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十九 ‧ 趙策二

王立周紹為傅

王立周紹為傅,曰:「寡人始行縣,過番吾,當子為子之時,踐石以上者皆道子之孝。故寡人問子以璧,遺子以酒食,而求見子。子謁病而辭。人有言子者曰:『父之孝子,君之忠臣也。』故寡人以子之知慮為辨足以道人,危足以持難,忠可以寫意,信可以遠期。詩云:『服難以勇,治亂以知,事之計也。立傅以行,教少以學,義之經也。循計之事,失而不累;訪議之行,窮而不憂。』故寡人欲子之胡服以傅王子。」

周紹曰:「王失論矣,非賤臣所敢任也。」王曰:「選子莫若父,論臣莫若君。君,寡人也。」周紹曰:「立傅之道六。」王曰:「六者何也?」周紹曰:「知慮不躁達于變,身行寬惠達于禮,威嚴不足以易于位,重利不足以變其心,恭于教而不快,和于下而不危。六者,傅之才,而臣無一焉。隱中不竭,臣之罪也。傅命僕官,以煩有司,吏之恥也。王請更論。」

王曰:「知此六者,所以使子。」周紹曰:「今國未通于王胡服。雖然,臣,王之臣也,而王重命之,臣敢不聽令乎?」再拜,賜胡服。

王曰:「寡人以王子為子任,欲子之厚愛之,無所見醜。御道之以行義,勿令溺苦于學。事君者,順其意,不逆其志。事先者,明其高,不倍其孤。故有臣可命,其國之祿也。子能行是,以事寡人者畢矣。書云:『去邪無疑,任賢勿貳。』寡人與子,不用人矣。」遂賜周紹胡服衣冠,具帶、黃金師比,以傅王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