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一 ‧ 趙策四

客見趙王

客見趙王曰:「臣聞王之使人買馬也,有之乎?」王曰:「有之。」「何故至今不遣?」王曰:「未得相馬之工也。」對曰:「王何不遣建信君乎?」王曰:「建信君有國事,又不知相馬。」曰:「王何不遣紀姬乎?」王曰:「紀姬婦人也,不知相馬。」對曰:「買馬而善,何補于國?」王曰:「無補于國。」「買馬而惡,何危于國?」王曰:「無危于國。」對曰:「然則買馬善而若惡,皆無危補于國。然而王之買馬也,必將待工。今治天下,舉錯非也,國家為虛戾,而社稷不血食,然而王不待工,而與建信君,何也?」趙王未之應也。客曰:「郭燕之法,有所謂柔症者,王知之乎?」王曰:「未之聞也。」「所謂柔症者,便辟左右之近者,及夫人優愛孺子也。此皆能乘王之醉昏,而求所欲于王者也。是能得之乎內,則大臣為之枉法于外矣。故日月暉于外,其賊在于內,謹備其所憎,而禍在于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