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十五 ‧ 楚策二

楚襄王為太子之時

楚襄王為太子之時,質于齊。懷王薨,太子辭于齊王而歸。齊王隘之:「予我東地五百里,乃歸子。子不予我,不得歸。」太子曰:「臣有傅,請追而問傅。」傅慎子曰:「獻之地,所以為身也。愛地不送死父,不義。臣故曰,獻之便。」太子入,致命齊王曰:「敬獻地五百里。」齊王歸楚太子。

太子歸,即位為王。齊使車五十乘,來取東地于楚。楚王告慎子曰:「齊使來求東地,為之奈何?」慎子曰:「王明日朝羣臣,皆令獻其計。」

上柱國子良入見。王曰:「寡人之得求反,主墳墓、復羣臣、歸社稷也,以東地五百里許齊。齊令使來求地,為之奈何?」子良曰:「王不可不與也。王身出玉聲,許強萬乘之齊而不與,則不信,后不可以約結諸侯。請與而復攻之。與之信,攻之武。臣故曰與之。」

子良出,昭常入見。王曰:「齊使來求東地五百里,為之奈何?」昭常曰:「不可與也。萬乘者,以地大為萬乘。今去東地五百里,是去戰國之半也,有萬乘之號而無千乘之用也,不可。臣故曰勿與。常請守之。」

昭常出,景鯉入見。王曰:「齊使來求東地五百里,為之奈何?」景鯉曰:「不可與也。雖然,楚不能獨守。王身出玉聲,許萬乘之強齊也而不與,負不義于天下。楚亦不能獨守。臣請西索救于秦。」

景鯉出,慎子入,王以三大夫計告慎子曰:「子良見寡人曰:『不可不與也,與而復攻之。』常見寡人曰:『不可與也,常請守之。』鯉見寡人曰:『不可與也,雖然楚不能獨守也,臣請索救于秦。』寡人誰用于三子之計?」慎子對曰:「王皆用之。」王怫然作色曰:「何謂也?」慎子曰:「臣請效其說,而王且見其誠然也。王發上柱國子良車五十乘,而北獻地五百里于齊。發子良之明日,遣昭常為大司馬,令往守東地。遣昭常之明日,遣景鯉車五十乘,西索救于秦。」王曰:「善。」乃遣子良北獻地于齊。遣子良之明日,立昭常為大司馬,使守東地。又遣景鯉西索救于秦。

子良至齊,齊使人以甲受東地。昭常應齊使曰:「我典主東地,且與死生。悉五尺至六十,三十餘萬,弊甲鈍兵,願承下塵。」齊王謂子良曰:「大夫來獻地,今常守之何如?」子良曰:「臣身受命弊邑之王,是常矯也。王攻之。」齊王大興兵,攻東地,伐昭常。未涉疆,秦以五十萬臨齊右壤。曰:「夫隘楚太子弗出,不仁;又欲奪之東地五百里,不義。其縮甲則可,不然,則願待戰。」齊王恐焉。乃請子良南道楚,西使秦,解齊患。士卒不用,東地復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