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十一 ‧ 齊策四

孟嘗君為從

孟嘗君為從。公孫弘謂孟嘗君曰:「君不以使人先觀秦王。意者秦王帝王之主也,君恐不得為臣,奚暇從以難之?意者秦王不肖之主也,君從以難之,未晚。」孟嘗君曰:「善,願因請公往矣。」

公孫弘敬諾,以車十乘之秦。昭王聞之,而欲媿之以辭。公孫弘見,昭王曰:「薛公之地,大小幾何?」公孫弘對曰:「百里。」昭王笑而曰:「寡人地數千里,猶未敢以有難也。今孟嘗君之地方百里,而因欲難寡人,猶可乎?」公孫弘對曰:「孟嘗君好人,大王不好人。」昭王曰:「孟嘗君之好人也,奚如?」公孫弘曰:「義不臣乎天子,不友乎諸侯,得志不慚為人主,不得志不肯為人臣,如此者三人;而治可為管、商之師,說義聽行,能致其主霸王,如此者五人;萬乘之嚴主也,辱其使者,退而自刎,必以其血洿其衣,如臣者十人。」昭王笑而謝之,曰:「客胡為若此,寡人直與客論耳!寡人善孟嘗君,欲客之必諭寡人之志也!」公孫弘曰:「敬諾。」

公孫弘可謂不侵矣。昭王,大國也。孟嘗,千乘也。立千乘之義而不可陵,可謂足使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