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儒林外史
  清 ‧ 吳敬梓

第三十三回 杜少卿夫婦遊山 遲衡山朋友議禮

話說杜少卿自從送了婁太爺回家之後,自此就沒有人勸他,越發放著膽子用銀子。前項已完,叫王鬍子又去賣了一分田來,二千多銀子,隨手亂用。又將一百銀子把鮑廷璽打發過江去了。王知縣事體已清,退還了房子,告辭回去。杜少卿在家又住了半年多,銀子用的差不多了,思量把自己住的房子併與本家,要到南京去住,和娘子商議,娘子依了。人勸著他,總不肯聽。足足鬧了半年,房子歸併妥了。除還債贖當,還落了有千把多銀子,和娘子說道:「我先到南京會過盧家表姪,尋定了房子,再來接你。」

當下收拾了行李,帶著王鬍子,同小廝加爵過江。王鬍子在路見不是事,拐了二十兩銀子走了。杜少卿付之一笑,只帶了加爵過江。到了倉巷裏外祖盧家,表姪盧華士出來迎請表叔進去,到廳上見禮。杜少卿又到樓上拜了外祖、外祖母的神主。見了盧華士的母親,叫小廝拿出火腿、茶葉土儀來送過。盧華士請在書房裏擺飯,請出一位先生來,是華士今年請的業師。那先生出來見禮,杜少卿讓先生首席坐下。杜少卿請問先生:「貴姓?」那先生道:「賤姓遲,名均,字衡山。請問先生貴姓?」盧華士道:「這是學生天長杜家表叔。」遲先生道:「是少卿先生?是海內英豪,千秋快士!只道聞名不能見面,何圖今日邂逅高賢!」站起來,重新見禮。杜少卿看那先生細瘦,通眉長爪,雙眸炯炯,知他不是庸流,便也一見如故。喫過了飯,說起要尋房子來住的話。遲衡山喜出望外,說道:「先生何不竟尋幾間河房住?」杜少卿道:「這也極好。我和你借此先去看看秦淮。」遲先生叫華士在家好好坐著,便同少卿步了出來。走到狀元境,只見書店裏貼了多少新封面,內有一個寫道:「《歷科程墨持運》。處州馬純上,嘉興蘧駪夫同選。」杜少卿道:「這蘧駪夫是南昌蘧太守之孫,是我敝世兄。既在此,我何不進去會會他?」便同遲先生進去。蘧駪夫出來敘了世誼,彼此道了些相慕的話。馬純上出來敘禮,問:「先生貴姓?」蘧駪夫道:「此乃天長殿元公孫杜少卿先生。這位是句容遲衡山先生。皆江南名壇領袖。小弟輩恨相見之晚。」喫過了茶,遲衡山道:「少卿兄要尋居停,此時不能久談,要相別了。」同走出來,只見櫃臺上伏著一個人在那裏看詩,指著書上道:「這一首詩就是我的。」四個人走過來,看見他傍邊放著一把白紙詩扇。蘧駪夫打開一看,款上寫著「蘭江先生」。蘧駪夫笑道:「是景蘭江!」景蘭江抬起頭來看見二人,作揖問姓名。杜少卿拉著遲衡山道:「我每且去尋房子,再來會這些人。」

當下走過淮清橋。遲衡山路熟,找著房牙子,一路看了幾處河房,多不中意,一直看到東水關。這年是鄉試年,河房最貴。這房子每月要八兩銀子的租錢。杜少卿道:「這也罷了,先租了住著,再買他的。」南京的風俗是要付一個進房,一個押月。當下房牙子同房主人跟到倉巷盧家寫定租約,付了十六兩銀子。盧家擺酒留遲衡山同杜少卿坐坐。到夜深,遲衡山也在這裏宿了。

次早纔洗臉,只聽得一人在門外喊了進來:「杜少卿先生在哪裏?」杜少卿正要出去看,那人已走進來,說道:「且不要通姓名,且等我猜一猜著!」定了一會神,走上前,一把拉著少卿道:「你便是杜少卿。」杜少卿笑道:「我便是杜少卿。這位是遲衡山先生,這是舍表姪。先生,你貴姓?」那人道:「少卿天下豪士,英氣逼人,小弟一見喪膽,不似遲先生老成尊重,所以我認得不錯。小弟便是季葦蕭。」遲衡山道:「是定梨園榜的季先生?久仰,久仰。」季葦蕭坐下,向杜少卿道:「令兄已是北行了。」杜少卿驚道:「幾時去的?」季葦蕭道:「纔去了三四日。小弟送到龍江關,他加了貢,進京鄉試去了。少卿兄揮金如土,為甚麼躲在家裏用,不拿來這裏我們大家頑頑?」杜少卿道:「我如今來了。現看定了河房,到這裏來居住。」季葦蕭拍手道:「妙!妙!我也尋兩間河房同你做鄰居,把賤內也接來同老嫂作伴。這買河房的錢,就出在你!」杜少卿道:「這個自然。」須臾,盧家擺出飯來,留季葦蕭同喫。喫飯中間,談及哄慎卿看道士的這一件事,眾人大笑,把飯都噴了出來。纔喫完了飯,便是馬純上、蘧駪夫、景蘭江來拜。會著談了一會,送出去。纔進來,又是蕭金鉉、諸葛天申、季恬逸來拜。季葦蕭也出來同坐。談了一會,季葦蕭同三人一路去了。杜少卿寫家書,打發人到天長接家眷去了。

次日清晨,正要回拜季葦蕭這幾個人。又是郭鐵筆同來道士來拜。杜少卿迎了進來,看見道士的模樣,想起昨日的話,又忍不住笑。道士足恭了一回,拿出一卷詩來。郭鐵筆也送了兩方圖書。杜少卿都收了。喫過茶,告別去了。杜少卿方纔出去回拜這些人。一連在盧家住了七八天,同遲衡山談些禮樂之事,甚是相合。家眷到了,共是四隻船,攏了河房。杜少卿辭別盧家,搬了行李去。次日,眾人來賀。

這時三月初旬,河房漸好,也有簫管之聲。杜少卿備酒請這些人,共是四席。那日,季葦蕭、馬純上、蘧駪夫、季恬逸、遲衡山、盧華士、景蘭江、諸葛天申、蕭金鉉、郭鐵筆、來霞士都在席。金東崖是河房鄰居,拜往過了,也請了來。本日茶廚先到,鮑廷璽打發新教的三元班小戲子來磕頭,見了杜少卿、杜娘子,賞了許多果子去了。隨即房主人家薦了一個賣花堂客叫做姚奶奶來見。杜娘子留他坐著。到上晝時分,客已到齊,將河房窗子打開了。眾客散坐,或憑欄看水,或啜茗閒談,或據案觀書,或箕踞自適,各隨其便。只見門外一頂矯子,鮑廷璽跟著,是送了他家王太太來問安。王太太下轎進去了,姚奶奶看見他,就忍笑不住,向杜娘子道:「這是我們南京有名的王太太,他怎肯也到這裏來!」王太太見杜娘子,著實小心,不敢抗禮。杜娘子也留他坐下。杜少卿進來,姚奶奶、王太太,又叩見了少爺。鮑廷璽在河房見了眾客,口內打諢說笑。鬧了一會,席面已齊,杜少卿出來奉席坐下,喫了半夜酒,各自散訖。鮑廷璽自己打著燈籠,照王太太坐了轎子,也回去了。

又過了幾日,娘子因初到南京,要到外面去看看景致。杜少卿道:「這個使得。」當下叫了幾乘轎子,約姚奶奶做陪客。兩三個家人,婆娘都坐了轎子跟著。廚子挑了酒席,借清涼山一個姚園。這姚園是個極大的園子,進去一座籬門。籬門內是鵝卵石砌成的路,一路朱紅欄杆,兩邊綠柳掩映。過去三間廳,便是他賣酒的所在,那日把酒桌子都搬了。過廳便是一路山徑。上到山頂,便是一個八角亭子。席擺在亭子上。娘子和姚奶奶一班人上了亭子,觀看景致。一邊是清涼山,高高下下的竹樹;一邊是靈隱觀,綠樹叢中,露出紅牆來,十分好看。坐了一會,杜少卿也坐轎子來了。轎裏帶了一隻赤金盃子,擺在桌上,斟起酒來,拿在手內,趁著這春光融融,和氣習習,憑在欄杆上,留連痛飲。這日杜少卿大醉了,竟攜著娘子的手,出了園門,一手拿著金盃,大笑著,在清涼山岡子上走了一里多路。背後三四個婦女,嘻嘻笑笑跟著。兩邊看的人目眩神搖,不敢仰視。杜少卿夫婦兩個上了轎子去了。姚奶奶和這幾個婦女,採了許多桃花插在轎子上,也跟上去了。

杜少卿回到河房,天色已晚。只見盧華士還在那裏坐著,說道:「北門橋莊表伯聽見表叔來了,急於要會。明日請表叔在家坐一時,不要出門,莊表伯來拜。」杜少卿道:「紹光先生是我所師事之人。我因他不耐同這一班詞客相聚,所以前日不曾約他。我正要去看他,怎反勞他到來看我?賢姪,你作速回去,打發人致意,我明日先到他家去。」華士應諾去了。杜少卿送了出去。纔關了門,又聽得打的門響。小廝開門出去,同了一人進來,稟道:「婁大相公來了。」杜少卿舉眼一看,見婁煥文的孫子穿著一身孝,哭拜在地,說道:「我家老爹去世了,特來報知。」杜少卿道:「幾時去世的?」婁大相公道:「前月二十六日。」杜少卿大哭了一場,吩咐連夜制備祭禮。次日清晨,坐了轎子,往陶紅鎮去了。季葦蕭打聽得姚園的事,絕早走來訪問,知道已往陶紅,悵悵而返。

杜少卿到了陶紅,在婁太爺柩前大哭了幾次,拿銀子做了幾天佛事,超度婁太爺生天。婁家把許多親戚請來陪。杜少卿一連住了四五日,哭了又哭。陶紅一鎮上的人,人人嘆息,說:「天長杜府厚道!」又有人說:「這老人家為人必定十分好,所以杜府纔如此尊重報答他。為人須像這個老人家,方為不愧!」杜少卿又拿了幾十兩銀子交與他兒子、孫子,買地安葬婁太爺。婁家一門,男男女女,都出來拜謝。杜少卿又在柩前慟哭了一場,方纔回來。

到家,娘子向他說道:「自你去的第二日,巡撫一個差官,同天長縣的一個門斗,拿了一角文書來尋,我回他不在家。他住在飯店裏,日日來問,不知為甚事。」杜少卿道:「這又奇了!」正疑惑間,小廝來說道:「那差官和門斗在河房裏要見。」杜少卿走出去,同那差官見禮坐下。差官道了恭喜,門斗送上一角文書來。那文書是拆開過的。杜少卿拿出來看,只見上寫道:「巡撫部院李,為舉薦賢才事:欽奉聖旨,採訪天下儒修。本部院訪得天長縣儒學生員杜儀,品行端醇,文章典雅。為此飭知該縣儒學教官,即敦請該生即日束裝赴院,以便考驗,申奏朝廷,引見擢用。毋違,速速!」少卿看了道:「李大人是先祖的門生,原是我的世叔,所以薦舉我。我怎麼敢當?但大人如此厚意,我即刻料理起身,到轅門去謝。」留差官喫了酒飯,送他幾兩銀子作盤程,門斗也給了他二兩銀子,打發先去了。

在家收拾,沒有盤纏,把那一隻金盃當了三十兩銀子,帶一個小廝,上船往安慶去了。到了安慶,不想李大人因事公出,過了幾日纔回來。杜少卿投了手本,那裏開門請進去,請到書房裏。李大人出來,杜少卿拜見,請過大人的安。李大人請他坐下。李大人道:「自老師去世之後,我常念諸位世兄。久聞世兄才品過人,所以朝廷仿古徵辟大典,我學生要借光,萬勿推辭。」杜少卿道:「小姪菲才寡學,大人誤採虛名,恐其有玷薦牘。」李大人道:「不必太謙,我便向府縣取結。」杜少卿道:「大人垂愛,小姪豈不知?但小姪麋鹿之性,草野慣了,近又多病,還求大人另訪。」李大人道:「世家子弟,怎說得不肯做官?我訪的不差,是要薦的。」杜少卿就不敢再說了。李大人留著住了一夜,拿出許多詩文來請教。

次日辭別出來。他這番盤程帶少了,又多住了幾天,在轅門上又被人要了多少喜錢去,叫了一隻船回南京,船錢三兩銀子也欠著。一路又遇了逆風,走了四五天,纔走到蕪湖。到了蕪湖,那船真走不動了,船家要錢買米煮飯。杜少卿叫小廝尋一尋,只剩了五個錢。杜少卿算計要拿衣服去當。心裏悶,且到岸上去走走,見是吉祥寺,因在茶桌上坐著,喫了一開茶。又肚裏餓了,喫了三個燒餅,到要六個錢,還走不出茶館門。只見一個道士在面前走過去,杜少卿不曾認得清。那道士回頭一看,忙走近前道:「杜少爺,你怎麼在這裏?」杜少卿笑道:「原來是來霞兄!你且坐下喫茶。」來霞士道:「少老爺,你為甚麼獨自在此?」杜少卿道:「你幾時來的?」來霞士道:「我自叨擾之後,因這蕪湖縣張老父臺寫書子接我來作詩,所以在這裏。我就寓在識舟亭,甚有景致,可以望江。少老爺到我下處去坐坐。」杜少卿道:「我也是安慶去看一個朋友,回來從這裏過,阻了風。而今和你到尊寓頑頑去。」來霞士會了茶錢,兩人同進識舟亭。廟裏道士走了出來問哪裏來的尊客。來道士道:「是天長杜狀元府裏杜少老爺。」道士聽了,著實恭敬,請坐拜茶。杜少卿看見牆上貼著一個斗方,一首識舟亭懷古的詩,上寫:「霞士道兄教正」,下寫「燕里韋闡思玄稿」。杜少卿道:「這是滁州烏衣鎮韋四太爺的詩。他幾時在這裏的?」道士道:「韋四太爺現在樓上。」杜少卿向來霞土道:「這樣,我就同你上樓去。」便一同上樓來。道士先喊道:「韋四太爺,天長杜少老爺來了!」韋四太爺答應道:「是哪個?」要走下樓來看。杜少卿上來道:「老伯!小姪在此!」韋四太爺兩手抹著鬍子,哈哈大笑,說道:「我當是誰,原未是少卿!你怎麼走到這荒江地面來?且請坐下,待我烹起茶來,敘敘闊懷。你到底從哪裏來?」

杜少卿就把李大人的話告訴幾句,又道:「小侄這回盤程帶少了,今日只剩的五個錢。方纔還喫的是來老爺的茶。船錢,飯錢都無。」韋四太爺大笑道:「好!好!今日大老官畢了!但你是個豪傑,這樣事何必焦心?且在我下處坐著喫酒。我因有教的一個學生住在蕪湖,他前日進了學,我來賀他,他謝了我二十四兩銀子。你在我這裏喫了酒,看風轉了,我拿十兩銀子給你去。」杜少卿坐下,同韋四太爺、來霞士三人喫酒。直喫到下午,看著江裏的船在樓窗外過去,船上的定風旗漸漸轉動。韋四太爺道:「好了!風雲轉了!」大家靠著窗子看那江裏,看了一回,太陽落了下去,返照照著幾千根桅桿半截通紅。杜少卿道:「天色已晴,東北風息了,小姪告辭老伯下船去。」韋四太爺拿出十兩銀子遞與杜少卿,同來霞士送到船上。來霞士又託他致意南京的諸位朋友。說罷別過,兩人上岸去了。

杜少卿在船歇宿。是夜五鼓,果然起了微微西南風。船家扯起篷來,乘著順風,只走了半天,就到白河口。杜少卿付了船錢,搬行李上岸,坐轎來家。娘子接著,他就告訴娘子前日路上沒有盤程的這一番笑話,娘子聽了也笑。

次日,便到北門橋去拜莊紹光先生。那裏回說:「浙江巡撫徐大人請了游西湖去了,還有些日子纔得來家。」杜少卿便到倉巷盧家去會遲衡山。盧家留著喫飯。遲衡山閒話說起:「而今讀書的朋友,只不過講個舉業,若會做作句詩賦,就算雅極的了,放著經史上禮、樂、兵、農的事,全然不問!我本朝太祖定了天下,大功不差似湯武,卻全然不曾制作禮樂。少卿兄,你此番徵辟了去,替朝廷做些正經事,方不愧我輩所學。」杜少卿道:「這徵辟的事,小弟已是辭了。正為走出去做不出甚麼事業,徒惹高人一笑,所以寧可不出去的好。」遲衡山又在房裏拿出一個手卷,來說道:「這一件事,須是與先生商量。」杜少卿道:「甚麼事?」遲衡山道:「我們這南京,古今第一個賢人是吳泰伯,卻並不曾有個專祠。那文昌殿、關帝廟,到處都有。小弟意思要約些朋友,各捐幾何,蓋一所泰伯祠,春秋兩仲,用古禮古樂致祭;借此,大家習學禮樂,成就出些人才,也可以助一助政教。但建造這祠,須數千金。我表了個手卷在此,願捐的寫在上面。少卿兄,你願出多少?」杜少卿大喜道:「這是該的!」接過手卷,放開寫道:「天長杜儀捐銀三百兩。」遲衡山道:「也不少了。我把歷年做館的脩金節省出來,也捐二百兩,」就寫在上面,又叫:「華士,你也勉力出五十兩。」也就寫在卷子上。遲衡山捲起收了,又坐著閑談。只見杜家一個小廝走來稟道:「天長有個差人在河房裏要見少爺,請少爺回去。」杜少卿辭了遲衡山回來。

只因這一番,有分教:一時賢士,同辭爵祿之縻;兩省名流,重修禮樂之事。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