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資治通鑑
   卷第二百六十一 唐紀七十七

起強圉大荒落(丁巳),盡屠維協洽(己未),凡三年。

昭宗聖穆景文孝皇帝乾寧四年(丁巳、八九七年)
  • 春,正月,甲申,韓建奏:「防城將張行思等告睦、濟、韶、通、彭、韓、儀、陳八王謀殺臣,劫車駕幸河中。」建惡諸王典兵,故使行思等告之。上大驚,召建諭之;建稱疾不入。令諸王詣建自陳,建表稱:「諸王忽詣臣理所,不測事端。臣詳酌事體,不應與諸王相見。」又稱:「諸王當自避嫌疑,不可輕為舉措。陛下若以友愛含容,請依舊制,令歸十六宅,妙選師傅,敎以詩書,不令典兵預政。」且曰:「乞散彼烏合之兵,用光麟趾之化。」建慮上不從,仍引麾下精兵圍行宮,表疏連上。上不得已,是夕,詔諸王所領軍士並縱歸田里,諸王勒歸十六宅,其甲兵並委韓建收掌。建又奏:「陛下選賢任能,足清禍亂,何必別置殿後四軍!顯有厚薄之恩,乖無偏無黨之道。且所聚皆坊市無賴姦猾之徒,平居猶思禍變,臨難必不為用,而使之張弓挾刃,密邇皇輿,臣竊寒心,乞皆罷。」詔亦從之。於是殿後四軍二萬餘人悉散,天子之親軍盡矣。捧日都頭李筠,石門扈從功第一,建復奏斬於大雲橋。建又奏:「玄宗之末,永王璘暫出江南,遽謀不軌。代宗時吐蕃入寇,光啟中朱玫亂常,皆援立宗支以繫人望。今諸王銜命四方者,乞皆召還。」又奏:「諸方士出入禁庭,眩惑聖聽,宜皆禁止,無得入宮。」詔悉從之。建旣幽諸王於別第,知上意不悅,乃奏請立德王為太子,欲以解之。丁亥,詔立德王祐為皇太子,仍更名裕。
  • 龐師古、葛從周併兵攻鄆州,朱瑄兵少食盡,不復出戰,但引水為深壕以自固。辛卯,師古等營於水西南,命為俘梁。癸巳,潛決濠水。丙申,浮梁成,師古夜以中軍先濟。瑄聞之,棄城奔中都,葛從周逐之,野人執瑄及妻子以獻。

  • 己亥,罷孫偓鳳翔四面行營節度等使,以副都統李思諫為寧塞節度使。

  • 錢鏐使行軍司馬杜稜救婺州。安仁義移兵攻睦州,不克而還。

  • 朱全忠入鄆州,以龐師古為天平留後。

    朱瑾留大將康懷貞守兗州,與河東將史儼、李承嗣掠徐州之境以給軍食。全忠聞之,遣葛從周將兵襲兗州。懷貞聞鄆州已失守,汴兵奄至,遂降。二月,戊申,從周入兗州,獲瑾妻子。朱瑾還,無所歸,帥其衆趨沂州,刺史尹處賓不納,走保海州,為汴兵所逼,與史儼、李承嗣擁州民渡淮,奔楊行密。行密逆之於高郵,表瑾領武寧節度使。

    全忠納瑾之妻,引兵還,張夫人逆於封丘,全忠以得瑾妻告之。夫人請見之,瑾妻拜,夫人答拜,且泣曰:「兗、鄆與司空同姓,約為兄弟,以小故恨望,起兵相攻,使吾姒辱於此。他日汴州失守,吾亦如吾姒之今日乎!」全忠乃送瑾妻於佛寺為尼,斬朱瑄於汴橋。於是鄆、齊、曹、棣、兗、沂、密、徐、宿、陳、許、鄭、滑、濮皆入于全忠。惟王師範保淄青一道,亦服於全忠。李存信在魏州,聞兗、鄆皆陷,引兵還。

    淮南舊善水戰,不知騎射,及得河東、兗、鄆兵,軍聲大振。史儼、李承嗣皆河東驍將,李克用深惜之,遣使間道詣楊行密請之;行密許之,亦遣使詣克用脩好。

  • 戊午,王建遣邛州刺史華洪、彭州刺史王宗祐將兵五萬攻東川,以戎州刺史王宗謹為鳳翔西面行營先鋒使,敗鳳翔將李繼徽等於玄武。繼徽本姓楊,名崇本,茂貞之假子也。

  • 己未,赦天下。
  • 上饗行廟。
  • 庚申,王建以決雲都知兵馬使王宗侃為應援開峽都指揮使,將兵八千趨渝州;決勝都知兵馬使王宗阮為開江防送進奉使,將兵七千趨瀘州。辛酉,宗侃取渝州,降刺史牟崇厚。癸酉,宗阮拔瀘州,斬刺史馬敬儒,峽路始通。

    鳳翔將李繼昭救梓州,留偏將守劍門,西川將王宗播擊擒之。

  • 乙亥,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孫偓罷守本官,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朱朴罷為祕書監。朴旣秉政,所言皆不效,外議沸騰。太子詹事馬道殷以天文,將作監許巖士以醫得幸於上,韓建誣二人以罪而殺之,且言偓、朴與二人交通,故罷相。

  • 詔以楊行密為江南諸道行營都統,以討武昌節度使杜洪。
  • 張佶克邵州,擒蔣勛。
  • 三月,丙子,朱全忠表曹州刺史葛從周為泰寧留後,朱友裕為天平留後,龐師古為武寧留後。

  • 保義節度使王珙攻護國節度使王珂,珂求援於李克用,珙求援於朱全忠。宣武將張存敬、楊師厚敗河中兵於猗氏南;河東將李嗣昭敗陝兵於猗氏,又敗之於張店,遂解河中之圍。師厚,斤溝人;嗣昭,克用弟克柔之假子也。

  • 更名感義軍曰昭武,治利州,以前靜難節度使蘇文建為節度使。

  • 夏,四月,以同州防禦使李繼瑭為匡國節度使。繼瑭,茂貞之養子也。

  • 以右諫議大夫李洵為兩川宣諭使,和解王建及顧彥暉。

  • 辛亥,錢鏐遣顧全武等將兵三千自海道救嘉興,己未,至城下,擊淮南兵,大破之。

  • 杜洪為楊行密所攻,求救於朱全忠,全忠遣其將聶金掠泗州,朱友恭攻黃州。行密遣右黑雲都指揮使馬珣等救黃州。黃州刺史瞿章聞友恭至,棄城,擁衆南保武昌寨。

  • 癸亥,兩浙將顧全武等破淮南十八營,虜淮南將士魏約等三千人。淮南將田頵屯驛亭埭,兩浙兵乘勝逐之。甲戌,頵自湖州奔還,兩浙兵追敗之,頵衆死者千餘人。

  • 韓建惡刑部尚書張禕等數人,皆誣奏,貶之。
  • 五月,加奉國節度使崔洪同平章事。
  • 辛巳,朱友恭為浮梁於樊港,進攻武昌寨,壬午,拔之,執瞿章,遂取黃州;馬珣等皆敗走。

  • 丙戌,王建以節度副使張琳守成都,自將兵五萬攻東川。更華洪姓名曰王宗滌。

  • 六月,己酉,錢鏐如越州,受鎮東節鉞。

  • 李茂貞表:「王建攻東川,連兵累歲,不聽詔命。」甲寅,貶建南州刺史。乙卯,以茂貞為西川節度使,以覃王嗣周為鳳翔節度使。

  • 癸亥,王建克梓州南寨,執其將李繼寧。丙寅,宣諭使李洵至梓州,己巳,見建于張杷砦,建指執旗者曰:「戰士之情,不可奪也。」

  • 覃王赴鎮,李茂貞不受代,圍覃王於奉天。
  • 置寧遠軍於容州,以李克用大將蓋寓領節度使。
  • 秋,七月,加荊南節度使成汭兼侍中。
  • 韓建移書李茂貞;茂貞解奉天之圍,覃王歸華州。
  • 以天雄節度使李繼徽為靜難節度使。
  • 庚戌,錢鏐還杭州,遣顧全武取蘇州;乙未,拔松江;戊戌,拔無錫;辛丑,拔常熟、華亭。

  • 初,李克用取幽州,表劉仁恭為節度使,留戍兵及腹心將十人典其機要,租賦供軍之外,悉輸晉陽。及上幸華州,克用徵兵於仁恭,又遣成德節度使王鎔、義武節度使王郜書,欲與之共定關中,奉天子還長安。仁恭辭以契丹入寇,須兵扞禦,請俟虜退,然後承命。克用屢趣之,使者相繼,數月,兵不出。克用移書責之,仁恭抵書於地,慢罵,囚其使者,欲殺河東戍將,戍將遁逃獲免。克用大怒,八月,自將擊仁恭。

  • 上欲幸奉天親討李茂貞,令宰相議之;宰相切諫,乃止。

  • 延王戒丕還自晉陽,韓建奏:「自陛下卽位以來,與近輔交惡,皆因諸王典兵,兇徒樂禍,致鑾輿不安。比者臣奏罷兵權,實慮不測之變。今聞延王、覃王尚苞陰計,願陛下聖斷不疑,制於未亂,則社稷之福。」上曰:「何至於是!」數日不報。建乃與知樞密劉季述矯制發兵圍十六宅。諸王被髮,或緣垣,或升屋,呼曰:「宅家救兒!」建擁通、沂、睦、濟、韶、彭、韓、陳、覃、延、丹十一王至石隄谷,盡殺之,以謀反聞。

  • 貶禮部尚書孫偓為南州司馬。祕書監朱朴先貶夔州司馬,再貶郴州司戶。朴之為相,何迎驟遷至右諫議大夫,至是亦貶湖州司馬。

  • 鍾傳欲討吉州刺史襄陽周琲,琲帥其衆奔廣陵。

  • 王建與顧彥暉五十餘戰,九月,癸酉朔,圍梓州。蜀州刺史周德權言於建曰:「公與彥暉爭東川三年,士卒疲於矢石,百姓困於輸輓。東川羣盜多據州縣,彥暉懦而無謀,欲為偷安之計,皆啗以厚利,恃其救援,故堅守不下。今若遣人諭賊帥以禍福,來者賞之以官,不服者威之以兵,則彼之所恃,反為我用矣。」建從之,彥暉勢益孤。德權,許州人也。

  • 丁丑,李克用至安塞軍,辛巳,攻之。幽州將單可及引騎兵至,克用方飲酒,前鋒白:「賊至矣!」克用醉,曰:「仁恭何在?」對曰:「但見可及輩。」克用瞋目曰:「可及輩何足為敵!」亟命擊之。是日大霧,不辨人物,幽州將楊師侃伏兵於木瓜澗,河東兵大敗,失亡太半。會大風雨震電,幽州兵解去。克用醒而後知敗,責大將李存信等曰:「吾以醉廢事,汝曹何不力爭!」

  • 湖州刺史李彥徽欲以州附於楊行密,其衆不從;彥徽奔廣陵,都指揮使沈攸以州歸錢鏐。

  • 以彰義節度使張璉為鳳翔西北行營招討使,以討李茂貞。

  • 復以王建為西川節度使、同平章事。加義武節度使王郜同平章事。削奪新西川節度使李茂貞官爵,復姓名宋文通。

  • 朱全忠旣得兗、鄆,甲兵益盛,乃大舉擊楊行密,遣龐師古以徐、宿、宋、滑之兵七萬壁清口,將趨揚州,葛從周以兗、鄆、曹、濮之兵壁安豐,將趨壽州,全忠自將屯宿州;淮南震恐。

  • 匡國節度使李繼瑭聞朝廷討李茂貞而懼,韓建復從而搖之,繼瑭奔鳳翔。冬,十月,以建為鎮國、匡國兩軍節度使。

  • 壬子,知遂州侯紹帥衆二萬,乙卯,知合州王仁威帥衆千人,戊午,鳳翔將李繼溥以援兵二千,皆降於王建。建攻梓州益急。庚申,顧彥暉聚其宗族及假子共飲,遣王宗弼自歸于建;酒酣,命其假子瑤殺己及同飲者,然後自殺。建入梓州,城中兵尚七萬人,建命王宗綰分兵徇昌、普等州,以王宗滌為東川留後。

  • 劉仁恭奏稱:「李克用無故稱兵見討,本道大破其黨于木瓜澗,請自為統帥以討克用。」詔不許。又遺朱全忠書。全忠奏加仁恭同平章事,朝廷從之。仁恭又遣使謝克用,陳去就不自安之意。克用復書略曰:「今公仗鋮控兵,理民立法,擢士則欲其報德,選將則望彼酬恩;己尚不然,人何足信!僕料猜防出於骨肉,嫌忌生於屏帷,持干將而不敢授人,捧盟盤而何詞著誓!」

  • 甲子,立皇子祕為景王,祚為輝王,祺為祁王。
  • 加彰義節度使張璉同平章事。
  • 楊行密與朱瑾將兵三萬拒汴軍於楚州,別將張訓自漣水引兵會之,行密以為前鋒。龐師古營於清口,或曰:「營地汙下,不可久處。」不聽。師古恃衆輕敵,居常弈棊。朱瑾壅淮上流,欲灌之;或以告師古,師古以為惑衆,斬之。十一月,癸酉,瑾與淮南將侯瓚將五千騎潛渡淮,用汴人旗幟,自北來趣其中軍,張訓踰柵而入;士卒蒼黃拒戰,淮水大至,汴軍駭亂。行密引大軍濟淮,與瑾等夾攻之,汴軍大敗,斬師古及將士首萬餘級,餘衆皆潰。葛從周營於壽州西北,壽州團練使朱延壽擊破之,退屯濠州,聞師古敗,奔還。行密、瑾、延壽乘勝追之,及於淠水。從周半濟,淮南兵擊之,殺溺殆盡,從周走免。遏後都指揮使牛存節棄馬步鬬,諸軍稍得濟淮,凡四日不食,會大雪,汴卒緣道凍餒死,還者不滿千人;全忠聞敗,亦奔還。行密遺全忠書曰:「龐師古、葛從周,非敵也,公宜自來淮上決戰。」

    行密大會諸將,謂行軍副使李承嗣曰:「始吾欲先趣壽州,副使云不如先向清口。師古敗,從周自走,今果如所料。」賞之錢萬緡,表承嗣領鎮海節度使。行密待承嗣及史儼甚厚,第舍、姬妾,咸選其尤者賜之,故二人為行密盡力,屢立功,竟卒於淮南。行密由是遂保據江、淮之間,全忠不能與之爭。

  • 戊寅,立淑妃何氏為皇后。后,東川人,生德王、輝王。

  • 威武節度使王潮弟審知,為觀察副使,有過,潮猶加捶撻,審知無怨色。潮寢疾,捨其子延興、延虹、延豐、延休,命審知知軍府事。十二月,丁未,潮薨。審知以讓其兄泉州刺史審邽,審邽以審知有功,辭不受。審知自稱福建留後,表于朝廷。

  • 壬戌,王建自梓州還;戊辰,至成都。

    是歲,南詔驃信舜化有上皇帝書函及督爽牒中書木夾,年號中興。朝廷欲以詔書報之。王建上言:「南詔小夷,不足辱詔書。臣在西南,彼必不敢犯塞。」從之。

    黎、雅間有淺蠻曰劉王、郝王、楊王,各有部落,西川歲賜繒帛三千匹,使覘南詔,亦受南詔賂詗成都虛實。每節度使到官,三王帥酋長詣府,節度使自謂威德所致,表于朝廷;而三王陰與大將相表裏,節度使或失大將心,則敎諸蠻紛擾。先是節度使多文臣,不欲生事,故大將常藉此以邀姑息,而南詔亦憑之屢為邊患。及王建鎮西川,絕其舊賜,斬都押牙山行章以懲之。邛崍之南,不置鄣候,不戍一卒,蠻亦不敢侵盜。其後遣王宗播擊南詔,三王漏泄軍事,召而斬之。

  • 右拾遺張道古上疏,稱:「國家有五危、二亂。昔漢文帝卽位未幾,明習國家事。今陛下登極已十年,而曾不知為君馭臣之道。太宗內安中原,外開四夷,海表之國,莫不入臣。今先朝封域,日蹙幾盡。臣雖微賤,竊傷陛下朝廷社稷始為姦臣所弄,終為賊臣所有也。」上怒,貶道古施州司戶。仍下詔罪狀道古,宣示諫官。道古,青州人也。

昭宗光化元年(戊午、八九八年)
  • 春,正月,兩浙、江西、武昌、淄青各遣使詣闕,請以朱全忠為都統,討楊行密;詔不許。

  • 加平盧節度使王師範同平章事。

  • 以兵部尚書劉崇望同平章事,充東川節度使;以昭信防禦使馮行襲為昭信節度使。

  • 上下詔罪己息兵,復李茂貞姓名官爵,應諸道討鳳翔兵皆罷之。
  • 壬辰,河中節度使王珂親迎於晉陽,李克用遣其將李嗣昭守河中。
  • 李茂貞、韓建皆致書於李克用,言大駕出幸累年,乞脩和好,同獎王室,兼乞丁匠助脩宮室;克用許之。

  • 初,王建攻東川,顧彥暉求救於李茂貞,茂貞命將出兵救之,不暇東逼乘輿,詐稱改過,與韓建共翼戴天子。及聞朱全忠營洛陽宮,累表迎車駕,茂貞、韓建懼,請脩復宮闕,奉上歸長安。詔以韓建為脩宮闕使。諸道皆助錢及工材;建使都將蔡敬思督其役。旣成,二月,建自往視之。

  • 錢鏐請徙鎮海軍於杭州,從之。
  • 復以李茂貞為鳳翔節度使。
  • 三月,己丑,以王審知充威武留後。
  • 朱全忠遣副使萬年韋震入奏事,求兼鎮天平,朝廷未之許,震力爭之;朝廷不得已,以全忠為宣武、宣義、天平三鎮節度使。全忠以震為天平留後,以前台州刺史李振為天平節度副使。振,抱真之曾孫也。

  • 淮南將周本救蘇州,兩浙將顧全武擊破之。淮南將秦裴以兵三千人拔崑山而戍之。

  • 以潭州刺史、判湖南軍府事馬殷知武安留後。時湖南管內七州,賊帥楊師遠據衡州,唐世旻據永州,蔡結據道州,陳彥謙據郴州,魯景仁據連州,殷所得惟潭、邵而已。

  • 義昌節度使盧彥威,性殘虐,又不禮於鄰道;與盧龍節度使劉仁恭爭鹽利,仁恭遣其子守文將兵襲滄州,彥威棄城,挈家奔魏州;羅弘信不納,乃奔汴州。仁恭遂取滄、景、德三州,以守文為義昌留後。仁恭兵勢益盛,自謂得天助,有併吞河朔之志,為守文請旌節,朝廷未許。會中使至范陽,仁恭語之曰:「旌節吾自有之,但欲得長安本色耳,何為累章見拒,為吾言之!」其悖慢如此。

  • 朱全忠與劉仁恭脩好,會魏博兵擊李克用。夏,四月,丁未,全忠至鉅鹿城下,敗河東兵萬餘人,遂北至青山口。

  • 以護國節度使王珂兼侍中。
  • 丁卯,朱全忠遣葛從周分兵攻洺州,戊辰,拔之,斬刺史邢善益。
  • 五月,己巳朔,赦天下。
  • 葛從周攻邢州,刺史馬師素棄城走。辛未,磁州刺史袁奉滔自剄。全忠以從周為昭義留後,守邢、洺、磁三州而還。

  • 以武定節度使李繼密為山南西道節度使。

  • 朝廷聞王建已用王宗滌為東川留後,乃召劉崇望還,為兵部尚書,仍以宗滌為留後。

  • 湖南將姚彥章言於馬殷,請取衡、永、道、連、郴五州,仍薦李瓊為將。殷以瓊及秦彥暉為嶺北七州游弈使,張圖英、李唐副之,將兵攻衡州,斬楊師遠,引兵趣永州,圍之月餘,唐世旻走死。殷以李唐為永州刺史。

  • 六月,以濠州刺史趙珝為忠武節度使。珝,犨之弟也。

  • 秋,七月,加武貞節度使雷滿同平章事,加鎮南節度使鍾傳兼侍中。

  • 忠義節度使趙匡凝聞朱全忠有清口之敗,陰附於楊行密。全忠遣宿州刺史尉氏氏叔琮將兵伐之,丙申,拔唐州,擒隨州刺史趙匡璘,敗襄州兵於鄧城。

  • 八月,庚戌,改華州為興德府。

  • 戊午,汴將康懷貞襲鄧州,克之,擒刺史國湘。趙匡凝懼,遣使請服於朱全忠,全忠許之。

  • 己未,車駕發華州;壬戌,至長安;甲子,赦天下,改元。

    上欲藩鎮相與輯睦,以太子賓客張有孚為河東、汴州宣慰使,賜李克用、朱全忠詔,又令宰相與之書,使之和解。克用欲奉詔,而恥於先自屈,乃致書王鎔,使通於全忠。全忠不從。

  • 九月,乙亥,加韓建守太傅、興德尹;加王鎔兼中書令,羅弘信守侍中。

  • 己丑,東川留後王宗滌言於王建,以東川封疆五千里,文移往還,動踰數月,請分遂、合、瀘、渝、昌五州別為一鎮,建表言之。

  • 顧全武攻蘇州;城中及援兵食皆盡,甲申,淮南所署蘇州刺史臺濛棄城走,援兵亦遁。全武克蘇州,追敗周本等于望亭。獨秦裴守崑山不下,全武帥萬餘人攻之;裴屢出戰,使病者被甲執矛,壯者彀弓弩,全武每為之卻。全武檄裴令降。全武嘗為僧,裴封函納款,全武喜,召諸將發函,乃佛經一卷,全武大慙,曰:「裴不憂死,何暇戲予!」益兵攻城,引水灌之,城壞,食盡,裴乃降。錢鏐設千人饌以待之,乃出,羸兵不滿百人。鏐怒曰:「單弱如此,何敢久為旅拒!」對曰:「裴義不負楊公,今力屈而降耳,非心降也。」鏐善其言。顧全武亦勸鏐宥之,鏐從之。時人稱全武長者。

  • 魏博節度使羅弘信薨,軍中推其子節度副使紹威知留後。

  • 汴將朱友恭將兵還自江、淮,過安州,或告刺史武瑜潛與淮南通,謀取汴軍,冬,十月,己亥,友恭攻而殺之。

  • 李克用遣其將李嗣昭、周德威將步騎二萬出青山,將復山東三州。壬寅,進攻邢州;葛從周出戰,大破之。嗣昭等引兵退入青山,從周追之,將扼其歸路;步兵自潰,嗣昭不能制。會橫衝都將李嗣源以所部兵至,謂嗣昭曰:「吾輩亦去,則勢不可支矣,我試為公擊之。」嗣昭曰:「善!我請從公後。」嗣源乃解鞍厲鏃,乘高布陣,左右指畫,邢人莫之測。嗣源直前奮擊,嗣昭繼之,從周乃退。德威,馬邑人也。

  • 癸卯,以威武留後王審知為節度使。
  • 以羅紹威知魏博留後。
  • 丁巳,以東川留後王宗滌為節度使。
  • 加佑國節度使張全義兼侍中。
  • 王珙引汴兵寇河中,王珂告急於李克用;克用遣李嗣昭救之,敗汴兵於胡壁,汴人走。

  • 前常州刺史王柷,性剛介,有時望;詔徵之,時人以為且入相。過陝,王珙延奉甚至,請敍子姪之禮拜之,柷固辭不受。珙怒,使送者殺之,幷其家人悉投諸河,掠其資裝,以覆舟聞。朝廷不敢詰。

  • 閏月,錢鏐以其將曹圭為蘇州制置使,遣王球攻婺州。
  • 十一月,甲寅,立皇子禎為雅王,祥為瓊王。
  • 以魏博留後羅紹威為節度使。
  • 衢州刺史陳岌請降于楊行密,錢鏐使顧全武討之。
  • 朱全忠以奉國節度使崔洪與楊行密交通,遣其將張存敬攻之;洪懼,請以弟都指揮使賢為質,且言:「將士頑悍,不受節制,請遣二千人詣麾下從征伐。」全忠許之,召存敬還。存敬,曹州人也。

  • 十二月,昭義節度使薛志勤薨。

    李克用之平王行瑜也,李罕之求邠寧於克用。克用曰:「行瑜恃功邀君,故吾與公討而誅之。昨破賊之日,吾首奏趣蘇文建赴鎮。今纔達天聽,遽復二三,朝野之論,必喧然謂吾輩復如行瑜所為也。吾與公情如同體,固無所愛,俟還鎮,當更為公論功賞耳。」罕之不悅而退,私於蓋寓曰:「罕之自河陽失守,依託大庇,歲月已深。比來衰老,倦於軍旅,若蒙吾王與太傅哀愍,賜一小鎮,使數年之間休兵養疾,然後歸老閭閻,幸矣。」寓為之言,克用不應。每藩鎮缺,議不及罕之,罕之甚鬱鬱。寓恐其有他志,亟為之言,克用曰:「吾於罕之豈愛一鎮,但罕之,鷹也,飢則為用,飽則背飛。」

    及志勤薨,旬日無帥,罕之擅引澤州兵夜入潞州,據之,以狀白克用,曰:「薛鐵山死,州民無主,慮不逞者為變,故罕之專命鎮撫,取王裁旨。」克用怒,遣人讓之。罕之遂遣其子請降於朱全忠,執河東將馬溉等及沁州刺史傅瑤送汴州。克用遣李嗣昭將兵討之,嗣昭先取澤州,收罕之家屬送晉陽。

  • 楊行密遣成及歸兩浙以易魏約等,錢鏐許之。

  • 韶州刺史曾袞舉兵攻廣州,州將王瓌帥戰艦應之;清海行軍司馬劉隱一戰破之。韶州將劉潼復據湞、浛,隱討斬之。

昭宗光化二年(己未、八九九年)
  • 春,正月,丁未,中書侍郎兼吏部尚書崔胤罷守本官;以兵部尚書陸扆同平章事。

  • 朱全忠表李罕之為昭義節度使,又表權知河陽留後丁會、武寧留後王敬蕘、彰義留後張珂並為節度使。

  • 楊行密與朱瑾將兵數萬攻徐州,軍于呂梁,朱全忠遣騎將張歸厚救之。

  • 劉仁恭發幽、滄等十二州兵十萬,欲兼河朔;攻貝州,拔之,城中萬餘戶,盡屠之,投尸清水。由是諸城各堅守不下。仁恭進攻魏州,營于城北;魏博節度使羅紹威求救於朱全忠。

  • 朱全忠遣崔賢還蔡州,發其兵二千詣大梁。二月,蔡將崔景思等殺賢,劫崔洪,悉驅兵民渡淮奔楊行密。兵民稍稍遁歸,至廣陵者不滿二千人。全忠命許州刺史朱友裕守蔡州。

  • 朱全忠自將救徐州,楊行密聞之,引兵去;汴人追及之於下邳,殺千餘人。全忠行至輝州,聞淮南兵已退,乃還。

  • 三月,朱全忠遣其將李思安、張存敬將兵救魏博,屯于內黃;癸卯,全忠以中軍軍于滑州。劉仁恭謂其子守文曰:「汝勇十倍於思安,當先虜鼠輩,後擒紹威耳!」乃遣守文及其妹壻單可及將精兵五萬擊思安於內黃。丁未,思安使其將袁象先伏兵於清水之右,思安逆戰於繁陽,陽不勝而卻;守文逐之,及內黃之北,思安勒兵還戰,伏兵發,夾擊之。幽州兵大敗,斬可及,殺獲三萬人,守文僅以身免。可及,幽州驍將,號「單無敵」,燕軍失之喪氣。思安,陳留人也。

    時葛從周自邢州將精騎八百已入魏州。戊申,仁恭攻上水關、館陶門,從周與宣義牙將賀德倫出戰,顧門者曰:「前有大敵,不可返顧。」命闔其扉。從周等殊死戰,仁恭復大敗,擒其將薛突厥、王鄶郎。明日,汴、魏乘勝合兵擊仁恭,破其八寨,仁恭父子燒營而遁。汴、魏之人長驅追之,至臨清,擁其衆入永濟渠,殺溺不可勝紀。鎮人亦出兵邀擊於東境,自魏至滄五百里間,僵尸相枕。仁恭自是不振,而全忠益橫矣。德倫,河西胡人也。

    劉仁恭之攻魏州也,羅紹威遣使脩好於河東,且求救。壬午,李克用遣李嗣昭將兵救之。會仁恭已為汴兵所敗,紹威復與河東絕,嗣昭引還。

  • 葛從周乘破幽州之勢,自土門攻河東,拔承天軍;別將氏叔琮自馬嶺入,拔遼州樂平,進軍榆次;李克用遣內牙軍副周德威擊之。

    叔琮有驍將陳章,號「陳夜叉」,為前鋒,請於叔琮曰:「河東所恃者周楊五,請擒之,求一州為賞。」克用聞之,以戒德威,德威曰:「彼大言耳。」戰于洞渦,德威微服往挑戰,謂其屬曰:「汝見陳夜叉卽走。」章果逐之,德威奮鐵檛擊之墜馬,生擒以獻。因擊叔琮,大破之,斬首三千級。叔琮棄營走,德威追之,出石會關,又斬千餘級。後周亦引還。

  • 丁巳,朱全忠遣河陽節度使丁會攻澤州,下之。

  • 婺州刺史王壇為兩浙所圍,求救於宣歙觀察使田頵,夏,四月,頵遣行營都指揮使康儒等救之。

  • 五月,甲午,置武信軍於遂州,以遂、合等五州隸之。

  • 李克用遣蕃、漢馬步都指揮使李君慶將兵攻李罕之,己亥,圍潞州。朱全忠出屯河陽,辛丑,遣其將張存敬救之,壬寅,又遣丁會將兵繼之;大破河東兵,君慶解圍去。克用誅君慶及其裨將伊審、李弘襲;以李嗣昭為蕃、漢馬步都指揮使,代之攻潞州。

  • 庚戌,康儒等敗兩浙兵於龍丘,擒其將王球,遂取婺州。

  • 六月,乙丑,李罕之疾亟。丁卯,全忠表罕之為河陽節度使,以丁會為昭義節度使;未幾,又以其將張歸霸守邢州,遣葛從周代會守潞州。

  • 以西川大將王宗佶為武信節度使。宗佶,本姓甘,洪州人也。
  • 丁丑,李罕之薨于懷州。
  • 保義節度使王珙,性猜忍,雖妻子親近,常不自保;至是軍亂,為麾下所殺,推都將李璠為留後。

  • 秋,七月,朱全忠海州戍將陳漢賓請降于楊行密。淮海遊弈使張訓以漢賓心未可知,與漣水防遏使廬江王綰將兵二千直趣海州,遂據其城。

  • 加荊南節度使成汭兼中書令。

  • 馬殷遣其將李唐攻道州,蔡結聚羣蠻,伏兵于隘以擊之,大破唐兵。唐曰:「蠻所恃者山林耳,若戰平地,安能敗我!」乃命因風燔林,火燭天地,羣蠻驚遁,遂拔道州,擒結,斬之。

  • 朱全忠召葛從周於潞州,使賀德倫守之。八月,丙寅,李嗣昭引兵至潞州城下,分兵攻澤州。己巳,汴將劉玘棄澤州走,河東兵進拔天井關。以李孝璋為澤州刺史。賀德倫閉城不出,李嗣昭日以鐵騎環其城,捕芻牧者,附城三十里禾黍皆刈之。乙酉,德倫等棄城宵遁,趣壺關,河東將李存審伏兵邀擊之,殺獲甚衆。葛從周以援兵至,聞德倫等已敗,乃還。

  • 九月,癸卯,以鳳翔節度使李茂貞為鳳翔、彰義節度使。
  • 李克用表汾州刺史孟遷為昭義留後。
  • 淄青節度使王師範以沂、密內叛,乞師于楊行密。冬,十月,行密遣海州刺史臺濛、副使王綰將兵助之,拔密州,歸于師範;將攻沂州,先使覘之,曰:「城中皆偃旗息鼓。」綰曰:「此必有備,而救兵近,不可擊也。」諸將曰:「密已下矣,沂何能為!」綰不能止,乃伏兵林中以待之。諸將攻沂州不克,救兵至,引退;州兵乘之,綰發伏擊敗之。

  • 十一月,陝州都將朱簡殺李璠,自稱留後,附朱全忠,仍請更名友謙,預於子姪。

  • 加忠義節度使趙匡凝兼中書令。

  • 馬殷遣其將李瓊攻郴州,執陳彥謙,斬之;進攻連州,魯景仁自殺,湖南皆平。

  • 十二月,加魏博節度使羅紹威同平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