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十九 ‧ 趙策二

王破原陽

王破原陽,以為騎邑。牛贊進諫曰:「國有固籍,兵有常經。變籍則亂,失經則弱。今王破原陽,以為騎邑,是變籍而棄經也。且習其兵者輕其敵,便其用者易其難。今民便其用而王變之,是損君而弱國也。故利不百者不變俗,功不什者不易器。今王破卒散兵,以奉騎射,臣恐其攻獲之利,不如所失之費也。」

王曰:「古今異利,遠近易用。陰陽不同道,四時不一宜。故賢人觀時而不觀于時;制兵而不制于兵。子知官府之籍,不知器械之利;知兵甲之用,不知陰陽之宜。故兵不當于用,何兵之不可易?教不便于事,何俗之不可變?昔者先君襄主與代交地,城境封之,名曰無窮之門,所以昭後而期遠也。今重甲修兵,不可以踰險;仁義道德,不可以來朝。吾聞信不棄功,知不遺時。今子以官府之籍,亂寡人之事,非子所知。」

牛贊再拜稽首曰:「臣敢不聽令乎?」王遂胡服,率騎入胡,出于遺遺之門,踰九限之固,絕五俓之險,至榆中,辟地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