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戰國策
  卷二十九 ‧ 燕策一

蘇秦死其弟蘇代欲繼之

蘇秦死,其弟蘇代欲繼之,乃北見燕王噲曰:「臣東周之鄙人也,竊聞王義甚高甚順,鄙人不敏,竊釋鉏耨而干大王。至于邯鄲,所聞于邯鄲者,又高于所聞東周。臣竊負其志,乃至燕廷,觀王之羣臣下吏,大王天下之明主也。」

王曰:「子之所謂天下之明主者,何如者也?」

對曰:「臣聞之,明主者務聞其過,不欲聞其善。臣請謁王之過。夫齊、趙者,王之仇讎也;楚、魏者,王之援國也。今王奉仇讎以伐援國,非所以利燕也。王自慮此則計過。無以諫者,非忠臣也。」

王曰:「寡人之于齊、趙也,非所敢欲伐也。」

曰:「夫無謀人之心而令人疑之,殆;有謀人之心而令人知之,拙;謀未發而聞于外,則危。今臣聞王居處不安,食飲不甘,思念報齊,身自削甲札,曰有大數矣,妻自組甲絣,曰有大數矣,有之乎?」

王曰:「子聞之,寡人不敢隱也。我有深怨積怒于齊而欲報之,二年矣。齊者,我讎國也,故寡人之所欲伐也。直患國敝,力不足矣。子能以燕敵齊,則寡人奉國而委之于子矣。」

對曰:「凡天下之戰國七,而燕處弱焉。獨戰則不能,有所附則無不重。南附楚則楚重,西附秦則秦重,中附韓、魏則韓、魏重。且苟所附之國重,此必使王重矣。今夫齊王,長主也,而自用也。南攻楚五年,蓄積散。西困秦三年,民憔悴,士罷弊。北與燕戰,覆三軍,獲二將。而又以其餘兵南面而舉五千乘之勁宋,而包十二諸侯。此其君之欲得也,其民力竭也,安猶取哉?且臣聞之,數戰則民勞,久師則兵敝。」

王曰:「吾聞齊有清濟、濁河可以為固,有長城、鉅防足以為塞。誠有之乎?」

對曰:「天時不與,雖有清濟、濁河,何足以為固?民力窮敝,雖有長城、鉅防,何足以為塞?且異日也,濟西不役,所以備趙也;河北不師,所以備燕也。今濟西、河北盡以役矣,封內敝矣。夫驕主必不好計,而亡國之臣貪于財。王誠能毋愛寵子、母弟以為質,寶珠玉帛以事其左右,彼且德燕而輕亡宋,則齊可亡已。」

王曰:「吾終以子受命于天矣!」

曰:「內寇不與,外敵不可距。王自治其外,臣自報其內,此乃亡之之勢也。」