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一 ‧ 趙策四

虞卿謂趙王

虞卿謂趙王曰:「人之情,寧朝人乎?寧朝于人也?」趙王曰:「人亦寧朝人耳,何故寧朝于人?」虞卿曰:「夫魏為從主,而成者范痤也。今王能以百里之地,若萬戶之都,請殺范痤于魏。范痤死,則從事可移于趙。」趙王曰:「善。」乃使人以百里之地,請殺范痤于魏。魏王許諾,使司徒執范痤,而未殺也。

范痤獻書魏王曰:「臣聞趙王以百里之地,請殺痤之身。夫殺無罪范痤,薄故也;而得百里之地,大利也。臣竊為大王美之。雖然,而有一焉,百里之地不可得,而死者不可復生也,則王必為天下笑矣!臣竊以為與其以死人市,不若以生人市使也。」

又遺其後相信陵君書曰:「夫趙、魏,敵戰之國也。趙王以咫尺之書來,而魏王輕為之殺無罪之痤,痤雖不肖,故魏之免相也。嘗以魏之故,得罪于趙。夫國內無用臣,外雖得地,勢不能守。然今能守魏者,莫如君矣。王聽趙殺痤之後,強秦襲趙之欲,倍趙之割,則君將何以止之?此君之累也。」信陵君曰:「善。」遽言之王而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