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水滸傳  元(明) ‧ 施耐庵輯

第七十六回 吳加亮布四斗五方旗 宋公明排九宮八卦陣

話說樞密使童貫受了天子統軍大元帥之職,徑到樞密院中,便發調兵符驗,要撥東京管下八路軍州各起軍一萬,就差本處兵馬都監統率;又於京師御林軍內選點二萬,守護中軍。樞密院下一應事務,盡委副樞密使掌管。御營中選兩員良將,為左羽右翼。號令已定,不旬日間,諸事完備。一應接續軍糧,並是高太尉差人趲運。那八路軍馬:睢州兵馬都監叚鵬舉、鄭州兵馬都監陳翥、陳州兵馬都監吳秉、唐州兵馬都監韓天麟、許州兵馬都監李明、鄧州兵馬都監王義、洳州兵馬都監馬萬里、嵩州兵馬都監周信;御營中選到左羽右翼良將二員為中軍,那二人:御前飛龍大將酆美、御前飛虎大將畢勝。童貫掌握中軍為主帥,號令大小三軍齊備,武庫撥降軍器,選定吉日出師,高楊二太尉設筵餞行,朝廷著仰中書省一面賞軍。

且說童貫已領眾將,次日先驅軍馬出城,然後拜辭天子,飛身上馬,出這新曹門,來五里短亭,只見高楊二太尉率領眾官,先在那裏等候。童貫下馬,高太尉執盞擎杯,與童貫道:「樞密相公此行,與朝廷必建大功,早奏凱歌。此寇潛伏水窪,只須先截四邊糧草,堅固寨柵,誘此賊下山,然後進兵。那時一個個生擒活捉,庶不負朝廷委用。」童貫道:「重蒙教誨,不敢有忘。」各飲罷酒,楊太尉也來執盞與童貫道:「樞相素讀兵書,深知韜略,剿擒此寇,易如反掌;爭奈此賊潛伏水泊,地利未便,樞相到彼,必有良策。」童貫道:「下官到彼,見機而作,自有法度。」高楊二太尉一齊進酒賀道:「都門之外,懸望凱旋。」相別之後,各自上馬。有各衙門合屬官員送路的,不知其數:或近送,或遠送,次第回京,皆不必說。大小三軍,一齊進發,各隨隊伍,甚是嚴整。前軍四隊,先鋒總領行軍;後軍四隊,合後將軍監督;左右八路軍馬,羽翼旗牌催督;童貫鎮握中軍,總統馬步,御林軍二萬,都是御營選揀的人。童貫執鞭,指點軍兵進發。怎見得軍容整肅,但見:

兵分九隊,旗列五方。綠沉鎗、點鋼鎗、鴉角鎗,布遍野光芒;青龍刀、偃月刀、鴈翎刀,生滿天殺氣。雀畫弓、鐵胎弓、寶雕弓,對插飛魚袋內;射虎箭、狼牙箭、柳葉箭,齊攢獅子壺中。樺車弩、漆抹弩、腳登弩,排滿前軍;開山斧、偃月斧、宣花斧,緊隨中隊。竹節鞭、虎眼鞭、水磨鞭,齊懸在肘上;流星鎚、雞心鎚、飛抓鎚,各帶在身邊。方天戟,豹尾翩翻;丈八矛,珠纏錯落。龍文劍掣一汪秋水,虎頭牌畫幾縷春雲。先鋒猛勇,領拔山開路之精兵;元帥英雄,統喝水斷橋之壯士。左統軍、右統軍,恢弘膽略;遠哨馬、近哨馬,馳騁威風。震天鼙鼓搖山嶽,映日旌旗避鬼神。

當日童貫離了東京,迤邐前進,不一二日,已到濟州界分。太守張叔夜出城迎接,大軍屯住城外。只見童貫引輕騎入城,至州衙前下馬。張叔夜邀請至堂上,拜罷起居已了,侍立在面前。童樞密道:「水窪草賊,殺害良民,邀劫商旅,造惡非止一端,往往剿捕,蓋為不得其人,致容滋蔓。吾今統率大軍十萬,戰將百員,刻日要掃清山寨,擒拿眾賊,以安兆民。」張叔夜答道:「樞相在上,此寇潛伏水泊,雖然是山林狂寇,中間多有智謀勇烈之士,樞相勿以怒氣自激,引軍長驅,必用良謀,可成功績。」童貫聽了大怒,罵道:「都似你這等懦弱匹夫,畏刀避劍,貪生怕死,誤了國家大事,以致養成賊勢。吾今到此,有何懼哉!」張叔夜哪裏再敢言語,且備酒食供送。童樞密隨即出城,次日驅領大軍,近梁山泊下寨。

且說宋江等已有細作人探知多日了。宋江與吳用已自鐵桶般商量下計策,只等大軍到來,告示諸將,各要遵依,毋得差錯。

再說童樞密調撥軍兵,點差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為正先鋒,鄭州都監陳翥為副先鋒,陳州都監吳秉為正合後,許州都監李明為副合後,唐州都監韓天麟、鄧州都監王義二人為左哨,洳州都監馬萬里、嵩州都監周信二人為右哨,龍虎二將酆美、畢勝為中軍羽翼,童貫為元帥,總領大軍,全身披掛,親自監督。戰鼓三通,諸軍盡起。行不過十里之外,塵土起處,早有敵軍哨路,來的漸近,鸞鈴響處,約有三十餘騎哨馬,都戴青包巾,各穿綠戰襖,馬上盡繫著紅纓,每邊拴掛數十個銅鈴,後插一把雉尾,都是釧銀細杆長鎗、輕弓短箭。為頭的戰將是誰?怎生打扮?但見:

鎗橫鴉角,刀插蛇皮,銷金的巾幘佛頭青,挑繡的戰袍鸚哥綠。腰繫絨絛真紫色,足穿氣褲軟香皮。雕鞍後對懸錦袋,內藏打將的石頭;戰馬邊緊挂銅鈴,後插招風的雉尾。驃騎將軍沒羽箭,張清哨路最當先。

馬上來的將軍,號旗上寫得分明:「巡哨都頭領『沒羽箭』張清。」左有龔旺,右有丁得孫,直哨到童貫軍前,相離不遠,只隔百十步,勒馬便回。前軍先鋒二將,不得軍令,不敢亂動,報至中軍,主帥童貫親到軍前,觀猶未盡,張清又哨將來。童貫欲待遣人追戰,左右說道:「此人鞍後錦袋中都是石子,丟不放空,不可追趕。」張清連哨了三遭,不見童貫進兵,返回,行不到五里,只見山背後鑼聲響動,早轉出五百步軍來,當先四個步軍頭領,乃是黑旋風李逵,混世魔王樊瑞,八臂那叱項充,飛天大聖李袞,直奔前來,但見:

人人虎體,個個彪形。當先兩座惡星神,隨後二員真殺曜。李逵手持雙斧,樊瑞腰掣龍泉,項充牌畫玉爪狻猊,李袞牌描金睛獬豸。五百人絳衣赤襖,一部從紅旆朱纓。青山中走出一群魔,綠林內迸開三昧火。

那五百步軍就山坡下一字兒擺開,兩邊團牌齊齊紮住。童貫領軍在前見了,便將玉塵尾一招,大隊軍馬衝擊前去。李逵、樊瑞引步軍分開兩路,都倒提著蠻牌,踅過山腳便走。童貫大軍趕出山嘴,只見一派平川曠野之地,就把軍馬列成陣勢,遙望李逵、樊瑞度嶺穿林,都不見了。童貫中軍立起攢木將台,令撥法官二員上去,左招右颭,一起一伏,擺作四門鬥底陣。陣勢才完,只聽得山後砲響,就後山飛出一彪軍馬來。童貫令左右攏住戰馬,自上將台看時,只見山東一路軍馬湧出來:前一隊軍馬紅旗,第二隊雜彩旗,第三隊青旗,第四隊又是雜彩旗。只見山西一路人馬也湧來:前一隊人馬是雜彩旗,第二隊白旗,第三隊又是雜彩旗,第四隊皁旗,旗背後盡是黃旗。大隊軍將,急先湧來,佔住中央,裏面列成陣勢。

遠觀未實,近覷分明,正南上這隊人馬,盡都是火焰紅旗,紅甲紅袍,朱纓赤馬,前面一把引軍紅旗,上面金銷南斗六星,下繡朱雀之狀,那把旗招展動處,紅旗中湧出一員大將,怎生結束,但見:

盔頂朱纓飄一顆,猩猩袍上花千朵。狸蠻帶束紫玉圍,狻猊甲露黃金鎖。
狼牙木棍鐵釘排,龍駒遍體胭脂裹。紅旗招展半天霞,正按南方丙丁火。

號旗上寫得分明:「先鋒大將『霹靂火』秦明。」左右兩員副將:左是「聖水將」單廷珪,右邊是「神火將」魏定國。三員大將,手搦兵器,都騎赤馬,立於陣前。

東壁一隊人馬,儘是青旗、青甲、青袍、青纓、青馬,前面一把引軍青旗,上面金銷東斗四星,下繡青龍之狀。那把旗招展動處,青旗中湧出一員大將,怎生扮扮,但見:

藍靛包巾光滿目,翡翠征袍花一簇。鎧甲穿連獸吐環,寶刀閃爍龍吞玉。
青驄遍體粉團花,戰襖護身鸚鵡綠。碧雲旗動遠山明,正按東方甲乙木。

號旗上寫得分明:「左軍大將『大刀』關勝。」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醜郡馬」宣贊,右手是「井木犴」郝思文。三員大將,手掿兵器,都騎青馬,立於陣前。

西壁一隊人馬,儘是白旗、白甲、白袍、白纓、白馬,前面一把引軍白旗,上面金銷西斗五星,下繡白虎之狀。那把旗招展動處,白旗中湧出一員大將,怎生結束,但見:

漠漠寒雲護太陰,梨花萬朵疊層琛。素色羅袍光閃閃,爛銀鎧甲冷森森。
賽霜駿馬騎獅子,出白長鎗掿綠沉。一簇旗旛飄雪練,正按西方庚辛金。

號旗上寫得分明:「右軍大將『豹子頭』林沖。」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鎮三山」黃信,右手是「病尉遲」孫立。三員大將,手掿兵器,都騎白馬,立於陣前。

後面一簇人馬,儘是黑旗、黑甲、黑袍、黑纓、黑馬,前面一把引軍黑旗,上面金銷北斗七星,下繡玄武之狀。那把旗招展動處,黑旗中湧出一員大將,怎生打扮,但見:

堂堂捲地烏雲起,鐵騎強弓勢莫比。皁羅袍穿龍虎軀,烏油甲掛豺狼體。
鞭似烏龍掿兩條,馬如潑墨行千里。七星旗動玄武搖,正按北方壬癸水。

號旗上寫得分明:「合後大將『雙鞭』呼廷灼。」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百勝將」韓滔,右手是「天目將」彭玘。三員大將,手持兵器,都騎黑馬,立於陣前。

東南方門旗影裏一隊軍馬,青旗、紅甲,前面一把引繡旗,上面金銷巽卦,下繡飛龍。那一把旗招展動處,捧出一員大將,怎生結束,但見:

擐甲披袍出戰場,手中拈著兩條鎗。雕弓鸞鳳壺中插,寶劍沙魚鞘內藏。
束霧衣飄黃錦帶,騰空馬頓紫絲韁。青旗紅焰龍蛇動,獨據東南守巽方。

號旗上寫得分明;「虎軍大將『雙鎗將』董平。」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摩雲金翅」歐鵬,右手是「火眼狻猊」鄧飛,手持兵器,都騎戰馬,立於陣前。

西南方門旗影裏一隊軍馬,紅旗、白甲,前面一把引軍繡旗,上面金銷坤卦,下繡飛熊。那把旗招展動處,捧出一員大將,怎生打扮,但見:

當先湧出英雄將,凜凜威風添氣象。魚麟鐵甲緊遮身,鳳翅金盔拴護項。
衝波戰馬似龍形,開山大斧如弓樣。紅旗白甲火雲飛,正據西南坤位上。

號旗上寫得分明:「驃騎大將『急先鋒』索超。」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錦毛虎」燕順,右手是「鐵笛仙」馬麟。三員大將,手掿兵器,都騎戰馬,立於陣前。

東北方門旗影裏一隊軍馬,皁旗、青甲,前面一把引軍繡旗,上面金銷艮卦,下繡飛豹。那把旗招展動處,捧出一員大將,怎生結束,但見:

虎坐雕鞍膽氣昂,彎弓插箭鬼神慌。朱纓銀蓋遮刀面,絨縷金鈴貼馬旁。
盔頂穰花紅錯落,甲穿柳葉翠遮藏。皁旗青甲煙塵內,東北天山守艮方。

號旗上寫得分明:「驃騎大將『九紋龍』史進。」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跳澗虎」陳達,右手是「白花蛇」楊春。三員大將,手掿兵器,都騎戰馬,立於陣前。

西北方門旗影裏一隊軍馬,白旗、黑甲,前面一把引軍旗,上面金銷乾卦,下繡飛虎。那把旗招展動處,捧出一員大將,怎生打扮,但見:

雕鞍玉勒馬嘶風,介冑棱層黑霧蒙。豹尾壺中銀鏃箭,飛魚袋內鐵胎弓。
甲邊翠縷穿雙鳳,刀面金花嵌小龍。一簇白旗飄黑甲,天門西北是乾宮。

號旗上寫得分明:「驃騎大將『青面獸』楊志。」左右兩員副將:左手是「錦豹子」楊林,右手是「小霸王」周通。三員大將,手掿兵器,都騎戰馬,立於陣前。

八方擺佈的鐵桶相似,陣門裏馬軍隨馬隊,步軍隨步隊,各持鋼刀、大斧、闊劍、長鎗,旗旛齊整,隊伍威嚴。去那八陣中央,只見團團一遭,都是杏黃旗,間著六十四面長腳旗,上面金銷六十四卦,亦分四門。南門都是馬軍,正南上黃旗影裏,捧出兩員上將,一般結束,但見:

熟銅鑼間花腔鼓,簇簇攢攢分隊伍。戧金鎧甲赭黃袍,剪絨戰襖葵花舞。
垓心兩騎馬如龍,陣內一雙人似虎。周圍遶定杏黃旗,正按中央戊己土。

那兩員首將都騎黃馬,上首是「美髯公」朱仝,下首是「插翅虎」雷橫,一遭人馬,盡都是黃旗、黃袍、銅甲、黃馬、黃纓。中央陣四門:東門是「金眼彪」施恩,西門是「白面郎君」鄭天壽,南門是「雲裏金剛」宋萬,北門是「病大蟲」薛永。那黃旗中間,立著那面「替天行道」杏黃旗,旗杆上拴著四條絨繩,四個長壯軍士晃定。中間馬上有那一個守旗的壯士,怎生模樣,但見:

冠簪魚尾圈金線,甲皺龍鱗護錦衣。凜凜身軀長一丈,中軍守定杏黃旗。

這個守旗的壯士,便是「險道神」郁保四。那簇黃旗後,便是一叢砲架,立著那個砲手「轟天雷」淩振,帶著副手二十餘人,圍遶著炮架。架子後一帶都擺著撓鉤套索,準備捉將的器械,撓鉤手後,又是一遭雜彩旗旛,團團便是七重圍子手,四面立著二十八面繡旗,上面銷金二十八宿星辰,中間立著一面堆絨繡就真珠圈邊,腳綴金鈴,頂插雉尾,鵝黃帥字旗。那一個守旗的壯士怎生模樣,但見:

鎧甲斜拴海獸皮,絳羅巾幘插花枝。沖天殺氣人難犯,守定中軍帥字旗。

這個守旗的壯士,便是「沒面目」焦挺。去那帥字旗邊,設立兩個護旗的將士,都騎戰馬,一般結束,手執鋼鎗,腰懸利劍,一個是「毛頭星」孔明,一個是「獨火星」孔亮。馬前馬後,排著二十四個把狼牙棍的鐵甲軍士。後面兩把領戰繡旗,兩邊排著二十四枝方天畫戟。左手十二枝畫戟叢中,捧著一員驍將,怎生打扮,但見:

踞鞍立馬天風裏,鎧甲輝煌光焰起。麒麟束帶稱狼腰,獬豸吞胸當虎體。
冠上明珠嵌曉星,鞘中寶劍藏秋水。方天畫戟雪霜寒,風動金錢豹子尾。

繡旗上寫得分明:「小溫候」呂方。那右手十二枝畫戟叢中,也捧著一員驍將,怎生打扮,但見:

三叉寶冠珠燦爛,兩條雉尾錦斕斑。柿紅戰襖遮銀鏡,柳綠征裙壓繡鞍。束帶雙跨魚獺尾,護心甲掛小連環。手持畫桿方天戟,飄動金錢五色旛。

繡旗上寫得分明:「賽仁貴」郭盛。兩員將各持畫戟,立馬兩邊。畫戟中間,一簇鋼叉,兩員步軍驍將,一般結束,但見:

虎皮磕腦豹皮褲,襯甲衣籠細織金。手內鋼叉光閃閃,腰間利劍冷森森。

一個是「兩頭蛇」解珍,一個是「雙尾蠍」解寶。弟兄兩個,各執著三股蓮花叉,引著一行步戰軍士,守護著中軍。隨後兩匹錦鞍馬上,兩員文士,掌管定賞功罰罪的人。左手那一個,烏紗帽,白羅襴,胸藏錦繡,筆走龍蛇,乃是梁山泊掌文案的秀士「聖手書生」蕭讓;右手那一個,綠紗巾,皁羅衫,氣貫長虹,心如秋水,乃是梁山泊掌吏事的豪傑「鐵面孔目」裴宣。這兩個馬後,擺著紫衣持節的人,二十四個當路,將二十四把麻扎刀。那刀林中立著兩個錦衣三串行刑劊子,怎生結束,有《西江月》為證:

一個皮主腰,乾紅簇就;一個羅踢串,彩色裝成。一個雙環撲獸創金明,一個頭巾畔花枝掩映。一個白紗衫遮籠錦體,一個禿袖半露鴉青。一個將漏塵斬鬼法刀掙,一個把水火棍手中提定。

上手是「鐵臂膊」蔡福,下手是「一枝花」蔡慶:弟兄兩個,立於陣前,左右都是擎刀手。背後兩邊擺著二十四枝金鎗銀鎗,每邊設立一員大將領隊。左邊十二枝金鎗隊裏,馬上一員驍將,手執金鎗,側坐戰馬。怎生打扮,但見:

錦鞍駿馬紫絲韁,金翠花枝壓鬢旁。雀畫弓懸一彎月,龍泉劍掛九秋霜。
繡袍巧制鸚哥綠,戰服輕裁柳葉黃。頂上櫻花紅燦爛,手拈鐵桿縷金鎗。

這員驍將,乃是梁山泊「金鎗手」徐寧。右手十二枝銀鎗隊裏,馬上一員驍將,手執銀鎗,也側坐駿馬。怎生披掛,但見:

蜀錦鞍韉寶鐙光,五明駿馬玉玎璫。虎筋弦扣雕弓硬,燕尾梢攢箭羽長。
綠錦袍明金孔雀,紅鞓帶束紫鴛鴦。參差半露黃金甲,手執銀絲鐵桿鎗。

這員驍將,乃是梁山泊「小李廣」花榮。兩勢下都是風流威猛二將:金鎗手,銀鎗手,各帶皁羅巾,鬢邊都插翠葉金花。左手十二個金鎗手穿綠,右手十二個銀鎗手穿紫。背後又錦衣對對,花帽雙雙,紤袍簇簇,錦襖攢攢。兩壁廂碧幢翠幙,朱幡旛蓋,黃鉞白旄,青莎紫電。兩行二十四把鉞斧,二十四對鞭撾。中間一字兒三把銷金傘蓋,三匹繡鞍駿馬,正中馬前,立著兩個英雄。左手那個壯士,端的是儀容濟楚,世上無雙,有《西江月》為證:

頭巾側一根雉尾,束腰下四顆銅鈴。黃羅衫子晃金明,飄帶繡裙相稱。
兜小襪麻鞋嫩白,壓腿絣護膝深青。旗標令字號神行,百里登時取應。

這個便是梁山泊能行快走的頭領「神行太保」戴宗,手持鵝黃令字繡旗,專管大軍中往來飛報軍情,調兵遣將,一應事務。右手那個對立的壯士,打扮得出眾超群,人中罕有,也有《西江月》為證:

褐衲襖滿身錦襯,青包巾遍體金銷。鬢邊插朵翠花嬌,鸂鶒玉環光耀。
紅串繡裙裹肚,白襠素練圍腰。落生弩子捧頭挑,百萬軍中偏俏。

這個便是梁山泊風流子弟,能幹機密的頭領「浪子」燕青,背著強弓,插著利劍,手提著齊眉桿棒,專一護持中軍。遠望著中軍,去那右邊銷金青羅傘蓋底下,繡鞍馬上,坐著那個道德高人,有名羽士。怎生打扮,有《西江月》為證:

如意冠玉簪翠筆,絳綃衣鶴舞金霞。火神珠履映桃花,環佩玎璫斜掛。
背上雌雄寶劍,匣中微噴光華。青羅傘蓋擁高牙,紫騮馬雕鞍穩跨。

這個便是梁山泊呼風喚雨,役使鬼神,行法真師「入雲龍」公孫勝,馬上背著兩口寶劍,手中按定紫絲韁。去那左邊銷金青羅傘蓋底下,錦鞍馬上,坐著那個足智多謀,全勝軍師吳用。怎生打扮,有《西江月》為證:

白道服皁羅沿襈,紫絲絛碧玉鉤環。手中羽扇動天關,頭上綸巾微岸。
貼裏暗穿銀甲,垓心穩坐雕鞍。一雙銅鏈掛腰間,文武雙全師範。

這個便是梁山泊能通韜略,善用兵機,有道軍師「智多星」吳學究,馬上手擎羽扇,腰懸兩條銅鏈。去那正中銷金大紅羅傘蓋底下,那照夜玉獅子金鞍馬上,坐著那個有仁有義統軍大元帥。怎生打扮,但見:

鳳翅盔高攢金寶,渾金甲密砌龍麟。錦征袍朵簇陽春,錕鋙劍腰懸光噴。
繡腿絣絨圈翡翠,玉玲瓏帶束麒麟。真珠傘蓋展紅雲,第一位天罡臨陣。

這個正是梁山泊主,濟州鄆城縣人氏,山東「及時雨」「呼保義」宋公明,全身結束,自仗錕鋙寶劍,坐騎金鞍白馬,立於陣中監戰,掌握中軍。馬後大戟長戈,錦鞍駿馬,整整齊齊,三五十員牙將,都騎戰馬,手執長鎗,全副弓箭。馬後又設二十四枝畫角,全部軍鼓大樂。陣後又設兩隊遊兵,伏於兩側,以為護持中軍羽翼。左是「沒遮攔」穆弘,引兄弟「小遮攔」穆春,管領馬步軍一千五百人;右是「赤髮鬼」劉唐,引著「九尾龜」陶宗旺,管領馬步軍一千五百人,伏在兩脅。後陣又是一隊陰兵,簇擁著馬上三個女頭領:中間是「一丈青」扈三娘,左邊是「母大蟲」顧大嫂,右邊是「母夜叉」孫二娘;押陣後是他三個丈夫:中間「矮腳虎」王英,左是「小尉遲」孫新,右是「菜園子」張青,總管馬步軍兵三千。那座陣勢非同小可,但見:

明分八卦,暗合九宮,占天地之機關,奪風雲之氣象。前後列龜蛇之狀,左右分龍虎之形。丙丁前進,如萬條烈火燒山;壬癸後隨,似一片烏雲覆地。左勢下盤旋青氣,右手裏貫串白光,金霞遍滿中央,黃道全依戊己。四維有二十八宿之分,周回有六十四卦之變。盤盤曲曲,亂中隊伍變長蛇;整整齊齊,靜裏威儀如伏虎。馬軍則一衝一突,步卒是或後或前。休誇八陣成功,謾說六韜取勝。孔明施妙計,李靖播神機。

樞密使童貫在陣中將臺上,定睛看了梁山泊兵馬,無移時,擺成這個九宮八卦陣勢,軍馬豪傑,將士英雄,驚得魂飛魄散,心膽俱落,不住聲道:「可知但來此間收捕的官軍,便大敗回,原來如此利害!」看了半晌,只聽得宋江軍中催戰的鑼鼓不住聲發擂。童貫且下將台,騎上戰馬,再出前軍來諸將中間道:「哪個敢廝殺的出去打話?」先鋒隊裏轉過一員猛將,挺身躍馬而出,就馬上欠身稟童貫道:「小將願往,乞取鈞旨。」看乃是鄭州都監陳翥,白袍銀甲,青馬絳纓,使一口大桿刀,見充副先鋒之職。童貫便教軍中金鼓旗下發三通擂,將臺上把紅旗招展兵馬,陳翥從門旗下飛馬出陣,兩軍一齊吶喊。

陳翥兜住馬,橫著刀,厲聲大叫:「無端草寇,背逆狂徒,天兵到此,尚不投降,直待骨肉為泥,悔之何及!」宋江正南陣中先鋒頭領虎將秦明,飛馬出陣,更不打話,舞起狼牙棍,直取陳翥。兩馬相交,兵器並舉,一個使棍的當頭便打,一個使刀的劈面砍來。二將來來往往,翻翻復復,鬥了二十餘合,秦明賣個破綻,放陳翥趕將入來,一刀欲砍個空。秦明趁勢,手起棍落,把陳翥連盔帶頂,正中天靈,陳翥翻身死於馬下。秦明的兩員副將,單廷珪、魏定國飛馬直衝出陣來,先搶了那匹好馬,接應秦明去了。東南方門旗裏虎將「雙鎗將」董平,見秦明得了頭功,在馬上尋思:「大軍已踏動銳氣,不就這裏搶將過去,捉了童貫,更待何時!」大叫一聲,如陣前起個霹靂,兩手持兩條鎗,把馬一拍,直撞過陣來。童貫見了,勒回馬望中軍便走。西南方門旗裏驃騎將「急先鋒」索超也叫道:「不就這裏捉了童貫,更待何時!」手輪大斧,殺過陣來。中央秦明見了兩邊衝殺過去,也招動本隊紅旗軍馬,一齊搶入陣中,來捉童貫。

正是數隻皁鵰追紫燕,一群猛虎啖羊羔。畢竟樞密使童貫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