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墨子
  經下第四十一

《經》:止,類以行之,說在同。
《說》:止:彼以此其然也,說是其然也;我以此其不然也,疑是其然也。

《經》:推類之難,說在之大小。
《說》:謂四足獸與牛馬與物,盡與大小也。此然是必然,則俱為麋。

《經》:物盡同名:二與鬬,愛,食與招,白與視,麗與暴,夫與履。
《說》:同名:俱鬬不俱二,二與鬬也。包肝肺子,愛也。橘茅,食與招也。白馬名白,視馬不名視,白與視也。為麗不必麗不必,麗與暴也。為非以人是,不為非,若為夫以勇,不為夫;為屨以買,不為屨,夫與屨也。

《經》:一,偏棄之,謂而因是也,說在因。
《說》:一:一與一亡,不與一在,偏去未。有文實也,而後謂之;無文實也,則無謂也。不若敷與美,謂是則是固美也,謂也則是非美,無謂則報也。

《經》:不可偏去而二,說在見與俱、一與二、廣與脩。
《說》:見不見離,一二不相盈,廣脩堅白。

《經》:不能而不害,說在害。
《說》:不:舉重不與箴,非力之任也;為握者之觭倍,非智之任也。若耳目。

《經》:異類不吡,說在量。
《說》:異:木與夜孰長?智與粟孰多?爵、親、行、賈,四者孰貴?麋與霍孰高?麋與霍孰霍?虭與瑟孰瑟?

《經》:偏去莫加少,說在故。
《說》:偏:俱一無變。

《經》:假必誖,說在不然。
《說》:假:必非也而後假。狗假霍也,猶氏霍也。

《經》:物之所以然與所以知之與所以使人知之,不必同,說在病。
《說》:物:或傷之,然也;見之,智也。告之,使智也。

《經》:疑,說在逢、循、遇、過。
《說》:疑:逢為務則士,為牛廬者夏寒,逢也。舉之則輕,廢之則重,非有力也。沛從削,非巧也,若石羽,循也。鬬者之敝也,以飲酒,若以日中,是不可智也,愚也。智與?以已為然也與?愚也。

《經》:合與一,或復否,說在拒。

《經》:歐物一體也,說在俱一惟是。
《說》:俱:俱一,若牛馬四足;惟是,當牛馬。數牛數馬則牛馬二,數牛馬則牛馬一,若數指,指五而五一。

《經》:宇或徙,說在長宇久。
《說》:長:宇徙而有處宇。宇南北,在旦有在莫,宇徙久。

《經》:不堅白,說在無久與宇。
《說》:無堅與白。

《經》:堅白,說在因。
《說》:必相盈也。

《經》:在諸其所然未者然,說在於是。
《說》:在:堯善治,自今在諸古也。自古在之今,則堯不能治也。

《經》:景不徙,說在改為。
《說》:景:光至景亡,若在,盡古息。

《經》:景二,說在重。
《說》:景二,光夾,一,光一,光者景也。

《經》:景到,在午有端與景長,說在端。
《說》: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蔽下光,故成景於上。首蔽上光,故成景於下。在遠近有端於光,故景庫內也。

《經》:景迎日,說在慱。
《說》:景:日之光反燭人,則景在日與人之閒。

《經》:景之小大,說在地正遠近。
《說》:景:木柂景短大,木正景長小,大小於木,則景大於木。獨非小也,遠近。

《經》:臨鑑而立,景到。多而若少,說在寡區。
《說》:臨正鑑,景寡,貌能、白黑、遠近、杝正、異於光。鑒景當俱,就去亦當俱,俱用北。鑒者之臭,於鑒無所不鑒。景之臭無數而必過正,景過正故招,故同處其體俱然。

《經》:鑑位景二,一小而易,一大而正,說在中之外內。
《說》:鑒:分鑒:中之內,鑒者近中,則所鑒大,景亦大;遠中,則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正。起於中緣正而長其直也。中之外,鑒者近中,則所鑒大,景亦大;遠中,則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易。合於中緣正而長其直也。

《經》:鑑團景一,夭而必正,說在得。
《說》:鑒:鑒者近,則所鑒大,景亦大,亓遠,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正。

《經》:貞而不撓,說在勝。
《說》:貞:衡木如重焉而不撓,極勝重也。右校交繩,無加焉而撓,極不勝重也。衡加重於其一旁,必捶。權重相若也,相衡則本短標長,兩加焉,重相若,則標必下,標得權也。

《經》:契與收枝板,說在薄。
《說》:挈有力也,引無力也,不正。所挈之正於施也,繩制挈之也。若以錐刺之,挈長重者下,短輕者上,上者愈得,下者愈亡。繩直權重相若,則正矣。收,上者愈喪,下者愈得,上者權重盡,則遂挈。

《經》:倚者不可正,說在剃。
《說》:兩輪高,兩輪為輲車,梯也。重其前,弦其前,載弦其前,載弦其軲,而縣重於其前,是梯挈,且挈則行。凡重,上弗挈,下弗收,旁弗劫,則下直扡,或害之也㳅。梯者不得㳅直也。今也廢石於平地,重不下,無徬也。若夫繩之引軲也,是猶自舟中引橫也。倚、倍、拒、堅、邪、倚焉則不正。誰𥩵石絫石,耳夾帶者法也。

《經》:推之必往,說在廢材。
《說》:方石去地尺,關石於其下,縣絲於其上,使適至方石。不下,柱也。膠絲去石,挈也。絲絕,引也。未變而石易,收也。

《經》:買無貴,說在仮其賈。
《說》:買:刀糴相為賈。刀輕則糴不貴,刀重則糴不易。王刀無變,糴有變,歲變糴,則歲變刀,若鬻子。

《經》:賈宜則讐,說在盡。
《說》:賈:盡也者,盡去其所以不讐也。其所以不讐去,則讐。正賈也宜不宜,正欲不欲,若敗邦鬻室嫁子。

《經》:無說而懼,說在弗必。
《說》:無:子在軍,不必其死生;聞戰,亦不必其死生。前也不懼,今也懼。

《經》:或過名也,說在實。
《說》:或:知是之非此也,有知是之不在此也,然而謂此南北,過而以已為然,始也謂此南方,故今也謂此南方。

《經》:知知之否之足用也,誖,說在無以也。
《說》:智:論之非智無以也。

《經》:謂辯無勝,必不當,說在辯。
《說》:謂:所謂非同也,則異也。同則或謂之狗,其或謂之犬也;異則或謂之牛,牛或謂之馬也。俱無勝,是不辯也。辯也者,或謂之是,或謂之非,當者勝也。

《經》:無不讓也,不可,說在始。
《說》:無:讓者,酒未讓,始也,不可讓也。

《經》:於一,有知焉,有不知焉,說在存。
《說》:於:石一也,堅白二也,而在石。故有智焉,有不智焉,可。

《經》:有指於二,而不可逃,說在以二絫。
《說》:有指:子智是,有智是吾所无舉,重,則子智是,而不智吾所无舉也,是一,謂有智焉,有不智焉也。若智之,則當指之智告我,則我智之,兼指之,以二也,衡指之,參直之也。若曰「必獨指吾所舉,毋舉吾所不舉」,則者固不能獨指,所欲指不傳。意若未校,且其所智是也,所不智是也,則是智是之不智也,惡得為一?謂而有智焉,有不智焉。

《經》:所知而弗能指,說在春也、逃臣、狗犬、貴者。
《說》:所:春也,其埶固不可指也。逃臣,不知其處。狗犬,不智其名也。遺者,巧弗能网也。

《經》:知狗而自謂不知犬,過也,說在重。
《說》:智:智狗不智犬,重則過,不重則不過。

《經》:通意後對,說在不知其誰謂也。
《說》:通:問者曰:「子智孰乎?」應之曰:「孰何謂也?」彼曰:「孰,施。」則智之。若不問「孰何謂」,徑應以弗智,則過。且應必應問之時,若應長,應有深淺大小,不中,在兵人長。

《經》:所存與存者,於存與孰存,駟異說。
《說》:所:室堂,所存也。其子,存者也。據在者而問室堂,惡可存也?主室堂而問存者,孰存也?是一主存者以問所存,一主所存以問存者。

《經》:五行毋常勝,說在宜。
《說》:五:合水土火,火離然,火鑠金,火多也。金靡炭,金多也。合之府木,木離木。若識麋與魚之數,惟所利。

《經》:無欲惡之為益損也,說在宜。
《說》:無:欲惡,傷生損壽。說以少,連是,誰愛也?嘗多粟,或者欲不有,能傷也。若酒之於人也,且𢜔人利人,愛也,則唯物弗治也。

《經》:損而不害,說在餘。
《說》:損:飽者去餘,適足不害。能害,飽,若傷麋之無脾也。且有損而后益智者,若瘧病之之於瘧也。

《經》:知而不以五路,說在久。
《說》:智:以目見。而目以火見,而火不見。惟以五路智,久,不當以目見,若以。

《經》:火必熱,說在頓。
《說》:火:見火,謂火熱也,非以火之熱,我有,若視日。

《經》:知其所以不知,說在以名取。
《說》:智:雜所智與所不智而問之,則必曰:「是所智也,是所不智也。」取去俱能之,是兩智之也。

《經》:無不必待有,說在所謂。
《說》:無:若無焉,則有之而后無;無天陷,則無之而無。

《經》:擢慮不疑,說在有無。
《說》:擢:疑無謂也。臧也今死,而春也得之又死也,可。

《經》:且然,不可正,而不害用工,說在宜。
《說》:且:且猶是也,且必然,且已必已,且用工而後已者?必用工而後已。

《經》:均之絕不,說在所均。
《說》:均:髮均縣輕而髮絕,不均也。均,其絕也莫絕。

《經》:堯之義也,生於今而處於古,而異時。說在所義。
《說》:堯:霍,或以名視人,或以實視人。舉友富商也,是以名視人也;指是臛也,是以實視人也。堯之義也,是聲也於今,所義之實處於古。若殆於城門與?於臧也?

《經》:狗,犬也,而殺狗,非殺犬也,可。說在重。
《說》:狗:狗,犬也。而殺狗謂之殺犬,可。若兩𦞙。

《經》:使:殷、美,說在使。
《說》:使:令使也。我使我,我不使亦使我。殿戈亦使,殿不美亦使,殿。

《經》:荊之大,其沈淺也,說在具。
《說》:荊:沈,荊之見也。則沈淺非荊淺也,若易五之一。

《經》:以楹為摶,於以為無知也。說在意。
《說》:以:楹之摶也,見之,其於意也,不易先智,意相也。若楹輕於秋,其於意也洋然。

《經》:推之意未可知,說在可用過仵。
《說》:錐:段椎俱事於履,可用也。成繪屢過椎,與成椎過繪屢同,過仵也。

《經》:一少於二而多於五,說在建位。
《說》:一:五有一焉,一有五焉。十二焉。

《經》:非半弗𣃈,則不動,說在端。
《說》:非:𣃈半,進前取也,前則中無為半,猶端也。前後取則端中也。𣃈必半,毋與、非半,不可𣃈也。

《經》:可無也,有之而不可去,說在嘗然。
《說》:可無也:已給,則當給,不可無也。久有窮無窮。

《經》:正而不可擔,說在摶。
《說》:正:凡,無所處而不中縣,摶也。

《經》:宇進無近,說在敷。
《說》:傴宇不可偏舉宇也。進行者先敷近,後敷遠。

《經》:行脩以久,說在先後。
《說》:行:者行者必先近而後遠。遠近脩也,先後久也,民行脩必以久也。

《經》:一法者之相與也,盡類,若方之相台也,說在方。
《說》:一:方盡類,俱有法而異,或木或石,不害其方之相台也,盡類,猶方也。物俱然。

《經》:狂舉不可以知異,說在有。
《說》:狂:牛與馬惟異,以牛有齒馬有尾,說牛之非馬也,不可,是俱有,不偏有偏無有。曰牛與馬不類,用牛有角馬無角,是類不同也。若舉牛有齒馬有尾,以是為類之不同也,是狂舉也。猶牛有齒,馬有尾,可,則或非牛或牛而牛也,可。

《經》:不可牛馬之非牛,與可之同,說在兼。
《說》:故:曰牛馬非牛也,未可,則或可或不可,而曰牛馬牛也,未可,亦不可。且牛不二,馬不二,則牛不非牛,馬不非馬,而牛馬非牛非馬,無難。

《經》:彼彼此此,與彼此同。說在異。
《說》:彼:正名者,彼彼此此,可。彼彼止於彼,此此止於此,彼此不可。彼且此也,彼此亦可。彼此止於彼此,若是而彼此也,則彼亦且此此也。

《經》:唱和同患,說在功。
《說》:唱無過,無所周,若粺。和無過,使也不得已。唱而不和,是不學也。智少而不學,必寡。和而不唱,是不教也。智而不教,適息。使人奪人衣,罪或輕或重。使人予人酒,功或厚或薄。

《經》:聞所不知若所知,則兩知之,說在告。
《說》:聞:在外者,室中所不知也。或曰「在室者之色若是其色」,是所不智若所智也,猶白若黑也,誰勝?是若其色也,若白者必白。今也智其色之若白也,故智其白也。夫名以所明正所不智,不以所不智疑所明,若以尺度所不智長。外,親智也;室中,說智也。

《經》:以言為盡誖,誖,說在其言。
《說》:以:誖不可也,之人之言可,是不誖,則是有可也。之人之言不可,以當,必不審。

《經》:唯吾謂,非名也則不可。說在仮。
《說》:惟:謂是霍可,而猶之非夫霍也,謂彼是是也,不可,謂者毋惟乎其謂。彼猶惟乎其謂,則吾謂行;彼若不惟其謂,則不行也。

《經》:無窮不害兼,說在盈否。
《說》:無:「南者有窮則可盡,無窮則不可盡。有窮無窮未可智,則可盡不可盡未可智。人之盈之否未可智,人之可盡不可盡亦未可智,而必人之可盡愛也,誖。」「人若不盈无窮,則人有窮也,盡有窮无難。盈无窮,則无窮盡也,盡有窮无難。」

《經》:不知其數而知其盡也,說在問者。
《說》:不:不智其數,惡智愛民之盡之也?或者遺乎其問也?盡問人,則盡愛其所問。若不智其數而智愛之盡之也,无難。

《經》:不知其所處,不害愛之,說在喪子者。

《經》:仁義之為內外也,孛,說在仵顏。
《說》:仁:仁,愛也;義,利也。愛利,此也,所愛所利,彼也。愛利不相為內外,所愛利亦不相為外內。其為仁內也,義外也,舉愛與所利也,是狂舉也,若左目出,右目入。

《經》:學之益也,說在誹者。
《說》:學:也以為不知學之無益也,故告之也。是使智學之無益也,是教也。以學為無益也教,誖。

《經》:誹之可否,不以衆寡,說在可非。
《說》:誹:論誹之可不可,以理之可誹,雖多誹,其誹是也。其理不可非,雖少誹,非也。今也謂多誹者不可,是猶以長論短。

《經》:非誹者諄,說在弗非。
《說》:不:誹非,己之誹也不非,誹非可非也。不可非也,是不非誹也。

《經》:物甚不甚,說在若是。
《說》:物:甚長,甚短,莫長於是,莫短於是。是之是也,非是也者,莫甚於是。

《經》:取下以求上也,說在澤。
《說》:取:高下以善不善為度,不若山澤。處下善於處上,下所請上也。

《經》:不是與是同,說在不州。
《說》:不:是是,則是且是焉。今是之於是,而不是於是,故是不之。是不之,則是而不之焉。今是不之於是,而之於是,故之與是不之同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