樣?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請了示下,才敢提去呢。」賈母道:「上回有個和尚說了,這孩子命裏不該早娶,等再大一大兒再定罷。你如今可打聽著,不管他根基富貴,只要模樣兒配得上,就來告訴我。就是那家子窮,也不過幫他幾兩銀子就完了。只是模樣兒性格兒難得好的。」

說畢,只見鳳姐兒笑道:「張爺爺,我們丫頭的寄名符兒你也不換去,前兒虧你還有那麼大臉,打發人和我要鵝黃緞子去!要不給你,又恐怕你那老臉上下不來。」張道士哈哈大笑道:「你瞧,我眼花了!也沒見奶奶在這裏,也沒道謝。寄名符早已有了,前日原想送去,不承望娘娘來做好事,也就混忘了。還在佛前鎮著呢。等著我取了來。」說著跑到大殿上,一時拿了個茶盤,搭著大紅蟒緞經袱子,托出符來。大姐兒的奶子接了符。張道士才要抱過大姐兒來,只見鳳姐笑道:「你就手裏拿出來罷了,又拿個盤子托著!」張道士道:「手裏不乾不淨的,怎麼拿?用盤子潔些。」鳳姐笑道:「你只顧拿出盤子,倒唬了我一跳。我不說你是為送符,倒像和我們化布施來了。」眾人聽說,哄然一笑,連賈珍也掌不住笑了。

賈母回頭道:「猴兒,猴兒!你不怕下割舌地獄?」鳳姐笑道:「我們爺兒們不相干。他怎麼常常的說我該積陰騭,遲了就短命呢?」張道士也笑道:「我拿出盤子來,一舉兩用,倒不為化布施,倒要把哥兒的那塊玉請下來,托出去給那些遠來的道友和徒子徒孫們見識見識。」賈母道:「既這麼著,你老人家老天拔地的,跑什麼呢,帶著他去瞧了,叫他進來,就是了。」張道士道:「老太太不知道,看著小道是八十歲的人,托老太太的福,倒還硬朗;二則外頭的人多,氣味難聞,況且大暑熱的天,哥兒受不慣,倘或哥兒中了髒氣味,倒值多了。」賈母聽說,便命寶玉摘下通靈玉來,放在盤內。那張道士兢兢業業的用蟒袱子墊著,捧出去了。

這裏賈母帶著眾人各處遊玩一回,方去上樓。只見賈珍回說:「張爺爺送了玉來。」剛說著,張道士捧著盤子走到跟前,笑道:「眾人托小道的福,見了哥兒的玉,實在稀罕,都沒什麼敬賀的,這是他們各人傳道的法器,都願意為敬賀之禮。雖不稀罕,哥兒只留著玩耍賞人罷。」賈母聽說,向盤內看時,只見也有金璜,也有玉塊,或有〈事事如意〉,或有〈歲歲平安〉,皆是珠穿寶嵌、玉琢金鏤,共有三五十件。因說道:「你也胡鬧。他們出家人,是哪裏來的?何必這樣?這斷不能收。」張道士笑道:「這是他們一點敬意,小道也不能阻擋。老太太要不留下,倒叫他們看著小道微薄,不像是門下出身了。」賈母聽如此說,方命人接下了。寶玉笑道:「老太太,張爺爺既這麼說,又推辭不得,我要這個也無用,不如叫小子捧了這個,跟著我出去散給窮人罷。」賈母笑道:「這話說的也是。」張道士忙攔道:「哥兒雖要行好,但這些東西雖說不甚稀罕,也到底是幾件器皿。若給了窮人,一則與他們無益,二則反倒糟塌了這些東西。要捨給窮人,何不就散錢給他們呢?」寶玉聽說,便命:「收下,等晚上拿錢施捨罷。」說畢,張道士方才退出。

這裏賈母和眾人上了樓,在正面樓上歸坐。鳳姐等上了東樓。眾丫頭等在西樓輪流伺候。一時賈珍上來回道:「神前拈了戲,頭一本是《白蛇記》。」賈母便問:「是什麼故事?」賈珍道:「漢高祖斬蛇起首的故事。第二本是《滿床笏》。」賈母點頭道:「倒是第二本也還罷了。神佛既這樣,也只得如此。」又問:「第三本?」賈珍道:「第三本是《南柯夢》。」賈母聽了,便不言語。賈珍退下來,走至外邊,預備著申表、焚錢糧、開戲,不在話下。

且說寶玉在樓上,坐在賈母旁邊,因叫個小丫頭子捧著方才那一盤子東西,將自己的玉帶上,用手翻弄尋撥,一件一件的挑與賈母看。賈母因看見有個赤金點翠的麒麟,便伸手拿起來,笑道:「這件東西,好像是我看見誰家的孩子也帶著一個。」寶釵笑道:「史大妹妹有一個,比這小些。」賈母道:「原來是雲兒有這個。」寶玉道:「他這麼往我們家去住著,我也沒看見?」探春笑道:「寶姐姐有心,不管什麼他都記得。」黛玉冷笑道:「他在別的上頭心還有限,惟有這些人帶的東西上,他才是留心呢!」寶釵聽說,回頭裝沒聽見。寶玉聽見史湘雲有這件東西,自己便將那麒麟忙拿起來,揣在懷裏。忽又想到怕人看見他聽是史湘雲有了,他就留著這件,因此手裏揣著,卻拿眼睛瞟人。只見眾人倒都不理論,惟有黛玉瞅著他點頭兒,似有贊嘆之意。寶玉心裏不覺沒意思起來,又掏出來,瞅著黛玉訕笑道:「這個東西有趣兒,我替你拿著,到家裏穿上個穗子你帶,好不好?」黛玉將頭一扭道:「我不稀罕。」寶玉笑道:「你既不稀罕,我可就拿著了。」說著,又揣起來。

剛要說話,只見賈珍之妻尤氏和賈蓉續娶的媳婦胡氏,婆媳兩個來了,見過賈母。賈母道:「你們又來做什麼,我不過沒事來逛逛。」一句話說了,只見人報:「馮將軍家有人來了。」原來馮紫英家聽見賈府在廟裏打醮,連忙預備豬羊,香燭、茶食之類,趕來送禮。鳳姐聽了,忙趕過正樓來,拍手笑道:「噯呀!我卻沒防著這個。只說咱們娘兒們來閑逛逛,人家只當咱們大擺齋壇的來送禮。都是老太太鬧的!這又不得預備賞封兒。」剛說了,只見馮家的兩個管家女人上樓來了。馮家兩個未去,接著趙侍郎家也有禮來了。於是接二連三,都聽見賈府打醮,女眷都在廟裏,凡一應遠親近友,世家相與,都來送禮。賈母才後悔起來,說:「又不是什麼正經齋事,我們不過閑逛逛,沒的驚動人。」因此雖看了一天戲,至下午便回來了,次日便懶怠去。鳳姐又說:「打牆也是動土,已經驚動了人,今兒樂得還去逛逛。」賈母因昨日見張道士提起寶玉說親的事來,誰知寶玉一日心中不自在,回家來生氣,嗔著張道士與他說了親,一口聲聲說:「從今以後,再不見張道士了。」別人也並不知為什麼原故。二則黛玉昨日回家,又中了暑。因此二事,賈母便執意不去了。鳳姐見不去,自己帶了人去,也不在話下。

且說寶玉因見黛玉病了,心裏放不下,飯也懶怠吃,不時來問,只怕他有個好歹。黛玉因說道:「你只管聽你的戲去罷,在家裏做什麼?」寶玉因昨日張道士提親之事,心中大不受用,今聽見黛玉如此說,心裏因想道:「別人不知道我的心還可恕,連他也奚落起我來。」因此心中更比往日的煩惱加了百倍。要是別人跟前斷不能動這肝火,只是黛玉說了這話,倒又比往日別人說這話不同,由不得立刻沉下臉來,說道:「我白認得你了!罷了,罷了!」黛玉聽說,冷笑了兩聲道:「你白認得了我嗎?我哪裏能夠像人家有什麼配的上你的呢!」寶玉聽了,便走來,直問到臉上道:「你這麼說,是安心咒我天誅地滅?」黛玉一時解不過這話來。寶玉又道:「昨兒還為這個起了誓呢,今兒你到底兒又重我一句!我就天誅地滅,你又有什麼益處呢?」黛玉一聞此言,方想起昨日的話來。今日原自己錯了,又是急,又是愧,便抽抽搭搭的哭起來,說道:「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誅地滅!何苦來呢!我知道昨日張道士說親,你怕攔了你的好姻緣,你心裏生氣,來拿我煞性子!」

原來寶玉自幼生成來的有一種下流痴病,況從幼時和黛玉耳鬢廝磨,心情相對,如今稍知些事,又看了些邪書僻傳,凡遠親近友之家所見的那些閨英闈秀,皆未有稍及玉者,所以早存一段心事,只不好說出來。故每每或喜或怒,變盡法子暗中試探。那黛玉偏生也是個有些痴病的,也每用假情試探。因你也將真心真意瞞起來,我也將真心真意瞞起來,都只用假意試探,如此兩假相逢,終有一真,其間瑣瑣碎碎,難保不有口角之事。即如此刻,寶玉的心內想的是:「別人不知我的心還可恕,難道你就不想我的心裏眼裏只有你?你不能為我解煩惱,反來拿這個話堵噎我,可見我心裏時時刻刻白有你,你心裏竟沒我了。」寶玉是這個意思,只口裏說不出來。

那黛玉心裏想著:「你心裏自然有我,雖有金玉相對之說,你豈是重這邪說不重人的呢?我就時常提這金玉,你只管了然無聞的,方見的是待我重,無毫發私心了。怎麼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著急呢?可知你心裏時時有這個金玉的念頭。我一提,你怕我多心,故意著急,安心哄我。」那寶玉心中又想著:「我不管怎麼樣都好,只要你隨意,我就立刻因你死了,也是情願的。你知也罷,不知也罷,只由我的心,那才是你和我近,不和我遠。」黛玉心裏又想著:「你只管你就是了。你好,我自然好。你要把自己丟開,只管周旋我,是你不叫我近你,竟叫我遠了。」

看官,你道兩個人原是一個心,如此看來,卻都是多生了枝葉,將那求近之心反弄成疏遠之意了。此皆他二人素昔所存私心,難以備述。如今只說他們外面的形容。那寶玉又聽見他說好姻緣三個字,越發逆了己意。心裏乾噎,口裏說不出來,便賭氣向頸上摘下通靈玉來,咬咬牙,狠命往地下一摔,道:「什麼勞什子!我砸了你,就完了事了!」偏生那玉堅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風不動。寶玉見不破,便回身找東西來砸。黛玉見他如此,早已哭起來,說道:「何苦來你砸那啞吧東西?有砸他的,不如來砸我!」

二人鬧著,紫鵑、雪雁等忙來解勸。後來見寶玉下死勁的砸那玉,忙上來奪,又奪不下來。見比往日鬧的大了,少不得去叫襲人。襲人忙趕了來,才奪下來。寶玉冷笑道:「我是砸我的東西,與你們什麼相干!」襲人見他臉都氣黃了,眉眼都變了,從來沒氣的這麼樣,便拉著他的手,笑道:「你和妹妹拌嘴,不犯著砸它;倘或砸壞了,叫他心裏臉上怎麼過的去呢!」黛玉一行哭著,一行聽了這話,說到自己心坎兒上來,可見寶玉連襲人不如,越發傷心大哭起來。心裏一急,方才吃的香薷飲,便承受不住,哇的一聲都吐出來了。紫鵑忙上來用絹子接住,登時一口一口的,把塊絹子吐濕。雪雁忙上來捶揉。紫鵑道:「雖然生氣,姑娘到底也該保重些。才吃了藥,好些兒,這會子和寶二爺拌嘴,又吐出來了;倘或犯了病,寶二爺怎麼心裏過的去呢?」寶玉聽了這話,說到自己心坎兒上來,可見黛玉竟還不如紫鵑呢。又見黛玉臉紅頭脹,一行啼哭,一行氣湊,一行是淚,一行是汗,不勝怯弱。寶玉見了這般,又自己後悔:「方才不該和他較証,這會子他這樣光景,我又替不了他。」心裏想著,也由不得滴下淚來了。

襲人守著寶玉,見他兩個哭的悲痛,也心酸起來。又摸著寶玉的手冰涼,要勸寶玉不哭罷,一則恐寶玉有委屈悶在心裏,二則又恐薄了黛玉,兩頭兒為難。正是女兒家的心性,不覺也流下淚來。紫鵑一面收拾了吐的藥,一面拿扇子替黛玉輕輕的扇著,見三個人都鴉雀無聲,各自哭各自的,索性也傷起心來,也拿著絹子拭淚。四個人都無言對泣。還是襲人勉強笑向寶玉道:「你不看別的,你看看這玉上穿的穗子,也不該和林姑娘拌嘴呀。」黛玉聽了,也不顧病,趕來奪過去,順手抓起一把剪子來就鉸。襲人、紫鵑剛要奪,已經剪了幾段。黛玉哭道:「我也是白效力,他也不稀罕,自有別人替他再穿好的去呢!」襲人忙接了玉道:「何苦來!這是我才多嘴的不是了。」寶玉向黛玉道:「你只管鉸!我橫豎不帶它,也沒什麼。」只顧裏頭鬧,誰知那些老婆子們見黛玉大哭大吐,寶玉又砸玉,不知道要鬧到什麼田地兒,便連忙的一齊往前頭去回了賈母、王夫人知道,好不至於連累了他們。

那賈母、王夫人見他們忙忙的做一件正經事來告訴,也都不知有了什麼原故,便一齊進園來瞧。急的襲人抱怨紫鵑:「為什麼驚動了老太太、太太?」紫鵑又只當是襲人著人去告訴的,也抱怨襲人。那賈母、王夫人進來,見寶玉也無言,黛玉也無話,問起來,又沒為什麼事,便將這禍移到襲人、紫鵑兩個人身上,說:「為什麼你們不小心伏侍,這會子鬧起來都不管呢!」因此將二人連罵帶說教訓了一頓。二人都沒的說,只得聽著。還是賈母帶出寶玉去了,方才平服。

過了一日,至初三日,乃是薛蟠生日,家裏擺酒唱戲,賈府諸人都去了。寶玉因得罪了黛玉,二人總未見面,心中正自後悔,無精打彩,哪裏還有心腸去看戲,因而推病不去。黛玉不過前日中了些暑褥之氣,本無甚大病,聽見他不去,心裏想:「他是好吃酒聽戲的,今日反不去,自然是因為昨兒氣著了;再不然他見我不去,他也沒心腸去。只是昨兒千不該萬不該鉸了那玉上的穗子。管定他再不帶了,還得我穿了他才帶。」因而心中十分後悔。那賈母見他兩個都生氣,只說趁今兒那邊去看戲,他兩個見了,也就完了,不想又都不去。老人家急的抱怨說:「我這老冤家,是哪一世裏造下的孽障?偏偏兒的遇見了這麼兩個不懂事的小冤家兒,沒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真的是俗語兒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了。幾時我閉了眼,斷了這口氣,任憑你們兩個冤家鬧上天去,我眼不見心不煩,也就罷了。偏他娘的又不咽這口氣!」自己抱怨著,也哭起來了。

誰知這個話傳到寶玉、黛玉二人耳內,他二人竟從來沒有聽見過『不是冤家不聚頭』的這句俗話兒,如今忽然得了這句話,好似參禪的一般,都低著頭細嚼這句話的滋味兒,不覺的潸然淚下。雖然不曾會面,卻一個在瀟湘館臨風灑淚,一個在怡紅院對月長吁,正是人居兩地,情發一心了。

襲人因勸寶玉道:「千萬不是,都是你的不是。往日家裏的小廝們和他的姐姐妹妹拌嘴,或是兩口子紛爭,你要是聽見了,還罵那些小廝們蠢,不能體貼女孩兒們的心腸,今兒怎麼你也這麼著起來了。明兒初五,大節下的,你們兩個再這麼仇人似的,老太太越發要生氣了,一定弄得大家不安生。依我勸你,正經下個氣兒,賠個不是,大家還是照常一樣兒的,這麼著不好嗎?」寶玉聽了,不知依與不依。

要知端詳,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