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九 ‧ 齊策二

張儀事秦惠王

張儀事秦惠王。惠王死,武王立。左右惡張儀,曰:「儀事先王不忠。」言未已,齊讓又至。

張儀聞之,謂武王曰:「儀有愚計,願效之王。」王曰:「奈何?」曰:「為社稷計者,東方有大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地。今齊王甚憎張儀,儀之所在,必舉兵而伐之。故儀願乞不肖身而之梁,齊必舉兵而伐之。齊、梁之兵連于城下,不能相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出兵函谷而無伐,以臨周,祭器必出,挾天子,案圖籍,此王業也。」王曰:「善。」乃具革車三十乘,納之梁。

齊果舉兵伐之。梁王大恐。張儀曰:「王勿患,請令罷齊兵。」乃使其舍人馮喜之楚,藉使之齊。齊、楚之事已畢,因謂齊王曰:「王甚憎張儀,雖然,厚矣王之託儀于秦王也。」齊王曰:「寡人甚憎儀,儀之所在,必舉兵伐之,何以託儀也?」對曰:「是乃王之託儀也。儀之出秦,因與秦王約曰:『為王計者,東方有大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地。齊王甚憎儀,儀之所在,必舉兵伐之。故儀願乞不肖身而之梁,齊必舉兵伐梁。梁、齊之兵連于城下不能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出兵函谷而無伐,以臨周,祭器必出,挾天子,案圖籍,是王業也。』秦王以為然,與革車三十乘而納儀于梁。而果伐之,是王內自罷而伐與國,廣鄰敵以自臨,而信儀于秦王也。此臣之所謂託儀也。」王曰:「善。」乃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