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七 ‧ 秦策五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

四國為一,將以攻秦。秦王召羣臣賓客六十人而問焉,曰:「四國為一,將以圖秦,寡人屈于內,而百姓靡于外,為之奈何?」羣臣莫對。姚賈對曰:「賈願出使四國,必絕其謀,而安其兵。」乃資車百乘,金千斤,衣以其衣,冠帶以其劍。姚賈辭行,絕其謀,止其兵,與之為交以報秦。秦王大悅。賈封千戶,以為上卿。

韓非知之,曰:「賈以珍珠重寶,南使荊、吳,北使燕、代之間,三年,四國之交未必合也,而珍珠重寶盡于內。是賈以王之權,國之寶,外自交于諸侯,願王察之。且梁監門子,嘗盜于梁,臣于趙而逐。取世監門子,梁之大盜,趙之逐臣,與同知社稷之計,非所以厲羣臣也。」

王召姚賈而問曰:「吾聞子以寡人財交于諸侯,有諸?」對曰:「有。」王曰:「有何面目復見寡人?」對曰:「曾參孝其親,天下願以為子;子胥忠于君,天下願以為臣;貞女工巧,天下願以為妃。今賈忠王而王不知也。賈不歸四國,尚焉之?使賈不忠于君,四國之王尚焉用賈之身?桀聽讒而誅其良將,紂聞讒而殺其忠臣,至身死國亡。今王聽讒,則無忠臣矣。」

王曰:「子監門子,梁之大盜,趙之逐臣。」姚賈曰:「太公望,齊之逐夫,朝歌之廢屠,子良之逐臣,棘津之讎不庸,文王用之而王。管仲,其鄙人之賈人也,南陽之弊幽,魯之免囚,桓公用之而伯。百里奚,虞之乞人,傳賣以五羊之皮,穆公相之而朝西戎。文公用中山盜,而勝于城濮。此四士者,皆有詬醜,大誹天下,明主用之,知其可與立功。使若卞隨、務光、申屠狄,人主豈得其用哉!故明主不取其污,不聽其非,察其為己用。故可以存社稷者,雖有外誹者不聽;雖有高世之名,無咫尺之功者不賞。是以羣臣莫敢以虛願望于上。」

秦王曰:「然。」乃可復使姚賈而誅韓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