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資治通鑑

進書表

臣光言:先奉敕編集歷代君臣事迹,又奉聖旨賜名資治通鑑,今已了畢者。

伏念臣性識愚魯,學術荒疏,凡百事為,皆出人下。獨於前史,粗嘗盡心,自幼至老,嗜之不厭。每患遷、固以來,文字繁多,自布衣之士,讀之不徧,況於人主,日有萬機,何暇周覽!臣常不自揆,欲刪削宂長,舉撮機要,專取關國家盛衰,繫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使先後有倫,精粗不雜,私家力薄,無由可成。

伏遇英宗皇帝,資睿智之性,敷文明之治,思歷覽古事,用恢張大猷,爰詔下臣,俾之編集。臣夙昔所願,一朝獲伸,踊躍奉承,惟懼不稱。先帝仍命自選辟官屬,於崇文院置局,許借龍圖、天章閣、三館、祕閣書籍,賜以御府筆墨繒帛及御前錢以供果餌,以內臣為承受,眷遇之榮,近臣莫及。不幸書未進御,先帝違棄羣臣。陛下紹膺大統,欽承先志,寵以冠序,錫之嘉名,每開經筵,常令進讀。臣雖頑愚,荷兩朝知待如此其厚,隕身喪元,未足報塞,苟智力所及,豈敢有遺!會差知永興軍,以衰疾不任治劇,乞就宂官。陛下俯從所欲,曲賜容養,差判西京留司御史臺及提舉嵩山崇福宮,前後六任,仍聽以書局自隨,給之祿秩,不責職業。臣旣無他事,得以研精極慮,窮竭所有,日力不足,繼之以夜。徧閱舊史,旁采小說,簡牘盈積,浩如煙海,抉擿幽隱,校計豪釐。上起戰國,下終五代,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修成二百九十四卷。又略舉事目,年經國緯,以備檢尋,為目錄三十卷。又參考羣書,評其同異,俾歸一塗,為考異三十卷。合三百五十四卷。自治平開局,迨今始成,歲月淹久,其間抵牾,不敢自保,罪負之重,固無所逃。臣光誠惶誠懼,頓首頓首。

重念臣違離闕庭,十有五年,雖身處于外,區區之心,朝夕寤寐,何嘗不在陛下之左右!顧以駑蹇,無施而可,是以專事鉛槧,用酬大恩,庶竭涓塵,少裨海嶽。臣今骸骨癯瘁,目視昏近,齒牙無幾,神識衰耗,目前所為,旋踵遺忘。臣之精力,盡於此書。伏望陛下寬其妄作之誅,察其願忠之意,以清閒之宴,時賜有覽,監前世之興衰,考當今之得失,嘉善矜惡,取得捨非,足以懋稽古之盛德,躋無前之至治。俾四海羣生,咸蒙其福,則臣雖委骨九泉,志願永畢矣!

謹奉表陳進以聞。臣光誠惶誠懼,頓首頓首,謹言。

    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太中大夫提舉西京嵩山崇福
     宮上柱國河內郡開國公食邑二千六百戶食實封一千戶臣
     司馬光上表

  元豐七年十一月進呈

    檢閱文字承事郎臣             司馬康
     同修奉議郎臣               范祖禹
     同修祕書丞臣               劉恕
     同修尚書屯田員外郎充集賢校理臣      劉攽
     編集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太中大夫臣  司馬光

獎諭詔書

敕司馬光:修資治通鑑成事。

史學之廢久矣,紀次無法,論議不明,豈足以示懲勸,明久遠哉!卿博學多聞,貫穿今古,上自晚周,下迄五代,發揮綴緝,成一家之書,褒貶去取,有所據依。省閱以還,良深嘉歎!今賜卿銀絹、對衣、腰帶、鞍轡馬,具如別錄,至可領也。故茲獎諭,想宜知悉。

冬寒,卿比平安好。 遣書,指不多及。  十五日。

元豐八年九月十七日,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重行校定。
元祐元年十月十四日,奉聖旨,下杭州鏤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