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 ‧ 西周策

司寇布為周最謂周君

司寇布為周最謂周君曰:「君使人告齊王以周最不肯為太子也,臣為君不取也。函冶氏為齊太公買良劍,公不知善,歸其劍而責之金。越人請買之千金,折而不賣。將死,而屬其子曰:『必無獨知。』今君之使最為太子,獨知之契也,天下未有信之者也。臣恐齊王之為君實立果而讓之于最,以嫁之齊也。君為多巧,最為多詐,君何不買信貨哉?奉養無有愛于最也,使天下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