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儒林外史
  清 ‧ 吳敬梓

第二十五回 鮑文卿南京遇舊 倪廷璽安慶招親

話說鮑文卿到城北去尋人,覓孩子學戲。走到鼓樓坡上,他纔上坡,遇著一個人下坡。鮑文卿看那人時,頭戴破氈帽,身穿一件破黑紬直裰,腳下一雙爛紅鞋,花白鬍鬚,約有六十多歲光景;手裏拿著一張破琴,琴上貼著一條白紙,紙上寫著四個字道:「修補樂器」。鮑文卿趕上幾步,向他拱手道:「老爹是會修補樂器的麼?」那人道:「正是。」鮑文卿道:「如此,屈老爹在茶館坐坐。」當下兩人進了茶館坐下,拿了一壺茶來喫著。鮑文卿道:「老爹尊姓?」那人道:「賤姓倪。」鮑文卿道:「尊府在哪裏?」那人道:「遠哩,舍下在三牌樓。」鮑文卿道:「倪老爹,你這修補樂器,三弦、琵琶,都可以修得麼?」倪老爹道:「都可以修得的。」鮑文卿道:「在下姓鮑,舍下住在水西門,原是梨園行業。因家裏有幾件樂器壞了,要借重老爹修一修。如今不知是屈老爹到舍下去修好,還是送到老爹府上去修?」倪老爹道:「長兄,你共有幾件樂器?」鮑文卿道:「只怕也有七八件。」倪老爹道:「有七八件就不好拿來,還是我到你府上來修罷。也不過一兩日功夫,我只擾你一頓早飯,晚裏還回來家。」鮑文卿道:「這就好了。只是茶水不周,老爹休要見怪。」』又道:「幾時可以屈老爹去?」倪老爹道:「明日不得閒,後日來罷。」當下說定了。門口挑了一擔茯苓糕來,鮑文卿買了半斤,同倪老爹喫了,彼此告別。鮑文卿道:「後日清晨,專候老爹。」倪老爹應諾去了。鮑文卿回來和渾家說下,把樂器都揩抹淨了,搬出來擺在客座裏。

到那日清晨,倪老爹來了,喫過茶、點心,拿這樂器修補。修了一回,家裏兩個學戲的孩子捧出一頓素飯來,鮑文卿陪著倪老爹喫了。到下午時候,鮑文卿出門回來,向倪老爹道:「卻是怠慢老爹的緊,家裏沒個好菜蔬,不恭;我而今約老爹去酒樓上坐坐,這樂器丟著,明日再補罷。」倪老爹道:「為甚麼又要取擾?」當下兩人走出來,到一個酒樓上,揀了一個僻淨座頭坐下,堂官過來問:「可曾有客?」倪老爹道:「沒有客了。你這裏有些甚麼菜?」走堂的疊著指頭數道:「肘子、鴨子、黃悶魚、醉白魚、雜膾、單雞、白切肚子、生炒肉、京炒肉、炒肉片、煎肉圓、悶青魚、煮鰱頭,還有便碟白切肉。」倪老爹道:「長兄,我們自己人,喫個便碟罷。」鮑文卿道:「便碟不恭。」因叫堂管先拿賣鴨子來喫酒,再炒肉片帶飯來。堂官應下去了。須臾,捧著一賣鴨子,兩壺酒上來。鮑文卿起身斟倪老爹一杯,坐下喫酒,因問倪老爹道:「我看老爹像個斯文人,因甚做這修補樂器的事?」那倪老爹歎一口氣道:「長兄,告訴不得你!我從二十歲上進學,到而今做了三十七年的秀才。就壞在讀了這幾句死書,拿不得輕,負不得重!一日窮似一日,兒女又多,只得借這手藝餬口,原是沒奈何的事。」鮑文卿驚道:「原來老爹是學校中人。我大膽的很了。請問老爹幾位相公?老太太可是齊眉?」倪老爹道:「老妻還在。從前倒有六個小兒,而今說不得了。」鮑文卿道:「這是甚麼原故?」

倪老爹說到此處,不覺悽然垂下淚來。鮑文卿又斟一杯酒,遞與倪老爹,說道:「老爹,你有甚心事,不妨和在下說,我或者可以替你分憂。」倪老爹道:「這話不說罷,說了反要惹你長兄笑。」鮑文卿道:「我是何等之人,敢笑老爹?老爹只管說。」倪老爹道:「不瞞你說,我是六個兒子,死了一個,而今只得第六個小兒子在家裏,那四個……」說著,又忍著不說了。鮑文卿道:「那四個怎的?」倪老爹被他問急了,說道:「長兄,你不是外人,料想也不笑我。我不瞞你說,那四個兒子,我都因沒有的喫用,把他們賣在他州外府去了!」鮑文卿聽見這句話,忍不住的眼裏流下淚來,說道:「這是個可憐了!」倪老爹垂淚道:「豈但那四個賣了!這一個小的,將來也留不住,也要賣與人去!」鮑文卿道:「老爹,你和你家老太太怎的捨得?」倪老爹道:「只因衣食欠缺,留他在家,跟著餓死,不如放他一條生路!」鮑文卿著實傷感了一會,說道:「這件事,我倒有個商議,只是不好在老爹跟前說。」倪老爹道:「長兄,你有甚麼話,只管說有何妨?」鮑文卿正待要說,又忍住道:「不說罷,這話說了,恐怕惹老爹怪。」倪老爹道:「豈有此理。任憑你說甚麼,我怎肯怪你?」鮑文卿道:「我大膽說了罷。」倪老爹道:「你說,你說。」鮑文卿道:「老爹,比如你要把這小相公賣與人,若是賣到他州別府,就和那幾個相公一樣不見面了。如今我在下四十多歲,生平只得一個女兒,並不曾個有兒子。你老人家若肯不棄賤行,把這小令郎過繼與我,我照樣送過二十兩銀子與老爹,我撫養他成人。平日逢時遇節,可以到老爹家裏來;後來老爹事體好了,依舊把他送還老爹。這可以使得的麼?」倪老爹道:「若得如此,就是我的小兒子恩星照命。我有甚麼不肯?但是既過繼與你,累你撫養,我哪裏還收得你的銀子?」鮑文卿道:「說哪裏話,我一定送過二十兩銀子來。」說罷,彼此又喫了一回,會了帳。出得店門,趁天色未黑,倪老爹回家去了。鮑文卿回來把這話向乃眷說了一遍,乃眷也歡喜。次日,倪老爹清早來補樂器,會著鮑文卿,說:「昨日商議的話,我回去和老妻說,老妻也甚是感激。如今一言為定,擇個好日,就帶小兒來過繼便了。」鮑文卿大喜。自此,兩人呼為親家。

過了幾日,鮑家備了一席酒請倪老爹,倪老爹帶了兒子來寫立過繼文書,憑著左鄰開絨線店張國重,右鄰開香蠟店王羽秋。兩個鄰居都到了。那文書上寫道:「立過繼文書倪霜峰,今將第六子倪廷璽,年方一十六歲,因日食無措,夫妻商議,情願出繼與鮑文卿名下為義子,改名鮑廷璽。此後成人婚娶,俱係鮑文卿撫養。立嗣承祧,兩無異說。如有天年不測,各聽天命。今欲有憑,立此過繼文書,永遠存照。嘉靖十六年十月初一日。立過繼文書:倪霜峰。憑中鄰:張國重、王羽秋。」都畫了押。鮑文卿拿出二十兩銀子來付與倪老爹去了。鮑文卿又謝了眾人。自此,兩家來往不絕。

這倪廷璽改名鮑廷璽,甚是聰明伶俐。鮑文卿因他是正經人家兒子,不肯叫他學戲,送他讀了兩年書,幫著當家管班。到十八歲上,倪老爹去世了,鮑文卿又拿出幾十兩銀子來替他料理後事,自己去一連哭了幾場,依舊叫兒子去披麻戴孝,送倪老爹入土。自此以後,鮑廷璽著實得力。他娘說他是螟蛉之子,不疼他,只疼的是女兒、女婿。鮑文卿說他是正經人家兒女,比親生的還疼些。每日喫茶喫酒,都帶著他。在外攬生意,都同著他,讓他賺幾個錢,添衣帽鞋襪。又心裏算計,要替他娶個媳婦。

那日早上,正要帶著鮑廷璽出門,只見門口一個人,騎了一匹騾子,到門口下了騾子進來。鮑文卿認得是天長縣杜老爺的管家姓邵的,便道:「邵大爺,你幾時過江來的?」邵管家道:「特過江來尋鮑師父。」鮑文卿同他作了揖,叫兒子也作了揖,請他坐下。拿水來洗臉,拿茶來喫。喫著,問道:「我記得你家老太太該在這年把正七十歲。想是過來定戲的?你家大老爺在府安?」邵管家笑道:「正是為此。老爺吩咐要定二十本戲。鮑師父,你家可有班子?若有。就接了你的班子過去。」鮑文卿道:「我家現有一個小班,自然該去伺候。只不知要幾時動身?」邵管家道:「就在出月動身。」說罷,邵管家叫跟騾的人把行李搬了進來,騾子打發回去。邵管家在被套內取出一封銀子來遞與鮑文卿道:「這是五十兩定銀。鮑師父,你且收了。其餘的,領班子過去再付。」文卿收了銀子,當晚整治酒席,大盤大碗,留邵管家喫了半夜。次日,邵管家上街去買東西;買了四五天,僱頭口,先過江去了。鮑文卿也就收拾,帶著鮑廷璽,領了班子,到天長杜府去做戲。做了四十多天回來,足足賺了一百幾十兩銀子。父子兩個,一路感杜府的恩德不盡。那一班十幾個小戲子,也是杜府老太太每人另外賞他一件棉襖,一雙鞋襪。各家父母知道,也著實感恩,又來謝了鮑文卿。鮑文卿仍舊領了班子在南京城裏做戲。

那一日,在上河去做夜戲,五更天散了戲,戲子和箱都先進城來了,他父子兩個在上河澡堂子裏洗了一個澡,喫了些茶點心,慢慢走回來。到了家門口,鮑文卿道:「我們不必攏家了。內橋有個人家,定了明日的戲,我和你趁早去把他的銀子秤來。」當下鮑廷璽跟著,兩個人走到坊口,只見對面來了一把黃傘,兩對紅黑帽,一柄遮陽,一頂大轎。知道是外府官過,父子兩個站在房簷下看,讓那傘和紅黑帽過去了。遮陽到了跟前,上寫著「安慶府正堂」。鮑文卿正仰臉看著遮陽,轎子已到。那轎子裏面的官看見鮑文卿,喫了一驚。鮑文卿回過臉來看那官時,原來便是安東縣向老爺,他原來陞了。轎子纔過去,那官叫跟轎的青衣人到轎前說了幾句話,那青衣人飛跑到鮑文卿跟前問道:「太老爺問你可是鮑師父麼?」鮑文卿道:「我便是。太老爺可是做過安東縣陞了來的?」那人道:「是,太爺公館在貢院門口張家河房裏,請鮑師父在那裏去相會。」說罷,飛跑趕著轎子去了。

鮑文卿領著兒子走到貢院前香蠟店裏買了一個手本,上寫:「門下鮑文卿叩」,走到張家河房門口,知道向太爺已經回寓了,把手本遞與管門的,說道:「有勞大爺稟聲,我是鮑文卿,來叩見太老爺。」門上人接了手本,說道:「你且伺候著。」鮑文卿同兒子坐在板凳上。坐了一會,裏面打發小廝出來問道:「門上的,太爺問有個鮑文卿可曾來?」門上人道:「來了,有手本在這裏。」慌忙傳進手本去。只聽得裏面道:「快請。」鮑文卿叫兒子在外面侯著,自己跟了管門的進去。進到河房來,向知府已是紗帽便服,迎了出來,笑著說道:「我的老友到了!」鮑文卿跪下磕頭請安。向知府雙手扶住,說道:「老友,你若只管這樣拘禮,我們就難相與了。」再三再四拉他坐,他又跪下告了坐,方敢在底下一個凳子上坐了。向知府坐下,說道:「文卿,自同你別後,不覺已是十餘年。我如今老了。你的鬍子卻也白了許多。」鮑文卿立起來道:「太老爺高陞,小的多不知道,不曾叩得大喜。」向知府道:「請坐下,我告訴你。我在安東做了兩年,又到四川做了一任知州,轉了個二府,今年纔陞到這裏。你自從崔大人死後,回家來做些什麼事?」鮑文卿道:「小的本是戲子出身,回家沒有甚事,依舊教一小班子過日。」向知府道:「你方纔同走的那少年是誰?」鮑文卿道:「那就是小的兒子,帶在公館門口,不敢進來。」向知府道:「為甚麼不進來?」叫人快出去請鮑相公進來!當下一個小廝,領了鮑廷璽進來。他父親叫他磕太老爺的頭。向知府親手扶起,問:「你今年十幾歲了?」鮑廷璽道:「小的今年十七歲了。」向知府道:「好個氣質!像正經人家的兒女!」叫他坐在他父親傍邊。向知府道:「文卿,你這令郎也學戲行的營業麼?」鮑文卿道:「小的不曾教他學戲。他念了兩年書,而今跟在班裏記帳。」向知府道:「這個也好。我如今還要到各上司衙門走走。你不要去,同令郎在我這裏喫了飯,我回來還有話替你說。」說罷,換了衣服,起身上轎去了。鮑文卿同兒子走到管家們房裏,管宅門的王老爹本來認得,彼此作了揖,叫兒子也作了揖。看見王老爹的兒子小王已經長到三十多歲,滿嘴有鬍子了。王老爹極其歡喜鮑廷璽,拿出一個大紅緞子訂金線的鈔袋來,裏頭裝著一錠銀子,送與他。鮑廷璽作揖謝了,坐著說些閒話,喫過了飯。

向知府直到下午纔回來,換去了大衣服,仍舊坐在河房裏,請鮑文卿父子兩個進來坐下,說道:「我明日就要回衙門去,不得和你細談。」因叫小廝在房裏取出一封銀子來遞與他,道:「這是二十兩銀子,你且收著。我去之後,你在家收拾收拾,把班子託與人領著,你在半個月內,同令郎到我衙門裏來,我還有話和你說。」鮑文卿接著銀子,謝了太老爺的賞,說道:「小的總在半個月內,領了兒子到太老爺衙門裏來請安。」當下又留他喫了酒。鮑文卿同兒子回家歇息。次早又到公館裏去送了向太爺的行;回家同渾家商議,把班子暫託與他女婿歸姑爺同教師金次福領著。他自己收拾行李衣服,又買了幾件南京的人事,頭繩,肥皂之類,帶與衙門裏各位管家。

又過了幾日,在水西門搭船。到了池口,只見又有兩個人搭船,艙內坐著。彼此談及,鮑文卿說要到向太爺衙門裏去的。那兩人就是安慶府裏的書辦,一路就奉承鮑家父子兩個,買酒買肉,請他喫著。晚上候別的客人睡著了,便悄悄向鮑文卿說:「有一件事,只求太爺批一個『准』字,就可以送你二百兩銀子。又有一件事,縣裏詳上來,只求太爺駁下去,這件事竟可以送三百兩。你鮑太爺在我們太老爺跟前懇個情罷!」鮑文卿道:「不瞞二位老爹說,我是個老戲子,乃下賤之人。蒙太老爺抬舉,叫到衙門裏來,我是何等之人,敢在太老爺跟前說情?」那兩個書辦道:「鮑太爺,你疑惑我這話是說謊麼?只要你肯說這情,上岸先兌五百兩銀子與你。」鮑文卿笑道:「我若是歡喜銀子,當年在安東縣曾賞過我五百兩銀子,我不敢受。自己知道是個窮命,須是骨頭裏掙出來的錢纔做得肉。我怎肯瞞著太老爺拿這項錢?況且他若有理,斷不肯拿出幾百兩銀子來尋人情。若是准了這一邊的情,就要叫那邊受屈,豈不喪了陰德?依我的意思,不但我不敢管,連二位老爹也不必管他。自古道:『公門裏好修行。』你們伏侍太老爺,凡事不可壞了太老爺清名,也要各人保著自己的身家性命。」幾句說的兩個書辦毛骨悚然,一場沒趣,扯了一個淡,罷了。次日早辰,到了安慶,宅門上投進手本去。向知府叫將他父子兩人行李搬在書房裏面住,每日同自己親戚一桌喫飯,又拿出許多紬和布來,替他父子兩個裏裏外外做衣裳。

一日,向知府走來書房坐著,問道:「文卿,你令郎可曾做過親事麼?」鮑文卿道:「小的是窮人,這件事還做不起。」向知府道:「我倒有一句話,若說出來,恐怕得罪你。這事你若肯相就,倒了我一個心願。」鮑文卿道:「太老爺有甚麼話吩咐,小的怎敢不依?」向知府道:「就是我家總管姓王的,他有一個小女兒,生得甚是乖巧,老妻著實疼愛他,帶在房裏,梳頭、裹腳,都是老妻親手打扮。今年十七歲了,和你令郎是同年。這姓王的在我家已經三代,我把投身紙都查了賞他,已不算我家的管家了。他兒子小王,我又替他買了一個部裏書辦名字,五年考滿,便選一個典史雜職。你若不棄嫌,便把你這令郎招給他做個女婿。將來這做官的便是你令郎的阿舅了。這個你可肯麼?」鮑文卿道:「太老爺莫大之恩,小的知感不盡!只是小的兒子不知人事,不知王老爹可肯要他做女婿?」向知府道:「我替他說了,他極歡喜你令郎的。這事不要你費一個錢。你只明日拿一個帖子同姓王的拜一拜。一切床帳、被褥、衣服、首飾、酒席之費,都是我備辦齊了,替他兩口子完成好事,你只做個現成公公罷了。」鮑文卿跪下謝太老爺。向知府雙手扶起來,說道:「這是甚麼要緊的事?將來我還要為你的情哩。」

次日,鮑文卿拿了帖子拜王老爹,王老爹也回拜了。到晚上三更時分,忽然撫院一個差官,一匹馬,同了一位二府,抬了轎子,一直走上堂來,叫請向太爺出來。滿衙門的人都慌了,說道:「不好了,來摘印了!」

只因這一番,有分教:榮華富貴,享受不過片時;潦倒摧頹,波瀾又興多少。不知這來的官果然摘印與否,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