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二 ‧ 魏策一

魏武侯與諸大夫浮于西河

魏武侯與諸大夫浮于西河,稱曰:「河山之險,豈不亦信固哉!」王錯侍坐曰:「此晉國之所以強也。若善脩之,則霸王之業具矣。」吳起對曰:「吾君之言,危國之道也;而子又附之,是危也。」武侯忿然曰:「子之言有說乎?」

吳起對曰:「河山之險,信不足保也;是伯王之業,不從此也。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汶山在其北,而衡山在其南。恃此險也,為政不善,而禹放逐之。夫夏桀之國,左天門之陰,而右天谿之陽,廬、睪在其北,伊、洛出其南。有此險也,然為政不善,而湯伐之。殷紂之國,左孟門而右漳、釜,前帶河,後被山。有此險也,然為政不善,而武王伐之。且君親從臣而勝降城,城非不高也,人民非不眾也,然而可得并者,政惡故也。從是觀之,地形險阻奚足以霸王矣!」

武侯曰:「善。吾乃今日聞聖人之言也!西河之政,專委之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