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竹書紀年

卷二:帝禹 ~ 帝癸

帝禹夏后氏

  母曰脩己,出行,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既而吞神珠。脩己背剖,而生禹於石紐,虎鼻大口,兩耳參鏤,首戴鈎鈐,胸有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長有聖德。長九尺九寸。夢自洗於河,取水飲之。又有白狐九尾之瑞。當堯之世,舜舉之。禹觀於河,有長人白面魚身,出曰:「吾河精也。」呼禹曰:「文命治水。」言訖,授禹河圖,言治水之事,乃退入於淵。禹治水既畢,天錫玄珪,以告成功。夏道將興,草木暢茂,青龍止於郊,祝融之神降於崇山。乃受舜禪,即天子之位。洛出龜書,是為洪範。三年喪畢,都於陽城。

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頒夏時于邦國。

二年,咎陶薨。

五年,巡狩,會諸侯于塗山。

  南巡狩,濟江,中流有二黃龍負舟,舟人皆懼。禹笑曰:「吾受命於天,屈力以養人。生,性也;死,命也。奚憂龍哉。」龍於是曳尾而逝。

八年春,會諸侯于會稽,殺防風氏。夏六月,雨金于夏邑。秋八月,帝陟于會稽。

  禹立四十五年。禹薦益於天。七年,禹崩,三年喪畢,天下歸啟。

帝啟

元年癸亥,帝即位于夏邑,大饗諸侯于鈞臺。諸侯從帝,歸于冀都,大饗諸侯于璿臺。

二年,費侯伯益,出就國。王師伐有扈,大戰于甘。

六年,伯益薨,祠之。

八年,帝使孟涂如巴涖訟。

十年,帝巡狩,舞九韶于天穆之野。

十一年,放王季子武觀于西河。

十五年,武觀以西河叛,彭百壽帥師征西河。武觀來歸。

十六年,陟。

帝太康

元年癸未,帝即位,居斟鄩,畋于洛表,羿入居斟鄩。

四年,陟。

帝仲康

元年己丑,帝即位,居斟鄩。

五年秋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命胤侯帥師征羲和。

六年,錫昆吾命作伯。

七年陟。世子相出居商丘,依邳侯。

帝相

元年戊戌,帝即位,居商。征淮夷。

二年,征風夷及黃夷。

七年,于夷來賓。

八年,寒浞殺羿,使其子澆居過。

九年,相居于斟灌。

  斟灌之墟,是為帝丘。

十五年,商侯相土作乘馬,遂遷于商丘。

二十年,寒浞滅戈。

二十六年,寒浞使其子澆帥師滅斟灌。

二十七年,澆伐斟鄩,大戰于濰,覆其舟,滅之。

二十八年,寒浞使其子澆弒帝。后緡歸于有仍,伯靡出奔鬲。

  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明年,后緡生少康。既長,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伯靡奔有鬲氏。

夏世子少康生。丙寅年。少康自有仍奔虞。乙酉年。

  澆使椒求之,將至仍,少康逃奔有虞,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衆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衆,撫其官職。

伯靡自鬲帥斟鄩、斟灌之師,以伐浞。世子少康使汝艾伐過,殺澆。甲辰年。伯子杼帥師滅戈。伯靡殺寒浞。少康自綸歸于夏邑。乙巳年。

  夏之遺臣伯靡,自有鬲氏收二斟之燼以伐浞。浞恃澆皆康娛,日忘其惡而不為備。少康使汝艾諜澆。初,浞娶純狐氏,有子早死,其婦曰女岐,寡居。澆強圉,往至其戶,陽有所求。女岐為之縫裳,共舍而宿。汝艾夜使人襲斷其首,乃女岐也。澆既多力,又善走,艾乃田獵,放犬逐獸,因嗾澆顛隕,乃斬澆以歸於少康。於是,夏衆滅浞,奉少康歸於夏邑。諸侯始聞之,立為天子,祀夏配天,不失舊物。

帝少康

元年丙午,帝即位,諸侯來朝,賓虞公。

二年,方夷來賓。

三年,復田稷。

  后稷之後不窋失官,至是而復。

十一年,使商侯冥治河。

十八年,遷于原。

二十一年,陟。

帝杼

元年己巳,帝即位,居原。

五年,自原遷于老丘。

八年,征于東海,及三壽,得一狐九尾。

十三年,商侯冥死于河。

十七年,陟。

  杼或作帝宁,一曰伯杼。杼能帥禹者也,故夏后氏報焉。

帝芬

元年戊子,帝即位。

三年,九夷來御。

十六年,洛伯用與河伯馮夷鬬。

三十三年,封昆吾氏子于有蘇。

三十六年,作圜土。

四十四年,陟。

  芬或曰芬發。

帝芒

元年壬申,帝即位,以玄珪賓于河。

十三年,東狩于海,獲大魚。

三十三年,商侯遷于殷。

五十八年,陟。

  芒或曰帝荒。

帝泄

元年辛未,帝即位。

十二年,殷侯子亥賓于有易,有易殺而放之。

十六年,殷侯微以河伯之師伐有易,殺其君綿臣。

  殷侯子亥賓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綿臣殺而放之。故殷上甲微假師于河伯,以伐有易,滅之,遂殺其君綿臣。中葉衰而上甲微復興,故殷人報焉。

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玄夷、風夷、赤夷、黃夷。

二十五年,陟。

帝不降

元年己亥,帝即位。

六年,伐九苑。

三十五年,殷滅皮氏。

五十九年,遜位于弟扃。

帝扃

元年戊戌,帝即位。

十年,帝不降陟。

  三代之世內禪,惟不降實有聖德。

十八年,陟。

帝厪

  一名胤甲。

元年已未,帝即位,居西河。

四年,作西音。昆吾氏遷于許。

八年,天有祅孽,十日竝出,其年陟。

帝孔甲

元年乙巳,帝即位,居西河。廢豕韋氏,使劉累豢龍。

三年,王畋于萯山。

五年,作東音。

  王好事鬼神,肆行淫亂,諸侯化之,夏政始衰。田於東陽萯山,天大風晦盲,孔甲迷惑,入於民室,主人方乳,或曰:「后來見良日也,之子必大吉。」或又曰:「不勝也,之子必有殃。」孔甲聞之曰:「以為余一人子,夫誰殃之。」乃取其子以歸。既長,為斧所戕,乃作破斧之歌,是為東音。

七年,劉累遷于魯陽。

  劉累所畜龍一雌死,潛醢以食夏后,夏后饗之,既而使求之,懼而遷于魯陽,其後為范氏。

九年,陟。殷侯復歸于商丘。

帝昊

  昊一作臯。

元年庚辰,帝即位。使豕韋氏復國。

三年,陟。

帝發

  一名后敬,或曰發惠。

元年乙酉,帝即位。諸侯賓于王門,再保墉會于上池,諸夷入舞。

七年,陟。泰山震。

帝癸

  一名桀。

元年壬辰,帝即位,居斟鄩。

三年,築傾宮。毀容臺。畎夷入于岐以叛。

六年,岐踵戎來賓。

十年,五星錯行,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

十一年,會諸侯于仍,有緡氏逃歸,遂滅有緡。

十三年,遷于河南。初作輦。

十四年,扁帥師伐岷山。

  癸命扁伐山民,山民進女於桀二人,曰琬,曰王火又。后愛二人,女無子焉,斲其名於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王火又,而棄其元妃於洛,曰妹喜,於傾宮飾瑤臺居之。

十五年,商侯履遷于亳。

十七年,商使伊尹來朝。

二十年,伊尹歸于商及汝鳩、汝方,會于北門。

二十一年,商師征有洛,克之。遂征荆,荆降。

二十二年,商侯履來朝,命囚履于夏臺。

二十三年,釋商侯履,諸侯遂賓于商。

二十六年,商滅溫。

二十八年,昆吾氏伐商,商會諸侯于景亳。遂征韋,商師取韋。遂征顧。太史令終古出奔商。

二十九年,商師取顧。三日竝出。費伯昌出奔商。冬十月,鑿山穿陵,以通于河。

三十年,瞿山崩。殺其大夫關龍逢。商師征昆吾。冬,聆隧災。

三十一年,商自陑征夏邑,克昆吾。大雷雨,戰于鳴條,夏師敗績,桀出奔三朡,商師征三朡,戰于郕,獲桀于焦門,放之于南巢。

  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與無王,用歲四百七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