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六 ‧ 秦策四

三國攻秦入函谷

三國攻秦,入函谷。秦王謂樓緩曰:「三國之兵深矣,寡人欲割河東而講。」對曰:「割河東,大費也;免于國患,大利也。此父兄之任也。王何不召公子池而問焉?」

王召公子池而問焉,對曰:「講亦悔,不講亦悔。」王曰:「何也?」對曰:「王割河東而講,三國雖去,王必曰:『惜矣!三國且去,吾特以三城從之。』此講之悔也。王不講,三國入函谷,咸陽必危,王又曰:『惜矣!吾愛三城而不講。』此又不講之悔也。」王曰:「鈞吾悔也,寧亡三城而悔,無危咸陽而悔也。寡人決講矣。」卒使公子池以三城講于三國,三國之兵乃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