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二 ‧ 魏策一

陳軫為秦使于齊

陳軫為秦使于齊,過魏,求見犀首。犀首謝陳軫。陳軫曰:「軫之所以來者,事也。公不見軫,軫且行,不得待異日矣。」犀首乃見之。陳軫曰:「公惡事乎?何為飲食而無事?」犀首曰:「衍不肖,不能得事焉,何敢惡事?」陳軫曰:「請移天下之事于公。」犀首曰;「柰何?」陳軫曰:「魏王使李從以車百乘使于楚,公可以居其中而疑之。公謂魏王曰:『臣與燕、趙故矣,數令人召臣也,曰無事必來。今臣無事,請謁而往。無久,旬、五之期。』王必無辭以止公。公得行,因自言于廷曰:『臣急使燕、趙,急約車為行具。』」犀首曰:「諾。」謁魏王,王許之,即明言使燕、趙。

諸侯客聞之,皆使人告其王曰:「李從以車百乘使楚,犀首又以車三十乘使燕、趙。」齊王聞之,恐後天下得魏,以事屬犀首,犀首受齊事。魏王止其行使。燕、趙聞之,亦以事屬犀首。楚王聞之,曰:「李從約寡人,今燕、齊、趙皆以事因犀首,犀首必欲寡人,寡人欲之。」乃倍李從,而以事因犀首。魏王曰:「所以不使犀首者,以為不可。令四國屬以事,寡人亦以事因焉。」犀首遂主天下之事,復相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