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四 ‧ 魏策三

秦將伐魏

秦將伐魏。魏王聞之,夜見孟嘗君,告之曰:「秦且攻魏,子為寡人謀,奈何?」孟嘗君曰:「有諸侯之救,則國可存也。」王曰:「寡人願子之行也。」重為之約車百乘。

孟嘗君之趙,謂趙王曰:「文願借兵以救魏。」王曰:「寡人不能。」孟嘗君曰:「夫敢借兵者,以忠王也。」王曰:「可得聞乎?」孟嘗君曰:「夫趙之兵,非能強于魏之兵;魏之兵,非能弱于趙也。然而趙之地不歲危,而民不歲死;而魏之地歲危,而民歲死者,何也?以其西為趙蔽也。今趙不救魏,魏歃盟于秦,是趙與強秦為界也,地亦且歲危,民亦且歲死矣。此文之所以忠于大王也。」趙王許諾,為起兵十萬,車三百乘。

又北見燕王曰:「先日公子常約兩王之交矣。今秦且攻魏,願大王之救之。」燕王曰:「吾歲不熟二年矣,今又行數千里而以助魏,且奈何?」田文曰:「夫行數千里而救人者,此國之利也。今魏王出國門而望見軍,雖欲行數千里而助人,可得乎?」燕王尚未許也。田文曰:「臣效便計于王,王不用臣之忠計,文請行矣。恐天下之將有大變也。」王曰:「大變可得聞乎?」曰:「秦攻魏,未能克也,而臺已燔,游已奪矣。而燕不救魏,魏王折節割地,以國之半與秦,秦必去矣。秦已去魏,魏王悉韓、魏之兵,又西借秦兵,以因趙之眾,以四國攻燕,王且何利?利行數千里而助人乎?利出燕南門而望見軍乎?則道里近而輸又易矣,王何利?」燕王曰:「子行矣,寡人聽子。」乃為之起兵八萬,車二百乘,以從田文。

魏王大說曰:「君得燕、趙之兵甚眾且亟矣。」秦王大恐,割地請講于魏。因歸燕、趙之兵,而封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