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國語
  魯語下

公父文伯之母對季康子問

季康子問於公父文伯之母曰:「主亦有以語肥也?」對曰:「吾能老而已,何以語子。」康子曰:「雖然,肥願有聞於主。」對曰:「吾聞之先姑曰:『君子能勞,後世有繼。』」子夏聞之曰:「善哉!商聞之曰:『古之嫁者,不及舅姑,謂之不幸。』夫婦,學於舅姑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