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紅樓夢 ‧ 程乙本為底  清 ‧ 曹雪芹(高鶚)著

第九回 訓劣子李貴承申飭 嗔頑童茗煙鬧書房

話說秦邦業父子專候賈家人來送上學之信。原來寶玉急於要和秦鐘相遇,遂擇了後日一定上學,打發人送了信。到了這天,寶玉起來時,襲人早已把書筆文物收拾停妥,坐在床沿上發悶,見寶玉起來,只得伏侍他梳洗。寶玉見他悶悶地,問道:「好姐姐,你怎麼又不喜歡了?難道怕我上學去,撂的你們冷清了不成?」襲人笑道:「這是哪裏的話?唸書是很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輩子了,終久怎麼樣呢?但只一件,只是唸書的時候兒想著書,不唸的時候兒想著家,總別和他們玩鬧,碰見老爺不是玩的。雖說是奮志要強,那功課寧可少些,一則貪多嚼不爛,二則身子也要保重,這就是我的意思,你好歹體諒些。」襲人說一句,寶玉答應一句。襲人又道:「大毛兒衣服我也包好了,交給小子們去了。學裏冷,好歹想著添換,比不得家裏有人照顧。腳爐手爐也交出去了,你可逼著他們給你籠上。那一起懶賊,你不說,他們樂得不動,白凍壞了你。」寶玉道:「你放心,我自己都會調停的。你們也可別悶死在這屋裏,常和林妹妹一處玩玩兒去才好。」說著俱已穿戴齊備,襲人催他去見賈母、賈政、王夫人。寶玉又囑咐了睛雯、麝月幾句,方出來見賈母。賈母也不免有幾句囑咐的話。然後去見王夫人,又出來到書房中見賈政。

這日賈政正在書房中和清客相公們說閑話兒,忽見寶玉進來請安,回說上學去。賈政冷笑道:「你要再提上學兩個字,連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話,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經。看仔細站髒了我這個地,靠髒了我這個門!」眾清客都起身笑道:「老世翁何必如此。今日世兄一去,二三年就可顯身成名的,斷不似往年仍作小兒之態了。天也將飯時了,世兄竟快請罷。」說著便有兩個年老的攜了寶玉出去。賈政因問:「跟寶玉的是誰?」只聽見外面答應了一聲,早進來三四個大漢,打千兒請安。賈政看時,是寶玉奶姆的兒子名喚李貴的,因向他道:「你們成日家跟他上學,他到底唸了些什麼書!倒唸了些流言混話在肚子裏,學了些精致的淘氣。等我閑一閑,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長進的東西算帳!」嚇得李貴忙雙膝跪下,摘了帽子碰頭,連連答應「是」,又回說:「哥兒已經唸到第三本《詩經》,什麼『攸攸鹿鳴,荷葉浮萍』,小的不敢撒謊。」說得滿座哄然大笑起來,賈政也掌不住笑了。因說道:「哪怕再唸三十本《詩經》,也是掩耳盜鈴,哄人而已。你去請學裏太爺的安,就說我說的:什麼《詩經》、古文,一概不用虛應故事,只是先把《四書》一齊講明背熟是最要緊的。」李貴忙答應「是」,見賈政無話,方起來退出去。

此時寶玉獨站在院外,屏聲靜候,等他們出來同走。李貴等一面撣衣裳,一面說道:「哥兒可聽見了?先要揭我們的皮呢。人家的奴才跟主子賺些個體面,我們這些奴才白陪著挨打受罵的。從此也可憐見些才好!」寶玉笑道:「好哥哥,你別委屈,我明兒請你。」李貴道:「小祖宗,誰敢望請,只求聽一兩句話就有了。」說著又至賈母這邊,秦鐘早已來了,賈母正和他說話兒呢。於是二人見過,辭了賈母。寶玉忽想起未辭黛玉,又忙至黛玉房中來作辭。彼時黛玉在窗下對鏡理妝,聽寶玉說上學去,因笑道:「好!這一去,可是要蟾宮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寶玉道:「好妹妹,等我下學再吃晚飯。那胭脂膏子也等我來再製。」嘮叨了半日,方抽身去了。黛玉忙又叫住,問道:「你怎麼不去辭你寶姐姐來呢?」寶玉笑而不答,一逕同秦鐘上學去了。

原來這義學也離家不遠,原係當日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力不能延師者,即入此中讀書。凡族中為官者,皆有幫助銀兩,以為學中膏火之費,舉年高有德之人為師塾。如今秦、寶二人來了,一一的都互相拜見過,讀起書來。自此後,二人同來同往同起同坐,愈加親密。兼賈母愛惜,也常留下秦鐘一住三五天,和自己重孫一般看待。因見秦鐘家中不甚寬裕,又助些衣服等物。不上一兩月工夫,秦鐘在榮府裏便慣熟了。寶玉終是個不能安分守禮的人,一味的隨心所欲,因此發了脾性,又向秦鐘悄說:「咱們兩個人,一樣的年紀,況又同窗,以後不必論叔侄,只論弟兄朋友就是了。」先是秦鐘不敢,寶玉不從,只叫他兄弟,叫他表字鯨卿,秦鐘也只得混著亂叫起來。

原來這學中雖都是本族子弟與些親戚家的子侄,俗語說的好:「一龍九種,種種各別。」未免人多了就有龍蛇混雜、下流人物在內。自秦、寶二人來了,都生得花朵兒一般的模樣,又見秦鐘靦腆溫柔,未語先紅,怯怯羞羞有女兒之風;寶玉又是天生成慣能作小服低,賠身下氣,性情體貼,話語纏綿。因他二人又這般親厚,也怨不得那起同窗人起了嫌疑之念,背地裏你言我語,詬誶謠諑,佈滿書房內外。

原來薛蟠自來王夫人處住後,便知有一家學,學中廣有青年子弟。偶動了龍陽之興,因此也假說來上學,不過是三日打魚,兩日曬網,白送些束禮與賈代儒,卻不曾有一點兒進益,只圖結交些契弟。誰想這學內的小學生,圖了薛蟠的銀錢穿吃,被他哄上手了,也不消多記。又有兩個多情的小學生,亦不知是哪一房的親眷,亦未考真姓名,只因生得嫵媚風流,滿學中都送了兩個外號,一個叫「香憐」,一個叫「玉愛」。別人雖都有羡慕之意,不利於孺子之心,只是懼怕薛蟠的威勢,不敢來沾惹。

如今秦、寶二人一來了,見了他兩個,也不免繾綣羡愛,亦知係薛蟠相知,未敢輕舉妄動。香、玉二人心中,一般的留情與秦、寶,因此四人心中雖有情意,只未發出。每日一入學中,四處各坐,卻八目勾留,或設言託意,或詠桑寓柳,遙以心照,卻外面自為避人眼目,不料偏又有幾個滑賊看出形景來,都背後擠眉弄眼,或咳嗽揚聲,這也非止一日。

可巧這日代儒有事回家,只留下一句七言對聯,令學生對了,明日再來上書,將學中之事又命長孫賈瑞管理。妙在薛蟠如今不大上學應卯了,因此秦鐘趁此和香憐弄眉擠眼,二人假出小恭,走至後院說話。秦鐘先問他:「家裏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一語未了,只聽見背後咳嗽了一聲。二人嚇的忙回顧時,原來是窗友名金榮的。香憐本有些性急,便羞怒相激,問他道:「你咳嗽什麼?難道不許我們說話不成?」金榮笑道:「許你們說話,難道不許我咳嗽不成?我只問你們,有話不分明說,許你們這樣鬼鬼祟祟的幹什麼故事?我可也拿住了,還賴什麼?先讓我抽個頭兒,咱們一聲兒不言語。不然大家就翻起來!」秦、香二人就急得飛紅的臉,便問道:「你拿住什麼了?」金榮笑道:「我現拿住了是真的。」說著又拍著手笑嚷道:「貼的好燒餅!你們都不買一個吃去?」秦鐘、香憐二人又氣又急。忙進來向賈瑞前告金榮,說金榮無故欺負他兩個。

原來這賈瑞是個圖便宜沒行止的人,每在學中以公報私,勒索子弟們請他,後又助著薛蟠圖些銀錢酒肉,一任薛蟠橫行霸道,他不但不去管約,反助紂為虐討好兒。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愛東,明日愛西,近來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丟開一邊。就連金榮,也是當日的好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見棄了金榮。近日連香、玉亦已見棄。故賈瑞也無了提攜幫襯之人,不怨薛蟠得新厭故,只怨香、玉二人不在薛蟠跟前提攜了。因此賈瑞、金榮等一干人,也正醋妒他兩個。今見秦、香二人來告金榮,賈瑞心中便不自在起來,雖不敢呵叱秦鐘,卻拿著香憐作法,反說他多事,著實搶白了幾句。香憐反討了沒趣,連秦鐘也訕訕的各歸座位去了。

金榮越發得了意,搖頭咂嘴的,口內還說許多閑話。玉愛偏又聽見,兩個人隔座咕咕唧唧的角起口來。金榮只一口咬定說:「方才明明的撞見他兩個在後院裏親嘴摸屁股,兩個商議,定了一對兒。」論長道短,那裏只顧得自亂說,卻不防還有別人。誰知早又觸怒了一個人。你道這一個人是誰?原來這人名喚賈薔,亦係寧府中正派玄孫,父母早亡,從小兒跟著賈珍過活,如今長了十六歲,比賈蓉生得還風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親厚,常共起居,寧府中人多口雜,那些不得志的奴僕,專能造言誹謗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什麼小人詬誶謠諑之辭。賈珍想亦風聞得些口聲不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與房舍,命賈薔搬出寧府,自己立門戶過活去了。

這賈薔外相既美,內性又聰,雖然應名來上學,亦不過虛掩眼目而已,仍是鬥雞走狗賞花閱柳為事。上有賈珍溺愛,下有賈蓉匡助,因此族中人誰敢觸逆於他?他既和賈蓉最好,今見有人欺負秦鐘,如何肯依?如今自己要挺身出來報不平,心中且忖度一番:「金榮、賈瑞一等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我又與薛大叔相好,倘或我一出頭,他們告訴了老薛,我們豈不傷和氣呢。欲要不管,這謠言說得大家沒趣。如今何不用計制伏,又止息了口聲,又不傷臉面。」想畢,也裝出小恭去,走至後面瞧瞧,把跟寶玉書童茗煙叫至身邊,如此這般,調撥他幾句。

這茗煙乃是寶玉第一個得用且又年輕不諳事的,今聽賈薔說:「金榮如此欺負秦鐘,連你們的爺寶玉都干連在內,不給他個知道,下次越發狂縱。」這茗煙無故就要欺壓人的,如今得了這信,又有賈薔助著,便一頭進來找金榮。也不叫金相公了,只說:「姓金的,你什麼東西!」賈薔遂跺一跺靴子,故意整整衣服,看看日影說:「正時候了。」遂先向賈瑞說有事要早走一步。賈瑞不敢止他,只得隨他去了。

這裏茗煙走進來,便一把揪住金榮問道:「我們屁股肏不肏,管你相干?橫豎沒你的爹罷了!說你是好小子,出來動一動你茗大爺!」嚇得滿屋中子弟都忙忙的痴望。賈瑞忙喝:「茗煙不得撤野!」金榮氣黃了臉,說:「反了!奴才子都敢如此,我只和你主子說。」便奪手要去抓打寶玉。秦鐘剛轉出身來,聽得腦後颼的一聲,早見一方硯瓦飛來,並不知係何人打來,卻打了賈藍、賈菌的座上。這賈藍、賈菌係榮府近派的重孫。這賈菌少孤,其母疼愛非常,書房中與賈藍最好,所以二人同坐。誰知這賈菌年紀雖小,志氣最大,極是淘氣不怕人的。他在位上,冷眼看見金榮的朋友暗助金榮,飛硯來打茗煙,偏打錯了落在自己面前,將個磁硯水壺兒打粉碎,濺了一書墨水。賈菌如何依得,便罵:「好囚攘的們,這不都動了手了麼!」罵著,也便抓起硯台來要飛。賈藍是個省事的,忙按住硯台,忙勸道:「好兄弟,不與咱們相干。」賈菌如何忍得住,見按住硯台,他便兩手抱起書篋子來照這邊扔去。終是身小力薄,卻扔不到,反扔到寶玉、秦鐘案上就落下來了。

只聽豁嘲一響,砸在桌上,書本、紙片、筆、硯等物撤了一桌,又把寶玉的一碗茶也砸得碗碎茶流。那賈菌即時跳出來,要揪打那飛硯的人。金榮此時隨手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在手,地狹人多,哪裏經得舞動長板。茗煙早吃了一下,亂嚷:「你們還不來動手?」寶玉還有幾個小廝,一名掃紅,一名鋤藥,一名墨雨,這三個豈有不淘氣的,一齊亂嚷:「小婦養的,動了兵器了!」墨雨遂掇起一根門閂,掃紅、鋤藥手中都是馬鞭子,蜂擁而上。賈瑞急得攔一回這個,勸一回那個,誰聽他的話,肆行大亂。眾頑童也有幫著打太平拳助樂的,也有膽小藏過一邊的,也有立在桌上拍著手亂笑,喝著聲兒叫打的,登時鼎沸起來。

外邊幾個大僕人李貴等聽見裏邊作反起來,忙都進來一齊喝住,問是何故,眾聲不一,這一個如此說,那一個又如彼說。李貴且喝罵了茗煙等四個一頓,攆了出去。秦鐘的頭早撞在金榮的板上,打去一層油皮,寶玉正拿褂襟子替他揉,見喝住了眾人,便命:「李貴,收書,拉馬來!我去回太爺去!我們被人欺負了,不敢說別的,守禮來告訴瑞大爺,瑞大爺反派我們的不是,聽著人家罵我們,還調唆人家打我們。茗煙見人欺負我,他豈有不為我的,他們反大伙兒打了茗煙,連秦鐘的頭也打破了。還在這裏唸書嘛!」李貴勸道:「哥兒不要性急,太爺既有事回家去了,這會子為這點子事去聒噪他老人家,倒顯得咱們沒禮似的。依我的主意,哪裏的事情哪裏了結,何必驚動老人家。這都是瑞大爺的不是,太爺不在家裏,您老人家就是這學裏的頭腦了,眾人看你行事。眾人有了不是,該打的打,該罰的罰,如何等鬧到這步田地還不管呢?」賈瑞道:「我吆喝著都不聽。」李貴道:「不怕您老人家惱我,素日您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是,所以這些兄弟不聽。就鬧到太爺跟前去,連您老人家也脫不了的,還不快做主意撕擄開了罷!」寶玉道:「撕擄什麼?我必要回去的!」秦鐘哭道:「有金榮在這裏,我是要回去的了。」寶玉道:「這是為什麼?難道別人家來得,咱們倒來不得的?我必回明白眾人,攆了金榮去!」又問李貴:「這金榮是哪一房的親戚?」李貴想一想,道:「也不用問了。若說起哪一房親戚,更傷了兄弟們的和氣了。」

茗煙在窗外道:「他是東府裏璜大奶奶的侄兒,什麼硬掙仗腰子的,也來嚇我們!璜大奶奶是他姑媽。你那姑媽只會打旋磨兒,給我們璉二奶奶跪著借當頭,我眼裏就看不起他那樣主子奶奶麼。」李貴忙喝道:「偏這小狗攘知道,有這些蛆嚼!」寶玉冷笑道:「我只當是誰親戚,原來是璜嫂子侄兒。我就去向他問問。」說著便要走,叫茗煙進來包書。茗煙進來包書,又得意洋洋的道:「爺也不用自己去見他,等我去找他,就說老太太有話問他呢。雇上一輛車子拉進去,當著老太太問他,豈不省事?」李貴忙喝道:「你要死啊!仔細回去我好不好先捶了你,然後回老爺、太太,就說寶哥兒全是你調唆。我這裏好容易勸哄的好了一半,你又來生了新法兒!你鬧了學堂,不說變個法兒壓息了才是,還往火裏奔!」茗煙聽了,方不敢做聲。

此時賈瑞也生恐鬧不清,自己也不乾淨。只得委曲著來央告秦鐘,又央告寶玉。先是他二人不肯,後來寶玉說:「不回去也罷了,只叫金榮賠不是便罷。」金榮先是不肯,後來經不得賈瑞也來逼他去賠個不是,李貴等只得好勸金榮,說:「原來是你起的頭兒,你不這樣,怎麼了局呢?」金榮強不過,只得與秦鐘作了個揖。寶玉還不依,定要磕頭。賈瑞只要暫息此事,又悄俏的勸金榮說:「俗語說忍得一時忿,終身無惱悶。」

未知金榮從也不從,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