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十六 ‧ 楚策三

張儀之楚貧

張儀之楚,貧。舍人怒而欲歸。張儀曰:「子必以衣冠之敝,故欲歸。子待我為子見楚王。」當是之時,南后、鄭袖貴于楚。

張子見楚王,楚王不說。張子曰:「王無所用臣,臣請北見晉君。」楚王曰:「諾。」張子曰:「王無求于晉國乎?」王曰:「黃金珠璣犀象出于楚,寡人無求于晉國。」張子曰:「王徒不好色耳?」王曰:「何也?」張子曰:「彼鄭、周之女,粉白墨黑,立于衢閭,非知而見之者,以為神。」楚王曰:「楚,僻陋之國也,未嘗見中國之女如此其美也。寡人之獨何為不好色也?」乃資之以珠玉。

南后、鄭袖聞之大恐。令人謂張子曰:「妾聞將軍之晉國,偶有金千斤,進之左右,以供芻秣。」鄭袖亦以金五百斤。

張子辭楚王曰:「天下關閉不通,未知見日也,願王賜之觴。」王曰:「諾。」乃觴之。張子中飲,再拜而請曰:「非有他人于此也,願王召所便習而觴之。」王曰:「諾。」乃召南后、鄭袖而觴之。張子再拜而請曰:「儀有死罪于大王。」王曰:「何也?」曰:「儀行天下遍矣,未嘗見人如此其美也。而儀言得美人,是欺王也。」王曰:「子釋之。吾固以為天下莫若是兩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