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國語
  晉語七

悼公即位

二月乙酉,公即位。使呂宣子將下軍,曰:「邲之役,呂錡佐智莊子於上軍,獲楚公子穀臣與連尹襄老,以免子羽。鄢之役,親射楚王而敗楚師,以定晉國而無後,其子孫不可不崇也。」使彘恭子將新軍,曰:「武子之季、文子之母弟也。武子宣法以定晉國,至於今是用。文子勤身以定諸侯,至於今是賴。夫二子之德,其可忘乎!」故以彘季屏其宗。使令狐文子佐之,曰:「昔克潞之役,秦來圖敗晉功,魏顆以其身卻退秦師于輔氏,親止杜回,其勳銘於景鍾。至于今不育,其子不可不興也。」

君知士貞子之帥志博聞而宣惠於教也,使為太傅。知右行辛之能以數宣物定功也,使為元司空。知欒糾之能御以和于政也,使為戎御。知荀賓之有力而不暴也,使為戎右。

欒伯請公族大夫,公曰:「荀家惇惠,荀會文敏,黶也果敢,無忌鎮靜,使茲四人者為之。夫膏粱之性難正也,故使惇惠者教之,使文敏者導之,使果敢者諗之,使鎮靜者修之。惇惠者教之,則徧而不倦;文敏者導之,則婉而入;果敢者諗之,則過不隱;鎮靜者修之,則壹。使茲四人者為公族大夫。

公知祁奚之果而不淫也,使為元尉。知羊舌職之聰敏肅給也,使佐之。知魏絳之勇而不亂也,使為元司馬。知張老之智而不詐也,使為元候。知鐸遏寇之恭敬而信彊也,使為輿尉。知籍偃之惇帥舊職而恭給也,使為輿司馬。知程鄭端而不淫,且好諫而不隱也,使為贊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