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儒林外史
  清 ‧ 吳敬梓

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話說沈大腳問定了王太太的話,回家向丈夫說了。次日,歸姑爺來討信,沈天孚如此這般告訴他說:「我家堂客過去,著實講了一番,這堂客已是千肯萬肯。但我說明了他家是沒有公婆的,不要叫鮑老太自己來下插定。到明日,拿四樣首飾來,仍舊叫我家堂客送與他,擇個日子就抬人便了。」歸姑爺聽了這話,回家去告訴丈母說:「這堂客手裏有幾百兩銀子的話是真的;只是性子不好些,會欺負丈夫。這是他兩口子的事,我們管他怎的!」鮑老太道:「這管他怎的!現今這小廝傲頭傲腦,也要娶個辣燥些的媳婦來制著他纔好!」老太主張著要娶這堂客,隨即叫了鮑廷璽來,叫他去請沈天孚、金次福,兩個人來為媒。鮑廷璽道:「我們小戶人家,只是娶個窮人家女兒做媳婦好,這樣堂客。要了家來,恐怕淘氣。」被他媽一頓臭罵道:「倒運的奴才!沒福氣的奴才!你到底是那窮人家的根子,開口就說要窮!將來少不的要窮斷你的筋!像他有許多箱籠,娶進來擺擺房也是熱鬧的!你這奴才,知道甚麼!」罵的鮑廷璽不敢回言,只得央及歸姑爺同著去拜媒人。歸姑爺道:「像娘這樣費心,還不討他說個是,只要揀精揀肥,我也犯不著要效他這個勞。」老太又把姑爺說了一番,道:「他不知道好歹,姐夫不必計較他。」姑爺方纔肯同他去拜了兩個媒人。

次日,備了一席酒請媒。鮑廷璽有生意,領著班子出去做戲了,就是姑爺作陪客。老太家裏拿出四樣金首飾,四樣銀首飾來,還是他前頭王氏娘子的,交與沈天孚去下插定。沈天孚又賺了他四樣。只拿四樣首飾,叫沈大腳去下插定。那裏接了,擇定十月十三日過門。到十二日,把那四箱、四櫥,和盆桶、錫器、兩張大床,先搬了來。兩個丫頭坐轎子跟著,到了鮑家,看見老太,也不曉得是他家甚麼人,又不好問,只得在房裏鋪設齊整,就在房裏坐著。明早,歸家大姑娘坐橋子來。這裏請了金次福的老婆和錢麻子的老婆兩個攙親。到晚,一乘轎子,四對燈籠火把,娶進門來。進房撒帳,說四言八句,拜花燭,喫交杯盞,不必細說。五更鼓出來拜堂,聽見說有婆婆,就惹了一肚氣,出來使性摜氣磕了幾個頭,也沒有茶,也沒有鞋。拜畢,就往房裏去了。丫頭一會出來要雨水煨茶與太太嗑;一會出來叫拿炭燒著了進去與太太添著燒速香;一會出來到廚下叫廚子蒸點心、做湯拿進房來與太太喫。兩個丫頭,川流不息的在家前屋後的走,叫的太太一片聲響。鮑老太聽見道:「在我這裏叫甚麼太太!連奶奶也叫不得!只好叫個相公娘罷了!」丫頭走進房去把這話對太太說了,太太就氣了個發昏。

到第三日,鮑家請了許多的戲子的老婆來做朝。南京的風俗:但凡新媳婦進門,三天就要到廚下去收拾一樣菜,發個利市。這菜一定是魚,取「富貴有餘」的意思。當下鮑家買了一尾魚,燒起鍋,請相公娘上鍋,王太太不採,坐著不動。錢麻子的老婆走進房來道:「這使不得。你而今到他家做媳婦,這些規矩是要還他的。」太太忍氣吞聲,脫了錦緞衣服,繫上圍裙,走到廚下,把魚接在手內,拿刀刮了三四刮,拎著尾巴,望滾湯鍋裏一摜。錢麻子老婆正站在鍋檯傍邊看他收拾魚,被他這一摜,便濺了一臉的熱水,連一件二色金的緞衫子都弄濕了,嚇了一跳,走過來道:「這是怎說!」忙取出一個汗巾子來揩臉。王太太丟了刀,骨嘟著嘴,往房裏去了。當晚堂客上席,他也不曾出來坐。

到第四日,鮑廷璽領班子出去做夜戲,進房來穿衣服。王太太看見他這幾日都戴的是瓦楞帽子,並無紗帽,心裏疑惑他不像個舉人。這日見他戴帽子出去,問道:「這晚間你往哪裏去?」鮑廷璽道:「我做生意去。」說著,就去了。太太心裏越發疑惑:「他做甚麼生意?」又想道:「想是在字號店裏算帳。」一直等到五更鼓天亮,他纔回來。太太問道:「你在字號店裏算帳,為甚麼算了這一夜?」鮑廷璽道:「甚麼字號店?我是戲班子裏管班的,領著戲子去做夜戲纔回來。」太太不聽見這一句話罷了;聽了這一句話,怒氣攻心,大叫一聲,望後便倒,牙關咬緊,不省人事。鮑廷璽慌了,忙叫兩個丫頭拿薑湯灌了半日。灌醒過來,大哭大喊,滿地亂滾,滾散頭髮;一會又要扒到床頂上去,大聲哭著,唱起曲子來。原來氣成了一個失心瘋。嚇的鮑老太同大姑娘都跑進來看;看了這般模樣,又好惱,又好笑。正鬧著,沈大腳手裏拿著兩包點心,走到房裏來賀喜。纔走進房,太太一眼看見,上前就一把揪住,把他揪到馬子跟前,揭開馬子,抓了一把尿屎,抹了他一臉一嘴。沈大腳滿鼻子都塞滿了臭氣。眾人來扯開了。沈大腳走出堂屋裏,又被鮑老太指著臉罵了一頓。沈大腳沒情沒趣,只得討些水洗了臉,悄悄的出了門,回去了。

這裏請了醫生來。醫生說:「這是一肚子的痰,正氣又虛,要用人參、琥珀。」每劑藥要五錢銀子。自此以後,一連害了兩年,把些衣服、首飾都花費完了;兩個丫頭,也賣了。歸姑爺同大姑娘和老太商議道:「他本是螟蛉之子,又沒中用,而今又弄了這個瘋女人來,在家鬧到這個田地,將來我們這房子和本錢,還不夠他喫人參、琥珀!喫光了,這個如何來得?不如趁此時將他趕出去,離門離戶,我們纔得乾淨,一家一計過日子。」鮑老太聽信了女兒、女婿的話,要把他兩口子趕出去。鮑廷璽慌了,去求鄰居王羽秋、張國重來說。張國重、王羽秋,走過來說道:「老太,這使不得。他是你老爹在時抱養他的。況且又幫著老爹做了這些年生意,如何趕得他出去?」老太把他怎樣不孝,媳婦怎樣不賢,著實數說了一遍,說道:「我是斷斷不能要他的了!他若要在這裏,我只好帶著女兒、女婿,搬出去讓他!」當下兩人講不過老太,只得說道:「就是老太要趕他出去,也分些本錢與他做生意。叫他兩口子光光的怎樣出去過日子?」老太道:「他當日來的時候,只得頭上幾莖黃毛,身上還是光光的!而今我養活的他恁大,又替他娶過兩回親。況且他那死鬼老子也不知是累了我家多少。他不能補報我罷了,我還有甚麼貼他!」那兩人道:「雖如此說,『恩從上流』,還是你老人家照顧他些。」說來說去,說的老太轉了口,許給他二十兩銀子,自己去住。鮑廷璽接了銀子,哭哭啼啼,不日搬了出來,在王羽秋店後借一間屋居住。只得這二十兩銀子,要團班子弄行頭,是弄不起;要想做個別的小生意,又不在行;只好坐喫山空。把這二十兩銀子喫的將光,太太的人參、琥珀藥也沒得喫了,病也不大發了,只是在家坐著哭泣咒罵,非止一日。

那一日,鮑廷璽街上走走回來,王羽秋迎著問道:「你當初有個令兄在蘇州麼?」鮑廷璽道:「我老爹只得我一個兒子,並沒有哥哥。」王羽秋道:「不是鮑家的,是你那三牌樓倪家的。」鮑廷璽道:「倪家雖有幾個哥哥,聽見說,都是我老爹自小賣出去了,後來一總都不知個下落;卻也不曾聽見是在蘇州。」王羽秋道:「方纔有個人,一路找來,找在隔壁鮑老太家,說:『倪大太爺找倪六太爺的。』鮑老太不招應,那人就問在我這裏。我就想到你身上。你當初在倪家可是第六?」鮑廷璽道:「我正是第六。」王羽秋道:「那人找不到,又到那邊找去了。他少不得還找了回來,你在我店裏坐了候著。」少頃,只見那人又來找問。王羽秋道:「這便是倪六爺,你找他怎的?」鮑廷璽道:「你是哪裏來的?是哪個要找我?」那人在腰裏拿出一個紅紙帖子來,遞與鮑廷璽看。鮑廷璽接著,只見上寫道:「水西門鮑文卿老爹家過繼的兒子鮑廷璽,本名倪廷璽,乃父親倪霜峰第六子,是我的同胞的兄弟。我叫作倪廷珠。找著是我的兄弟,就同他到公館裏來相會。要緊!要緊!」

鮑廷璽道:「這是了!一點也不錯!你是甚麼人?」那人道:「我是跟大太爺的,叫作阿三。」鮑廷璽道:「大太爺在哪裏?」阿三道:「大太爺現在蘇州撫院衙門裏做相公,每年一千兩銀子。而今現在大老爺公館裏。既是六太爺,就請同小的到公館裏和大太爺相會。」鮑廷璽喜從天降,就同阿三一直走到淮清橋撫院公館前。阿三道:「六太爺請到河底下茶館裏坐著。我去請大太爺來會。」一直去了。鮑廷璽自己坐著,坐了一會,只見阿三跟了一個人進來,頭戴方巾,身穿醬色緞直裰,腳下粉底皂靴,三綹髭鬚,有五十歲光景。那人走進茶館,阿三指道:「便是六太爺了。」鮑廷璽忙走上前。那人一把拉住道:「你便是我六兄弟了!」鮑廷璽道:「你便是我大哥哥!」兩人抱頭大哭,哭了一場坐下。倪廷珠道:「兄弟,自從你過繼在鮑老爹家,我在京裏,全然不知道。我自從二十多歲的時候就學會了這個幕道,在各衙裏做館。在各省找尋那幾個弟兄,都不曾找得著。五年前,我同一位知縣到廣東赴任去,在三牌樓找著一個舊時老鄰居問,纔曉得你過繼在鮑家了,父母俱已去世了!」說著,又哭起來。鮑廷璽道:「我而今鮑門的事……」倪廷珠道:「兄弟,你且等我說完了。我這幾年,虧遭際了這位姬大人,賓主相得,每年送我束脩一千兩銀子。那幾年在山東,今年調在蘇州來做巡撫。這是故鄉了,我所以著緊來找賢弟。找著賢弟時,我把歷年節省的幾兩銀子,拿出來弄一所房子,將來把你嫂子也從京裏接到南京來,和兄弟一家一計的過日子。兄弟,你自然是娶過弟媳的了?」鮑廷璽道:「大哥在上……」便悉把怎樣過繼到鮑家,怎樣蒙鮑老爹恩養,怎樣在向太爺衙門裏招親,怎樣前妻王氏死了,又娶了這個女人,而今怎樣怎樣被鮑老太趕出來了,都說了一遍。倪廷珠道:「這個不妨。而今弟婦現在哪裏?」鮑廷璽道:「現在鮑老爹隔壁一個人家藉著住。」倪廷珠道:「我且和你同到家裏去看看,我再作道理。」

當下會了茶錢,一同走到王羽秋店裏。王羽秋也見了禮。鮑廷璽請他在後面。王太太拜見大伯,此時衣服首飾都沒有了,只穿著家常打扮。倪廷珠荷包裏拿出四兩銀子來,送與弟婦做拜見禮。王太太看見有這一個體面大伯,不覺憂愁減了一半,自己捧茶上來。鮑廷璽接著,送與大哥。倪廷珠喫了一杯茶,說道:「兄弟,我且暫回公館裏去。我就回來和你說話,你在家等著我。」說罷,去了。鮑廷璽在家和太太商議:「少刻大哥來,我們須備個酒飯候著。如今買一隻板鴨和幾斤肉,再買一尾魚來,託王羽秋老爹來收拾,做個四樣纔好。」王太太說:「呸!你這死不見識面的貨!他一個撫院衙門裏住著的人,他沒有見過板鴨和肉!他自然是喫了飯纔來!他希罕你這樣東西喫!如今快秤三錢六分銀子,到果子店裏裝十六個細巧圍碟子來,打幾斤陳百花酒候著他,纔是個道理!」鮑廷璽道:「太太說的是。」當下秤了銀子,把酒和碟子都備齊,捧了來家。到晚,果然一乘橋子,兩個「巡撫部院」的燈籠,阿三跟著,他哥來了。倪廷珠下了轎,進來說道:「兄弟,我這寓處沒有甚麼,只帶得七十多兩銀子。」叫阿三在轎櫃裏拿出來,一包一包,交與鮑廷璽,道:「這個你且收著。我明日就要同姬大人往蘇州去。你作速看下一所房子,價銀或是二百兩、三百兩,都可以;你同弟婦搬進去住著,你就收拾到蘇州衙門裏來。我和姬大人說,把今年束脩一千兩銀子都支了與你,拿到南京來做個本錢,或是買些房產過日。」當下鮑廷璽收了銀子,留著他哥喫酒。喫著,說一家父母兄弟分離苦楚的話。說著又哭,哭著又說。直喫到二更多天,方纔去了。

鮑廷璽次日同王羽秋商議,叫了房牙子來,要當房子。自此,家門口人都曉得倪大老爺來找兄弟,現在撫院大老爺衙門裏,都稱呼鮑廷璽是倪六老爺。太太是不消說。又過了半個月,房牙子看定了一所房子,在下浮橋施家巷,三間門面,一路四進,是施御史家的。施御史不在家,著典與人住,價銀二百二十兩。成了議約,付押議銀二十兩。擇了日子搬進去,再兌銀子。搬家那日,兩邊鄰居都送著盒。歸姑爺也來行人情,出分子。鮑廷璽請了兩日酒,又替太太贖了些頭面衣服。太太身子裏又有些啾啾啷啷的起來,隔幾日要請個醫生,要喫八分銀子的藥。那幾十兩銀子,漸漸要完了。

鮑廷璽收拾要到蘇州尋他大哥去,上了蘇州船。那日風不順,船家盪在江北。走了一夜,到了儀徵,船住在黃泥灘,風更大,過不得江。鮑廷璽走上岸要買個茶、點心喫,忽然遇見一個少年人,頭戴方巾,身穿玉色紬直裰,腳下大紅鞋。那少年把鮑廷璽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問道:「你不是鮑姑老爺麼?」鮑廷璽驚道:「在下姓鮑。相公尊姓大名?怎樣這樣稱呼?」那少年道:「你可是安慶府向太爺衙門裏王老爹的女婿?」鮑廷璽道:「我便是。相公怎的知道?」那少年道:「我便是王老爹的孫女婿,你老人家可不是我的姑丈人麼?」鮑廷璽笑道:「這是怎麼說?且請相公到茶館坐坐。」當下兩人走進茶館,拿上茶來。儀徵有的是肉包子,裝上一盤來喫著。鮑廷璽問道:「相公尊姓?」那少年道:「我姓季。姑老爹,你認不得我?我在府裏考童生,看見你巡場,我就認得了。後來你家老爹還在我家喫過了酒。這些事,你難道都記不得了?」鮑廷璽道:「你原來是季老太爺府裏的季少爺。你卻因甚麼做了這門親?」季葦蕭道:「自從向太爺陞任去後,王老爹不曾跟了去,就在安慶住著。後來我家岳選了典史,安慶的鄉紳人家,因他老人家為人盛德,所以同他來往起來,我家就結了這門親。」鮑廷璽道:「這也極好。你們太老爺在家好麼?」季葦蕭道:「先君見背,已三年多了。」鮑廷璽道:「姑爺,你卻為甚麼在這裏?」季葦蕭道:「我因鹽運司荀大人是先君文武同年,我故此來看看年伯。姑老爺,你卻往哪裏去?」鮑廷璽說:「我到蘇州去看一個親戚。」季葦蕭道:「幾時纔得回來?」鮑廷璽道:「大約也得二十多日。」季葦蕭道:「若回來無事,到揚州來玩玩。若到揚州,只在道門口門簿上一查,便知道我的下處。我那時做東請姑老爺。」鮑廷璽道:「這個一定來奉侯。」說罷,彼此分別走了。鮑廷璽上了船,一直來到蘇州,纔到閶門上岸,劈面撞著跟他哥的小廝阿三。

只因這一番,有分教:榮華富貴,依然一旦成空;奔走道途,又得無端聚會。畢竟阿三說出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